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丝绸
    “方法总比困难多,将内务府所有库存的丝绸统统拿出来,从明天开始,宫内所有人都穿棉衣麻衣!

    龙涛,我相信你的能力,一个星期!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给我拿来000匹丝绸!”

    常泽这时候颇有他在地球上时期那些短视领导的做派,常泽心中暗叹了一声,果然权利这东西就是会让人堕落啊。

    但是他也没办法,丝绸是神龙王朝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这就是财富,俗话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的路总会宽很多。

    龙涛这时候脸都吓绿了,表情难的吓人。

    这种丝绸工艺繁复,再加上今年的灾年,一个星期000匹实在是太难为人了,然后他灵光一闪,脑海中升起一个令他脊背发凉的想法。

    “难道?难道?难道陛下知道自己有私藏?”

    他作为总督这么多年,丝绸都会从他手里经过,长期以来他自己也囤积了不少。

    这事情除了他的妻子以外,从没跟任何人过,没想到陛下竟然会知道!

    “陛下!臣一定做到,一个星期内保证完成任务!”

    见龙涛这么表态,常泽倒是有些发懵,怎么这前脚还在推脱,下一秒就转性了?常泽想了想也就大概明白了,并没有表现在脸上。

    “那就好,不愧是国之栋梁!这是最要紧的事务,诸位全力协助龙涛办事,任何人不得阻拦!都退下吧,当然,还有你!”

    完常泽指了指舞女舒望,继续道:“从今天开始,朕要洗心革面,想回家的宫女可以申请回家,不要再进献新的美女进宫。”

    陛下这是玩真的啊!

    众大臣这才感受到常泽的决心,一个人,戒掉口舌之欲和男人下半身的**,这得有多大的毅力?

    而且这个人还是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男人,赵云龙心中止不住的狂喜。

    天佑神龙王朝!只要陛下不再昏庸,我必将为保护这个国家而献身!

    宴会就这么散掉了,常泽洗漱了一遍之后吩咐人拿一块丝绸过来研究下,然后那个太监又露出心领神会的笑容。

    “又是这笑容?这帮人到底在想什么?”

    常泽想问,但最后还是没有问出来,拿一块丝绸而已,这帮人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

    但是常泽马上就后悔了,这帮家伙竟然真的搞事来了,下去的太监端着托盘不假,但是上面的那块纱常泽怎么怎么眼熟。

    “这不是那个舞女的面纱吗?”

    “回禀陛下,是的。舞女舒望乃是从异域波斯来的舞者,因为逃难寻求陛下的庇护才来到咱们这里。

    她们那里的习俗是只有丈夫才可以取下女子的面纱,除此之外,连她的父亲都不可以,陛下,这是大喜事啊。”

    常泽只想翻白眼,这些货整天都在脑补些什么东西?我是那么急色的人吗?

    常泽强忍下怒火,因为他知道对这太监发火没准会有人拉他出去砍头,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就这么草菅人命。

    “以后这种多余的事情,不要做,明白吗?让你拿布就拿布,再多做多余的事情我下次保不齐会会发火,明白吗?”

    常泽的话很平淡,但是这太监双腿都在打哆嗦,心想自己真是愚蠢,陛下都做出勤政的样子了,自己这时候把女人推倒陛下面前,岂不是在打陛下的脸?

    “奴婢知罪!奴婢知罪!”

    万恶的旧社会啊,常泽叹了一口气,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价值观。

    “你不用给我道歉,去给舒望姐道歉去,务必解释清楚,我没有其它意思,都是你自己自作主张明白吗?”

    “明白明白,奴婢这就去。”

    “别奴婢奴婢的,你也是个大男人,就喊,就喊臣得了,你也是我的子民,不用活的那么卑微。”

    这太监哪见过这个,陛下不但不怪罪,竟然还允许自己改称谓?

    他作为一个阉人一向被人不起,常泽作为一国之主,竟然亲口承认他是个大男人,他能听的出常泽此刻话中的意思,眼泪瞬间模糊了他的双眼。

    “奴……臣得子谢陛下隆恩!臣以后对大王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嗯,下去吧!”

    打发走太监得子,常泽拿起盘子上的丝绸打量了起来,这么细细的,常泽才出门道来。

    这种丝绸与地球上的那种不同,地球上纺织技术的进步,和工业化的发展,已经将蚕培养的更加好养活,产丝量更高,而且质地更加坚韧。

    但是蚕丝更加坚韧带来的副作用就是蚕丝的变得更厚,这也就让丝绸虽然还是那么滑,但已经没法做到那么薄的原因所在。

    神龙王朝的丝绸,常泽目测更加接近野蚕,蚕丝和蜘蛛丝差不多,这才能出现这种令人叹为观止的布料。

    而且就在这么薄的基础上,这段面纱竟然还绣花了,上面的纹路繁荣,但是不仔细根本不到,不由得让常泽感慨什么叫低调奢华有内涵。

    研究透这丝绸之后常泽兴致缺缺,吩咐人将面纱送回去之后就洗漱就寝了。

    科学家总是对未知的事务好奇,但是一旦解开面纱他就没了多大兴趣。

    第二天常泽一早就起来,刚上朝就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竟然还有其它国家的使者要来拜访他。

    “使者?哪个国家的?”

    “启禀陛下,是大汗王朝,这个国家从未有听过,乃是第一次来。”

    “那还废什么话,赶紧请上来啊!”

    不一会儿,几个大臣带着一个男人上了大殿,现在天气只能微凉,但还不到冷的地步。

    但是这男人竟然穿着一个皮大氅!从脖颈到腰间披着一条厚厚的大围脖,头上带着一个原顶的大圆帽。

    “大汗王朝使者哈拉帖木儿拜见神龙王朝大王,我家大汗让我给陛下带来和平,希望彼此之间可以建交。”

    这哈拉帖木儿完,脑门子上都是汗,该死的,这神龙王朝怎么这么热?这礼服穿的他都快中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