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解放青山城(2)
    一天,秦守志带人从皮货店经过,发现只有一个特务坐在茶楼里,而且打着磕睡,不由大怒,狠狠劈了这特务一巴掌,问道:“其他的人在干什么?”

    “李副处长说有其他的事要办,带着兄弟们出去了,很快就会回来的。”特务说。

    “他妈的李大生,老子不是吩咐他紧盯皮货店么?他居然敢阳奉阴违,违抗老子的命令,看我不揭了他的皮。去,就说老子在这里等着他,让他马上滚回来见老子。”秦守志咬牙切齿地说。

    “是,处长!”那特务赶忙出去了。

    一会儿,喝得醉熏熏的李大生回来了,看见一脸杀气的秦守志,李大生不由出了一身冷汗,仗着酒劲,好容易才使自己镇静下来,胆战心惊地倒了一杯茶,恭恭敬敬地递给秦守志,讨好地说:“处长,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秦守志一下把茶杯摔到地上,阴森森地说:“什么风?歪风!”

    李大生颤颤兢兢地说:“处座,您这是什么意思,属下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么?”

    “你做得很好呀,简直就是太好了,我的李副处长!”

    “我……我不过是累了,带了兄弟们去填了一下肚子,没耽误多少功夫。”

    “填一下肚子?你还敢狡辩!”秦守志掏出手枪对着李大生,恶狠狠地说:“这店里什么东西不可以填肚子?到这个时候了,还敢欺骗老子,相不相信老子毙了你?”

    李大生知道秦守志动了真怒,胆子吓破了,一个劲地说:“我相信,我相信,处长,看在我多年对您忠心耿耿的份上,您就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秦守志本来也只是想吓唬吓唬李大生而已,李大生是军统青山站站长李自立的亲侄子,而李自立在保密局内可是响当当的人物,深得毛人凤的器重,还是自己的间接上司,不到万不得已,他是轻易不会得罪李自立这尊大神的,现在李大生服软了,就趁势下驴,问:“李副处长,你知错么?”

    “我知错,我知错!”

    “错在哪里?”

    “我不该违抗处座的命令,擅离职守。”

    “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么?”

    “请处座明示。”

    “李老弟呀,你我都是党国的人,值此党国危难之际,可得为党国分忧呀!”秦守志的语气缓和下来,见李大生还毕恭毕敬地站着,就指着一把椅子,说,“你坐下吧,我有话和你讲。”

    “谢谢处座!”李大生擦了一把冷汗,歪着身子坐下。

    “李老弟,你知道,**是无孔不入的,少不留神,就会给党国造成巨大损失的,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吧?”

    “属下明白。”李大生道。

    “兄弟刚才急火攻心,言行有些过火了。李老弟,还望你看在党国份上,不要放在心上。”秦守志安慰道。

    “不敢,不敢,我知道处座是一心为了党国,更是为了我好,属下是不会不知好歹的。”

    “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李老弟呀,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这堂堂的副处长亲自带队监视这小小的皮货店么?”秦守志望着李大生道。

    “处座神机妙算,肯定是有大用处。”李大生拍马屁。

    “不错,我怀疑皮货店就是**在青山城内的联络点,甚至是共党的老巢,可能和易峰他们也有勾结,正在搞什么大阴谋,事关党国安危,不得不慎重呀。”

    “处座既然怀疑,把他们抓起来审审,一切不就清楚了,用得着费这么大的功夫么?”李大生讨好地说。

    “唉,兄弟,你想得太简单了,要是能这样,我还敢让你这大处长亲自委屈守在这儿么?你不知道呀,兄弟,这皮货店的后台硬得很,没有十足的把握,千万不可轻举妄动。”

    “怕什么?大不了我要叔叔向毛人凤局长请示,让他老人家下命令,谁敢不卖帐!”李大生神气地说。

    “哈哈,老弟,你想得太简单了,现在不比戴老板时代,这事怕毛局长也得好好掂量掂量。你知道他们的后台是谁吗?”秦守志见他目中无人的样子,道。

    “谁,难道是蒋总统不成?”李大生有些惊讶。

    “老弟这下倒是聪明起来了,他们的后台虽然不敢说是蒋总统本人,但也是真正的皇亲国戚,只怕毛局长也不敢轻易胡言乱语的。”

    “到底是谁呀?您别卖关子了。”李大生心急火燎地问。

    “福全隆的总老板黄正旺。”

    “哦,原来只是个做生意的。不用担心,出了问题我负责。”

    “你负责?说得道轻巧,黄正旺是不用怕,可是他的好朋友你敢碰碰吗?”

    “是谁?”

    “宋子文的大公子!”秦守志附着李大生的耳朵说。

    “啊!”李大生大吃一惊,说,“原来是这尊活菩萨,连蒋太子都惹不起,咱们还钉在这儿干什么,不是自讨没趣么?赶快撤了吧,别惹火烧身了。”

    “撤?不行!现在是党国危难之秋,我们可不能畏三畏四,无所作为,不就是宋子文的大公子么?就算是宋子文本人,只要我们抓住了他通共的真凭实据,也一样可以抓他治他的罪。委座最恨之入骨的是共党,对共党向来是心狠手辣的,他会原谅与**勾结的亲信么?”秦守志咬牙切齿地说。

    “那您说怎么办?”李大生

    问道。

    “好办。我们现在不但不能撤,还要比以前更严密地盯紧皮货店,争取抓到真凭实据。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呀,说不定咱们兄弟从此可以扬名天下,青云直上,离开这鬼地方,到重庆去吃香的喝辣的。记住,一有风吹草动,马上向我汇报,不得有误。”秦守志得意洋洋地说。

    “是!处座放心,我保证寸步不离地守地这儿,不,钉在这儿,就象一颗钉子一样!”李大生笑眯眯地说。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大生兄,只要破了皮货店这个案子,我不但会为你请功,而且准你一个月的假,让你好好快活快活一下!”秦守志做了个猥亵的手势,二人相视哈哈大笑。

    “啊,对了,这是易峰的贴身副官陈小武和他那一班兄弟的照片,这可是我花了二根大黄鱼,好不容易才弄来的,你们要好好看清楚。”秦守志临走时一再嘱咐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