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2.第 112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新章  两日后, 展见星算准日子,又拿自己写的状子去了县衙, 却被拦在了外面, 衙门口的书办告诉她, 原来她写的格式不对,要么自己拿回去重写, 要么由书办代写。

    当然, 书办不会白白效劳。

    展见星还过药钱以后, 倾家只剩了百十个铜钱, 又现去买了纸笔, 实在再出不起这笔多余花费,只得问明白了格式,自己回去又写。

    她下午时再度跑去, 谁知衙门口那收状纸的书办已经不在了, 问了门子才知道, 天太冷,书办大爷说手抖写不了字, 已经回后衙休息去了, 要想告状, 下个日子再来吧。

    展见星心里焦急,却也没办法,只好回去, 好容易又挨了两日, 再去。

    书办虽然娇贵, 倒也不是一点活不干,这一次,展见星的状子终于递上去了。

    但不是马上就能见到县令,要告状的人多了,递状子不过是第一步,递完了排队等通知,什么时候排到了,才能去过堂。

    展见星揣着希望,回家与徐氏傻等起来,这一等就等了五六日,寒冬之际,家徒四壁,日子如何难熬不必细说,多亏了邻居们心善,各个伸手帮扶一把才将就了下来。

    度日如年间,眼瞧着熬到了十一月上,展见星等不住了,决定去县衙看看。徐氏不放心,想自己去,但一来她妇道人家,见官不便,二来她也不识字,没拗得过展见星,只得在家坐立不安地守望着。

    在门口收状纸的仍是那个书办,展见星上前行礼探问,那书办瞪着眼想了片刻,忽然一拍案面:“原来是你!小子,你那状子不尽不实,胡编乱造,可是害得我吃了县尊好大一个瓜落!”

    展见星愣了:“——小民字字实情,何来虚言?”

    书办大声道:“搬走你家财物的乃是你的叔伯,并非陌生匪人,你如何填的盗匪状格?”

    展见星辩解道:“小民状纸上写明了的,并无遮掩,他们侵门踏户,强占小民家业,岂不就与强盗无异?”

    展见星的状纸上确实写得明白,但这书办因天气寒冷,当差极是敷衍,按理他有审核之职,不合规定的状子当时就该驳回,但他第二回时却根本没有细看,胡乱收了,呈交到李蔚之那里,李蔚之发现不对,把他叫去骂了一顿。

    书办因此心气不顺,也不耐烦与展见星这么个毛头小子多费口舌,直接道:“少说那些有的没的,衙门口是你巧言令色的地方吗?总之,你这状子不该告到县衙来,该去寻乡里的里老评理。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跑来县衙告一状,你以为县尊老大人那么闲?好了,去,去,别站这碍事了!”

    将近半个月白耗在这里,展见星气得不行,勉强忍着道:“既是不准告,差爷当时不说,事后也该告知一声,小民白白等了这么久——”

    律例其实规定得不错,准告不准告,官府都该尽到基本的告知之责,但俗话说得好,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再好的规章,下面人执行起来都能走出七八种样来。书办就完全不以为意:“现在你不是知道了?等几天就委屈了,告诉你,你告这刁状,没把你抓起来打一顿板子就不错了!”

    展见星脸都气白了,捏着拳头:“好,县衙不管事,我找管事的地方去!”

    她转身就走,书办在她身后嘲笑:“毛头小子,脾气倒不小,你只管去,有本事,进京告御状去!”

    展见星脚步顿住,霍然转头:“你以为我不敢?!”

    书办哈哈大笑:“你敢,你去呀!”

    站在书办周围几个瞧热闹的差役跟着笑成一团,展见星:“你——!”

    “你过来。”

    身后有人扯了她一把,展见星回头一看,却见是个穿公服的眼熟差人,她想了一下,认出是之前代王案时见过的龚皂隶。

    龚皂隶把她拽到八字墙那边,开口问她:“你家的事,我听小陈说过了。你现今还想去哪儿?是不是府衙?”

    见展见星点头,他叹了口气:“别费这劲了,你去府衙是越级上告,府尊大老爷更不会接你的状子。”

    展见星愣了片刻,这道理她懂,只是一时气糊涂了。她抿了抿唇:“多谢龚叔提醒,那我还找李县尊说理去。我家就是强盗入室劫掠的案由,他凭什么不接。”

    龚皂隶忙阻止了她:“罢了,看在小陈掌柜的面上,我与你说句实话。你家这案子,衙门接不接在两可之间,县尊要是愿意管,伸伸手也就接了,要不管,打发你找里老去,那也没什么错。”他声音低下去,“为着你家先前那事,县尊觉得失了颜面,所以如今是不会管你的——”

    展见星眼前一黑。

    怪不得!

    她家就在城里,明明不接也不使人告知,硬拖了她五六日,说不定都是有意的!

    李蔚之自家懦弱,在代王府威势前露了怯相,他不反求诸己,却迁怒到她头上来了,这是什么昏官!

    龚皂隶见她直挺挺站着,眼神失焦,一句话说不出来,也有些可怜她,指点了她一句:“小哥儿,你还是往你们里老那使使劲吧,破些银钱喂他,你们家那些东西,能要回来多少算多少罢。”

    她们早把里长得罪透了,根本没法去寻;何况银钱,家里又哪里还有什么银钱,邻居们接济一时,不能接济一辈子,她和母亲的日子已经窘迫到吃了这顿,下顿不知在何方了——

    一阵寒风袭来,展见星站立不稳,被吹得往八字墙边趔趄了一下,她茫然的目光顺势在墙上扫过。

    设立在衙门两边呈八字状的墙壁就相当于布告墙,官府有什么需要下达于民的律令告示,都会在此张贴。

    一眼望去最新的一张上写着——

    “……召年十二至十八者,品学兼优之少年充为代王府王孙伴读?”

    展见星仰着头,对着这张布告发怔住了。

    龚皂隶转头看了一眼,顺嘴道:“这是罗府尊让人来张贴的,府衙那边也有。皇上真是圣明又仁慈,听说下旨大大训斥了代王府一顿,连代王爷的王爵传承都扣住了。知道代王府中有些小王孙因为圈禁耽误了习学,竟成了白丁,又从京里派了位有好大学问的翰林老爷来,专门教导小王孙们读书。”

    展见星回过神来,向他拱手拜道:“多谢龚叔教我。不耽误龚叔当差了,我这便往府衙去。”

    龚皂隶有点急:“哎,你这小子,敢情我半天话都白说了?”

    展见星苍白着脸色,静静地道:“龚叔误会了,我不告状。”

    “我去应征。”

    **

    大同府县同廓,县衙府衙相去不远,不多久,展见星已经来到了府衙前。

    这一片官署前比县衙要清静得多,因大同是边关重镇,防卫比别处都严密些,府衙门前还派有军士守卫。

    展见星才往八字墙前站了站,一个身形高大的军士就喝道:“兀那小孩儿,这不是你玩耍的地方,莫在这里搅扰!”

    展见星匆忙间一扫,看到了墙上确实贴着一张和县衙差不多的告示,她往军士那边走过去,行礼道:“军爷,小民不是来玩耍的,敢问军爷,府尊征召伴读的告示还作数吗?”

    军士打量她两眼,脸色缓和下来:“你是要应征的?那进去罢。”

    展见星不由意外了一下,没想到府衙的门倒比县衙好进多了。

    她不及多想,忙走了进去。

    将到仪门时,又被此处的门子拦了下来。展见星把来意又说了一遍,门子也出乎意料地好说话,笼着手站起来:“跟我来吧。”

    展见星心中疑惑,不知是不是风太大,她有些看花眼,怎么觉得她说完话后,门子的眼神一下子亮了亮,好像对她的到来多么喜闻乐见似的——

    不确定的事,展见星暂也不想了,她自己是抱了孤注一掷的心态来的,默不吭声地跟在门子身后,一路走进了后堂。

    “大老爷,有人来应征那个伴读了!”才到门边,门子就扬声叫了起来,声音喜气洋洋的。

    展见星这回确定自己没有辨错了,门子这句通传里分明溢满了终于逮到个“冤大头”的喜悦!

    “这倒是。”陶氏不觉点了头,“我真的也没想怎么样,早起我给大爷穿衣裳,大爷嫌我手脚笨,叫了春英来,我心里有气,借题发挥骂了春英一句,我还以为大爷要怪我呢,没想到他转脸叫人把春英撵了,我看春英那丫头吓懵了,连句整话都不会说了。”

    红云笑道:“奶奶,您点醒了大爷,让大爷灵光一闪想到了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养出这个诚心守孝的名声来,大爷又怎么会怪您呢。”

    陶氏更放松了些:“不过,大爷到前面去是不是有什么不顺?我怎么瞧着他刚才脸色又不好了,可是这事没安排好?”

    “奶奶,那同咱们关系不大,总归春英是撵走了,您再也不用担心她在外书房有个哥哥,一旦上来,里应外合,比别人都难对付了。”

    陶氏便又笑了:“也是。只是那个张冀,要能一并出去就更干净了,他们这些阉人没自己的指望,对亲戚看得都格外重些,要不甘心再生出什么事来,倒麻烦。”

    红云道:“他们就是恨,也恨不着奶奶,可不是奶奶让春英到前庭现眼去的。”

    陶氏听了,深觉有理,就安心地和丫头理起剩下的衣裳来。

    **

    且说前面,张冀送皮氅送得正是时候。

    倒不是朱成钧坐在学堂里坐冷了,而是他来的时候,正好赶上楚翰林在进行考校。

    先生上课之前,要先摸摸学生的底,两个伴读那天问过了,但他们不过是陪衬,楚翰林只大略问了两句,问两位王孙却问得细致。

    朱成钶先回答,楚翰林按照他自己报的读书进度来问他,十个问题里,他大概只能答出来一半,但朱成钶面上并无羞惭之色,他的人生进程中不需要任何考试,能随便学学就不错了,何况,他清楚知道自有人给他垫底。

    下一个就轮到垫底的朱成钧,楚翰林知道他失学,但总还抱有那么一丝希望——总不至于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吧?

    楚翰林就费了点心思,尽量找最浅显的问题问他,朱成钧的回应只有一个——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