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0.第 110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新章  陶氏更放松了些:“不过,大爷到前面去是不是有什么不顺?我怎么瞧着他刚才脸色又不好了, 可是这事没安排好?”

    “奶奶, 那同咱们关系不大, 总归春英是撵走了,您再也不用担心她在外书房有个哥哥, 一旦上来,里应外合,比别人都难对付了。”

    陶氏便又笑了:“也是。只是那个张冀, 要能一并出去就更干净了,他们这些阉人没自己的指望,对亲戚看得都格外重些,要不甘心再生出什么事来,倒麻烦。”

    红云道:“他们就是恨,也恨不着奶奶,可不是奶奶让春英到前庭现眼去的。”

    陶氏听了,深觉有理,就安心地和丫头理起剩下的衣裳来。

    **

    且说前面,张冀送皮氅送得正是时候。

    倒不是朱成钧坐在学堂里坐冷了, 而是他来的时候,正好赶上楚翰林在进行考校。

    先生上课之前,要先摸摸学生的底, 两个伴读那天问过了, 但他们不过是陪衬, 楚翰林只大略问了两句, 问两位王孙却问得细致。

    朱成钶先回答,楚翰林按照他自己报的读书进度来问他,十个问题里,他大概只能答出来一半,但朱成钶面上并无羞惭之色,他的人生进程中不需要任何考试,能随便学学就不错了,何况,他清楚知道自有人给他垫底。

    下一个就轮到垫底的朱成钧,楚翰林知道他失学,但总还抱有那么一丝希望——总不至于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吧?

    楚翰林就费了点心思,尽量找最浅显的问题问他,朱成钧的回应只有一个——摇头。

    连摇了三四遍头,楚翰林有点怔住了,他感觉不太好收场,早知不问也罢了,把王孙问成个摇头三不知,旁边伴读都有点在偷偷瞄向朱成钧了,弄得像他成心给王孙难看似的。

    这个时候,张冀的登场等于救场。

    楚翰林看见张冀在门外与一个小内侍拉扯着什么,就势停下了话头,转而问道:“怎么了?进来说话。”

    小内侍力薄,张冀这时也推开了他,直走进来,举着皮氅到朱成钧面前,给他看着道:“大爷见九爷穿得单薄,怕九爷下学受冻,特特命小人把这件衣裳送来。”

    朱成钧撩起眼皮:“哦,谢谢大哥。”

    声音表情都平板,扭过头,“秋果,你来接着。”

    小内侍飞跑进来,接过张冀手里的皮氅,鼓着嘴嘟囔道:“这还不是得给我?先生上着课呢,非得往里闯。”

    张冀完成任务,才跟他一前一后地出去了,这个小插曲过去,楚翰林正式讲起学来。

    四个学生,四种进度的情况下,楚翰林选择从启蒙的《三字经》开始讲起,朱成钶听了有异议,站起来道:“先生,这个我早便学过了,我的伴读也学过了,虽然九弟不会,先生不得不迁就他,但叫我们都跟着他一起浪费时间,也不公平吧?”

    他说着转头,理所当然地转头扫了一眼展见星,示意她帮腔。

    展见星:“……”

    她是朱成钶的伴读不错,可她不想卷入他们兄弟相争之间。便只是端正坐着,望向前方的楚翰林,全当没接收到。

    但朱成钶不放过她,见她没反应,直接开口逼问:“展见星,你说是不是?”

    这就躲不过去了。

    展见星稳稳地站起来,在座位上向他躬身道:“回七爷话,小民鲁钝,只知道听先生的话,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

    朱成钶细长眼睛眯起,盯了展见星一眼,目光阴沉。

    楚翰林淡淡道:“都坐下罢。”

    朱成钶自己的伴读都未能驯服,再要寻隙,声势上已鼓不起来,当着楚翰林,他没有再说什么,低头坐下,动作有些重。

    展见星并不畏惧,跟着坐了下来。

    楚翰林此时向着朱成钧道:“九郎,大家迁就你的进度,是体惜你,不过这些前面的内容,我不会反复宣讲,一遍而过,你如有不明之处,可私下再询问我。”

    朱成钧道:“是。”

    这样一说,也算安抚了一下朱成钶的颜面,但朱成钶的表情并没有转晴。

    “人之初,性本善……”

    楚翰林不再去管他,清朗的声音回荡在堂室之内,虽是最浅显的内容,展见星也认真听了,然后跟着背诵,一上午时光倏忽而过。

    楚翰林把时间安排得很充实,上午学文,下午习字,只有中午休息一个时辰。

    代王府安排了一顿饭食,展见星和许异可以不用回家,就在这里用饭。

    至于朱成钶朱成钧兄弟两个,他们本来该各自回去,但朱成钧坐着未动,就要在这里用,朱成钶一看,不知是不是出于较劲,他也不走了,只是脸色很勉强,一副纡尊降贵之态。

    两人的内侍忙碌了起来,各自飞跑回去拿膳。

    此时楚翰林已回去隔壁自己的屋子里用膳,展见星与许异围坐一起,朱成钶朱成钧各自为政,乍一看,倒也热热闹闹的。

    但这假象不多久就被打破,吃着吃着,朱成钶将箸一放,向展见星道:“你从没吃过饱饭吗?这般吃相,恨不得连盘底都舔干净了。”

    展见星:“……”

    她勉力撑着,但生平没叫人说过这么难听的话——展家叔伯不是这个刻毒路数,明知朱成钶是有意报复,脸色也因羞耻而瞬间泛白,很快又涨红。

    许异嘴巴正塞得鼓鼓的,听了想帮腔又不太敢,只好张着嘴巴呆住了。

    他这也算歪打正着,因为他嘴里的食物都没咽下去,朱成钶余光瞥见他,感觉他那一嘴的残渣好似随时能喷出来,一下被恶心得不行,无法忍耐地站了起来。

    羞辱过展见星,朱成钶也算出了点气,再不想跟这两个低贱的庶民同屋吃饭,当下冷哼了一声,也不管面前剩余的大半饭菜,嫌恶地直接走了。

    等他出了门槛,许异同情地转头道:“你别往心里去,你看看我,我娘还总说我是饿死鬼投胎呢,他就是存心找茬,没什么可羞的。”

    展见星脸色渐渐缓了过来,低声道:“嗯。”

    许异身体力行,埋头又狼吞虎咽了起来,抽空含糊地道:“快吃吧,这里的饭食可比我家里的好吃多了,嘿,还给家里省了一顿,我娘可高兴了。”

    有他带着,展见星也如常起来,说实话,这饭食也比她家里的好,因为油水丰足,一般人家用油盐一类的调料都有数,可舍不得这么放。

    一时饭毕,离着下午习字还有约半个时辰,许异趴桌上打了一会盹后,想去恭房,约展见星一起。

    展见星也想去,但不便答应,候他去过后回来继续打盹,才悄悄起身出去。

    纪善所这一代属于官舍,为王府属官们当值所用,配套的恭房条件因此也不差,她出门在下人的指点下找到以后,发现是独立隔成了几小间,松了口气,又还是有点紧张地解决了问题,回去屋里。

    展见星在外面心有顾忌,不敢随意入睡,想起下午是习字课,便又出去接了点水,回来顺便推醒许异。

    许异半边脸顶着袖口印子,一拍脑袋:“对呀,该磨墨的,见星,还是你想的细。”

    从展见星那分了点水,两个人磨起墨来。

    磨着磨着,许异想起来自己是个伴读,忙问前面的朱成钧:“那个,九爷,我帮你也磨些?”

    朱成钧半歪在椅背里,脑袋低低垂着,没有任何回应。

    许异不解,站起来勾着身子伸长脖子往前斜看了一眼,然后缩回来向展见星吐吐舌头,小声道:“睡啦。”

    展见星点点头。

    磨墨是个挺枯燥的活计,过了一会儿,许异觉得无聊,又小声道:“他怎么不回去自己屋里睡呢。”

    椅子又冷又硬,他们小伴读凑合凑合罢了,他何苦受这个罪。

    展见星摇摇头。她也不知道。

    “有钱有势也没那么好,”许异小声发感叹,“这里的贵人好些都不开心,还有点怪怪的。”

    这“怪怪的”显然是指朱成钧,展见星比许异多见过朱成钧一次,但也很难说得清他到底是个什么脾性,朱成钧没比她大两岁,身上却似笼着一层迷雾,喜怒哀乐都让人看不分明,馒头铺那一日的鲜活纨绔只如昙花一现,那以后,他无论对着谁,都再没彰显出什么存在感。

    想不明白的事,展见星也不去想,终究和她没有关系,她做伴读,也不是做的朱成钧的。

    许异自己的墨磨得差不多了,站起来,轻手轻脚地把朱成钧桌角的墨砚拿到自己桌上,一边替他磨着,一边悄声道:“见星,你也替七爷磨一下吧?省得他来了见我们都有,独他砚池里空荡荡的,又找你茬。”

    展见星迟疑了一下,点头照做了。

    两人正继续磨着,小内侍秋果进来了,他先前好像是被朱成钧支使去做了什么事,这会儿回来,见朱成钧耷拉着脑袋打盹,心疼地“啊”了一声,轻跺了下脚:“爷怎么这样就睡了,仔细冻着。”

    忙跑到角落里,抱来件皮氅——正是之前张冀送来的那件,要给朱成钧盖上,不过他这么一番动静出来,朱成钧眼睫一动,已经醒了。

    他抬手将皮氅推开,声音微带睡意,道:“不用。”

    秋果皱着脸:“爷既然倦了,为何还不回去。”

    朱成钧一手揉着自己的脖子——他这么个姿势窝在椅子里,自然是不舒服的,脖子连着腰背都发僵,他因此语调缓缓地,有一股懒意不去,道:“我从前午间都不困,那先生唠唠叨叨的,说了一上午,生把我念叨困了。”

    秋果“哈”一声笑了,笑到一半,余光不慎瞄见了门口那边,顿时像被卡住了脖子,后半截笑声都噎在了喉咙里。

    朱成钧从他的反应里察觉到发生了何事,他并不慌,手还捏着后脖颈,以一个有点扭曲又不恭的姿势转过了头去。

    门边,“唠唠叨叨”的楚翰林一脚进了门槛,另一脚仍在外,目光与他对上,表情一言难尽。

    这样的惊天祸事不是几个皂隶能处理的,龚皂隶连滚带爬,先一步赶去县衙通知知县,余下的皂隶则临时找了绳索来,捆绑住徐氏和展见星,拉扯着他们也往县衙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徐氏踉踉跄跄,东倒西歪,她的腿脚软塌得根本一步都迈不出去,完全是靠皂隶的力量在把她往前拉,展见星稍微好一点,跟在后面,不时还能努力扶她一把。

    他读了书,比徐氏见识多些,知晓眼下的情形,能去县衙经官断已经算是难得的一线生机了,不然若照代王府人的意思,当街就能把他们母子打死,回头即便是查出来冤枉,又还有什么用。

    不过他毕竟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小少年,灭顶大祸陡然降下,他心内也是恐惧茫然交杂,一片不知所措。

    在他和徐氏的前方,代王府人抬着代王的尸身,哭嚎声震天,后方,则遥遥缀着些在怕事与好奇心间反复纠结的百姓们,头痛欲裂的大同知县李蔚之在县衙里迎来的,就是这么一支奇特的队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