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第 21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翌日,纪善所里。

    “九郎,这是你写的字吗?”楚翰林扬着手里的一叠纸,向底下发问。

    朱成钧抬起头:“是。”

    “你还真敢应声!”楚翰林都气笑了,把纸拍在桌案上,对这个朽木还顽劣的学生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病愈重来上学的朱成钶已经在楚翰林的一扬之间大概看清楚了纸上的字,重点不是纸上写了什么,而是那笔字——

    “九弟,”他毫不掩饰地讥笑起来,“你在说笑话吧?不过一天没见,你的字就一日千里了?还有,我可是听人说了,你昨天一天都没在家,早上就溜出去玩了,到太阳落山才回来,以你向来的懒怠,难道回去还会挑灯夜战不成?”

    “展见星。”楚翰林没管他们兄弟间的口舌,只是声音放沉下来,点了第二个名。

    展见星早已有心理准备,站起来,身板挺直:“先生。”

    “九郎这几篇字,你能否解本官疑惑?”

    楚翰林盯着她看,话语中都用上了“本官”的自称,显见已经动怒。

    展见星沉默片刻,低了头:“学生无话可说,但凭先生责罚。”

    朱成钶愕然转头:“是你代的笔?”

    他目无下尘,读了半个月书,也不知道展见星的笔迹是怎样的,只是看出来纸上那一笔工整字体绝不可能出自朱成钶之手,才出言嘲笑了。

    展见星嘴唇抿着,神色冷而清,并不回答。

    朱成钶面色抽搐——他的伴读跟朱成钧裹一起去了,他应该生气,但两人捣鬼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被楚翰林当堂揭穿,于他又不是件坏事,他这心情一喜一怒,一时就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才好了。

    楚翰林在上首站了片刻,目光从展见星面上移到自己手边的字纸上,又默了片刻,出人意料地没有再训斥什么,只是道:“你二人弄虚作假,本官便罚你们将这纸上的内容各自重新加罚十遍,不写完不许回家休息,可听见了?”

    展见星松了口气,这结果比她想的好多了,便道:“是。”

    朱成钧:“哦。”

    他一张脸又是呆板状,谁也看不出他想些什么。

    朱成钶很是不足,这就完了?居然没有狠狠训斥他们。他眼珠一转,有了主意,到午间休息时,站起来哼笑一声,领着内侍去了。

    楚翰林回隔壁屋子了,朱成钧转过头来,眼神直勾勾的:“你故意的。”

    展见星毫不怯让,与他对视:“九爷的吩咐,我照做了。”

    做出什么结果来就不一定了。总之,她是把五篇大字一字不少地、工工整整地交给他了。

    朱成钧日常虽有些古怪,好歹没有像朱成钶一样表现出主动寻衅的一面,许异在一旁便也有勇气相劝:“九爷,这个不好怪见星的,您和他的字,咳,本来就有些差别。”

    差别大了,展见星的字是他们几人中最好的。

    朱成钧不理他,盯着展见星:“那你不会仿写吗?”

    展见星道:“先生没教过,不会。”

    “你也不曾提醒我。”

    “我起先拒绝,九爷再三相逼,我以为九爷必定考虑过。”

    朱成钧不管她的辩解,自顾下了结论:“你就是故意的。”

    展见星便不说话了,她不长于狡辩,事实明摆着,多说也无用。

    朱成钧眯着眼睛看她,心里不知转悠着什么主意,秋果这时候气喘吁吁地提着个食盒进来了:“爷,吃饭啦。”

    朱成钧才转了回去,展见星和许异的饭食也被下人送来,这争论暂时便告一段落。

    而等到饭毕,朱成钧大概是昨天疯跑多了,疲累未消,顾不上再找展见星算账,趴桌上又睡去了。

    许异听到他的呼吸渐沉,凑过来小声道:“见星,他怎么跑去找你了?”

    他才是朱成钧的伴读,照理要找麻烦也是找他的才对。

    展见星道:“他知道我家住哪里。”她一开始也疑惑,后来想了想才明白。

    许异恍然:“原来这样。见星,你今天直接来告诉先生就好了,现在这样,不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嘛。”

    展见星心情不坏,微翘了嘴角,道:“我不一起受罚,九爷如何善罢甘休。”

    许异张大了嘴:“你有意如此。”

    展见星“嗯”了一声,低头磨起墨来。

    也许有更好的办法,但她想不出来,也不会取巧,以她的性情,就只能合身拉他一起撞南墙,以直道破局。

    朱成钧这个午觉睡得结实,直到下午楚翰林进来,他还睡眼惺忪,人歪歪地坐着,看样子还没怎么醒神。

    楚翰林无奈摇头,却也拿他没什么办法,罚也罚下去了,还这个样,总不能揍他一顿。

    展见星与朱成钧的罚写是不能占用正常习字课的,等到一天的讲学都结束之后,两人才被留在这里,饿着肚子抄写。

    朱成钶幸灾乐祸地去了,许异想留下来陪着,尽一尽伴读的本分,却被楚翰林撵走:“与你不相干,回家去。”

    楚翰林深知道伴读左右不了王孙的行为,并不实行连坐制,许异在这与众不同的宽容之下,只好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日头渐渐西斜,楚翰林没看守他们,自去忙自己的事,屋内只剩下了朱成钧和展见星伏案的身影,秋果探头看看天色,回来把屋里的灯点起来,然后到朱成钧身边道:“爷,你在这里用功着,我去找点糕饼来,我肚里都叫了,爷肯定也饿了。”

    朱成钧没抬头,低垂的脸板得没有一丝表情,侧脸轮廓似玉雕成,疏离而缺乏生气,唯有用力抓在笔杆上的手指暴露了他躁郁的心情:“去吧。”

    秋果就跑出去了。

    他去不久,朱成钧的另一个内侍张冀来了,站在门槛外道:“九爷,大爷找你,叫你现在就过去。”

    朱成钧写字的动作顿了下,丢下笔,没说话,站起身径直走了出去。

    没有人再理会展见星,安静的屋内,她一个人奋笔疾书,少了干扰,她写得更快了些。十遍还是二十遍她都不在意,只是怕耽搁太晚了,徐氏在家担心。

    却是怕什么来什么,她正心无旁骛之际,先前来过一趟的张冀又来了,这一回是找她。

    “展伴读,大爷找你问话。”

    展见星惊讶转头:“找我问什么?”

    “先跟我走吧。”张冀催促,“大爷立等着呢,路上我再告诉你。”

    展见星不能相抗,只得放下笔,拿过镇纸将已经写好的字纸压好,站起跟他出了门。

    她此时才发现外面天色已经全黑了,出了纪善所后,白天都不熟悉的路在晚上变得更为陌生,庞然的建筑隐在夜色里,她谨慎地跟紧了张冀,一边问他朱成锠相召所为何事。

    张冀提着灯笼在前引路,口里道:“不是什么大事。七爷多嘴,叫人将九爷找人代笔课业的事四处宣扬,传到大爷耳朵里,大爷生了气,将九爷叫回去教训,问出来代笔的是你,又叫传你。”

    展见星心下沉了沉,低声道:“嗯。”

    张冀大约猜出来她的忐忑,补充道:“大爷骂一顿九爷罢了,不会拿你怎么样。你到大爷跟前,大爷问什么你老实答什么,再诚恳认个错,说下次不会再这么帮九爷了,这事就差不多过去了。”

    展见星不意他能说这么多,感激道:“多谢您指点。”

    “不用客气,主子气不顺,我们底下的人日子都不好过不是。”

    张冀的声音听上去很和气,他手里的灯笼晕开昏黄的光,照着前方的一小圈路,那光圈渐行渐黯,越来越小,忽然一阵风吹来,它便好似耗尽了最后一丝生气,倏忽一闪,灭了。

    展见星一惊,她完全不知走到了何处,天际一弯细细的下弦月不足以提供足够光亮,前方的张冀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哎呀,”张冀的惊呼声还是清晰的,“采买上越来越不经心了,这样的灯笼也敢送进来。展伴读,你能看清路吗?可别跟丢了。”

    展见星道:“不会。”周围暗归暗,她不需细看张冀,只是跟着还是能办到的。

    “那就好。”

    又走了片刻,展见星心里生出一点奇异的感觉,这里是大同的第一门第代王府,晚间道上也这么黑吗?还是这条路特别偏僻一点?她好像也有一阵子没遇到路过的下人了,难道他们也和主子一样,这时候就能歇下?

    “展伴读,到了,你看,就是那里。”

    张冀停了下来,抬手指向一个方向,展见星满腔胡乱思绪退去,下意识顺着看过去——

    “呃!”

    脖间忽然一股大力传来,展见星的呼吸被阻断,眼前瞬间由昏暗变为纯粹的黑,她双手努力地挣扎,感觉自己抓中了张冀的手背,然而双方力量太过悬殊,她完全不能撼动他,只能拼命而徒劳地感觉到窒息和剧痛,脑子里憋得像要炸开——

    为——什么——

    为什么?!

    展见星可能是哭了,也可能是没有,她感觉不到,也无暇去想,满心满意只剩下了强烈的不甘与恐惧。

    她这么莫名其妙地死了,她娘怎么办,她娘怎么办啊——!

    娘……

    咚!

    一声闷响。

    脖间的桎梏撤去,新鲜的空气涌进来,展见星跌坐在地,张大了嘴疯狂地呼吸着。

    咚!

    又一声,却是栽倒在一侧的张冀有动弹的迹象,站着的那人照着后脑勺又给了他一下,干脆利索,这下张冀脑袋一歪,终于不动了,也不知是死是晕。

    “咳,咳……”

    展见星一时还爬不起来,她喉咙火辣辣地疼,捡回一条命以后,忍不住费劲地又呛咳起来。

    好一会儿之后,她才终于缓过劲来,捂着脖子,仰起头来看着。

    面前站着个高瘦的人影,右手一根木棍拄在地上。

    “……九爷?”她眯了眯眼,感觉眼前仍有些发花,迟疑地问:“是你救了我?”

    人影未答,但出口的声音分明有着朱成钧那独特的漠然:“没死就走吧。”

    展见星脑子里晕晕的,又问他:“张冀为什么要杀我?他说是大爷叫我——咳。”

    朱成钧道:“对了,我没救你。”

    两个人各说各的,展见星又咳嗽了一声,头疼地改从捂脖子变成了捂脑袋,她眼神黯淡而有些涣散,茫然地向上望着:“你说什么?”

    浅清的月光洒下来,朱成钧看不分明展见星的五官,但能隐隐感觉到她身上那种因受伤而显露出的罕有的柔弱气息,他心念一动,拿木棍去戳了她的小腿一下,道:“不许告诉别人我救了你,也不许告诉别人见过我,这里的事都与我无关,听见没有?”

    展见星迟钝着:“嗯?”

    她要问“为什么”,还未出口,朱成钧又戳了她一下:“怎么这样笨?你照做就是了。”

    他微微俯低了身,从展见星的角度,似乎见他勾起了嘴角,又似乎没有,只听见他道:“一顿饭换一条命,总是你赚了。”

    “回家卖你的馒头去吧。不想死,就别再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