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第 23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三路人马最终在王府中路的承运殿前遭逢。

    罗知府免了通传的工夫, 与朱逊烁朱成锠解释着来意, 展见星站在后面, 谨慎的目光自二人的面上掠过。

    她一时看不出什么来,但她心里肯定,幕后指使多半出自这二人之中,王府中数他们斗得最凶,殃及她这条池鱼的可能性最大。

    罗知府很快说完了, 这听上去不是个复杂的案子, 凶手明明白白,苦主亲眼所见,只要把他提出来审一审, 真相似乎就能大白了。

    朱逊烁惊讶地先出了声:“大郎,七郎的伴读怎么得罪了你,你要叫人害死他?”

    朱成锠立刻否认:“二叔不要胡说, 我只让张冀去叫了九郎, 他怎么又会去找了七郎的伴读, 还想掐死他, 我全然不知。”

    罗知府道:“如此, 只能找到张冀问一问他本人了, 请郡王与大公子恕下官这个时辰冒昧登门, 下官也是怕走脱了此人,这口悬案倒扣在了大公子身上。如今尽快审问明白, 也好还大公子清名。”

    他话说得不可谓不委婉, 但朱逊烁不肯放过, 笑了一声:“清不清白,那也不一定。张冀一个净了身的奴才,阖家性命都是主子的,哪里自己做得了杀人害命的主。”

    朱成锠目光冷了冷:“二叔这话什么意思?不过二叔说的也没错,我记得年前在府衙大堂,二叔使尽了力气想把祖父薨逝的罪责压到七郎这个伴读身上,差点如愿逼死了他。究竟谁对他心存不善,二叔恐怕比我清楚。”

    这两人居然继续针锋相对起来,罗知府不得不打断道:“二郡王,大公子,下官以为如今之计,还是先找到张冀要紧。他若还倒在原处,展见星记不清路途,还要请二位钧令,命人寻找一番。”

    他说着以眼神示意王长史,希望他帮个腔,但王长史好似被风吹迷了眼,忽然举起手专心地揉起眼睛来。

    罗知府:“……”

    他好气又好笑,也算是掌王府政令的大总管,就怂到这样,难怪代王府乱象频生。

    但朱逊烁忽然变得公正不阿起来:“查,当然得查!这个张冀好大的胆子,今儿能掐七郎的伴读,明天说不定就要掐起七郎来了!你去点起人来,叫他们给我在各处好好地搜,一处也不要落下!”

    他身后的内侍躬身答应一声,立即去了,朱成锠顿了顿,也吩咐人:“把我们的人也叫起来,仔细找一找,张冀这个大胆的奴才,打着我的旗号干这样的事,一定不能轻纵了他。”

    跟他的内侍便也连忙去了,罗知府这个搜府的请求出乎意料地得到了允准。

    罗知府趁热打铁,又提出去朱成钧那里看一看,朱逊烁朱成锠也无不允,朱成锠还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张冀原就是服侍九郎的,偏说是奉了我的令去叫七郎的伴读,绕这么个曲里八拐的弯子,偏还有人肯信。”

    朱成钧住在内廷东路东三所的一处院子里,从表面上看,他的待遇不算差,点起灯来后,屋里诸样陈设都过得去——这也就是说,张冀并不在这里。

    如果他在,早该提前点起灯来,不会留给主子一个黑洞洞的屋子。

    罗知府与楚翰林亲自分头将院里各屋都寻了一遍,确认确实四处无人。

    众人暂时只能进了堂屋去等待搜府的结果。

    朱成锠坐下前摸了一把椅袱,道:“这边角已有些起毛了,怎么没人报了换新的来?这些奴才,一眼看不到就偷懒。”

    照展见星看,那椅袱根本是簇新的,一点看不到什么毛边。朱逊烁在这时冲着朱成钧笑道:“九郎,你从前连件像样的衣裳都穿不出来,打从楚侍讲来了,连这椅子套都有人替你操心了,你可得好好谢谢先生。”

    朱成锠也面带微笑:“二叔,我关心弟弟难道还关心错了?我从前年轻,自己的日子还过不周全,难免对九郎有些照管不到之处,但二叔既看在眼里,还是长辈,怎么也没见二叔伸把手?”

    朱逊烁哼笑:“大哥去了以后,你们长房防我这个二叔像防狼一样,等闲多看你一眼,都要疑心我生了什么坏心,谁好多问你们的事?你就这一个亲兄弟,还把他排挤得连个一般人家的小子都不如,你倒好意思问我了。”

    两人赛着揭短,罗知府并不解劝,面色十分平和。

    这不是件坏事,两人互相攻讦越烈,越不可能为对方隐瞒,对找出真凶越有利。

    朱成锠回道:“二叔真是会说笑。说起来,二叔哪里有功夫多看我,您的眼睛都盯在长春宫上呢。”

    长春宫,即代王所居之地。

    朱逊烁失语片刻,他不是没话回,他是就不愿意否认此事,不错,他就是要争亲王爵!

    朱成钧这里伺候的人极少,这么一群人进来,只有黑屋冷茶,秋果忙忙碌碌的,现跑去隔壁的耳房里烧热水。

    朱逊烁因此又找到了话说:“大郎,你从前年轻便罢了,现在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做事还是顾东不顾西,你有功夫盯着那椅子套不放,怎么不知道给九郎这里多添几个丫头?破天荒添来一个张冀,还是个杀人凶手。”

    朱成锠徐徐道:“二叔怎么知道我没添?九郎在这上面古怪,说他怕丫头,陶氏送了两回来,他把门锁着不让人进去,我有什么法子,只得由他去了。”

    怕丫头?

    展见星有点好奇地悄悄看了旁边的朱成钧一眼,这是个什么毛病?她亲眼所见,朱成钧连张冀这样不听使唤的内侍都没多说过什么,怎么倒这么抗拒丫头。

    朱逊烁也盯向了朱成钧:“九郎,当真如此?你不要害怕,尽管把实话说出来,二叔和楚侍讲都在这里,一起替你做主。”

    被拉进去的楚翰林甚感无奈,这位郡王是一点都没觉出自己话里的毛病,朱成钧长到十四岁了,身边从没有丫头伺候,他不知道,还要向朱成钧求证,然后口口声声替他出头——这出的什么头?他完全暴露了他对侄儿的漠视更甚于朱成锠。

    朱成钧坐在末尾,垂着眼帘:“是我不肯要丫头。”

    朱逊烁不依不饶:“为什么?女人伺候起人来,可比那些粗手笨脚的阉人伶俐多了。二叔看你是叫你大哥亏待惯了,不懂得用好东西,明儿二叔给你挑两个可人的来。呵呵,你这年纪也差不多了,到时候才知道——”

    “我不要。”朱成钧木然道,“恶心。”

    朱逊烁愕然:“什么?”

    朱成锠闲适地笑了笑,道:“二叔知道了吧?九郎古怪着呢。再说,九郎在读书上原有些不开窍,再往他身边放什么可人的丫头,就更分了他的心了,所以我才罢了。”

    展见星原没会意,听到所谓“分心”等语,才明白朱逊烁先前没说完的意思是什么。她有点尴尬,把目光盯到面前地上,不去偷瞄朱成钧了。

    朱成钧的脸又木了回去,拒绝对这个话题再给回应。

    等待原来枯燥,但有朱逊烁与朱成锠片刻不歇的争持响在耳侧,时间倒也不难熬,秋果烧好了热水,提着茶壶过来泡茶,展见星自觉上去帮了点忙,等到一盏茶过,去寻人的下人们陆续前来回报。

    “启禀二郡王,奴婢叫人分头将满府搜过,并未见到张冀踪迹。”

    “回大爷,奴婢等也没有搜到。”

    朱逊烁喝问:“全都搜过了?那些树根底下,荷花池子周围,所有能藏人的角落里,都搜过了?”

    内侍应道:“都搜过了。灯笼照得府里透亮,连王妃娘娘都惊动了,问是何事。张冀除非变成一只老鼠,否则断断躲藏不了。”

    朱成锠那边的人晚到一步,跟在后面附和点头。

    “那荷花池子里面呢?”朱逊烁居然很仔细——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这上面自有心得,“也找过了?”

    “回郡王,天太黑了,人不好下去,但奴婢叫人拿竹竿往里捅了一圈,没感觉什么异常。那池子失人照管,如今水并不深,若真有东西被丢进去,一定找得出痕迹。”

    朱成锠语气平缓地道:“倒提醒我了,回头腾出空来,该找人把那池子清整一番了,等夏日的时候祖母也好赏花。”

    这是圈禁的遗留问题,一圈八年,人都要被圈出毛病来了,谁还有空去管什么荷花池。

    “那张冀还活着的可能性更大。”罗知府冷静地想了想,“恐怕是他醒来之后,自知失手,立刻逃出府去了。”

    “张冀这个奴才也够没用的,害人害一半还能自己倒下了。”朱逊烁说完这句引得屋里众人侧目的话,总算又说了句正经点的,“他是不是被谁路过打晕了?这个人怕惹事,把七郎伴读救下来后不敢久留,马上跑了。”

    罗知府起先也是这么想,但被朱逊烁这么说出来以后,他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不对。这个人若是为了救人,当时展见星也陷入了昏迷,他将展见星留在原处,如何能确定展见星是先清醒的那个?倘若是张冀先醒——”

    他深邃探究的目光望过来,展见星心下一慌,拼尽全力维持出了一个迷茫的表情:“这个,小民也不知晓,当时小民知觉全无,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她终究年少,又是骤逢变故,说谎未能说得周全,此刻面对疑问,只能强撑不认。

    无论如何,她不能供出朱成钧来。

    罗知府倒也没想到她会藏有隐情,点了点头道:“看来,这些问题必须找到张冀才能水落石出了。”

    朱逊烁道:“这还怎么找?难道搜城不成,那本王这里的人可不够用,得去总兵府借人。罗知府,本王帮了你这个忙,皇上那里,你可要多加美言,别传扬出去,弄得像本王故意扰民似的。”

    朱成锠反对:“二叔,这也太大动干戈了吧?七郎伴读如今好端端站在这里,此事慢慢查访就是了。”

    朱逊烁翘起腿来,笑道:“本王横竖是不怕搜出这个张冀来的,大郎,你好像不这样想?莫非,是怕找到了,他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不成?”

    “二叔真是肯想得多——”

    “二郡王,大公子,”罗知府出声掐断了他们的又一轮龃龉,“下官先问一句,张冀在城中可有什么能投奔的亲人?”

    朱成锠顿了一下,道:“有一个妹妹,月初犯了错,被撵出府去了,如今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朱逊烁晃着腿:“这简单,她一个丫头能上哪儿去?八成还在附近,叫来她在府里相好的姐妹,一问便知了。”

    朱成锠面色如常,吩咐自己的内侍:“那你就去问一问大奶奶,她身边有哪个丫头和春英相与得好。这些小事,我从来不管,眼下也想不出来。”

    内侍答应了要去,恰罗知府也转头和他带来的幕僚说话:“进生,你出去告诉陈班头,叫他回去,天明之前在四个城门处都布置好人手,严查出城人口。”

    朱逊烁眼睛一亮:“对啊,事发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城门肯定关了,这个张冀有通天的本事,他能避人眼目偷偷出府,一定出不了城!把城门守好了,瓮中捉鳖捉他几天,只要他没死,不信捉不到他!”

    大同因是边镇,城门守卫极其严格,一旦关闭,不可能通过贿赂等任何歪门方式出城。

    “站住。”朱成锠自然叫住了内侍,深深看了他一眼,“你去跟大奶奶说清楚了,务必叫她好好查问,不要不当回事,若因为她的缘故走脱了张冀,我要跟她说话。”

    内侍弯下腰去:“是。”

    展见星抓住这片刻功夫,忙向罗知府道:“府尊,我这个时辰还没回家,我娘一定等得着急了,能不能请人去向我娘说一声,就说,就说——”

    “说我这里有一项文书抄写的事项,将你留下了。”楚翰林出声,“你这样子,也难回去,要惊吓着你母亲。不如在这里住几日,等印子消了再走。”

    展见星也不敢回去,只又想不出住宿之地,楚翰林替她解决了这个问题,她感激应是。

    罗知府向幕僚道:“你让陈班头拨出个老成的人来,去展家馒头铺那里说一声。”

    衙役去说楚翰林的话似乎奇怪,但在衙门里呆了多年的老公人这点圆话的本事自然不缺,罗知府也不用多嘱咐什么。

    当下幕僚和内侍一起出去,屋里的人又陷入了等待之中。

    这一回的等待不长。

    去向陶氏传话的内侍很有能力,他不但带回了春英的住处,更直接带回了张冀本人。

    “回爷的话,春英没走远,张冀替她使了钱,在后巷子那里腾出一间屋子来,奴婢领人找去时,张冀正躲在那里,奴婢即刻将他捆了,带来请爷发落。”

    后巷子一带住的都是王府下人,其中以家生子居多。

    张冀被反缚了双手,衣裳凌乱,面色死灰,半趴半跪在堂屋中央。

    “大郎,到底是你的奴才啊。”朱逊烁放下了腿,笑着,目中出现了兴奋的狠意,“我们这么多人大晚上闹得鸡飞狗跳,连根毛都没捞着,罗知府一说要查城门口,立刻你就把他揪了出来。这可真是无巧不成书啊,哈哈!”

    朱成锠也笑:“二叔,我和七郎伴读无冤无仇,至今为止,连话都没有说过一句,我有什么理由去害他?二叔从一开始就拼命要把这个罪名扣到我头上,您的心思,才是值得琢磨呢。”

    凶手已经拿到,罗知府再不管他们的机锋,打量了张冀一眼,直接审问起他来:“本官问你,你为什么要诱展见星出来,加害于他?”

    张冀大约是自知大势已去,倒也不磨蹭,张口就招道:“是九爷让我做的。”

    ……

    屋里陷入了片刻的寂静。

    谁都没料想到这个答案。

    朱逊烁与朱成锠互相甩锅攀扯,谁都没推到过朱成钧身上,因为张冀到他身边不过半个月,不把朱成钧当回事也是许多人看在眼里的——但他毕竟现下是朱成钧的人。

    如果是朱成钧指使了他,似乎,并非完全不可能?

    张冀跟着给出了理由:“九爷让展伴读替他写课业,展伴读有意戏耍他,把字写得先生一眼就能认出来,大爷知道,生气把九爷叫去骂了一顿。九爷心中不忿,出来遇见我,就叫我想个法子弄死展伴读,七爷在学堂里常常嘲笑九爷,九爷说,叫七爷的伴读死得不明不白,让七爷面上无光,正好也可以借此报复他。”

    展见星惊得站出去一步:“你胡说!”

    张冀眼皮垂着,有气无力地道:“我知道我死到临头,还有什么必要扯谎。”

    罗知府道:“据本官所知,你平常并不听九公子的话,怎么杀人这样的大事,你反而一说就肯干了?”

    张冀回道:“我之前不愿意到九爷身边来,所以对九爷很不恭敬,但我这几日冷静以后就后悔了,大爷已经把我给了九爷,我回不去大爷身边,九爷身边再站不住,那还有什么前程?九爷找我说的时候,我才答应了,希望九爷看着我有用的份上,把我之前的错处都转圜过来。”

    他每一个疑问都解释得清楚扎实,屋里又静了片刻,展见星心头一口气撞着,再度忍不住道:“你胡说,不可能是九爷指使你!”

    张冀从喉咙里发出来似笑非笑的两声嗬嗬:“展伴读,你很奇怪啊,我害你,我认了,也招了,你无凭无据,偏咬住了不信,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展见星有证据,可是她不能说出来——现场旁观朱逊烁与朱成锠争斗之烈,她已经完全明白了朱成钧为什么要隐瞒,他牵涉进去,一时洗刷冤屈,却必将遗祸无穷。

    她只能道:“我和九爷是有矛盾,但不过是一点口角,他没有必要因为这点事情就杀人。”

    张冀道:“你觉得没必要,未必贵人们也觉得没必要。展伴读,你把你这条小命,看得太值钱了。”

    罗知府从旁道:“展见星,你以良善度人是件好事,但也需提出一点凭据来。”

    “九爷不是这样的人。”

    展见星话出口就知道自己着急了,这一句话并没什么效力,可这不能怪她,因为朱成钧安安稳稳地坐着,不要说起来辩解了,他甚至一脸昏昏欲睡的木然,跟现在被冤枉的是别人一样。

    展见星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了一点下来,认真用嘶哑的声音道:“府尊,九爷到过小民家里,帮小民卖过一上午的馒头。”

    朱逊烁先哈地笑出来:“什么玩意儿?九郎,你还有这份闲情逸致呢?”

    别人一时也不懂她为何说出来这事,展见星坚持说了下去:“郡王说得不错,小民以为,一个心胸狭窄心性狠毒到会因为琐事杀人的人,绝不会有这份闲情逸致。”

    “九爷从前没出过门,没见识过民间风物,他虽出于玩乐之意,可是不以几文钱的买卖为贱业,无旁骛地投入进去,这是赤子之心才会有的作为。”

    “一个这样的人,不会随意杀人,也不会指使人杀人。小民相信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