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第 59 章
    “你回来啦!”温馨一看到阎魔头, 立即放下手里的勺子跑了过去, 眼神亮晶晶的, 像乳燕归巢一样扑进了他的怀里, 他稳稳的接住了她,没有让她晃一下,抱着他有力的腰,她高兴的将脸蹭在他的宽阔的胸膛上。

    浸染了外面的寒意的军服扣子贴在她的脸颊上, 冰凉冰凉的,衣服面料也微微粗糙的摩挲着她的皮肤,但闻着他身上干净又有些皂香味,却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和安心。

    阎魔头用一只手环住她,侧过身体, 另一手将门轻轻关上了。

    温馨仰着小脸笑逐颜开仰脸的看着他,温柔又善解人意地说:“是不是很累了, 路上很辛苦吗?是不是冷?有没有想我啊?我很想你,特别特别想你。”说完就害羞的把脸又贴在了他胸口上, 听他平稳的心跳的声音。

    阎魔头有如冰雪消融般, 抱住她, 轻“嗯”了一声, 看着她依赖自己撒着娇,他眼不自觉的微微柔和下来, 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在她额角轻轻印下一吻。

    “新年快乐。”

    “你也是, 新年快乐, 可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在那边吃过饭了吗?我做了一桌你喜欢吃的菜,你再不回来,菜都快凉了。”要是以往,两个人在一起,没有外人的时候,他都抱自己抱的很紧的,然后会把头埋在她颈间,深切的对她说,他想她了……

    但是刚才他都没有,只是在额角亲了亲,温馨心里有点不满意了,不过她还是体谅他的辛苦劳累,书里这段她知道,男主调到别的军区了,然后就很忙,女主好长一段时间和他都在通信中,没有具体的见面,只她没记住时间,原来是这个时候啊。

    太好了,这里和他的部队不远,等军营建起来,有了家属楼,她就可以去看他了。

    “没吃。”阎泽扬松开她。

    “那你怎么有一身酒味儿,都冲鼻子?”温馨嗅了一下,她鼻子很灵的,他只嗯了一声,她就闻到酒味了。

    “部队联欢喝了两杯。”他把她从身上拉了下来,转身将帽子摘下来,挂在了旁边衣架上,露出了平头,和一张坚毅英俊的侧脸,温馨眼睛不眨的看着,看着有点痴迷,这个颜,就是她喜欢的,她感觉能喜欢一辈子。

    “那我们吃饭吧,我煮了羊肉汤,你喝一口暖暖身子,去去寒。”

    “嗯。”

    在外面一阵阵的鞭炮声中,和街道上一群孩子尖叫的嬉闹声里,温馨把羊肉汤端了上来。

    阎魔头已经洗过了手,坐在桌边,温馨张罗了一桌子肉菜,她还买了点老乡的米酒,两人一人倒了一小杯,米酒甜甜的不醉人,很好喝,又清凉又解渴。

    电视被温馨打开了,这时候没有联欢晚会,但有国外的节目,温馨就看着里面两个人在说脱口秀,夸张的语言,夸张的表情,虽然节目不怎么样,但胜在热闹。

    玻璃窗上有烟花在闪动,有隐隐的鞭炮响,年味儿十足。

    阎泽扬正经危坐在餐桌旁,温馨小鸟依人坐在他边,“你喝点羊汤,我做的不膻,很好喝,很补人的,熬了好久了。”

    阎魔头喝了一口,确实汤汁鲜美一点不膻,她做的东西一向好吃。

    他将温馨舀在他碗里的羊汤都喝了,桌子上的菜也吃了不少,温馨喜欢这个米酒,酿得很清甜,所以不知道不觉喝的就有点多了,小脸红扑扑,有点醉醺醺,话也多了起来。

    阎魔头不作声的看了她一眼,也同样饮下了一杯米酒。

    吃完了饭,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洗碗自然不用温馨动手,阎魔头在厨房顺手就将碗盘洗刷干净,温馨收拾完客厅,就跑到了厨房,然后从他身后抱住了他的腰,她最喜欢抱着他的腰了,她的手正正好好可以放在一起,他的后背又坚实又宽广,最喜欢将脸放在上面。

    阎泽扬看着扣在他身前的一双柔嫩小手,他顿了下,然后继续洗碗,洗完后,将东西放好,这才拉开了她。

    正色对她说,“温馨,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记得!”温馨当然记得了,“怎么啦,我还记得我穿了条裙子,都被你拉坏了,我后来又补上了。”

    “你在哪儿买的那条裙子?”阎泽扬继而说道。

    哪买的温馨当然忽视了,说出来他也不知道地方么,她就算喝醉醺醺了,也还知道转移话题道:“对了,你喜不喜欢那件衣服啊,要不我现在穿给你看啊。”穿上她就是小仙女了,尽管他们第一次见面,她有点狼狈,但不妨碍她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嘛。

    她对阎泽扬是毫无防备的。

    说完就高兴的跑进了自己卧室,飞快的从衣柜里拉出一个内胆是金属外皮是竹藤做工精致的小箱子,她打开了密码锁,翻了翻,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件裙子。

    回头就看到阎魔头不知何时,正站在门口看着她,她赶紧把箱子放好锁上,放到衣柜最里面。

    然后就把一直看着她的人给推出去,她好换衣服。

    屋子里有点冷,但温馨刚喝过系统提取的大补羊汤,喝的全身火热,头顶冒白汽,一点都不觉得冷,她把裙子换上了,打算为第一次见面时狼狈的样子找补找补。

    这是穿过来时身上穿的那条,也是另一个世界在她手里所剩的唯一的一条裙子了。

    全部真丝布料,小清新碎花裙,颜色非常俏,走起仙气飘飘,正面是半露肩,往上提一提就刚刚过肩膀,往上拽一下,就是露半肩,这件衣服是长裙,心机全在肩膀那里,以及背部,衣服后背是个大v形,只用几根带子交叉穿了起来,隐隐露出一部分美背,十分惹眼。

    温馨穿上之后,就迫不急待的跑出去给阎泽扬看。

    阎魔头就看到她像个小仙女一样拎着裙子跑了出来,肩膀露出大片的雪肌,眼睛看着他,脸上还笑的甜甜的,在他面前欢喜的转了一圈,“好看吗?”

    “这件衣服谁给你做的?”阎魔头锐利的黑眸,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最后盯着她,眼底波澜不起,冷静的问。

    “我自己做的行不行?”看他严肃的样子,温馨也很没劲,她不高兴道:“你到底怎么了?你今天回来就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我们好不容易才见面……”早知道他这样,她就不穿这件衣服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他问。

    温馨脸蛋有丝醉意,心道瞒着事儿多着呢,都是不可说,说也你不信,不能怪我不说。

    但嘴里却道,“没有,我没有事情瞒着你,今年大过年的,我们好好的好吗?”

    温馨忍不住去拉他的手臂,阎泽扬却看她雪白的胳膊果露在空气中,看着她手臂一动,胸口纱质那里隐约露出半边雪白的形状。

    他心中隐隐升起了不知是火还是怒。

    “要是你不喜欢就算了,我去换掉。”温馨有点委屈,说完就转身要回房间。

    一只手却伸了过来,抓住了她的手臂,用力一拉,温馨只觉得拉扯的力道大到自己仿佛是一只被风疾吹的风筝,接着就被拉进了一个坚硬的怀抱里。

    坚硬的胸口撞到脸颊好疼,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的脸颊就被抬了起来,然后冰冷的唇毫无防备的压住她。

    他们不是第一次接吻了,可是这次她觉得他的力道好大,是喝醉了吗,都没有以前那么温柔了,而且动作还有些粗鲁,他唇舌毫无留情的钻进怀里女人樱红的唇瓣内,无情的撷取她的口中甘甜芳美,并反复□□她的娇嫩唇舌,不停的发出啄吸的声响。

    因为刚才的力道,温馨裙子一侧肩膀那里被他拽了下来,这个裙子本来就是露肩稍大一点,拽下来之后自然会露春光。

    阎魔头“啵”了她一口,用力吸了下她的粉唇和小舌,这才低头看了她一眼,一眼就看到了那一片雪上之巅,就像冬日的雪山盛开的鲜红樱梅。

    那一刻,他微敛着目,寒着一张脸,不作声的把将她抱了起来,走进了卧室,然后用脚将门用力的踢上,门发出“笃”的一声响。

    外面大年夜的晚上,鞭炮噼里啪啦的响着。

    他却走到床前,将他放在了床上,深邃的眸子直直盯着她,看着她躺在一片蓝色中,肤如凝脂,一身如云堆砌的美景颜色,他滚动了喉咙,伸手一把扯开了身上的军服,扔到了一边,然后盯着她一颗颗解开了衬衫,边解边幽暗着眸,迈着长腿向她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