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大汗王朝
    “我们一向热和平,建交的事情都好,我个人对大汗王朝感兴趣,希望使者能介绍一下。”

    常泽是对大汗王朝真的感兴趣,如果有其它王朝的话,那事情就好办的多。

    别的不,丝绸到位了总得变现花出去不是?不然再多布料也只是烂在家里。

    “大王不必担心,我带来了我大汗王朝的文,您只要拿王朝圣谕接收一下就好。”

    常泽不禁对这个世界刮目相,竟然还有这种方便的操作!

    他让得子取来王朝圣谕,和大汗王朝的文一对,下一秒王朝圣谕上就出现了大汗王朝的信息。

    大汗王朝:吉思汗

    时代:古典时代

    领土:50

    兵力:666

    奇观:大金字塔(原法老王朝)

    这信息让常泽完全笑不出来,领土面积还好,这逆天的兵力是怎么一回事?简直碾压!

    最让他震惊的是这奇观旁边的注释,着让常泽脊背发凉。

    假如今天要是不答应建交,是不是自家奇观长城后面也得添加一个(原神龙王朝)?

    “大汗王朝的情况我清楚了,使者大老远跑来,想必也是饿了,待会儿跟我去宫里吃个饭如何?”

    哈拉帖木儿这时候都热的脑袋发昏,只想赶紧办完事走人,赶紧道。

    “那倒是不必了,陛下,我大汗王朝的吉思汗大王派我给您捎来一份礼物,还请陛下过目!”

    着这使者就拍了拍手,后面也来了几个穿皮衣打扮的男人,他们手中牵着一匹马。

    这马通体赤红,犹如燃烧的火焰,身材高大,肩高足有两米,身上肌肉紧实,就连常泽这个不识货的第一眼到也为这马感到心折。

    “真是漂亮的生物!”

    “不光漂亮,此马还可日行千里,乃是我大汗王朝最优良的战马!”

    哈拉帖木儿见常泽这么夸赞,也是十分得瑟。

    反倒是马晶着这匹马,面露不屑之色,“这马也不过如此,再漂亮也只是血肉之躯,比不得钢铁,在扶桑武士钢刀之下不堪一击!”

    常泽感觉这马晶脑子秀逗了,但是转眼一想就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这马晶不像自己能到王朝圣谕上的内容,对大汗王朝的强大没有直观概念,不过能出这话来也是目光短浅的可以。

    哈拉帖木儿果然生气了,怒视着马晶,隔着老远常泽都感觉汗毛一竖,好像遇到了天敌一样。

    只见哈拉帖木儿将身上的皮大氅一脱,露出下面**的身躯,上半身密密麻麻的伤口,没有一块儿好肉。

    这些伤口随便一个放普通人身上都是致命伤,难以想像这个草原汉子经历过什么。

    “这些都是钢铁武器造成的伤痕,这位大人,不知道我这血肉之躯能不能抵挡住什么什么武士的钢刀呢?”

    直面哈拉帖木儿杀气的马晶脑门上全是汗水,哈拉帖木儿见马晶这怂样,冷哼了一声,就要捡起地上的大衣穿起来。

    “这位使者,且慢!”

    常泽出声阻止了他,哈拉帖木儿一愣,不知道这神龙王朝大王想干什么,就见常泽走下了台子,走到了哈拉帖木儿的跟前。

    “使者和我身高倒是差不多,事情那就好办了,这皮衣扔地上再捡起来也有损颜面不是么?来人啊,拿我的衣服来,丝绸要最好的!”

    然后几个太监步跑了后殿,不一会儿就拿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常泽一把抓起盘子上的衣服,给哈拉帖木儿一套。

    哈拉帖木儿本来就热的够呛,刚才脱衣服也有借此机会落汗的意思,但是常泽给他穿上这件衣服,舒适的他差点喊出声来。

    首先是凉快,其次是轻,要不是到这件衣服,他都没感觉自己穿了衣服。

    哈拉帖木儿这种样子,常泽心中有了底,来这丝绸也真只有神龙王朝独此一家,这就有搞头了嘛。

    “大汗王朝的使者,伤疤是一个男人最好的勋章,我很欣赏你的勇敢,这件衣服是我赏赐于你的。”

    “这怎么好意思。”

    哈拉帖木儿草原出身,都以勇敢为荣,最喜欢别人夸赞勇敢,而且肠子直,听到常泽这么夸他,刚才的怒火都消散了下去。

    “没什么不好意思,这是勇士你应得的,作为咱们两国友谊的见证。来人啊!给我去内务府取一匹来!”

    有太监很快把一匹最好的丝绸给送了过来,常泽指着这块丝绸道。

    “这是送给你们吉思汗大王的礼物,我们神龙王朝是礼仪之邦,来而不往非礼也,希望我们两国合作愉快。”

    在重礼和常泽那有意无意的吹捧下,很快就赢得哈拉帖木儿的好感,常泽直接宣布退朝,带哈拉帖木儿去宫中吃了一炖大餐。

    哈拉帖木儿不会用筷子,常泽也不怕烫,直接上手抓着吃饭,给哈拉帖木儿解除了窘境。

    哈拉帖木儿这时候对神龙王朝的好感大增,除了好人都拿不出任何词来形容。

    等大汗王朝使者心满意足地走了之后,常泽又招呼大臣们上朝,开始继续今天没有处理好的事项。

    “诸位,还有什么事情吗?”

    “启禀陛下,除了使者的事情,今天没其它事情了。”

    马晶刚才直面哈拉帖木儿的杀气,身体有些发虚,只想摆脱这些麻烦事,赶紧回去休息。

    平时马晶发话大臣们是不敢有异议的,但是今天他话音一落,就听到了一声不大不的冷哼声。

    常泽着发出冷哼的那个人,他的记忆力只要转了一圈就认出这个人是谁了。

    “蒋文常阌惺裁词虑槁穑俊

    “启禀陛下!臣有事!”名叫蒋文车拇蟪忌锨耙徊剑驹诹酥诖蟪嫉那懊妫溲劭戳艘谎勐砭А

    “如今全国各地闹了大旱灾,各地都在闹饥荒!岂止是无事,全国都有事!

    如果再不采取措施,不等扶桑国杀来,那帮饥民走投无路之下会直接揭竿而起啊陛下!”

    马晶听得出蒋文郴袄锘巴庹攵宰约旱囊馑迹坏瘸笏祷埃苯涌诹恕

    “不肯安安静静的饿死,还要学挡车的螳螂,一帮乱民能成什么气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