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风云再起(32)
    不少军、师、旅长见到江河,都说:“江旅长有二把刷子呀。”

    “江旅长,不错呀,有什么绝招,得告诉兄弟部队呀!”

    当然也有人说:“江旅长真是福将,运气不错嘛,不知下次还有没有这么好的机会?”

    不管别人怎么说,江河总是淡淡一笑:“有啥子绝招?还不是因为我军战无不胜,国民党反动派兵败如山倒,否则我江河再有什么本事,只怕想捡便宜也不可能那么轻松了。”

    野战军司令部也听说这件事了,陈、粟二位首长将江河请到了野总司令部。

    粟司令说:“江旅长是大云山人吧?那可是个好地方,我是久闻大名了,可惜没有福分亲临,有机会的话,我得好好去拜拜山,那里的菩萨听说蛮灵的。江旅长,你的部队战士大多是云山地区本地人,绝大部分从未离开过云山地区,是吗?”

    江河不知首长这样问是什么意思,便老老实实回答:“是!”

    粟司令又说:“你们在云山地区独自与敌人周旋,基本上没有外援,却从区区几十人的游击队发展到现在几千人的正规军,有力地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抗战胜利后你们又牵制了国民党反动派近万人的部队,并且搅得他们不得安宁,有力地支援了兄弟部队更好地发展、壮大,这次不远万里、历尽艰辛北上参战,更是不容易呀,真的不容易,我和陈老总代表华野司令部谢谢你们!”

    江河有些不好意思,说:“首长千万不要这样说,我们只是做了我们应该做的,比起兄弟部队来我们还差得很远,再说我们哪一点小小的进步,不是党关心教育培养的结果?”

    陈老总插话了:“小江呀,想不到你这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英雄,倒是蛮谦虚的哟。谦受益,满招损,不错,不错!”

    江河说:“我这哪里是谦虚,句句都是大实话。”

    陈老总说:“你不必客套了,粟司令还有重要事情要布置,你得仔细听好了。”

    江河说:“请首长请吩咐吧,江河坚决照办!”

    粟司令说:“38师张师长在上次战斗中负了重伤,正在医院抢救,看来不是一天二天能恢复的,司令部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派你去38师任师长,有什么意见吗?”

    江河诚惶诚恳地说:“二位老总,这不太好吧?38师可是咱们部队的主力师,老红军底子,我才疏学浅,又是初来乍到,只怕胜任不了,首长们还是另选高明吧。”

    陈老总说:“哪个天生又是当将军的料哟?小江同志,不要怕,好好干,我和粟司令当你的后台。”

    粟司令也说:“不会就多学嘛,多依靠组织,多征

    求同志们的意见,是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的,你能指挥好一个旅,就能指挥好一个师,一个军,我们相信你。”

    江河望着二位老总无限信任和期待的目光,不再犹豫,坚定地说:“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陈老总高兴地说:“这才是好同志嘛!不过,我也得向你讲明白,38师在此次战役中伤亡惨重,战士们的情绪多少有点不稳,你得有思想准备呀。有什么困难尽管提出来,我和粟司令帮你解决,。”

    江河说:“首长们日理万机,就不麻烦首长了,有困难我们尽量自己想办法解决。”

    陈老总说:“小江同志,司令部决定,让你把你带来的人都带去,加强38师的力量,另外,你再从地方上送来的新兵中挑选一部分一齐带去,武器弹药野司后勤部也为你们准备好了,你派人去领吧。”

    江河喜出望外,说:“谢谢首长,谢谢首长。”

    粟老总说:“祝你一帆风顺!你去野司政治部办个手续,马上去38师报到。”

    江河到了三十八师报到后,旋即在师政治部主任马鸣的陪同下到各团考察,发现情况比他想像中的还要严重得多,各团很少有满编的营连,干部更是奇缺,战士情绪也不高,牢骚怪话时有出现……

    江河返回师部,和毛政委(独立旅政委马俊超在大云山根据地留守)商量后,马上召开了师党委扩大会,要求与会人员发表各自的意见和建议。在毛政委的带动下,与会代表踊跃发言,各抒已见,气氛十分活跃。

    最后,江河进行小结,说:“听了同志们的发言,我很受启发,同志们说得对,革命又不是吃饭喝酒,哪能没有低潮?何况是咱们师这次一个师扛住了敌人一个整编军的进攻,打死打伤敌人几千人,自己伤亡还不足二千,保证了大部队完成歼敌任务,无论如何应该算是胜利啊。不过我们是要抓住这个契机,带领战士们苦练杀敌本领,提高战斗的斗志,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们38师是钢铁之师,绝对不该被任何困难吓倒。至于缺员问题,我带来了一个主力团和部分新兵,师部核实情况后,所缺人员由他们补充就是。”

    会后,晏伟悄悄找到江河,说:“师长,我带来的这个团可是咱独立旅的主力,你真的忍心将他们拆散吗?”

    江河用手指轻轻敲打晏伟的额头,说:“什么我们他们的,都是38师的,都是革命队伍的,你作为老同志,说话可要掌握分寸呀。”

    晏伟说:“我说的是事实,你可要想清楚了,到时候手里没有称心如意的部队,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呀。”

    江河严肃的说:“晏伟同

    志,有点大局观念好不好?我所希望的是整个38师成为嗷嗷叫的部队,仅仅是带好某一个团不算英雄。如果你还是一个**员的话,就必须马上转变观念,带领大家做好整编工作,不要让我失望,让同志们失望,让上级失望,做得到吗?”

    晏伟挺起胸膛说:“只要老首长一句话,晏伟就是上刀山下火海,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江河高兴地说:“好,就看你的行动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