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第 82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新章

    “你干什么?!”

    却是徐氏洗好了手, 从屋里出来, 一眼看见,惊得心快从胸腔里跳出来, 扑过来赶着把展见星护到了身后。

    田氏没来得及摸到料子还被推了一把,手里剩的小半个馒头差点掉了, 恼怒地伸手指向徐氏道:“我是星哥儿的大伯娘,又不是人贩子, 摸他一下还能把他摸坏了?!”

    徐氏眼中这两口子实在跟人贩子没什么差别, 展见星年纪越长,她越怕她女儿身暴露, 叫展家人坑害卖了, 因此嘴上道:“大嫂,我一时眼花了,怨我没看清,以为是生人呢。”

    身子却牢牢把展见星挡在后面,不叫她上前。

    展大伯看出来了, 脸色阴沉道:“你们连过年都不回家,当然看我们眼生了,别说我们, 明儿连爹娘都该不认得了。”

    这顶“不孝”的帽子徐氏还是不敢背, 勉强挤出点笑容, 回道:“不是有意不回去, 年节时我生了场病, 星儿要照顾我, 才在城里耽搁住了。”

    田氏马上道:“那病好了呢?也没见你们的影子,娘可想星哥儿了,元宵的时候都还满口念叨,要不是犯了老寒腿,今天就亲自跟我们套车来了。”

    徐氏一个字也不信,展老娘根本不喜欢展见星,嫌她总是神色孤清,不吉利——可他们刚到乡下时是为着送棺去的,展见星刚丧了父,哪里摆得出什么喜庆脸色来?后来偶有见面,已经是闹翻过了,亲娘差点被逼改嫁给瘫子,更不可能和睦了。

    “我们少做一日,下顿就不知道在哪儿了,大嫂体谅体谅我们孤儿寡母,”徐氏也不软弱,就道,“再说,我们回去,又费米粮,又要劳动大嫂做活,我心里怪过不去的,不如彼此省些事。”

    “弟妹,你可别哄我,你都有本事牵挂上府尊大老爷了,还说什么日子艰难的话?”田氏啧声,“看看星哥儿这身上穿的戴的,比我们大郎不知好了多少,哪里还像个乡下小子呢。”

    徐氏道:“星儿拢共也就这一两身能见人的衣裳,如何比得他堂哥,只是大嫂平时忙,不怎么收拾大郎罢了。”

    田氏根本不是忙,是懒,不过她并没这个自觉,听了还得意道:“那也是。”

    但她马上就想到了自己来的真正目的,紧着就道,“弟妹,我问你的话你还没答呢,府尊大老爷那样尊贵的人物,怎么肯替你包揽事情?年前来家里,闹得鸡飞狗跳的,我们皮厚肉粗还罢了,爹娘年纪大了,险些吓出好歹来。”

    不等徐氏说话,她话锋又一转,“那总是过去的事了,我们这趟来,也不是要同你计较,不过其中的缘由你可得交待清楚了,从前爹娘可怜你青年守寡,替你找了人家,你闹死闹活地不去,口口声声要守着,如今你可还是展家的儿媳妇,要是跟外人做下了什么败坏门风的事——”

    “大嫂,你胡说什么?”徐氏又羞又气,“我岂是那样的人,哪有你这样红口白牙就污蔑人的!”

    她只以为展大伯两口子是惦记着被拉回来的家什,隔了两个月,见风头过去,不甘心才又来了,不想他们居然生出这样龌龊的猜想!

    田氏不罢休,逼问道:“那府尊大老爷凭什么替你出这个头?”

    “凭我。”

    展见星挣开徐氏的手站了出来,冷冷地道。

    田氏一时怔住:“什么?”

    “是我去求的罗府尊。”

    田氏哪里相信,拍着大腿夸张地笑出来:“星哥儿,你可真能张口唬人,你才多大,府尊大老爷吃饱了撑得慌来搭理你一个毛头小子?”

    展大伯原来自恃长房大家长身份,田氏徐氏两个妇人斗口的时候,他没怎么说话,这时出面训斥道:“星哥儿,你娘真是把你惯坏了,对着长辈都敢满口扯谎,你娘俩性情孤拐,从前非要搬城里住,家里也依着你们了,现在看却不成,你再跟着你娘还不知学出什么坏来。二弟去得早,我做大伯的不能不管教你,你今天就跟我回去。”

    他粗糙的手掌伸过来,居然直接就要抓展见星。

    徐氏惊得厉声道:“别碰她!”

    她要扑上去和展大伯拼命,展见星脚下未动,将母亲拦在身后,只眉头皱了一皱——展大伯常年做庄稼活的人,力气甚大,这一下抓在她的肩头,她骨头都发痛,但她忍住了不曾呼出来,凝冰般的眼神盯住展大伯,道:“大伯要带我走,可以,不过得去问一问代王府。”

    展大伯力气一泄,脸色现出惊疑:“什么?”

    展见星口齿清晰,一字字道:“蒙罗府尊青眼,将我选为代王府王孙伴读,年前罗府尊肯帮忙将我家被大伯和三叔抢走的财物要回来,为的就是这个缘故,与大伯母刚才泼我娘的脏水毫不相干。”

    展大伯与田氏面面相觑,彼此目光都像见了鬼般——代王府?

    代王府?!

    他们住在乡下,消息远没那么灵通,之前衙役下乡去拉家什,说是奉了罗府尊之命,他们满心疑惑,又心痛非常,不敢与衙役相抗,只得任由到手的外财化成一场空。

    但心里自然是不甘的,衙役霸道,几乎见什么拿什么,他们还倒赔了家什进去呢!

    因此一天在家骂徐氏展见星八回,挨到现在,眼见没什么新动静,就又活动了心思,前来哨探哨探了。

    展大伯敢伸手就抓展见星,一则是见徐氏态度羞愤,当是真没勾上府尊大老爷的福分,二则他是长辈,就是一时做错了什么,展见星一个侄儿还不只好受着,难道还敢对他怎么样不成?抓了这个小的,也就等于挟制住徐氏了,不怕她不听话。

    不想,他张口攀出代王府来!

    “星哥儿,你孩子家不懂得轻重,可别什么都往外胡说。”田氏声音都低下去一截,她不肯相信,但又不由地心虚,补了一句道,“再说,谁抢你家东西了,那不是你家出了事,你大伯正好进城,看你们这铺子大敞着,怕遭了贼,才替你先把东西收着了,都是一片好意。”

    展大伯更精明些,愣过之后马上道:“你家出那事,不就是因为得罪了代王府?官司都打到衙门去了,就算后来把你们放了出来,这仇也是结下了,怎可能还要你去给王孙贵人当伴读。”

    展见星冷道:“大伯若是不信,这就和我往代王府走一遭,如何?”

    她的底气看上去太充足,展大伯和田氏不由又对看一眼,犹豫住了。

    田氏勉强道:“星哥儿,你要么是说瞎话唬人,要么就是真疯了——那鬼门关也是人能去得的。”

    却是越说音量越低,怕末尾一句叫谁听了去。

    展见星道:“大伯和三叔只给我和娘留下四面墙壁,左右没了活路,不得不拼一拼罢了。我现做着二郡王那一房七爷的伴读,大伯,大伯母,你们若要跟我去代王府找人印证,现在就去,若不敢,就别总挡在这里了,我们还要做生意。”

    她这话说得不算客气,更不恭敬,但她口声越硬,展大伯与田氏越是意识到她可能没撒谎——否则那时候怎么使得动罗府尊?现在又怎么敢一点都不买他们的账?

    田氏看看展见星,又看看徐氏,终于忍不住失声:“你们疯了?!”

    这件事在徐氏心里始终是个隐忧,她听了气道:“还不都是你们逼的!”

    连徐氏也是这么说,展大伯与田氏终于灭失了最后一丝侥幸。

    这下两人的脸色已经不只是“像见鬼”了,而是真见了鬼般。

    在一般百姓心中,代王府实在跟鬼门关无异,官字两张口再能压人,总还有个装样子的律法在,还能挣扎上两句,跟代王府则是连这一点点的道理都讲不起,好端端走路上,看你不顺眼就能敲死你,这种横祸,谁能不怕。

    现在代王死了,可代王府那一大窝祸害还活蹦乱跳着呢。

    田氏手里的小半个馒头都有点捏不住了,拉一把展大伯道:“他爹,我们走吧,还有事呢。”

    展大伯也有点站不住,不过他惧怕里更生出恼火来:“简直是胡闹,我告诉你们,你们自己闯的祸,自己兜着,不许连累到家里来,听见没有?家里什么都不知道!”

    声色严厉地说完,他又瞪了展见星一眼,才转头跟田氏走了。

    头也不回,走得飞快。

    ……

    展见星无语。

    她虽有引虎拒狼的念头,也没想到代王府的名头这么好用。

    不过徐氏的担心又被勾了出来,因此吓跑了展大伯夫妇也不觉得有什么可高兴的,还叹了口气。

    展见星听见,转头安慰道:“娘,别多想了,我去王府里念了半个月书,不都好好的?我谨慎些,不招惹是非就不会有事——”

    她话音忽然顿住,他们在摊位前争执了这些时候,引了些好奇的路人驻足围观,展大伯夫妇走了,没热闹可看,这些人也就陆续散了,却有两个,还杵在不远处没动,就显出来了。

    竟是朱成钧和他的小内侍秋果。

    展见星心内顿时讶异,她不知道朱成钧怎么会出府,还出现在了这里,眼瞧着朱成钧跟她对视一眼后,领着秋果越过几个行人不疾不徐地走了过来,她不及细想,拱手行礼:“九爷。”

    又小声跟徐氏介绍,“娘,这就是跟我在一处读书的其中一位王孙。”

    徐氏惊讶:“啊?”

    便有些手足无措——代王身死那一日情形混乱,她已经不记得朱成钧了,慌张里下意识按照平常人家的礼数来招呼道:“哥儿长得真精神,快晌午了,就留在这里吃饭吧?”

    朱成钧看上去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又停顿一下,再然后,他点了头。

    徐氏话出口便后悔,觉得自己礼数太粗了,但见朱成钧居然答应,她松了口气,马上高兴起来,转头嘱咐展见星道:“星儿,你在家好好招呼客人,娘去去就来。”

    她又多抓了把铜钱,怕去晚了买不到新鲜的肉菜,急匆匆地走了。

    展见星被留在摊位前,独自面对朱成钧,费解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娘不过随口一句客套话,他还真答应了?

    他想什么啊?

    她没话说,朱成钧是有的,还非常利索,先对她道:“我都听见了,你打着七哥的招牌在外面唬人。”

    跟着就上了威胁,“你替我把五篇大字写了,不然我就告诉七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