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第 37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新章

    展见星说着话, 眼睛里闪着光亮, 嘴角翘起来,颊边梨涡都若隐若现地跑了出来。她脸颊上这个小涡生得不明显,微笑时都藏着, 漾弯唇边眼角, 笑意拂过整张脸的时候, 才会显现。

    这一份真切的开心很难伪装得出来,徐氏因此心里终于松快了些,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 道:“是吗?”

    又微微蹙了眉头:“只是,将来可怎么好——”

    哪怕代王府中不是险地,展见星一个女孩子, 也不能总去和小子们混在一起,她现在年纪小, 还好含混, 最多过个两年, 就必须得想退步之法了。贫家小户讲不起闺誉不闺誉,可基本的男女之防不能不守, 万一坏了名声,可是一辈子的事。

    展见星却全然没有考虑这些,努力生存下去才是她的第一要务, 而这件事已几乎占满她目前的人生。

    婚嫁, 离她太遥远了。

    “娘, 以后我想好了, ”展见星眼睛里的光更亮了些,她轻声道,“我不会一直呆在代王府里,那不是长久之计。”

    徐氏是巴不得离代王府越远越好,闻言忙道:“这才好,星儿,你想了什么法子?”

    展见星道:“娘,我现在有好先生了,我用功跟他读两年,就可以去试试童生试——”

    “什么?”徐氏失声,她记得展见星在牢里时说过一回想考科举的念头,但她们都知道不可能,苦笑一番就罢了,如今却——

    “星儿,那不过是个赌气的话,你如何认真起来?”徐氏说着有点发慌,她和展见星相依为命,虽是满心不赞同,也不舍得训斥女儿一句,转头怨怪上丈夫了:“都是你爹,我好好的囡囡,哪里比别人差一点了,偏他胡折腾,要拿你当个男娃娃养,如今他一蹬腿去了,把你闹得糊里糊涂的。”

    展见星性别错位了好几年,虽说大了点以后,徐氏就悄悄重新教了她,但身上那一点一滴长起来的烙印又哪里容易就消失掉?

    徐氏疑心,展见星是仍对自己的性别有点认知上的混淆,才会生出这个想头。

    “我没赌气,娘,祖父祖母是我们绕不过的一道坎,我们在大同一日,就得受他们管一日。”展见星眼神冷了些,“想逃离他们的控制,只有远远走到他们手伸不到的地方去。”

    也就是说,必须离开大同。

    但没有充足理由,很难说服衙门开具路引,问题回到了曾经的难点上。

    “我不妄想金榜题名,只求考个秀才就够了。我听先生说过,秀才出游不受离家百里之限,办起路引容易得很,衙门也阻拦不得。只要有了这个功名在身,我们不论是回南边,还是去别地,都不必受困了。”

    徐氏道:“可这、这不是欺瞒朝廷?进考场是要搜查的,万一被发现了——”

    “娘,如今无人知道我是易钗而弁,怕的什么?”展见星耐心道,“从前出去玩耍时,我见过衙门那些人怎么搜查考生,不过查一查考篮有没有夹带,拍一拍身上藏没藏书本而已,并不难蒙混。只要我不存作弊的心,很不必担忧。”

    此时离开国不过五六十年,科举制度成熟不久,如展见星偶然所见,入场搜检各地都大致如此。

    此时的官员们还不曾料到,因为文人进身之阶日益狭窄,科举成为有且仅有一条的天梯,若干年后,作弊花样日益翻新,倒逼搜检跟着严格起来,乃至要考生脱尽帽鞋解开外裳的,堪称斯文扫地——而即便是如此近乎要求赤身的搜检之中,考生仍旧能想出作弊之法,只能说一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了。

    但这对徐氏来说仍旧冲击力太大了,她劝道:“星儿,你还是消了这个念头吧。那些官们,不来寻我们的麻烦就算不错了,哪敢主动往他们手里撞?你倘或被拆穿了,问下罪来,把你敲上几十大板,娘还活不活了?”

    展见星叹了口气——她极少叹气,这一叹,话语里的无奈之意再也掩饰不住:“可是娘,我不乘着现在读书,寻一条出路,再过几年,就不说祖父祖母了,官府那边也有着现成的麻烦。”

    徐氏茫然:“什么?”

    “徭役。”展见星回答,“过完年后我就十三岁了,再过三年,倘若我还不将身份改回来,就得去服徭役了。”

    徐氏脸色一下煞白。

    她完全忘记了还有这回事!

    因为在她心里,她自然很清楚她生养的是个女儿,扮男装至今不过是不得已,从未想过徭役会跟女儿扯上关系。

    可只得便宜不吃亏这档事,世上原是不存在的,依国朝律规定,男子十六岁成“丁”,从此直到六十岁,每年都要承应官府的徭役,这役分正役和杂役,繁重不需细叙,逃脱会受重罚,何况逃得了一时,逃得了漫漫几十年吗?

    前路这样艰难,但展见星并不如徐氏般气馁,她的声音中还含了轻快:“娘,没事,只要我在这三年之中考中秀才,就可以免除身上的徭役了,然后我们就可以离开大同,天下之大,何处都可去得,祖父祖母和伯叔们有再大的劲,也不必去理会了。”

    这前景描绘过于美好,好似从逼仄窄巷中一转而至开阔大道,徐氏都听得动心了,但她的担忧也不可能就此消弭。

    展见星是已经拿定了主意,她安慰徐氏道:“娘,你不必想那么多,我先用功读书总是不会错的,期间若有别的变数,我再和娘商量着办。”

    徐氏虽然时时埋怨丈夫不该拿女儿当儿子养,然而因着她的宠溺,展见星一日日长大,主意一日比一日正,徐氏作为一个丧了夫的普通妇人,在许多事上倒不觉去依靠展见星了,展见星没有被养成个娇娇女儿,她在话语权上,实则和可以顶门立户的男丁没有多少差别。

    在自己坐困囚笼,拿不出有效主张的情况下,徐氏最终迟疑地点了头:“那——好罢。”

    **

    离年节越来越近,展见星还有一件事要做:去向她原来的私塾先生辞别。

    这位先生姓钱,打从十五岁开始应试,应到四十岁上,只是个童生,此后自觉年纪老大,羞于再和许多能和他做儿子的童生们一同考试,终于放弃了举业之路,在家中办了个馆,收些学生聊做养家糊口之用。

    钱先生连科举的第一道关口都迈不过去,其学问不问可知,不过他也有个好处,那就是束脩低廉,略贵些儿的,展见星也读不起。

    这日,展见星提了些礼物去往钱家,她此前因家中出事,告假有阵子没来了,钱童生膝下的小女儿淑兰正在院子里晾衣裳,她比展见星小一岁,穿着件红袄,看见展见星,惊喜地放下衣裳迎上来:“展哥哥,你来了,家中如今都好了吗?”

    “咳!”

    展见星还未回答,一声重重的咳嗽声响起来,钱童生站在堂屋门前,瞪了一眼女儿,训斥道:“做你的活去,姑娘家家,不懂得贞静少言的道理吗!”

    钱淑兰是独女,并不怎么畏惧父亲,又冲展见星甜甜地笑了笑,才绕回晾衣绳那边了。

    “先生。”

    展见星上前去行了礼,然后便将来意说知。

    “知道了,你去罢。”钱童生态度很冷淡也很敷衍,听完了就直接撵人。

    展见星愣了一下,没多说什么,放下礼物便依令转身离开了。

    她与钱童生谈不上什么师徒情分,因为钱童生上课极为糊弄,一大半时间都只让小学生们摇头晃脑地将文章干念一遍又一遍,他自己则自顾打盹。

    展见星向他请教文章的释义,十回里钱童生大约只答得上两回,另外被问倒的八回,他倒也有办法应对——那就是将展见星呵斥一顿,挑剔她好高骛远,整日瞎出风头。

    展见星只得忍,她家贫,就是找这样的先生,都是徐氏分外溺爱她才有机会。

    如今要走,她没什么留恋之意。

    不过,有人留恋她。

    展见星才走到门外不远,钱淑兰就追了出来:“展哥哥!”

    展见星脚步顿住。

    钱淑兰跑到她面前,娇俏的粉脸上都是失落:“展哥哥,你以后都不来我家了吗?”

    展见星点点头。

    “哦——”钱淑兰低了头,手指捏着自己的袄角,缠到了一块。

    展见星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她说话,就道:“我要回家了。”

    钱淑兰忙抬了头,她想说什么,对上展见星一贯淡淡的表情,忽然悄悄把脸红了,她自己觉出来,跺一跺脚,好似从这动作里获得了勇气,望着展见星道:“那我以后去你家找你,你还理我吗?”

    展见星以为她要来买馒头,就道:“你来,我会跟娘讲多送你一个。”

    钱童生虽不是个称职的先生,但这时的师道尊严不可轻忽,客气一些是应当的。

    钱淑兰感觉展见星和她说的似乎不是一回事,但她也只是朦胧生出些小女儿心思,不曾全然开窍,听得展见星这样说,起码不是要跟她生分的意思,就满足了,再一想会见到“展哥哥”的母亲,又觉得害羞,羞答答地道:“不要多送,你家日子不容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