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风云再起(28)
    秦守志疯狂地屠杀**员和进步人士,甚至连同情过**的无辜群众也不放过,青山县城顿时一片腥风血雨,成了人间地狱。

    易峰不愿意和**结下深仇大恨,就亲自去找秦守志,说:“秦处长,你到来后,呕心沥血,功劳卓著,青山县已成了铲共模范县,我当向上峰为你请功。”

    秦守志得意洋洋地说:“谢谢易旅座的抬爱,这是我作为情报处长应该做的,有什么功劳不功劳的?要论功行赏的话,谁也比不上你易旅座,你才是党国真正的功臣,上峰一定会嘉奖您的。”

    易峰说:“秦处长谦虚了,说句实在话,青山县城已经不会再有**活动了,秦处长可以安心返回师部复命了,剩下的事就不劳烦你了,交给兄弟处理吧。”

    秦守志说:“易旅座,你不是在下逐客令吧?我来时师座可是特别交待,**一个不除,我就一日不能返。我这样回去,怎么向师座交待呢?”

    易峰说:“那好办,我马上和师部通话,就说共党已经彻底铲除,秦处长劳苦功高,可以回去休养了。”

    秦守志知道易峰是铁了心赶自己走,以前他是不会将易峰这个所谓旅长放在眼里的,现在不同了,易峰守城有功,是师座眼里的红人,上面还有更大的长官护着,不能和他翻脸,只好勉强说:“好吧,既然易旅长坚持,我明天就走。”

    易峰打着“哈哈”说:“那好,那好,秦处长帮了兄弟大忙,走时可别忘了通知我一声,我将率全体军官来为你送行。”

    秦守志冷冷地说:“不必了吧?易旅座位高权重,军务繁忙,属下哪敢劳您大驾,我自己走就行。”

    易峰说:“送,送,必须得送,秦处长是上峰派来的,又为我部作了这么大的贡献,不送送肯定是说不过去的,我可不想做不知好歹的人,让人背后议论。”

    秦守志手一摊,说:“随你的便。易旅如果没有其他指示,就请去忙吧,我这里还有事要处理,就不陪你了。”

    易峰一只脚跨出了门,象记起了什么事似的,又缩了回来,说:“秦处长,你干脆好人做到底,再帮本人一个忙。师座派来援助我部的重炮团和步兵团劳你一并带回去,请你对师座说,我易峰谢谢他老人家了,青山县在我手里尽可放心,共军遭到重创短时期内是恢复不了元气的。另外,161师派驻铜锣镇的二个团我已打发回去了,青山县从此太平无事啰,易某终于可以歇口气,好好休息一下了。秦处长,告辞了!”

    江河得知敌人这次参加青山战役的敌人居然达到了七个团,心里很是难过,后悔没有听从政委和江移大哥

    的建议,才使部队遭受这么大的打击,看来自己是得好好检讨检讨了。敌人并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弱小,不是那么的愚蠢无能,我们也不是真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还是小梅说的对,光凭勇气是打不了胜仗的,有勇无谋只是匹夫之勇。

    他认真写了一封检讨,深刻反省了自己的错误:没有完全弄清敌情,指挥上存在主观急躁轻敌的情绪是导致这次失败的主要原因,同时全面分析了今后的敌我态势,为部队今后的工作寻找正确的方向,坚决请求上级党委给自己严肃处理,撤去他独立旅旅长职务,就是让自己下连队当战士也行。

    上级党委接受了他的检讨,不同意他辞去旅长职务,给了他警告处分,要求他及时总结经验教训,带领部队迅速走出困境。

    马俊超真诚地说:“老江,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敌人根本不会留下时间让我们唉声叹气的。咱们独立旅是钢铁队伍,只要同志们齐心协力,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上级还是十分信任我们的,我们可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呀。”

    江河感激地握住马俊超的手说:“我的好政委,谢谢你对我的关心和支持,你放心,我江河不是泥捏的,这点打击还抗得住。首长们说的对,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今后我再犯浑,你就好好批评我,千万不要讲什么客气。”

    马俊超说:“好,吃一堑长一智,咱们就拧成一股绳,为打倒反动派共同努力吧!”

    在江河的提议下,全旅官兵展开了声势浩大的练兵运动。

    江河要求旅部干部下到团,团部干部下到营,营部干部下到连排,逐级督查,随时向旅部汇报练兵情况,他一直忘不了攻打青山县城的耻辱,发誓有一天一定要亲自攻下青山县城,以报一箭之仇。

    江河在马俊超的督促下,养成了读书看报的习惯,他敏锐地觉察到,随着形势的发展,我军进攻的重心势必会由农村转向城巿,那时城市攻坚战将是我军作战的重心,所以特意组织了城市攻坚战战前大练兵,规定阵地和工事必须按实战布置,不得有任何偷工减料的情况发生。

    有时有了空,他就亲自下部队督查,设计建设不符合要求的立即拆了返工,官兵训练态度不端正的严肃批评。

    在他的严格要求下,各部队的训练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白天主要是练射击、刺杀、投弹、匍匐前进、翻院墙、爬城头……晚上练夜行军和突袭、街道攻防……一遍不行,就练二遍,二遍不行,就练十遍、百遍,直到练得十分熟练为止。

    老兵们倒还罢了,一些新补充的战士就有些吃不消了,难免

    有些牢骚话,怪话,这些情况反映到旅部后,有些营团干部建议练兵的强度是不是可以降低一点,要么暂缓训练,给新战士一点缓冲的时间,恢复恢复体力再说。

    江河坚决不同意,在全旅的干部大会上,再一次强调了练兵的重要性和必要性,鼓励大家带领战士们咬紧牙关,坚决完成练兵运动。他说:“请同志们转告战士们,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本事不是天生的,不是爹娘给的,是苦练出来的,怕苦怕累不如回家种田,独立旅是钢铁队伍,我江河需要的是流血流汗不流泪的战士,不欢迎软蛋的兵。”

    马俊超接过话头说:“同志们,旅长已讲得很明白了,我就不多说了,我就一句话,务必把练兵当作杀敌立功一样看待,绝不可以有丝毫麻痹松懈心理。”

    此次会议后,部队再次掀起大练兵运动的热潮。各团之间,各营连之间,甚至是各班排之间都展开了竞赛活动。村前村尾,山坡山头,树林河滩,到处在挖掩体,交通壕,人人都在练往暗堡,高地上扔手榴弹,不少人在练安雷管,捆炸药包。一切可利用的物体都当作了敌人的碉堡,怎样接近碉堡,怎样将炸药包投进敌人的碉堡,怎样才可以发挥炸药的最大威力,战士们都进行了认真的研究……

    通过大练兵运动,部队的战斗力得到了空前的提高,特别是攻坚能力取得了历史性的跨越,江河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暗暗盘算对青山城发动第二次攻击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