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风云再起(27)
    敌人似乎上当了,侦察员前来报告,说大部分国民党兵正在往临县方向集中,不过江移他们送来情报,说青山附近国民党部队也是调动频繁,而且发现了和易旅装备不同的部队,怀疑是从其他地方赶过来的,就驻扎在青山县城不远的铜锣镇,对外宣称却是易旅独立团,人数不少,至少有二个团以上,易峰几次悄悄地去看望了他们,对那“独立团”的团长似乎很尊敬。

    马俊超认为这情报很重要,也很及时,敌人显然是识破了我们的意图,故意引诱我们上当,建议重新考虑行动方案,还大胆提议,不如将计就计,改变主攻方向,集中兵力再次攻打临县,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能取胜则好,不能取胜也能从容撤退。

    江河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打仗本来就没有十拿九稳的把握,不冒冒险是根本不可能的,江移大哥一向小心谨慎的,难免有点把事情说得玄乎,或夸大其词,就算敌人新来了二个团,又有什么好怕的?铜锣镇离县城不是有好几十公里么?敌人不是飞毛腿,我们还可以分兵沿路阻击,延缓他们的速度,只要攻城指挥得当,等到敌人的援兵赶到,黄花菜都凉了,青山县城早在咱们手里了。咱们这次集中了一个主力团另二个加强营以及旅部直属部队,超过六千人,还不包括打援的部队;而易旅由于不是158师的嫡系,兵源一向不足,说是一个旅,充其量三千来人,不但要守卫县城,各乡镇还得分兵驻守,武器装备也差,敌我力量的对比是一比二,我们是稳操胜券的。”看来江河的决心已定,不容更改。

    争论归争论,战斗还是在预定的时间里打响。战斗进行得十分惨烈,敌人依托坚固的防御工事进行顽强的阻击,我军每前进一步,都必须付出巨大的牺牲,有的阵地更是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几经易手,尸体几乎堆成了小山,双方士兵的血把阵地都染得通红了,双方都杀了眼,不仅个个刺刀见红,而且枪托上都沾满了脑浆。

    马俊超几次要求江河下令撤退,现在完全可以看出来敌人的确有预谋,已作好周密的防御,从武器配备上看,易峰部已得到了大量的援助或补充,和以前几乎是判若两样,而且,从作战的激烈程度看,章竟成肯定给易峰下了死命令,也许还向易部派出了督战队,易部才会如此拼命死战的。

    江河红着眼,愤怒地说:“撤?这时候你居然要撤,那我问你,牺牲了的战友怎么办,他们的鲜血岂不是白流了?不,我不会下令撤的,我要亲自率领敢死队上,我就不信,这些国民党士兵就他妈的真的不怕死,老子一定得给点厉害他们瞧瞧!”

    马俊超说:“江

    河同志,我完全理解你的心情,可我们不能感情用事了。事实已充分证明我们的判断错了,战士们打得太辛苦了,一个个累的都快怕不起来了,弹药也不多了,万一敌人的援兵赶到,内外夹攻,我们的处境就更危险了。”

    江河说:“政委同志,我们累,敌人也累呀,现在就看谁能咬牙坚持,你难道不知道,战争的胜利往往取决于最后几分钟吗?”

    马俊超说:“不是能不能坚持的问题。敌我力量太悬殊了,敌人越打越多,我们却无后援,必须立即撤退,否则会吃大亏的。”

    江河沉默了一会,说:“政委,这样吧,你先带伤号撤,我再率队攻打一次,如果仍是失利,我们就撤,行吗?”

    马俊超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我什么时候怕过死?要不这样,你带人先撤,我留下来阻击。”

    “旅长,政委,我有情况汇报。”一个浑身是血的战士跌跌撞撞地跑来了。

    马俊超忙上前扶住他,问,“怎么回事?”

    “敌人的援兵上来了,我们营长带领大伙拚命阻击,但敌人实在太多了,我们伤亡惨重,只怕抵抗不了多久了。营长说他保证做到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失,要我请求旅首长赶快率领同志们撤退。”这战士说完就倒在地上了。

    马俊超安排人把这受了伤的战士抬下去,然后对江河说:“旅长,快下决心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呀,你得对战士们的生命负责,对党的事业负责,决不能意气用事!”

    江河沉默了许久,虎目含泪,深情地望了青山城一眼,一咬牙,艰难地吐出一个字:“撤!”

    这次战斗,独立旅损失很惨重,光营职以上的干部就牺牲了好几名,更重要的是,为了配合这次战斗,我坚守在青山县的地下武装彻底暴露了。章竞成派出情报处长秦守志亲自坐镇青山县城,专门负责指挥铲共,我地下党组织及武装几乎遭到彻底的破坏。

    秦守志恶毒的眼光还盯上了江移的皮货店,要不是黄正旺亲自出面,江移只怕也要惨遭毒手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