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1.第 121 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新章

    展见星感受到胀痛火辣的手指被药膏安抚, 清凉舒适了些,低声认同:“他是个好官。”

    药涂好了, 晚饭也吃过了,小窗完全黑下来。

    徐氏心中又生出畏惧来,她忍着不说, 只在黑暗中安慰展见星道:“星儿别怕, 朝廷总有讲理的人,像罗府尊那样的,会替我们做主的。哎呦——。”

    她想起来什么, 又懊悔道, “罗府尊看着是个好说话的大老爷, 早知我应该求一求他, 先把你放出去,免得跟娘一道在这受苦。”

    展见星道:“没事, 我陪着娘。”

    “你怎么好在这里——”徐氏欲言又止,声音放低下去, 耳语一般,“你一个女孩儿家, 进了牢里,将来别人知道, 只怕说亲上要叫人挑剔。”

    是的, 展见星这个少年, 实则是个女孩子。

    这其中的缘故得从展父说起。

    展父当日在家时, 上有长兄顶门立户, 下有幼弟嘴甜如蜜,他这个二儿子夹在当中就很不起眼,及到娶了妻,拖累得妻子都受妯娌排挤,又因无子,更在家里立不住脚。

    展父因此落下心结,他想不通一般的亲生儿女,何以自己这样不招待见,碍于孝字无法怨怼父母,但心中的结又总得寻个出处,最终他便将理由归结到无子头上,生了展见星后,他当时已算中年得女,一方面极为疼宠这个好不容易来的女儿,一方面也有所遗憾,便索性将女儿充做了儿子养,打算等几时得了儿子,再给展见星恢复女身。

    他做生意的人,在南边各个府州县到处跑——太/祖时路引制度极为森严,许多百姓终身不曾离家百里之外,但此后先帝与皇太孙叔侄争位,把天下打得半烂,开朝时建立的那些制度废了不少,小生意人跑来跑去,一般便也没人有空去管。

    如此换过好几个居住地,虽非刻意,但除展父与徐氏外,已无人知道展见星的真实性别。其后展父没能等到生出个儿子就病逝了,徐氏伤心了一场,倒想给女儿换回来,因要扶棺行远路,展见星扮作个小子更为方便,就暂没换,再后来,回到了展父故乡,展家那些贪婪的亲族连徐氏都不放过,想逼她改嫁,徐氏哪敢说出展见星实则是个女孩家?

    就这样,阴错阳差拖延至今,展见星像模像样地仍旧做个小子,还如在南边时一般,找了个束脩低廉的私塾去上。

    对于母亲说的“说亲”一词,展见星毫不动容,她出了一会神,倒是低声道:“娘,我想读书。”

    徐氏不解:“你不正上着学堂?”

    展见星摇了摇头:“不单单是去学堂那种读书。”她顿了一顿,“我想去考科举,要是有个功名,就不会这样容易被人欺负了。”

    徐氏吃惊,又忍不住失笑:“你——唉,你怎么好去考呢。”

    展见星在黑暗里叹了口气,是啊,她怎么好去考呢。

    异想天开而已。

    徐氏虽觉好笑,但笑过之后,她也不是不能理解展见星的想法。

    寡母幼子,天生便似在脸上写了“好欺负”三个字,打从展父去后,她们不知吃过多少苦头,好容易逃离了贪婪亲族的纠缠,如今又一头撞进了蛮横的贵人手里。

    噩运在头上织了一张网,轻飘却绵密,怎么都逃不脱。

    徐氏脸上短暂的笑意消失了,过了一会,她摸了摸展见星的头发,安慰她,也安慰自己地说道:“别多想了,等过了这一劫,我们远远地避开就好了,那些都是天上的贵人,想来也犯不着总和我们这样的人计较。”

    展见星听出母亲话里的无力,她没有反驳,只是低低地应了个“嗯”字。

    日子再差,命还在,就得熬下去。徐氏在黑暗里摸索着把牢房里的稻草及一床破被凑合铺好,招呼展见星睡下。

    展见星听话过去挨着母亲躺好,但合眼没多久,又忍不住睁开了。

    她睡不着。

    不想吵到母亲,她没有说话,只是定定望着黑暗中的一点,琢磨着自己的心思。

    ……

    功名路是妄想没错。

    可是这个念头一经点燃,好像,就熄灭不了了。

    **

    数百里之外的京城。

    打从先帝耗费数不尽的人力物力,将都城从南迁到北之后,大同这座本来的边镇距离京城就甚近了,代王不幸猝死的消息,在隔日的早晨便递进了通政司里,流转之后,出现在了皇帝的御案上。

    宗室的生老病死本来只归宗人府管,可以不必拿到朝堂上讨论,但代王死成了一桩案子,大同知府还接了手,那刑部大理寺都察院三法司的官长便也可以插言一二了。

    代王的死,对于代王府来说是塌了半边天,但对于朝廷之上的朱衣公卿来说,就四个字:死就死了。

    说句更冷酷的话:死了还好呢。

    这么个于国于民没有一点贡献,毕生以刷新恶棍下限为己任的人,实在很难激起大臣们的同情心。

    非得要说有什么情绪,大臣们只是略觉开了眼界。

    好赖总是一个王爷,怎么能死成这样呢。

    哪怕是玩女人玩薨了,也比被馒头噎死符合亲王的身份罢——顺带一提,代王长子就是这个死法,十二年前就荒淫无度把自己搞死了,现在代王诸子孙中年纪最长的,正是在大同县衙大逞威风的朱逊烁。

    登基才将三月的皇帝体丰,他庞大的身躯坐在御座上,满脸肉挤着,忧愁地叹了口气:“代王叔真是——”

    下立的臣子们忙纷纷劝他节哀。

    要说哀伤,皇帝也没多少,他虽然顾念亲戚情分,但要说这情分有多厚重,那不至于,更多的是觉得颜面蛮无光的。

    他才把代王赦出来,代王飞快就给了他这么一耳光。

    亲王之尊,领着儿子孙子抢庶民家的馒头,转眼自食其果把自己噎死了,简直活的现世报。

    这样也罢了,子孙不甘心,还要污蔑庶民下毒,咆哮公堂,用夹棍刑逼一个十二岁的半大孩子,真是不把老朱家的脸丢光不算完。

    “皇上,依臣看,大同罗知府断案甚公,此案中的确不存在下毒的可能。”大理寺卿拱手说道。

    刑部周尚书和都察院陈总宪也简单附和了一下,实在没什么可辩的,案情太明白了,周尚书只补充了一句:“展家小儿当堂之举,已足可证自家清白,代王爷薨逝虽然令人惋惜,却也无可如何了。”

    周尚书不说这个话还好,一说,皇帝低头看了一眼罗知府的奏章,牙根都有点发疼——别人家的孩子便有这等急智,代王家的,十来岁了一个大字不识,看他公堂之上的回话,罗海成问他口供,居然只会说不知道,搞不好心智都有点问题!

    这么一窝亲戚,没一个给他长脸的,个顶个丢人。

    皇帝想着,皱眉开口问:“这个朱成钧是怎么回事?罗海成的奏本上说,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出来?”

    现领着宗人令职位的是镇国公,他正在场,上前回话:“皇上,老臣没记错的话,他应当是已故代王世子幼子,行九,还未出生的时候,代王世子就病逝了。可能是因此——咳,失人教导。”

    病逝是好听的说法,那位先代王世子,实际是马上风直接死在了宠妾的肚皮上,朱成钧因此变成了遗腹子。

    因有这点特殊情由在,皇帝渐渐也想起这回事了,不过朱成钧在案件中牵涉不多,皇帝暂把他放去一边,与大臣们商议起代王案的处置来。

    君臣的意见基本差不多,既然下毒说完全不能成立,那代王就是自作自受,被告徐氏母子自然无罪释放。

    至于代王府,朱逊烁也写了一封上书来哭诉,将自家的情状描述得可怜无比,好像偌大的亲王府倒要被两个庶民欺负死了,这劲使过头了,皇帝看完,非但生不出同情之心,反而觉得无语。

    并且朱逊烁一通很卖力气的哭诉之后,末尾还提到了代王王爵的继承之事,欲语还休地,有那么点毛遂自荐之意。

    照理代王逝世,自有世子继位,不过,代王府的情况有点复杂。

    当年先代王长子兼世子病逝,正好是在代王被废为庶人的期间,代王自己的王爵都没了,又哪还来什么世子,其后先帝登基,将王爵还给了代王,但随之代王犯过,全家都被圈禁起来,对于代王要求请立新世子的上书,先帝根本懒得理睬,代王府的世子之位,因此一直悬到了如今。

    既没世子,朱逊烁作为次子,就有志争取那么一下。虽然他身上已经有了郡王爵,不过郡王与亲王如何好比,封地岁禄护卫统统差一截,将来子孙除长子外,余子又要降一等袭爵,他在大同那样咆哮,其实并非是真的愚蠢狠毒到那个地步,背后蕴含的,乃是想以父亲之横死来勾得皇帝动念亲情,最终以搏代王爵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