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风云再起(29)
    在大练兵的同时,独立旅积极配合大云山中心县委(前面已经说过,由于大云山根据地不断扩大,区委不再适合领导整个地区的工作,经上级批准,已改组成中心县委,由方小梅同志担任书记),广泛发动群众,宣传土改政策,分配土豪劣绅浮财,在根据地和游击区恢复和建立了人民政权。游击区和新建立的根据地,(比如恒通二团所在的青临县边界区)受敌人反动宣传的毒害太深,中心县委和部队联合组成工作组进驻那里做群众的思想工作,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罪恶,宣传党的政策,群众热烈欢迎,踊跃报名参军。

    当然由于我党地方工作经验不足,某些政策过于激进,打击面过大,也侵犯了一些中农和工商业者的利益,群众对此很有意见。

    方小梅和江河他们认真研究后,进行了认真整改,逐步消除了误会。通过地方党组织与部队的协力工作,给广大人民群众以获得土地的希望,为建设根据地和彻底解放大云山地区打下了雄厚的基础。

    一天,江河接到命令,要他去军区开会,这是很罕见的事情,因为独立旅远离军区,一般情况下,军区有什么指示,都是通过联络站或电报传达的,不会要他亲自上军区接受命令的。

    几乎猜测肯定有什么大事,匆匆交待几句,就急急忙忙赶往军区司令部。等到他到时,其他旅长们早已赶来了。

    见他进来,赵政委笑着和他打招呼,陈司令却站在地图前,死盯着地图看,一动也不动。

    赵政委走到他面前,轻轻地拍了他一下,说:“司令员,都到齐了,可以开会了吧?”

    陈司令将目光从地图上收了回来,扫视了大家一眼,说:“同志们辛苦了,请坐吧!”

    大家坐好后,陈司令说:“同志们,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们要打大仗了。”

    “司令员,快说说,什么大仗,有多大?”有人问。

    “亏你跟了司令员这么久,连司令员说的大仗有多大都不知道,告诉你吧,我看呀,至少要打敌人一个整编师,就象孟良固战役那样,我没说错吧,司令员?”

    司令员和政委对望了一下,相互笑笑,不说话。

    “还说你了解司令员,打一个师有什么了不起的,用得着司令员亲自出马,召集我们这帮头头脑脑开会商讨?我看呀,起码得是一个军,司令员,还是我说得对吧?”一个师长得意洋洋地说。陈司令还是含笑不语。

    “司令员,别逗我们了,快告诉我们吧!”

    “是呀,司令员,别藏藏掖掖了,这可不是您的风格。”

    赵政委笑着说:“司令员,你看这些家伙都猴急

    猴急的,一个个抓耳挠腮的,哪像什么指挥千军万马的人?咱们还是说了吧。”

    赵司令说:“政委下了命令,我敢不服从吗?”听司令员这样说,旅长们都坐直了身子。

    赵司令接着说:“同志们,华野来了指示,要求我们迅速组建一支部队,向淮海地区开拔,参加淮海战役,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大决战。”

    “司令员,您说的是真的吗?我们真的就要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大决战了么?”江河激动地问。他知道我军迟早会和国民党反动派展开决战的,但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赵司令坚定地点了点头。

    “同志们,我们要和国民党反动派大决战了。他们再也不能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称王称霸了,黑暗即将过去,光明就要来临,我们的好日子快到了。”江河差点大叫起来,想到有这么多首长在场,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奔腾的情感。

    “是呀,反动派欺压我们那么久,欠下我们那么多血债,终于可以好好向他们讨还了,决不能便宜了他们。”

    “以牙还牙,以血报血!”

    “打倒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中国!”

    会议室再一次沸腾起来。

    “同志们,安静一下,安静一下!”赵政委其实也挺激动,说,“现在还不是激动的时候,同志们回去后,要向战士们做好北上打大仗、与敌人进行战略大决战的宣传,只等上级一声令下,我们立即开赴新的战场。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有!”大家齐声说。

    陈司令作了一番具体布置后,宣布散会。

    江河也正准备跟着大家一起走,赵政委叫住了他,说:“江河同志,你等一等,我和司令员有事和你商量。”

    江河忙停住脚步,问:“二位首长,有什么指示么?”

    陈政委笑着说:“什么指示不指示的,就是和你随便谈谈,用不着这么紧张的。”

    江河说:“是,首长,我不紧张。”

    陈司令说:“江河同志,自上次别后,咱们快三年没见面了吧?”

    江河点了点头,说:“是!”

    “小梅同志还好吧?听说你们有了儿子,是吗?”陈司令问。

    “她很好,我们的儿子快一岁了,谢谢首长挂欠。”

    “你们真是一对模范夫妻呀,为革命作了那么多的贡献,人民是不会忘记你们的。”

    “首长快莫这样说,我们做的还很不够,离组织的期望还有很大的差距,我们一定加倍努力。”江河道。

    “哈哈,咱们的江河同志学会谦虚了。”赵政委插话了,“江河同志,你们功劳还是有目共睹的,司令

    员多次号召同志们向你们学习呢。啊,对了,他还准备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为你们颁奖。”

    陈司令说:“情况变化实在太快,看来咱们的决定要延迟进行了。江河同志,今天把你留下来,是有一件要紧的事和你商量。”

    江河道:“首长请讲。”

    陈司令说:“江河同志,你自参加革命以来,一直没有离开过云山地区吧?”

    江河说:“对,除了几次到军区学习外,我一直在那里工作。”

    陈司令说:“你们部队战士的来源主要是云山地区的子弟吧?”

    江河说:“是。除了兄弟部队支援的,或一些知识分子,90%以上都是大云山地区土生土长的。”

    陈司令说:“你们虽然属于我们军区,因为地处偏僻,远离大部队,处在敌人的包围之中,所以主要靠你们自己的力量独自与敌周旋,军区给你们的支援极其有限,你们受苦了。我代表组织感谢你们。”

    江河感动地说:“司令员快莫这样讲,如果没有首长们的正确领导,没有兄弟部队的大力支援,我们不可能取得这么大的成绩,甚至连生存都会成问题的。”

    陈司令员说:“你们旅现在能直接参战的有多少人?”

    江河不假思素地说:“0人左右。”

    司令员说:“准确吗?”

    江河肯定地说:“只多不少!”

    陈司令对赵政委说:“我说小江有二把刷子吧?不错,不错,孤军奋战,不但没被消灭,而且愈打愈强,愈打愈大,真是一个奇迹呀。请你通知政治部,让他们派人好好总结独立旅的经验,向全军推广。”

    赵政委说:“那还不是他们怀着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江河想起牺牲了的战友,特别是李武、王保全、江星……他的眼眶湿润了,难过地说:“首长,我们的牺牲太大了,许许多多的战友……”他哽咽起来。

    赵政委说:“别难过,江河同志,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记住他们就是了,再说看到我们队伍日益壮大,新中国就要成立了,烈士们的愿望马上就会实现,他们一定会含笑九泉的。”

    江河说:“是,政委,我们会永远怀念他们的,他们的忠魂将激励我们努力奋斗,直到打倒蒋介石,打倒反动派,解放全中国,解放全人类。”

    陈司令说:“不谈这些了。为了新中国,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我们牺牲的战友何止千千万万。江河同志,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你们部队的战士大部分是土生土长的,又处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路程也太远了点,还要跃过敌人把守

    严密号称天堑的长江,军区党委反复研究,决定此次战役你们就不派部队参加了,希望你不要有什么想法。”

    江河激动地说:“那怎么行?这么大的战役,不参加太遗憾了,我也无法向战士们交待。独立旅坚决请求参加战斗,请首长批准。”

    赵政委说:“你的心情我们是十分理解的。正如司令员所说,你们离主力部队太远,还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特别是大部队离开后,你们面临的困难就更大,同时,你们离开了,大云山的乡亲们怎么办,根据地还守不守得住?这些都不能不考虑啊。”

    江河想了想,说:“您说的这种情况我也考虑过,对,我们是一直处在敌人的包围中,但当我们还很弱小时,敌人也没有能够消灭我们,现在我们兵强马壮,军民一心,相信敌人更奈何不了我们的,况且,我们这次北上只是派一小部分兵力,不会削弱多少力量的,至于故土难离,不是万不得已,谁也不愿意远走他乡。不过首长请放心,既然参加了革命队伍,自然得服从革命的需要,组织的安排,再说首长们的家乡也不在这里,不远千里而来为的什么?我们会耐心做好指点员的工作的,相信他们会理解的。”

    赵政委说:“你还是要把困难想充分些,回去后,你们旅党委认真开个会,好好讨论讨论,研究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法来,如果需要,军区政治部可以派人去协助你们的工作。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这次不必派部队参战,今后有机会再上嘛。”

    江河说:“司令员,政委,请你们放心,有什么问题,我们会想办法解决的,首长们挺忙的,我不能耽误你们的宝贵时间了,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陈司令说:“江河同志,吃过饭后再走吧,你还有很远的路要走,饿着肚皮不行的。”

    江河说:“不必了,我在路上吃吧。”

    赵政委说:“你大老远来,不能连饭都不吃一顿吧?传出去了,人家会笑话我们太小气的,告诉你,为了留你吃这顿饭,司令员可是提前准备了好几天。”

    江河眨了眨眼睛,惊奇地问:“真的吗?有什么好吃的?”

    陈司令笑骂道:“馋鬼,迫不及待了吧?我还偏偏不告诉你。”

    一会儿,炊事员把饭菜端上来了,有鸡、有大萝卜、有白菜,还有一大盘野猪肉,警卫员还送来了一瓶汾酒。

    赵政委用嘴咬开酒瓶盖,倒了二杯,一杯给自己,一杯给江河。警卫员倒了一杯白开水给陈司令。

    陈司令见江河疑惑地看着自己,忙拍拍胃部说:“我这老伙计近来又发脾气了,不准我喝酒啊。你和政委慢慢

    喝,我喝水陪你们。”

    赵政委和江河碰了一下杯,说:“还愣着干什么?快喝呀,这是上好的汾酒,是兄弟部队首长捎给司令员的,难得喝到的。”

    江河说:“是,政委!”又转向赵司令说,“这么好的酒,您真的不喝一点?”

    陈司令员摇了摇头,说:“我没有口福,不能喝呀。”然后挟了一筷子野猪肉给江河,热情地说,“吃菜,吃菜。”

    江河吃得津津有味,连连咂着嘴巴,说:“好吃!好吃!”

    赵政委说:“既然好吃,就多吃一点嘛。”端起碟子往江河的碗里倒。

    江河客套说:“你们也吃嘛,不要光看着我吃,这肉味道确实不错的。”把自己碗里的菜往司令员、政委碗里拔。

    “我们吃过了,小江呀,这野猪肉可是个好东西呀,大补呢,你们那里很艰苦,多吃点。”陈司令笑眯眯地说。

    警卫员忍不住插了一句:“您什么时候吃过了?你的胃病还不是饿出来的么?您骗人!”

    江河吃了一惊,忙问:“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司令喝道:“别听他胡说,我长得胖胖的,哪能挨饿呢。”

    警卫员说:“我什么时候骗过您,部队很入没有吃过肉了,你在什么时候吃过,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么?”

    江河问:“那这些菜……”

    警卫员嘟着嘴巴说:“这都是司令员和政委自掏腰包买的,留了几天,一点都没舍得吃,你倒是不客气,都吃光了。”

    江河什么也明白了,闷着头扒了三碗饭,拍拍肚子说:“二位首长,我吃饱了,请您放心,下次再来看您,给您扛一头野猪来,不,拉一车来,让司令部的同志都好好吃一顿。”

    陈司令、赵政委异口同声说:“好,我们等着你的野猪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