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风云再起(33)
    淮海战役已接近尾声。一天38师接到前指紧急命令,要求他们师由阳城地区直插老祖庙,阻截逃敌。江河亲率17团为前锋,晓宿夜行,提前赶到了老祖庙,迅速抢占了周围的山头,部队来不及休息,就开始修筑工事,直忙到半夜才停下来喘口气。

    当时正值隆冬腊月,天气特别的寒冷,战士们露宿山头,冷风一吹,更是彻骨的透寒,已转任38师17团团长的晏伟和政委李克诚好不容易搭了个简易窝棚,请江河到窝棚里去避避风。

    江河生气了,问:“战士们都有避风的地方吗?没有吧,那我不去。”

    晏伟说:“师长,你可关系到一师安危呀,这些天你根本没有好好休息过一下,身体会吃不消的。”

    李克诚也劝说道:“是呀,师长,你我都是南方人,初来乍到,不知道这里冬天夜晚的严寒有多厉害,你就进去休息一下吧。你放心,我们保证和战士们呆在一起,共同战胜严寒的。”

    江河动情地说:“谢谢同志们的好意,我是习武之人,身体很好,这点寒冷还扛得住的,再说,咱们部队还有不少同志都是从南方过来的,他们也怕冷啊。同志们,越是关键时刻,领导越不能搞特殊,战士们都睁大眼睛看着我们。”

    晏伟说:“是,师长,我会记住你的话!可是这窝棚已搭好了,不用怪可惜的,你总不能让我又拆了吧?”

    云飞扬也走了过来,帮腔道:“师长,难得他们一片好心,你就不要为难他们了吧。”

    江河想了想,说:“这样吧,晏团长,你去检查一下,将那些身子弱或者有病的战士安排到里面过夜,这不就派上用途了吗?”

    晏伟只好说:“是。”

    江河又说:“天气确实太冷了点,战士们不活动活动是会冻坏的,你去布置一下,要求班排干部每隔十来分钟,就把战士们喊起来跺跺脚,搓搓手,暖和暖和身子,绝不能让严寒消耗我们的战斗力。”

    晏伟马上落实江河的指示去了。

    38师紧守在山头上,可是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敌人还没有来。又冷又饿的战士们多么希望敌人早一点出现在面前呀,那样就有仗打了。仗一打起来,眼里就只有对敌人的仇恨,寒冷、饥饿、疲乏就会一扫而光,那该是一件多么快乐自豪幸福的事情呀。

    敌人终于来了,黑压压的漫山遍野都是,指战员们不等首长们下令,早端起了手中的枪进入阵地。

    也许是天太冷的原故吧,不少战士们的枪栓冻住了,当指挥员喊“开火”的时候,枪怎么也拉不开,好容易拉开了吧,又打不响,这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快往枪

    栓上撒尿!”

    有人试了试,还真灵,于是不少人都照他这样做了,有的实在拉不出尿来,就解开衣服将枪栓紧紧贴在胸口上捂热。

    就是这样凭着对敌人的无限仇恨,对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38师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为兄弟部队围歼敌人争取了充裕的时间,战后总部首长授予38师为“能攻善守英雄师”的光荣称号。

    从野司首长手里接过这面鲜艳的红旗的时候,江河眼里出现了那一幕幕永世难忘的形象:敌人一辆装甲车横冲直撞,枪管里吐出罪恶的火焰,一连战士被压在地上不能动弹,眼看敌人就要闯过一连阵地,一名战士将炸药包绑在身上,连滚带爬,朝敌人装甲车跑去,忽然这名战士好像中了一枪,倒了下去,同志们的心揪紧了,这时那位战士猛地爬了起来,钻到敌人的装甲车下,拉响了身上的炸药……

    五班守在西南的一个小山头上,敌人的尸体在他们阵地前堆成了小山,五班也只剩下二名重伤的战士了,敌人又涌了上来,二名战士将剩下的几杆爆破筒和手榴弹绑在一起,和敌人同归于尽了……

    三营的子弹已打光了,已是第十七团副团长、下营指挥战斗、身负重伤的许仲文大声喊:“同志们,上刺刀,和敌人拚了!”一股股鲜血溅起来,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我们的,敌人终于被打下去了,许仲文也壮烈牺牲了……敌人的手榴弹扔到了我们的阵地上,战士们正在全神贯注地向敌人射击,一名重伤的战士发现后,一下扑倒在手榴弹上……

    受伤的战士越来越多,不知什么时候起,黄雪娇和她的小分队上来了,给伤员缠绷带,止伤,抬伤员,敌人的子弹炮弹就在耳边飞,她们浑然不顾,脸上,手上,身上都是血,一个护士正在抢救一名战士时,敌人的炮弹飞来将她炸得不知去向……

    江河将红旗抓得紧紧的,仿佛是握着牺牲了的战友们的手,仿佛听到他们在喊:“师长,我们胜利了,新中国马上就要成立了,这旗帜就是我们的灵魂,它将保护我们的部队走向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1949年1月10日,在我人民解放军的锐不可挡的军事和政治攻势下,敌人的抵抗完全被瓦解,徐州“剿共”副总司令杜聿明等一大批国民党高级将领悉数被俘。淮海战役宣告胜利结束。

    是役,人民解放军共消灭国民党军一个“剿总”前进指挥部,五个兵团部,一个绥靖区司令部,22个军,56个师(含一个骑兵旅),其中包括蒋介石“五大主力”的第5军,第18军,至此南线国民党精锐主力基本被消灭,而我人民解放军重视改造俘虏,即俘

    即补,充实部队,各级政治机关坚决贯彻中央军委关于“随战随补,随补随战”的方针,认真抓好俘虏工作,做到“即俘、即查、即教、即补、即打”。

    中原局及时下达大力争取改造巩固解放战士的指示,要求各军区建立俘虏的收容转送训练机构。

    华野专门设立庞大的俘虏管理处,各军区、各师设立相应的俘管机构,利用战斗空隙,通过谈心、诉苦、开展团结互助等活动,启发俘虏兵的阶级觉悟。许多俘虏兵经过短促教育,补入连队,立即参战,不少解放战士立了战功,有的被提为干部。

    人民解放官兵的补充,除主要是动员翻身农民参军和地方武装升级编入野战军外,还把经过教育改造的大量俘虏兵补充连队,由于兵员补充及时,人民解放军愈打愈壮大。

    江河所在的38师的情况也大有改观,已由原来的三个团,不足四千人,武器装备相对落后发展到拥有三个步兵团、一个炮兵营、一个骑兵营、和师部直属队直属医院在内的七千多人的大师,真正成了战无不胜的钢铁师。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后,国民党军队主力大部被歼,其残余兵力虽然还有220万,但正规军已只有146万了,由于国民党在政治、军事、经济方面的全面失败,这时已完全丧失对我解放军进攻的能力,实际上也不能作战略上的有效防卫了,处于完全挨打的地步。

    而我人民解放军在战争中已发展到了四百万人,解放了长江以北的绝大部分国土,解放全中国已摆在中国**和人民解放军的议事日程上了,就连美国政府中的大部分官员都清楚地认识到,**在中国的胜利已成定局,已经不是单凭美国的力量就能扭转的事情了,即使此时直接派大兵进行武装干涉,也是无济于事了。国民党政府的败亡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美国是不愿意看到这种局面到来的,如果真是这样,就意味着美国在华利益的彻底消亡。在美国的压力下,蒋介石为了苟延残喘,玩起了“下野”的鬼把戏,让李宗仁跳到前台和**“和谈”。

    在“和谈”中,李宗仁虽然承认**所提出的八项条件为谈判的基础,但他进行和谈的真正目的,仍在于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过长江,确保长江以南各省,实现“划江而治”的局面,并以此巩固自己的地位,取蒋介石而代之,同**分庭抗礼。他的如意算盘倒是打得挺漂亮的,可惜**早识破了他的阴谋,根本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

    敌人不缴枪,我们就叫他灭亡,中央一声令下,我二野、三野百万大军,陈军长江北岸,千里横渡长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破敌人号称固若金汤的长江防线,粉碎了敌人妄图凭借长江天险与我划江而治的美梦。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