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风云再起(30)
    江河回到部队后,立即将情况向政委马俊超进行了通报,二人商议后,决定马上召开营连以上干部会,阐述这次出征的重大意义,要求干部们首先要做通家属们的工作,然后再去做指战员们的工作。

    陈司令、赵政委的估计的没错,果然出现两种情况:一是有人提出在哪里不是打仗,哪里不是革命,跑那么远干嘛,再说家都在这儿,我们走了,敌人肯定会来报复,亲人们怎么办?二是大部分指战员不愿意错过打大仗的机会,坚决请求参战,不愿意留守。

    江河、马俊超和其他党委们反复做工作,又拿赵司令一辈子服从革命需要作例子,希望大家服从组织安排,干部们的思想工作慢慢做通了。熟话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战士看干部,干部们都愿意了,个别不愿离家远征的战士也就无话可说了。

    晏伟有些烦躁了,他热爱大云山,但他更希望能参加大的战役,他一直相信自己是为了打仗才出生的。旅长说得对,革命是为了解放全中国老百姓,老是呆在一个地方不肯挪窝,能算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么?他不担心自己团的干部战士有情绪,政委雷鸣可是个做思想工作的好手,往往说一句比自己说十句还顶用,他甚至不担心旅长会不会派他们团参战,旅长是经不住自己的死缠烂打的,拿不定主意的是不是该去和黄雪娇道别,不去吧,于理说不过去,去吧,如果她逼着要和自己立马成亲怎么办?是的,自己喜欢黄雪娇,深爱着她,黄雪娇也深深爱着自己,要不是该死的国民党反动派,说不定二人早成婚了,也许孩子们都一大堆了,都会叫爸爸、妈妈了。

    晏伟想着,心里一阵甜蜜,真想马上跑到医院,当着医院里所有的人大喊:“黄雪娇,嫁给我吧,我爱你,真的好爱你!”

    “不,不行!”他马上对自己说,“听旅长讲,这次可是去打仗,空前绝后的大仗,据说双方动用的兵力会达到几十万甚至更多,战斗的惨烈可想而知,时间也不会太短,起码得有好几个月,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枪炮不长眼,万一自已有个三长二短,黄雪娇和自己成了婚,还怎么嫁人。不行,我不能耽误了她,不能去见她,更不能和她成婚!”晏伟终于下定决心,不去找黄雪娇了。

    一天,晏伟正在团部和雷鸣、蒋心元研究工作,黄雪娇骑了一匹马赶来了,进了屋,和雷鸣、蒋心元打了一个招呼,将马鞭往桌子上一扔,挪过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下,任凭晏伟怎么招呼,就是理都不理。

    雷鸣朝蒋心元使个眼色,说:“黄雪娇同志,你和团长慢慢聊吧,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蒋心元忙说

    :“啊,对,咱们是答应到三营去转转,怎么就忘记了?快走,快走,说不定三营长等急了。”

    晏伟见房间里没有其他人了,忙掩上门,笑嘻嘻地说:“我的大院长,今天怎么啦,是不是有谁惹着你了?告诉我,看我怎么去收拾他。”

    黄雪娇将身子歪到一边,依旧不理他。

    晏伟急了,忽然想出一个办法,扳着黄雪娇的肩膀,笑着说:“这样可不行,我们的大美女变成猪八戒了,嘴巴都可以挂夜壶了。”

    黄雪娇扑嗤一笑,说:“你才是猪八戒呢。”

    晏伟连连说:“我是猪八戒,猪八戒想媳妇,大美女,这总行了吧?”

    黄雪娇说:“别嘻皮笑脸的。我问你,到底喜欢不喜欢人家?”

    晏伟说:“那还用说吗?你要我发誓么?”

    黄雪娇的眼眶红了:“你就知道拣好听的讲,谁知道是真情还是假意?我可不敢相信了。”

    晏伟生怕她流泪,忙赌咒发誓,说:“绝对是真心的,否则叫我不得好死。”

    黄雪娇忙说:“呸、呸、呸、呸!尽说不吉利的话,你这不是故意气我吗?”

    晏伟说:“我哪敢呀,我的大美人。”

    黄雪娇说:“好,我相信你,不过,有一件事我还得问问你。”

    晏伟说:“我一定如实交待。”

    黄雪娇说:“你们部队要抽调一部分人北上参战了,是吗?”

    晏伟说:“是。”

    “你报名了吗?”

    “报了。”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

    “要不是方大姐告诉我,你真的忍心不见我一面就走么?”黄雪娇眼泪婆娑地说。

    “是,啊,不是……”晏伟有点语无伦次。

    “你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不想和我好了?”

    晏伟说:“不是,不是,我哪能不想和你好呢。”

    黄雪娇说:“那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晏伟决定不再隐瞒,就将自己的想法原原本本对黄雪娇说了。

    黄雪娇这才知道自己误解晏伟了。他原来是深深地爱着自己,只是怕伤害自己才故意躲避的,禁不住搂着晏伟的脖子,爱怜地说:“晏伟呀,你怎么就这样傻呢?咱们是革命恋人,有什么困难不能共同分担?你放心,不管你在什么地方,就是到了天涯海角,我的心也是属于你的,来时我已向方书记提出了申请,她已批准我率医院部分医生、护士组成医疗小分队,随你们出征。”

    晏伟断然拒绝,说:“那不行,长途跋涉太辛苦,而且是去打大仗太危险了,你一个女孩子凑什么热闹

    ,还是留在根据地安全些。”

    黄雪娇说:“你去就不危险了吗?再说,我们医疗队又不是经常上前线,自己注意点就是了,你用不着担心的。”

    晏伟说:“打仗是男人的事,你瞎掺和干什么?你以为敌人的子弹会长眼睛,专咬男人不咬女人么?”

    黄雪娇说:“亏你还是解放军干部,这样瞧不起妇女,可是要犯错误的哟,小心我到你们旅长政委那告你。”

    晏伟说:“我的姑奶奶,我可说的是真心话,你别胡搅蛮缠行不行?”

    黄雪娇说:“你才是胡搅蛮缠呢,我随部队北上,是方书记、江旅长亲自批准的,你一个小团长是无权干涉的。”

    晏伟又气又急,一时说不出话来,红着脸气乎乎坐着。

    黄雪娇心软了,握着晏伟的手说:“我的大团长,我向你保证,真的上了战场,我一定加倍小心,绝不让敌人伤害半根毫毛。”

    晏伟羞了她一下:“你以为敌人会听你的话么?唉,你呀!”

    二人相视而笑,紧紧拥抱在一起。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