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第 57 章
    温馨回到魏家住了两天,那个赵研已经来过两回, 说是老同学特意嘱咐让他关照下温馨。

    得知温馨要参加高考, 他特意托教育局的朋友找了一堆书和资料, 这些书和资料可比温馨自己花十块钱从小屁孩手里买的靠谱多了,连考题范围都给划出来了。

    不仅如此, 他还在胧州找了些关系, 从可靠的人手里拿到了魏家那个外甥女真正的户籍档案,翻看之后, 发现里面的几个漏洞显而易见, 还好他最先看到, 并及时添补, 否则是有点说不清楚。

    把没的变有不容易,但把虚的变实了却不难, 这件事做好了, 一旦有机会, 他父亲调回去还是有极大可能的。

    ……

    温馨在家里老实学了两天,天天背书背得头昏眼花的, 她怎么可能坐得住?学习也要劳逸结合嘛。

    于是把自己伪装一番, 就跑出去溜了一圈,将胧城几个黑市全部拜访了一遍,就转了那么一圈, 两百块钱就到手了, 轻轻松松, 像溜弯一样。

    买了, 系统吸收,转手半价卖,都疯抢了一样,顺便把油降价卖,永远比商店的便宜,非常好卖。

    温馨小钱包揣的鼓鼓囊囊,她高兴的去买了好多吃的,手里还拎了两根排骨,回去的时候,左邻右舍眼睛都直勾勾看着那骨头。

    都馋肉啊,可肉票都是限量的,都不知道这家的外甥女儿哪来的那么多肉票,天天买肉吃。

    进了巷子,迎面魏家楼上住的那个寡妇,走了过来,碎花薄袄,掐了腰,突显了身段,头发梳的溜光水滑,不知道沾了什么梳的,特别黑亮。

    她看到温馨笑了一下。

    “魏姑娘,你对象走了啊?”

    温馨:“……”

    “嗯,他回去了。”

    “他是干什么的?”寡妇停下来要跟她说话的样子。

    可她们不熟啊,之前都不怎么说话。

    “他是部队的。”

    “什么职位?”

    “……团长。”

    寡妇笑着说:“年纪轻轻这么前途,魏姑娘,你可真有福气,能找到这么好的男人。”

    “还是万里挑一的好男人。”

    温馨好:“你怎么知道他是好男人?”

    寡妇笑而不语:“我可是过来人。”

    说完看着温馨饱含深意的笑了笑就走了。

    温馨:“……”

    回去后,魏老太见着东西,拍腿道:“哎哟,我就忘了跟你说一句了,别往家里买肉,怎么又买肉了?小阎给你的钱,你都留着,别老给我们买这买那的,我们老两口哪能天天吃肉。”

    下句话她没说,天天吃好的,街坊邻居说话都酸溜溜的,真是,吃个肉都影响老邻故居之间的和睦关系,真不知道是什么理儿。

    “顺手买的,就剩两根了,便宜。”温馨笑着把肉递给老太太,老太太做肉菜的手艺也是不错的。

    晚上吃了顿香喷喷的排骨饭,温馨就跑到她房间里数她的小金库,小钱钱了。

    这段时间加上京都的时候,她存了有两千块了。

    这年代有两千块存款,那是真不得了,现在的人还没几个万元户,大部分都有很穷,她现在可以算是五分之一的万元户了。

    而且,阎魔头走的时候还给她留了一千块,给她应急用。

    这男人真大方啊!

    一千块呢!温馨扒着手指算了算,他一个月一百八十五的工资,听说军龄补贴是百分之十,他还有几个特等功的功勋补助,加在一起,也就二百多块吧,一千也是他小半年工资呢。

    温馨拿着钱脸上美滋滋,倒不是觉得多少钱,就是觉得开心,有人给饭票,有人养她的感觉真是不赖。

    更重要的是,他还留下了他在沪州松涛园林房子的钥匙,温馨看着钥匙,心头火热,想起那个绿化好的小楼,那个环境,再想起沪州的繁华,约等于大把的钞票。

    最要紧的是,他还不在她身边儿,那温馨就没人管着了,就像是出了笼的鸟,到了那边,有住的地方,周围设施还齐全。

    她完全可以在那里复习,顺便在那边的黑市多赚点钱,等到明年政策一变,私营合法,那她肯定要跟着第一拨发财浪潮啊,那时候管她做什么都是赚的,温馨不偷不抢,凭本事吃饭,满足自己生活品质的需求就行了。

    收拾了手里的三千块钱“巨款”,她躺在床上微笑着沉入梦乡。

    第二天,就去跟顾青铜说了,可能接下来很长时间都不能过来了,她要到沪州了。

    顾青铜沉默片刻,笑道:“也好,你本来就不适合待在这里,以后有时间再来玩。”

    “青铜姐,这段时间谢谢你照顾我。”温馨上前抱了抱她。

    顾青铜拍了拍她的背,“跟我客气什么?”她问道:“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

    “等我上了大学以后吧,可能要两年之后。”温馨随口道。

    顾青铜神色复杂,欲言又止,最后才轻轻一笑:“嗯,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是不缺乏追求者的,你还有更多的时间挑选适合的人,祝你幸福,结婚了告诉我一声,我给你做件衣衫。”

    顾青铜的手艺是非常好的,温馨亲眼所见,她还会刺绣,做一件衣服至少要半个月,做出来的非常好看,因为用了十分的心,真正的量身定做,款式也很特别,反正是极好看,温馨求之不得。

    ……

    第二天她又跟跟魏老太太和魏老头说了,他们有点担心,温馨一个人到沪州能行吗?

    温馨打了包票,可以的,她可不是第一次了,而且火车只坐三四个小时,没有问题。

    虽然去过一次,但这次她没有带太多东西,只带了衣服和书,放在一个包里。

    大概是被阎魔头训得有点狠了,她现在自己独身一人的话,都很注意,穿的尽量不出挑,还围着一条在沪州港店里买的薄绒围巾,围在肩和头上,将脸包起来,只露一对眼睛。

    可是这样,仍然能看出她眼睛水灵灵的,还有饱满光洁的额头。

    不过车上人来人往,她是不害怕的,一点也不胆怯,她觉得这个时候的人都比较保守,很老实很可爱,坐过几次坏人还是很少的,几趟车列车员每天都笑容满面,还会主动给一些乘客放行李,是非常纯朴,非常敬业的人,有事找他们就没错了。

    她没有买卧票,当然买也不一定能买到,温馨猜,都是有单位凭据和证明的人才有买的资格吧,要不为什么她每次问,都没有。

    不过,她觉得孤身一人,还是坐硬座有安全感,人比较多。

    火车三四个小时,她在车上看看书,很快就过去了,下了车,去做电车,数着电车路线,坐错了两次后,才终于坐到了松涛园林的区域。

    这个时候天都快黑了,她提着个包,穿着碎花衬衣和蓝裤子,头上还包了条驼色的围巾,造型就像是城乡俱乐部结合在一起的样子,她自己都快忍不住吐槽了。

    最后找到阎魔头那幢熟悉的三层小洋楼,温馨高兴的腿不酸了脚也不疼了,一溜烟跑了上去,用钥匙打开了门。

    里面已经被人收拾过,一切还是上次来的样子。

    她扔下包,就扑到了沙发上,躺了一会儿,环顾四周,还是这里最舒服,她起身跑去酒柜,把上次没喝完的79年红酒取了出来,再不喝味道就不好了,倒了半杯,美滋滋的喝掉,口感真棒。

    这个时间了,她也懒得弄东西吃,直接点出系统,榨取了一杯新鲜蔬菜汁,这些都是以前就存在系统里的,方便她随时饮用,当然,系统里的东西永不变质。

    喝完一杯系统提取的蔬菜汁,她就饱了,跑去浴室洗漱。

    水中加了缓解疲惫的精油,她在里面美美的泡了个澡,泡过澡后,全身就变得暖和了。

    出来后,拿出了自己做的棉质系带睡衣,跟现实浴衣差不多,衣服一包,带子一系,小腰突显,婀娜多姿。

    将湿发擦干,温馨打算是电视打开,一边看会书一边看电视一边晾头发,等头发干差不多了再去睡觉,她这边正窝在沙发里,手里拿着书,一边瞥着字,一边看无聊的电视新闻。

    安静的大厅,突然一声电话响了,把昏昏欲睡的温馨吓了一跳。

    电话在电视机旁边,她走了过去,这里不是阎魔头不怎么住的地方吗?为什么安电话?而且为什么会有电话打过来?

    她要不要接啊?

    犹豫了下,见是电话铃声不停,索性将电话接了起来:“歪?”

    对方停了数秒,才平静的声音道:“为什么这么久没接?在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