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第 77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新章  托那包阴错阳差得回来的首饰的福, 徐氏和展见星这个年过得比去年还宽裕些, 两人打定了主意不回常胜堡村见展氏那一家子, 但有孝道掣肘,也不好做得太张眼了, 年节消闲不做生意, 徐氏便闭了门, 只说身体不适, 需要休养, 并不往街市上逛去。

    展见星也不去, 乘着过年这几日工夫,她赶着把前阵家里出事时丢下的功课补一补。

    屋外仍是隆冬,滴水成冰,不怕冷的孩童笑闹声时时响起, 屋里棉帘垂下,徐氏和展见星缩在烧得暖洋洋的炕上, 安静地各做各的事。

    徐氏专心致志地缝着一个装书的包袋,这包袋展见星本来有,不过徐氏怕她去从贵人读书, 原有的那个太简陋了遭人小瞧,所以精心替她缝一个新的。

    展见星对此无所谓, 她默念完一章, 一抬头, 见徐氏手里那簇兰草才多出了半片兰叶, 便道:“娘, 这袋子只要结实,能多使一阵就成了,不用做那么细。难得清闲,你多歇一歇。”

    徐氏道:“那怎么成,你如今大了,身上的物件该体面些了。你看你的书,娘闲着也是闲着,这东西做起来又不费劲,只是娘手笨,做得才慢了些。”

    徐氏确实不擅女工,不然不会被逼到开馒头铺了,做馒头看似不起眼,实则是样体力活,和面剁馅,样样都不轻省。

    徐氏想了想,又道:“星儿,你要是想学,娘教你,娘虽然不精通这些,但你学一点也不坏——”

    展见星马上把头低了下去,一本正经地道:“娘,不说话了,我看书呢。”

    徐氏不由失笑,没勉强她,也低了头,继续绣起自己的兰草来。

    闲适的日子过得很快,徐氏一共做了两个包袋,一个修竹,一个兰草,刚做好,初十就到了。

    展见星早早起来,提着新的兰草绣包袋,在徐氏担忧的目送之中,往代王府的方向走去。

    大半个时辰之后,她在九龙壁前遇到了气喘吁吁的许异。

    许异是一路跑着来的,头上蒸腾着热气,很有活力地向展见星打招呼:“这么巧,早啊!”

    展见星回应:“早。”

    两人会齐了一起进府,他们上回来时已在门房处认了脸,倒无人阻拦,但小厮没拿他们两个半大小子当回事,不想领路吹冷风,只叫他们自己走去,两人只得从记忆里扒拉着上回的印象,摸索着往纪善所走去。

    时辰尚早,两人一边走一边聊了起来,许异是个好说话的,展见星没怎么问他,他巴拉巴拉把自己扒了个底掉:“上回我好像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家落籍入的是军户,本来我该接我爹的班,做个军丁,这份营生苦得很,要前程得拿命拼,我爹娘舍不得我,听人说罗府尊张榜召伴读,召了好些天都没有满意的,就想送我来碰个运气,万一选上了,我就可以正经跟先生读书了,万一再运道好,能考个进士,以后就不用做军户啦。”

    展见星点点头,懂了。

    大同作为边镇,生活在这里的居民十之七八都是军户,如展家这样的民户倒是极少数。这军户制度是从太/祖爷那会儿传下来的,十分简单粗暴,大致来说就是:一人从军,全家军户,世代军户,爹死了儿子上,哥哥死了弟弟顶,直到全家男丁死绝,变成畸零户。

    这么要命的制度实行了几十年,在卫所兵丁忍受不了出现逃亡之后,终于豁出了一道口子:科举。

    能金榜题名,就能把户籍从军户转成民户,从此逃脱这诅咒一样的世代军役。

    对一般军户来说,这近乎不可能,求学所需的费用就是一大负担,在求学的过程里,还必须保证家中有人在卫所服役,也就是说,倘若许异的父亲不幸出了什么意外,那许异马上就得顶上,没有任何商榷余地——除非他已经考中进士。

    展见星听得心有戚戚,看来活在这世上,谁都不容易。不过她也明白了罗知府为何会挑中许异,许异的目的比她还单纯,就是为了努力读书来的,读不读得出来且另说,起码不会为了讨好王孙就跟着王孙胡闹,或者直接把王孙往邪道里拐带。

    “——我想考个秀才,我和我娘的日子以后能好过一点。”展见星也吐露了一点自己的志向。

    许异很高兴:“那咱们一样,以后一起好好念书——”

    “呜呜……”

    两人正说得投机,忽然侧后方传来了一阵哭声。

    许异:“——呃?”

    他奇怪地扭头望去,他们这时刚拐入左路的一条道,只见原来那条正道的后方行来了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个四十来岁的妇人,穿着利落体面,后面则是个十七八岁的丫头,丫头穿得也不差,但衣裳有些凌乱,捂着半张脸,哭得凄切无比。

    妇人使劲拽了丫头一把:“快着些!还赖在这里做什么,大奶奶叫你去伺候大爷,不是叫你伺候到枕席上去的,这会儿后悔,晚了!”

    丫头只露着半张脸,也看得出姿容俏丽,她哭着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少废话,什么没有,大爷还能冤屈了你?不要脸的小贱人,孝期里宽衣解带的勾引大爷,这会儿装清白,幸亏大爷立身正,马上叫人把你撵了出来,不然名声都叫你这小贱人败坏了!”

    妇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声音放得宏亮,一串话说得一气呵成,又是这样的内容,远近几个路过的下人都被引得靠近过来,一边听着,一边一眼一眼地往丫头脸上打量。

    丫头受不住,哭得要倒在地上:“倪嬷嬷,我真的没有,我要去见王妃娘娘,我就是出去,也不能背这样的脏水,这叫我还怎么活得成——”

    “少跟我这儿寻死觅活的,你要是要脸,早该一头碰死了!”

    倪嬷嬷毫不留情地啐了一口,又下手去拉扯:“快走吧你,还想见王妃娘娘,真能做梦,你是哪个牌面上的人,说一声见,王妃娘娘就得见你?大爷人品贵重又心底仁慈,你干出这样陷主子于不孝不义的事儿,只把你逐出去了事,知足吧你。”

    妇人一行说,一行拽着丫头的手臂往外走,丫头抗衡不过,几乎是在地上被拖行着,呜呜哭得极惨。

    展见星与许异皆不忍视,但心中虽恻隐,他们也知道这不是他们能管的事,许异闷闷地道:“我们快走吧。”

    展见星默默点了下头,捏紧了包袋带子正要举步,后面忽又传来新的喧哗。

    展见星没忍住转头,只见不知从何处跑出一个穿着青贴里的年轻内侍来,这内侍体格甚为强壮,一把将倪嬷嬷搡开,扶起丫头来问道:“春英,你伤着哪里没有?”

    丫头躲到他背后抹泪摇头:“哥,先别管这个,我没勾引大爷,你快帮我跟倪嬷嬷说说,好歹,别叫我背了这个污名走。”

    内侍忙点头:“好——”

    但倪嬷嬷不等他说话,已先冷笑着道:“张冀,别说你现在已经是拨给九爷的人了,就是你还在大爷的外书房听使唤,大爷处置内院的事,也不是你能插嘴的。乘早老实点叫你妹妹出去,大家还能多存一点体面。”

    张冀目中闪过愤怒:“倪嬷嬷,大爷看着春英厌烦,不想要她伺候,我们做下人的不敢争辩,从此不来污主子的眼便是。但春英说了她没有勾引大爷,嬷嬷不能硬往她头上栽这个罪名。”

    “我闲的,栽赃她!”倪嬷嬷翻了个白眼,“这小蹄子是衣衫不整地被大爷亲自撵出来的,一早上就闹开了,亏她还有脸哭,你不信,自己打听打听去。”

    听见这么说,张冀愣住了,迟疑地看向妹妹春英。

    他们兄妹卖进府里后一个在外,一个在内,平常能相见的时候并不多,妹妹渐渐长大,他对她的小儿女心思也没有那么清楚,也许,是见多了富贵花了眼,想学别人攀个高枝——

    “你,”张冀忍不住低声道,“现在是孝期啊。”

    “哥,我知道!”春英哭道,“皇上下了圣旨,叫爷们好生守孝,王妃娘娘为此还召我们去训了话,我又不是疯魔了,哪敢捡这时候做什么?”

    张冀听了恍悟过来,什么孝期不孝期对代王府里这群王孙们毫无约束力,淫乐个把丫头都不是个事,但如今情形不同,有圣旨诫饬在前,王妃训示在后,春英若违抗不得大爷,被迫成事还有可能,却怎会去主动勾引?

    事要闹破,填命遮羞的一定是丫头,除非春英不要命了。

    “你再能狡辩也没用,大爷犯得着冤枉你一个丫头,必定是你真干了不知羞的事。”倪嬷嬷一口咬定,又道,“张冀,你不服,就直接寻大爷说理去,这会却不要耽搁嬷嬷我办差,你护着春英不撒手,这个样子叫人围看着,难道就光彩了吗?”

    他们争执的这几句话工夫里,周围的下人已是越聚越多,各式各样的目光努力透过张冀的肩膀往春英身上盯,没一个叫人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