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9.第 109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新章

    朱逊烁不干了,他十分恼怒楚大夫竟敢反口——楚大夫不是坏了良心的人, 见罗知府气势不同, 不像李知县那么含含糊糊的, 就老实又将实情说了一遍。

    朱逊烁为此勃然过去威吓他,罗知府倒是心平气和, 道:“郡王不必着急, 此是大案, 楚某一人的诊断做不得准, 自然还该再行检验才是。”

    罗知府随行带来了知府衙门的仵作。

    仵作当堂进行验看, 他跪在代王尸身前,摸索了一阵代王的头脸, 朱逊烁的脸阴沉沉的,过了一阵, 忽然见到仵作扳开代王嘴巴, 把手伸进去——

    他逮住机会,忙怒喝道:“大胆, 你竟敢损毁亵渎我父王的遗体吗?!”

    扑上去要撕打仵作, 仵作不敢还手,只是躲避着, 手却不曾从代王嘴里拿出来,朱逊烁更怒, 呵斥自家的下人也上来帮忙, 堂上一片乱象, 罗知府重重拍了一下惊堂木, 喝道:“肃静!”

    乘着众人一愣的工夫,仵作两根手指勾着,掏出来个什么东西,忙护着站起来,小跑到公案前,举着道:“府尊请看。”

    罗知府凝神望去,却是一小块馒头。

    就是这世间最寻常之物,带走了一位亲王的性命,令得他稀里糊涂命丧长街。

    仵作详加解释:“请府尊看代王爷喉间,那些抓痕正是因代王爷被噎住,窒息痛苦所留下的——”

    他一行说,一行已有他的同僚提笔记下,以为填写尸格之凭证。

    朱逊烁大怒:“胡说八道,我父王分明是被毒死的!”

    代王府余者也有人出声附和,下仆们尤其捧场,朱逊烁声势大壮,故技重施,又往公案前逼去:“罗知府,你当着这个官儿,可不能枉顾我父王的冤屈,你需知道,当今皇上见了我父王,也得称呼一声叔叔——”

    “星儿!”

    徐氏陡然一声惊呼,罗知府进来后,展见星暂时被放了开来,徐氏捧着他青紫渗血的手指,心疼得都要绞起来,回过罗知府的另一轮审问后,就忙把展见星紧紧揽在怀里,恐怕他又遭罪。

    十指连心,展见星痛得厉害,原也老实呆着没动,此刻听见朱逊烁狂妄的言辞,却突然挣脱了徐氏的怀抱,往公案前扑去。

    众人注意力都在朱逊烁身上,连罗知府也眉头微皱,打算等朱逊烁的厥词放完以后,再行理论,不妨展见星抢到他面前,伸手从公案上拿了个什么,塞到嘴里,腮帮鼓起动了两下,而后就咽了下去。

    罗知府回过神来,又不禁失语:“你——”

    “小民无礼。”展见星退后两步,躬身行礼,“郡王一口咬定小民家的馒头有毒,毒死了代王爷,现在人人可见这块馒头正是从代王爷喉间取出来的,倘若有毒,小民吃下去,正当给代王爷偿命,绝无怨言。倘若无毒,小民安然无恙,则请府尊还小民母子一个清白。”

    ——他抢去吃下的,原来正是仵作奉上的那块馒头。

    说完话后,展见星直起身来,他的面色唇色都发白,额角渗着虚弱的细汗,唯有一双眼睛,却亮得出奇。

    满堂目光顷刻间从朱逊烁那边转移到了他身上,连代王府那个年纪最小的少年也看了过来。

    少年是先前抢馒头中的一员,不知在代王府中是什么身份,他来到公堂后倒很安静,只是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旁观着发生的一切,目光似好奇,又似冷漠,有种很难言说的意味。

    现在他这种奇特的目光扫到了展见星身上,从展见星没什么血色的淡唇,到他垂在身侧已经肿胀起来的手指,一掠而过。

    罗知府也在看着展见星,他坐着,展见星站着,目光恰可平视,他目中闪过一丝激赏,面上不动声色:“这法子不错。郡王爷,你我皆可为见证,且看馒头究竟是否有毒。”

    朱逊烁有点目瞪口呆。

    他全没把他要污蔑害命的对象放在眼里,精力都用去跟坐堂官打官司了,都没多看过徐氏跟展见星两眼,不想草芥微末之民,被逼到极致后,不认命去死,替代王遮羞,居然反弹出这样的歪门心眼来!

    这一招似无力的垂死挣扎,却又中了七寸——对方“以命相搏”了,还不足以自证清白吗?

    世间公道两个字,虽然常常糊成一团,但再糊,毕竟还是存在的。

    权贵威势纵然如山,压得垮脊梁,压不服人心。

    罗知府微微一笑,对着朱逊烁气到黑漆漆的脸,甚有耐心地还向他分析了一下:“徐家馒头铺位于街中,代王爷于此夺食馒头之后,走到街尾便倒了下去,耗时在一盏茶之内,倘若馒头有毒,毒发时间便也应在一盏茶之内,郡王稍安勿躁,与下官等一等便知结果了。”

    这一等自然不会等出第二个结果来,馒头有毒没毒,本来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罗知府当堂做出了徐氏母子无罪的判决。

    展见星回到徐氏身边,徐氏搂着他喜极而泣,展见星心头悬着的一口气落下,眼眶也泛红,母子俩向公案叩头拜谢。

    公堂外的百姓们发出欢呼声,不少人高喊着“青天大老爷”,激动喜乐之情不下于徐氏母子。

    因为代王府这头庞然恶兽在沉寂八年以后,又被放了出来,今日能迫害徐氏母子,明日就能迫害他们,罗知府能扛得住压力秉公执法,令他们也为自己觅得了一线光亮。

    朱逊烁的心情就很不好了,眼见展见星搀扶起徐氏来要走,恼羞成怒之下,竟喝令家仆将公堂大门把守起来,不许他们出去。

    罗知府皱了眉,朱逊烁却也不怎么把他这四品官放在眼里,道:“姓罗的,你为了自己搏个清名,就乱判案子,照你这判法,我父王就白死了不成?他们这些草民说了没毒就没毒,那我代王府上下还都认为有毒呢!怎么,草民说的话算话,我们这些苦主的话反而不算?”

    他这就是胡搅蛮缠了,他自己也并不掩饰这一点,指着罗知府道:“你等着,本王回去就上书朝廷,请朝廷做主,在这之前你敢放跑人犯,本王就找你偿命!”

    徐氏不料还有这个变故,腿一软,才缓过来的脸色又白了。

    罗知府目光微冷,沉吟片刻,淡淡地道:“代王身故这样的大事,不但郡王要上书,本官也是需将始末禀明朝廷的。既然郡王坚持己见,那就请将供词签字画押,本官好一并上呈。”

    罗知府先前审问的时候,所有人的供述都被记录下来了,不过代王府那边没有画押,现在这些都要作为证据往京城上报,那自然是要补上这一道手续的。

    当下便有书吏拿着供词过去,一个个对照着请代王府人确认画押,确认到最后,书吏“咦”了一声,因为发现竟漏掉了一个。

    站在角落里的那个少年因站的位置偏,也因年纪小,竟一直没人过问他,连罗知府也没留神到他。

    小吏匆匆走到公案旁,禀报了一下,罗知府点了下头,请那少年出来,补上口供。

    少年没动,只是口气平淡乃至有点木呆地开了口:“我不知道。”

    罗知府扬眉:“你怎会不知?你看见什么,便说什么。”又问他身份姓名。

    少年的眼神动了一下,转向了罗知府,他的眼神也有点木呆,好像在看罗知府,又好像没在看,他说出来的话,更是古怪:“我今天第一次出府,不懂你们说的这些。二叔说有毒,就是有毒罢。”

    他没回答罗知府的第二个问题,但他能称朱逊烁为“二叔”,显见也是亲王后裔,当是代王的孙辈。

    朱逊烁听他们对答,有点不耐烦,但又勉强满意:“听见了没有?我代王府上下都认为有毒,记清楚了!”

    罗知府并不以他的叫嚣为意,眉头反而松开了——少年的答话看上去随意,甚至有点草菅人命的嫌疑,比代王府其他人好不到哪儿去,但事实上,这是出现的唯一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他至少说了个不知道,而不是斩钉截铁睁眼说瞎话的“有毒”。

    书吏很快把这句口供记录下来了,拿去让少年签字画押。

    沾好墨的笔递到面前,少年却没接,道:“我不会写字。”

    罗知府控制不住惊讶的眼神——看这少年身量,起码也十三四岁了,不说读多少书,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这可是亲王之孙!

    他忍住了发问的**,让书吏只让少年按了个手印,让后将供词拿回来,他亲自代为签上姓名。

    他又问了一遍,这一回,少年终于回答了:“朱成钧。”

    然后徐氏就催他们:“去吧,到里面屋里坐着,一会做起饭来,灶间油烟大,别熏坏了你们。”

    展家馒头铺是前店后家的模式,外面临街这一大间不曾隔断,一应做馒头饭食都在这里,赶上雨天,便把馒头摊位收回铺里来卖,因人手少,不供应粥饭等更多附带品种,客人随买随走,倒也不怕灶支在这里熏着了人。

    从店铺后门走进去,是一个极小的院子,小到什么地步呢,展见星领着朱成钧秋果,三个身量都不魁梧的少年往里一站,已差不多把这院子塞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