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第 41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新章  展见星忙收回了思绪, 和许异一起,向两位朱氏王孙行礼。

    罗知府此前派人问询过楚翰林, 知道他应该只教朱成钧一个,所以就选了两个伴读来, 以为凑合够用了——他也是尽力了, 好人家的诗书子弟, 谁不埋头苦读,以备科举?哪有空闲来和王孙们闲耍, 如今可不是开国那时候了,藩王们伸向军政的手早已被先帝斩断, 将他们奉承得再好, 也不抵自己正正经经考个出身。

    不想, 此时忽然多出一个朱成钶来, 这一分,一个王孙只得一个伴读, 未免就寒素些了。

    好在王孙们也不甚介意这一点, 朱成钶笑眯眯问了一句:“这是罗知府奉皇伯父的旨意给我们挑的伴读吗?”

    罗知府答一声是, 他就好似早已想好般, 胸有成竹地伸手向展见星一指:“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是个肯定句,没有要和谁商量的意思。

    罗知府和楚翰林都不说话, 默契地皆不打算管王孙们之间的事。

    朱成钧倒很省事,他没吭声, 只是看了堂兄挑剩给他的面露茫然的许异一眼, 就把目光投到了地上, 算是默认了。

    “先生,左右无事,我和九弟领他们在府里走走吧。提前熟悉一下地方,我们也认识认识。”朱成钶又很有主意地道。

    楚翰林点头:“也好,你们去吧。”

    朱成钶就微笑着转身拉起展见星的手,展见星有点不习惯,但不好挣开,只得僵着手指随他去了。

    朱成钶并没有长久拉着她的打算,出了门后,就松开了,绯红的薄唇轻启:“帕子。”

    候在门外跟上来的内侍立刻奉上一方洁白的手帕,朱成钶接过来,把自己才拉过展见星的右手仔仔细细擦过,然后就将仍旧洁白的手帕丢到了地上。

    目睹全程的展见星:“……”

    有毛病?

    朱成钶挑剔又嫌恶的目光从她面上刮过:“庶民,你胆子很大,害死了祖父,还敢踏进代王府里。”

    少年的变脸毫无预兆,恶意更毫无收敛,展见星收起了一切表情——她原来也不大有表情,语声平静地道:“小民家是无辜的,皇上已经还了小民家清白。”

    “你无辜?”朱成钶嗤笑了一声,“若不是你家那铺子不长眼地开在那里,我祖父怎会那般薨逝?遭天下人笑话!”

    见识过朱逊烁的蛮横狠毒,展见星对这种程度的倒打一耙已不放在心上,并且觉得无可回应,便只抿唇不语。

    朱成钶还有话说:“我不管你打什么主意,但你既然来了,那就老老实实的,若还敢捣什么鬼,哼,别以为代王府真的拿你没有办法,让你无声无息消失在这世上的法子,多得是。”

    展见星面无表情。

    许异扭脸悄悄看了她一眼,目光中有担忧之意。

    朱成钶放完狠话就要走,跟他的内侍追了一句:“七爷,咱们就这么走了,先生要是问起——”

    朱成钶脚步顿了一下,语气不耐地向旁边的朱成钧道:“我没空,你跟他们随便逛逛去。回来先生要是问我,你就说父亲半途召了我去,听见没有?”

    朱成钧张了下嘴:“哦。”

    朱成钶抬脚走了,内侍跟上去,皂靴毫无留恋地踩过被弃在路上的手帕。留下一个鲜明脚印。

    “可真会糟蹋东西。”

    许异咋舌了一句,又觉失言,忙捂了嘴,看向朱成钧。

    朱成钧没什么特别反应,只问:“你们想逛哪里?”

    口气平平常常的。

    他看上去比那个朱成钶正常多了,许异松了口气,道:“依您的意思吧?”

    他们两个平民小伴读,哪敢真指定在尊贵的王府里如何逛荡呢。

    朱成钧没应声,只是转身走了,他也有个小内侍跟着,小内侍叨咕道:“这大冷的天,风刮到人骨头缝里,可逛什么呢。七爷的主意,自己不干,到头来又是九爷受罪,真是的。”

    许异有些讪讪,想说什么,又不好说,只得往展见星身边靠近了点,道:“唉。”

    小内侍明着是抱怨朱成钶,可这么当着面说,又何尝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展见星面色仍旧平静,非是她格外能沉住气,而是眼下这情况,其实倒比她预想中的要好一点。

    不管怎样,总是能留下来,这第一关算是过了。

    而且因为见到了楚翰林,她现在心中有了一个新的、或者说更确定了的想法。

    她不能一直指望利用代王府去对抗宗族,那是饮鸩止渴,她必须要自己强大起来。

    如何才能强大呢。

    她无权可使无势可仗无钱可用,本来是很难、很难的,可是——

    展见星的嘴角往上轻轻翘了一下,将心中震荡着的激越情绪压了下去。

    可是,她将要有一位翰林做先生了。

    **

    在代王府中的游玩过程乏善可陈,不是王府景致不好,而是经过了朱成钶那一出,谁还有心情看什么景。

    朱成钧在前面走,两个伴读就老实在后面跟着,许异试探着搭了两回话,朱成钧的态度有点爱理不理,但不知道是不是朱成钶离开了的缘故,他的脸色不再那么呆板死沉。

    许异此时才发现他并不是个灰扑扑的人,他皮肤其实很白,五官比朱成钶生得浓烈,眉毛尤其乌黑浓密,像分寸拿捏极佳的丹青大家一笔勾落在雪白的面孔上,锋利又矜持,天生一种贵气。

    这种气质在他把眉眼嘴角都耷拉下来的时候是隐藏起来了的,此时显露出来,他那种爱理不理都变得理所当然,好像他就该是这样的人,这个态度。

    因此许异被他敷衍了答话,竟也不觉得受怠慢。

    展见星一直沉默着,她跟代王府有那段过节在,如今虽然被逼急了不得不跑到这老虎嘴里来,也不想多和这些王孙们打交道。

    朱成钧也没主动和她说什么话,几个人就这么闷头闷脑又莫名其妙地在代王府里走了大约一刻钟,究竟走过了哪些地方,因为朱成钧全不介绍,展见星与许异便也都不清楚。

    至于朱成钶先前所谓“认识认识”之语,自然是一点都没有达成,如果说朱成钶对他们是明的蔑视,那朱成钶就是暗的无视,总之,都没拿他们两个伴读当回事儿。

    一刻钟后,几人没滋没味地回到了纪善所。

    许异忍不住嘀咕道:“……其实说得也没错,这么逛一圈,是挺傻的。”

    少年们年纪都不大,滋生出的微妙气氛没掩盖,楚翰林看出来了,但他没问,甚至连朱成钶的去向也没管,只笑着就便问了问展见星和许异的功课进度。

    许异先答:“我学到<孟子>了。”

    楚翰林问:“哪一章?还是全学完了?”

    许异有点不好意思地道:“先生,我家祖上原是牧民,先帝爷时下令建屯堡守备,征集民夫,我家才得了恩典迁进来的,因家里没有学问上的渊源,我进学得晚,现在才开始学<孟子>,只念到了梁惠王这一节。”

    这是才开头了。楚翰林点点头,又问展见星:“你呢?”

    展见星躬身道:“只将四书囫囵念过了。因学生鲁钝,许多地方不求甚解,需请先生多加教诲。”

    一般学童开蒙,最重要的便是四书,堪称是一切学问之本,展见星在这个年纪能把四书念完,资质就至少不至于鲁钝,所以会“不求甚解”,恐怕问题不在他身上,而在他从前的先生身上。

    贫家孩童想找个学问精纯的先生有多难,楚翰林心里是有数的,而展见星不说先生不能教他,只说自己鲁钝,这是尊师重道之举。楚翰林心里喜欢,微笑道:“以你的年纪,能如此就算不易了。”

    罗知府从旁笑道:“你们虽是为王孙们伴读而来,但能得潜德这样的翰林为师,是真正难得的造化,望你们抓住良机,不要自误才是。”

    展见星与许异一齐躬身应是,领了罗知府的教诲。

    之后,楚翰林告诉他们年后初十前来开课,今天这趟差便算走完了,罗知府被楚翰林相邀留下来用饭,两个小伴读没这个脸面,告退后,就出门回家。

    **

    一出了王府大门,许异就大大地叹了一口气,好似憋了许久一般。

    “以后可怎么办哪。”不等展见星问,许异就主动抱怨,“我爹娘以为王孙们年纪和我差不多,就坏也坏不到哪去,才送我来想搏个前程。现在依我看,他们可够难伺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