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第 43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新章

    他身后的三四个人嘻嘻笑着, 有样学样, 挨个也去抓了个馒头,抓完大摇大摆地继续往前走, 徐氏目瞪口呆, 不敢阻拦,展见星心中不服,想追上去理论, 徐氏忙把他抓住:“星儿,忍一忍算了!”

    她不知道这是些什么人,但从这出行的气派看,显然不是一般人家——便是一般人家,他们这两个人又怎惹得起那么一大帮子?

    展见星被母亲抓着不好动弹, 恼怒地握紧了拳头。那些馒头好多是他一个一个辛苦捏出来的,这些人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行事, 简直与抢匪无异!

    大概他的目光怒火太重了, 那伙人里其中一个若有所觉, 斜过一点身子扭头看了回来。

    是其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少年, 与展见星差不多大的样子, 他目光跟展见星对上, 没有一点当街抢劫的羞愧, 眼底漠然, 只是勾了勾嘴角。

    少年本身眉眼浓黑, 鼻梁高挺, 是挺堂皇的相貌, 这一笑却是邪气毕露,又似带了些挑衅,气得展见星瞪着他,咬牙低声骂了一句:“上梁不正下梁歪!”

    抢馒头的几人组合有点奇特,像是一家老少齐齐出动,后面跟的则是奴仆之流,所以展见星有此语。

    “嘘!”徐氏怕那些人听见,回来找麻烦,唬得忙把展见星嘴巴捂住。

    好在还算太平,没有人折返回来,只是这些人一点不知道爱惜粮食,其中有两人大约觉得馒头难吃,咬了一口,就随手扔到了地下。

    徐氏看着好好的馒头在地上滚了两圈,就变得灰扑扑的,心疼地抽了口气,但也不敢多说什么,揽着展见星缩在铺子边上,眼见他们渐渐走远,才松下心弦来。

    对面的小陈娘子也悄悄探出头来看,直到那些人走出老远了,才敢出来,小跑着到馒头铺前,对着徐氏道:“徐嫂子,算你运气好了,你可知道这些人是谁?”

    徐氏茫然摇头:“先前好像听见人叫嚷,说什么大王的——”

    “不是大王,是代王,就是镇守在我们大同城的代王。”小陈娘子纠正。

    这一说,徐氏恍然大悟了,太/祖爷打下了江山,分封诸子,几大边关重镇里都分了儿子镇守,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

    大同这里,就是代王。只是这代王府却与别处有些不同,代王朱樨是太/祖第十三子,脾气十分暴躁,为此曾犯过被削过一回王爵,后来先帝登位,才把王爵还给了他,但代王的老脾气非但没改,还变本加厉起来,当街抢个馒头什么是最不值一提的小事,这位王爷还有一个吓人的爱好,带着子孙横行街市,袖里藏锤,看见哪个路人不顺眼,就照脑袋给他一下——小陈娘子说徐氏运气好,就是为此,被抢几个馒头比起被敲破脑袋乃至丢掉性命是好多了。

    代王这样的行径,直是拿百姓当畜生取乐,本地官员参劾他的奏本一本本向京城飞去,这回连赐还他王爵的先帝也受不了了,不好自打脸再贬他一回,但先帝也不是软弱性子,发起恼来更狠,直接下诏令把代王府圈禁了。

    这一圈就是八年。

    大同百姓终于过上了太平日子,随着时日推转,一年年过去,代王府始终高墙矗立,朱门紧闭,百姓们渐渐忘了头顶上还压了这么尊恶佛,到徐氏来此落脚时,日常还会提起代王的人已经很少了。

    如今听说竟是他,徐氏害怕里又生出纳闷来,道:“陈家娘子,不是说代王在先帝爷手里被圈了吗?怎么还能出现在大街上?”

    这个问题小陈娘子也回答不上来,不过,有人能。

    三五个身着青衣的衙门皂隶从门前匆匆跑过,小陈娘子是本地人,正好认得其中一个,就拉住了问道:“龚大哥,你可知道代王爷一家怎么出来了?我们才见他从这里路过,都吓了一跳。”

    姓龚的皂隶停住脚步,扭头忙先反问道:“代王爷才从这里过去?可有惹出什么乱子没有?”

    小陈娘子道:“抢了徐嫂子家几个馒头,别的倒没事。”

    龚皂隶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小陈娘子道:“哪里好,你看看,一条街的人都吓得人仰马翻!”

    又追着问他到底怎么回事,龚皂隶叹了口气:“八月里先帝爷不是薨了吗?新皇爷登了基,大赦天下,赦到最后,想起还有这么位叔叔来,就下了谕旨,解了代王府的圈禁,也就是昨天的事,今天就——唉!”

    他一包苦水的模样,小陈娘子听了,脸色也跟着不好看起来。

    这位代王别的本事不见得怎样,可是真能活,数到如今,已是历经四朝了,熬死了父亲,熬死了侄儿——太/祖驾崩以后,本来先传位了皇太孙,先帝厉害,起兵从侄儿皇太孙手里夺过了皇位,从辈分论,代王与先帝倒是平辈的,因此代王又熬死了兄弟,直到如今又一个侄儿继了位,把他放了出来。

    这一出,好似恶狼出柙,从代王昨日解禁,今天就招摇过市来看,怎么也不像悔改了的模样。

    “这可怎么好,好容易才过了几年安生点的日子。”旁边的邻居们伸长耳朵听着,慢慢聚拢来,听见是如此,脸上也都泛起愁来。有些曾亲身遭过代王府荼毒的,更直接露出了惊恐之色。

    另一个皂隶插嘴:“别埋怨了,我们才倒霉呢,你们惹不起,好歹躲得起,听说代王爷在街面上出现,县尊老大人匆匆把我们派出来,叫我们看着点代王爷,好歹别一出门就惹出大乱子——这不是开玩笑嘛,代王爷不来敲我们的脑袋就算不错了,谁敢去管他!”

    龚皂隶摇头,重重叹气:“好了,别说了,说也没用,谁叫我们吃这碗饭呢?走吧。”

    几个皂隶互相拖拉着走了,背影都一副垂头丧气的衰相,要说他们平日在街市上也算可以横行一二,可是碰见代王这样的大祸害,几个皂隶便只如蚂蚁一般,不够他一捏的。

    大同县令给他们下的命令是“看着”代王,不过他们也不傻,听说代王才从这里路过不久,就不着急了,都把步子放慢,免得真追到了代王就不妙了。

    但世事难料,皂隶们步子放得再慢,仍是跟代王一家遭遇上了——因为他们居然掉头杀了回来!

    皂隶们一下吓得腿软,差点扭头就跑,慌张里又觉得有点不对。

    ——怎么代王那一家子,看上去也挺乱的?

    而且中间还少了个最关键的人物,代王本尊。

    代王家人也看见皂隶们了,领头的鲜衣男子脚步一刹,拎过未及闪避的龚皂隶来,伸手用力一指:“快把这两个乱匪抓了!他们胆大包天,害死了我父王!”

    龚皂隶衣襟冷不防一紧,吓得五官都歪斜了,再一听他的话,脑中更是嗡地一震,只能全凭下意识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

    是徐氏和展见星。

    徐氏也傻掉了:“我,我,民妇——”

    天降一口重锅,她唬得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了。

    “大人是不是弄错了什么,小民家中只有小民和母亲二人,在这条街上卖着馒头,做一点糊口的小生意,断不敢行那般大逆不道之事。”展见星忍怒站出来,拱手说道。

    他不知道代王府的人又犯了什么病,但这种天大罪名扣下来,那是无论如何不能认的。

    徐氏回过点神,连忙跟着点头:“对啊,大人,老爷们,民妇、民妇这样的小民,怎么可能敢害王爷这样尊贵的人呢!”

    皂隶们也觉得代王府人有点神经,徐氏携子到亡夫家乡这里定居,是去衙门上过档的,来历人口清清楚楚,他家男人还死了,就剩下这么贫弱的两口人,就算和代王结过仇,想害,那也没本事害啊。

    鲜衣男子音量不减,大声喝道:“就是你家做的馒头毒死了我父王,我父王走出去没多久就倒在了半道上,你还敢狡辩!”

    毒毒毒——死?!

    一条街的人都惊恐得停滞住了。

    “大伯和三叔要是再来捣乱呢?我们还有第二间房子卖吗?”

    徐氏迟疑了一下。

    “他们还罢了,只是叔伯辈,我们豁出去同他们闹,未尝没有一点指望。但倘若他们搬出了祖父祖母呢?娘能不听二老的吩咐吗?”展见星道:“娘,有件事您别忘了,我们的孝期快满了。”

    徐氏失语。

    当年热孝里的那一次逼嫁能逃过,已算是拼尽全力抗争的结果,再来一次,她已出了孝,连这最后一层自保的余地都没了,以死相逼不过是个名头,她总不能真的去死,到时留下展见星一个,她要是被发现了女儿身,又将是什么下场?

    儿媳都卖得,孙女又有什么不行。抓回去顶多养个两三年,就正是好年纪了。

    徐氏想一想,都觉得心里慌突突吓得厉害,忍不住拭了下眼角。这吃人的世道,想活活不下去,想死,居然还不敢死。

    展见星安慰地抚了抚母亲的手背:“娘,您别怕,我想好了才这么做的。”

    徐氏不安:“你说得容易……星儿,要么我们偷偷跑吧?跑回南边去,娘在那边有些打小认识的手帕交,只要能回去,总会有人愿意帮我们一把。”

    展见星摇头:“娘,我想过,但是没法跑。我的户籍随爹落在了大同县衙里,现在要走,李县尊对我们老大意见,路引怎么开得出来?我们身无分文,又如何走那么远路。”

    如今路引制度虽说松弛了不少,但从南至北上千里地,孤儿寡母上路,怎可能不依靠路引,她们两年前从南边来大同,是用安葬先夫(先父)的情由老老实实去开具了路引的,如今别说和李蔚之有隙,就是没有,也难以寻到理由说服衙门。

    徐氏听得没了主意,十分后悔起来:“早知不听你爹的,就将他在南边葬了也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