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第 61 章
    年初一的早上, 穿过沪州三层小楼的上空, 清晨第一缕阳光,从未遮窗帘的玻璃窗铺撒进来, 暖暖的照在卧室雪白的被子上。

    外面仍有着年后余韵的鞭炮声。

    可温暖被子里人, 长发散落在枕头上,睡得很沉很沉。

    等到晚上的时候,温馨才从饥肠辘辘醒过来。

    屋里子空空荡荡,她懵懂的披着长发,坐在床上, 才想起来, 昨晚那个不让她睡觉,一个劲儿把她的手往他脖子上搭,强迫她挂在他身上, 随着他的一秒三次激烈狂野的动作, 她就如风中的杨柳枝一样摇摆不停, 声音都像在风中被撕碎了一样。

    怪不得嗓子那么哑, 温馨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害羞,随后就傻兮兮的笑了一声。

    和她想的没错,果然是万里挑一的电动小马达体质啊。

    早上的时候,他说部队那边很忙, 昨晚是抽出团里联欢会的时间,多喝几杯酒, 才早早赶回来, 今天还有任务, 所以早上得开将近两个小时的车赶回部队,让她乖乖在待在这里。

    为什么得开那么久的车,主要是因为路不太好走,新军区那边远离市区,多是崎岖山路,每天也只有一辆后勤军往返。

    想到这儿,温馨又不高兴的嘟起了嘴。

    最后敌不过饥饿,从床上艰难的爬起来。

    结果她一下床,起身走动,就感觉酸痛的那里一热,腿内侧上有什么东西流下来,她低头看了一眼。

    她就赶紧跑到了浴室,彻底洗干净了才出来,套了干净的绒衫和裤子,她就饿的像狼似的,饥肠辘辘的跑到厨房,锅里温的粥早就凉了,但温馨等不及热了,她三顿没吃了,立即挖了一碗,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阎魔头很少下厨,但也会做点简单的东西,像粥之类是没有问题的,他早上做了普通白粥,里面放了些火肠片,这样吃起来不会像白粥那么寡淡,又有火腿的清香。

    温馨饿坏了,放了一天的凉粥,也觉得好吃,吃完一碗还不够,又把昨天剩下的炖猪蹄给啃了,这才满足的舔着嘴角,喂饱了胃。

    别看她现在好好的站在厨房吃东西,其实站在那里的两条小细腿一直在抖,体力消耗太大了。

    阎魔头的体力是什么级别?她的体力又是什么等级?这么说吧,像她这样的小弱鸡,阎大魔连打一百个都不带喘气的。

    他们之间的体力差距是1000:1,早上阎大魔欲求不满的走了,她当然知道了,平时那里鼓囊囊的一大团,有了反应能顶得人肚子疼。

    这样的实力差距,温馨能站着好好吃饭,也算是阎大魔克制之下的手下留情了。

    虽然后来温馨多番哭闹不要了,可他忍了半天,还是把她压在床上要了一次,她气得又哭又闹咬了他好几口,可是总体来说,如果技术能再好点,可真比按魔棒好用多了。

    对于什么贞操处女,她根本看得不是那么重,而且,在穿之前她就想早点找个合适自己体质的人,然后处男女朋友,一起甜甜蜜蜜天天做没羞没躁的事了,可是老找不到合适的,她可不想处女到二十几岁,所以挺急的。

    现在找到了满意的男朋友,她还是挺开心的,并且对对方的职业也很满意,如果在地方,阎大魔的外形太招桃花了,但在军中,未婚的女人没几个,就算有也未必有她漂亮啊,阎大魔的眼光高着呢,比她差的他才看不上呢,比她好的,有吗?

    像她这么善解人意,卖得了萌喂得了糖,作得了妖撒得了娇,他能找到算他赢。

    反正,他以后就是自己的了。

    她用了就算是她的东西,是她专属用品,至于后世卖的小球球小棒棒什么的,一脚踢开,有了好用的还会自己动的,谁还用它们。

    温馨的内心有了一种占有的快感。

    她想到什么,赶紧三两口吃完,倒了杯刚烧好放温的开水,从系统飞快取出了百分百浓度,有避孕功效的汁液精华,滴了三滴水中,很快在水面散开,她当茶饮的几口喝了进去。

    喝完,擦了一下嘴,她可不能怀孕,她还没谈够恋爱呢,生儿育女有点可怕,她还没做好准备,等做好准备再说。

    吃完饭不久,她就又想睡觉,强撑着去浴室泡个澡舒缓一下身体。

    结果在浴缸的热水里睡着了,好在睡得时间不长,醒过来的时候水还是温的。

    但是,不对啊,她感觉到自己精力有点差,她的身体自从有了系统,一向保养的很好,一夜没睡也不会这么累。

    难道是昨夜的运动吗?可她休息了一天了,不是应该缓解吗。

    从浴缸里起身的时候,水花从她光滑的皮肤上飞溅了出去。

    快速的用睡衣包住自己,温馨去镜子那边打理自己,然后就看到镜子里的人一脸憔悴的样子。

    温馨愣了一下,想到什么,忍不住骂了一句,赶紧凑到镜子前打量自己。

    神色是不太好,原来红扑扑的脸现在煞白,原本嘴唇鲜红,现在颜色也淡了,温馨这个时候想起了自己的体质。

    说出来可能有人不信,她是遗传性某方面的锦鲤体质。

    也因为这个破体质,所以她母胎单身21年,昨天才刚破处。

    真拓麻不容易。

    像她这个年纪的同学在她那个学校里,基本都有经验了,虽然说单纯的也有,但真的很少,毕竟大家都是俊男美女,从小到大不缺人追的,温馨算是里面及少数一小波没有经验的人,说出来在学校里都是稀奇种类。

    偏偏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身经百战了,毕竟交了三个男朋友,要说她还是处,谁会相信,温馨自己说出去,她自己都不信。

    可这真的是事实。

    三个人除了亲亲抱抱,她没让近身过。

    笑话,她这种体质,怎么敢随便啊,她倒是想随便,可她怕死啊。

    拜她的体质,不,她妈曾家那边的古怪血统,只生儿子不生女,偶尔生出的女儿都很特殊。

    这种特殊的锦鲤体质,她是不得不挑剔。

    说出来挺荒谬的,但世界那么大,边边角角总会有一些古里古怪的事情,不能没见着就说没有,要怪只能怪自己没见识了。

    曾家是个大家族,儿子多女儿少,生出一个都当宝贝。

    外面的人给曾家女儿的评价是一女难求。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曾家的女人,是最顶级的良药。

    什么良药,温馨用现代的话来说,那就是锦鲤,凡是谁家有儿子快不行了,取一个曾家的姑娘进门,不出两年,就会生龙活虎,无病无灾寿终正寝。

    屡试屡验,因此曾家的女儿身价很高,聘礼很贵,非一般人不嫁。

    因为名声确实很好,所以就有过那么一家女百家求的盛况。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一大家族最后留下来的就剩温馨家这一个分枝了,准确的说,只剩温馨自己了。

    能冲喜是好事,但时间久了会发现,嫁过去冲喜的姑娘,一般都活不过三十岁就会香消玉殒。

    所以,后来曾家有严训,曾家女不嫁病秧子,不冲喜。

    随着时代变迁,这些迷信的东西慢慢变成昨日黄花。

    温馨妈妈还活着的时候,就告诉过温馨,将来找的丈夫,一定要找身体非常健康的人,温家的女儿寿命短,冲喜只能活三十来岁,平平常常嫁人的也就能多活二十年,再多就没有了。

    所以,温馨知道后,才会特别谨慎,一直挑挑拣拣,这也不行,那个也不行。

    别人都以为她挑剔,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这是保命要紧。

    她求生欲可是很强的。

    直到穿了过来,遇到了阎泽扬,她就开始掰着手指算,发现各个方面都符合她的要求,颜值呀,身体啊,功能啊……

    这样的极品可遇不可求,温馨瞪大了双眼当然不可能放过了。

    可是现在,她看到镜子里憔悴的女人,有点害怕了,也许是自己没有睡好吧。

    可她刚刚二十一岁啊,正是青春无敌的时候,就算一夜没睡,也不应该这么憔悴啊。

    可恶,她赶紧跑去厨房取了瓶瓶罐罐,把系统中抽取可以日常养护身体的物质,喝的喝,吃的吃,好一通补,才总算安心下来。

    还好有系统,抽取的这个功能,真的很好用,她可以通过提取的植物精华来改善体质,永驻青春。

    当然不能保持永驻,但她可以比别人老的慢一点,再慢一点,女人哪个不喜欢同样年纪的人里,自己是最显年轻的那一个。

    但她现在有点焦虑,她这个体质,应该没什么问题吧,阎泽扬身体很好,自己的锦鲤功用小,就不会有什么影响。

    至于曾家女儿冲喜旺病秧子,其实就是合房。

    这样的体质是真操蛋,所以温馨看到那些大腹便便,或者满脸皱纹的中年大叔想包养她,她看都不看,想包养我?下辈子吧,姐姐我不卖身。

    宁可去打工自给自足,别人当面说她洁身自好,背后说她装清纯,价钱没谈好而已,后期她价码涨的很高了,可她心里苦。

    这买卖亏死了,怎么能便宜了别人,给多少钱她都不干。

    ……

    温馨天天厨房里给自己煲汤,做营养餐,各种补给,可是还是有点蔫搭搭,直到两天后才又生龙活虎了,大年初四的时候。

    魏有顺居然找了过来。

    “姐,不是想回胧州吗?阎团长让我过来接你。”魏有顺刚从火车上下来,风尘仆仆的,好不容易找地方,把门敲开了。

    一打开门就看到一个扎着马尾的粉红少女,身上穿着一件大款的白色毛衫,套了条黑裙,脚上是找人做的室内露脚后跟的白拖鞋,对方正惊讶的看着他。

    “你是?”

    “我叫魏有顺,在阎团长手下当过兵,姐,你没听我爸我妈说过我吗?魏有顺,顺子。”魏有顺其实和温馨一边大,但生日他要大一点,但他哪敢叫阎团的媳妇叫妹妹啊,要叫了肯定要打破他的头。

    他十分有眼色的叫了声姐,温馨本来就比实际年纪大两岁,被叫姐毫无压力。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魏伯母和魏伯伯的儿子,在京都军区当兵的那个。”温馨一下子记了起来,她在魏家就看过他们小儿子的照片,确实就是眼前这个小鼻子小眼一脸机灵样的样子。

    其实温馨不记得了,当初她在阎家的时候,第一次去阎魔头的办公室送饭,叶政委带着她路过广场的时候,有个小兵跑过来要跟政委说话,结果看到了扎着两支辫子的温馨,当时就愣住了,那个小兵就是他。

    一听是阎团长的亲属他一溜烟就跑了,所以魏有顺对温馨印象是非常深刻的。

    温馨一听回胧州就很高兴,过年有亲戚走动,可以窜门是很开心的事儿,“别站门口了,快进来吧,我收拾下行李咱们就走。”温馨本来打算这两天就坐火车回胧州的。

    阎魔头打电话过来了,说让她乖乖在家里等着,会有人来接她,没想到来接的人是魏老太和魏老头的儿子。

    魏有顺一进去,眼睛就不够用了。

    房子好大,宽敞的大厅,线条流畅有造型的红木茶几,米黄色的沙发,沙发上有几个蓝色、粉色的方形抱枕,正东一个西一个的放在上面。

    沙发对面墙那里是一个魏有顺也不说出来的架子,上面错落有致的摆放了一些瓷制木制小摆件,旁边是个大书架,摆着各种军事书籍,显得大厅书香味十足,书架旁边还放了一盆绿植,长得郁郁葱葱。

    窗户那里,是浅蓝色的棉绒布幔,垂在两壁,人字形的向两边摊了开来。

    茶几下柔软的蓝色方形地毯,和米黄色的沙发搭配起来,显得特别柔和,有种宜人居家的感觉

    旁边的红木高几上,放了一支花瓶,上面是红白色牡丹开放的图案,颜色十分艳丽,花瓶上还插着一束红黄两色的花束。

    在这样米色和浅蓝色搭配的柔和颜色里,好似点睛之笔的亮眼。

    一眼望去,就觉得得屋子敞亮大气,文雅又精致,精致中还有种暖融融舒服的美。

    魏有顺到京城这么多年,也没见这么装修精美的房子,布置的都不像人住的,像仙女住的,站在门口看着脚下整洁光亮的地板,他愣是不敢进来。

    温馨若知道他的想法,估计会“噗嗤”一声笑出来,什么仙女住的?

    这个时期人们的生活品质不高,物质匮乏才会这样,以后全球遍地是仙女。

    “坐啊,一路上很累吧,我跟你们阎团都说了,我自己坐火车就行了,还非得你来接我。”温馨赶紧把他招呼进来。

    魏有顺腼腆的关了门,脱了鞋露出了里面的军袜,这个时候部队里的待遇还可以,军装里里外外都包了,他小心冀冀的踩着地板走了过去,跟踩钢丝似的。

    茶几上有刚泡的茶和小点心,温馨对他说道:“你坐,我去收拾行李,你在这喝点茶水,吃点东西填补填补。”

    说完温馨就进了卧室,飞快的从大衣柜里拉到一个她买的皮质箱子,把她准备好的年货布料吃用什么放进手提箱子里。

    魏有顺看着桌上的茶水,他还真有点渴了。

    没来之前,温馨正歪在沙发上一边看书一边喝着茶水,啃着小点心。

    茶水泡的刚刚好,幽幽散发着茶香气。

    魏有顺取了空杯子从茶壶里倒了点喝了。

    茶是阎泽扬带回来的,知道她喜欢喝这些东西,在大院的时候,看到有茶树她还摘叶子,拿回来泡水品茗,所以就托人带了点额眉山刚下来的雪牙茶,嫩叶刚刚摘下来,是最新鲜的时候,制好茶用个盒子装着给温馨带过来。

    雪牙茶是白色的,倒入茶杯中,迎面就是一股清香扑鼻的花香味,水中泛着淡淡浅绿色,魏有顺一口喝下去,满口清香。

    他哪儿喝过这种香茶?他也没想到,就这么几片叶子冲了冲,会这么香,一连喝了好几杯。

    喝完这才坐在沙发上直挺挺的,眼睛四处看了看,正好看到沙发上的蓝色的米黄的方形抱枕,他也不知道这什么东西,怎么是方的,摁了摁特别软,上面还幽幽的散发出迷人的香气,像是少女的清香。

    真好闻。

    温馨很快收拾好了,其实也不用收拾,早就准备好的东西,装进去就行了。

    她打开衣柜,里面有两件大衣,一件她找裁缝量身定做的米黄色呢大衣,一件商场买的宝蓝色玻璃扣子翻领大衣,最后她还是取了那件米黄色。

    直接套身上,拿了条浅带花色的羊绒围巾,围在脖子上,提着箱子走了出去。

    魏有顺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只看了对面女人一眼,他就不敢看了。

    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女人,一件简单款式的米黄大衣一穿,就跟一朵鲜花里的花蕊似的娇嫩欲滴。

    她脆生生地对他说:“小顺子,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魏有顺重复应声,“哎哎,我,我们走吧,走……”

    说着话他的面颊就有点红了,眼神还有点羞涩,面对温馨的时候还有些手足无措,哪还管温馨叫了他什么,就算叫他小德子他恐怕也不会有异议。

    ……

    四个小时的火车,魏有顺对温馨尽职尽责,帮着提箱子,帮着安排座位,温馨还带着毛毯在火车上睡了一觉。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告别了母胎单身而已,怎么精神这么不济,不过睡过一觉就好多了。

    到了魏家时间已是下午两点多,老两口早就在门口翘首以盼,见到儿子和温馨的时候,老太太脸上溢满了笑容。

    心头却有些惋惜,如果是媳妇就好了,她喜欢温馨,对温馨也很满意,不过老太太也看出来了,他儿子啊配不上人家姑娘,也养不起。

    温馨的花费她都看在眼里了,她儿子那点补贴根本娶不起,就得是阎团长那样的人才要得起。

    她儿子魏有顺就适合娶个长得不俊,但性子本本份份,愿意老实待在家里的姑娘。

    温馨热情的问了好,对两个老人说道:“天气那么冷,阿公阿婆别站巷子门口了,快进去吧。”一边走一边说,“我从沪州那边带了些年货给你们,沪州那边的东西全一点,我给你们买了几样紧俏的东西……”

    大过年的走亲串门的人很多,巷子里一直没断了人,街坊邻居的都在外面唠嗑,要么就在家门口转悠。

    还有嗑着瓜子在窗口那儿看热闹的。

    隔着老远,就看到老魏家的小儿子提着个那么大的皮箱子,这种皮箱子别看四四方方,很能装东西,一看就是那个魏家的外甥女儿串门带来的。

    听到温馨说从沪州带的,个个眼睛都发了蓝,恨不得透过皮箱子看清里面装的什么。

    有几个人还热情的跟温馨打招呼,“魏欣回来了?带了不少年货,魏阿婆,你这外甥女儿可真孝顺……”

    温馨在这里住了一个月,他们都认识,楼上嗑瓜子的就是那个寡妇,正在窗口看热闹,见到温馨的时候还往她后面望了望。

    魏家人热热闹闹的进了堂厅,把箱子放在桌子上,温馨打开箱子让魏家两老把东西收起来。

    除了她给他们准备的东西,里面还有她过年布置房子的那些酥糖啊糕点干果之类,她也吃不完,就一块拿过来了。

    三包糖块,还有两包红糖,阎泽扬给她换了好多糖票,有一些不买就过期了,她就给换了,红糖票不也好多,温馨喝不完,就拿了两包过来。

    然后就是糕点匣子,里面拼装了各种点心糕点,核桃酥、枣花糕、豌豆酥、甜蛋糕和牛舌饼。

    温馨是后来去买东西才知道,春节拿这个匣子走亲戚,非常体面。

    然后就是丰阳火腿,很大占了箱子三分之一,足够两老人吃了,还有些布料和鞋子。

    “哎呦,你孩子,你怎么拿这么多东西。”魏家老太太急道:“不行不行,年前你邮过来那么多,现在又拿回来这么多,我们不能要……”

    温馨在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亲人,魏家老头老太太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收留她,那她就想把他们当亲人走动了。

    “拿着吧,阿公阿婆,如果你们不当我是外人,就不要跟我推辞了,我都拿过去了,还能让我再拿回去啊。”温馨说道。

    老太太拉着温馨的手,看着她娇嫩的小脸蛋,精致的五官和眉眼。

    诶,这姑娘,多希望是自己的儿媳妇啊。

    ……

    温馨带着东西一回魏家,街坊很快就传了个遍,人住的太近,谁家有点什么事传播速度太快了,“那个魏家的外甥女儿,拿了那么大一只箱子,看着挺沉的,里面肯定装了不少东西。”有人门口唠着嗑说道。

    “年前就给邮东西了,邮了一大包过来。”

    “他们家的外甥女是干什么的?”有人问。

    不知道,听说,外甥女儿的女婿是军区的,是他家儿子的领导,有本事着呢……”

    “老魏家是烧了高香了,有这么一门亲戚?”

    “怪不得,求亲上门老魏家不干,原来早就攀了高枝儿了。”有个媒婆啧了两声说道。

    “老魏家外甥女儿那模样,人家看上也不奇怪。”

    “她穿的大衣挺好看,一看就是沪州那边大商城卖的,咱胧市这边没见着这样的大衣。”

    “衣服好也得人长得俏。”

    “去要个样子?到时候给我闺女也做一件儿,沾沾喜气儿,也嫁个好人家……”有人动心了,蠢蠢欲动的说道。

    温馨身上这件米黄色大衣是极简单的剪裁款式,但是其中蕴含的是整个时代的潮流,穿着自然好看。温馨之前在沪州转过几圈,大衣她还真没看到几件看能穿的,主要是设计不行,这种外衣是非常吃设计版型的。

    不得已她买了呢料,找裁缝多加钱按她要求做了一件。

    结果刚回来没多久,一群街坊邻居就跑来魏家串门了。

    有的人是跑来看看温馨都带什么回来了,在看到厨房那个丰阳大火腿,她们眼睛都直了。

    还有跟温馨打听对象情况的,家里有孩子要当兵之类。

    剩下的就是跟温馨要大衣样子。

    以前大院里的时候,温馨做完一件衣服,不出一天就有人来借,现在她刚到还屁股还没坐热,就有人搭着伙来要样子了。

    主要是温馨穿的太好看了,女人对美的东西都向往。

    温馨把脱下来的大衣给她们拿走了。

    魏家两个老人辈份有点高,来串门的人络绎不绝吵吵闹闹,温馨龇着牙笑了一会儿,就瞅着工夫就拿着她准备好的东西,出了门。

    去了后巷尾顾青铜那里。

    年前年后几天,鸭汤店已经停了,顾青铜两口子是后搬来的,不是原住民,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平时也没看到有亲戚走动,今年也不例外。

    过年家家大门打开,串门的络绎不绝,但是顾家却有点冷清。

    温馨进去的时候,顾青铜穿着藏青色的夹袄,正在修剪院子里种的一棵花树。

    “顾同志,我来看你了,新年快乐。”

    顾青铜回头就看到温馨穿着白绒衫,稍贴身的绒布黑裙,脚上套着白色帆布鞋,颜色虽然只有黑与白,却十分赏心悦目,清纯可人。

    “温馨?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顾青铜惊讶的问道,目光却在温馨脸上看了看,随即又打量了下她的身段。

    “我刚回来就跑来看你了,这几天歇业了吗?也好,平时太劳累了,过年多休息几天。”

    顾青铜放下了手里的剪刀,“不说这些了,快进屋,外面冷。”说完拉着她转身朝屋里走去。

    温馨手里还拎着东西。

    顾青铜丈夫爱喝酒,她就弄了瓶茅台,其实就是阎泽扬酒柜里头的酒,他平时也不喝,听说这时候坐飞机头等舱都送茅台。

    反正阎魔也不缺这个,随便她了。

    她就拿一瓶过来,给顾青铜老公。

    送顾青铜的是一块颜色非常正的水红色绸缎料子,温馨知道她肯定喜欢这个,就买了一块,可以做件上衣,或者里衣,上面刺个绣也挺好看。

    顾青铜拿起料子看了看,“眼光不错,我很喜欢。”她没有推辞,叠好后放在一边,然后看向温馨。

    “你在沪州那边怎么样?还习惯吗?”她问。

    “挺好的,住的地方很好,是个园区绿化还不错,就是有点想你们了。”温馨在这里和顾青铜相处很好,她拿顾青铜当朋友的,十块钱一天其实是很高的工钱了,一个月三百,这在平均工资只有几十块的现在来说,是非常好的收入。

    但温馨也没怎么放在眼里,说不做不做了,她做的时候更多是帮忙成份在,多熬个汤,搭把手,并没有计较得失。

    “嗯,那个年轻人对你还好吗?”顾青铜思索了下问。

    年轻人?哦,阎泽扬,“好,他对我可好了,什么都买给我,就是太忙了,几天也见不着面。”温馨有些烦恼,她其实心里很想他。

    顾青铜看着她的样子,停了一会,才问她:“你们打算什么结婚?”

    “早着呢,等两年吧。”温馨随便回道。

    “他不想娶你?”顾青铜试探着问。

    “不是,主要是我要明年要考学分不了神,他现在也很忙。”

    “嗯。”顾青铜道:“但你们要克制,不能太频繁了,一旦有孕就赶紧结婚,不能拖着。”

    温馨听完,一下子愣住了。

    “什,什么?”她说的那个应该不是她理解的意思吧?

    顾青铜微微笑了一下,看了看她眉眼,“这两天你们才在一起吧?怎么不好好休息就出来了。”

    温馨半张着嘴看着顾青铜。

    顾青铜看着她,“你不知道自己的体质吗?”

    体质?

    温馨是真的震惊,“你怎么知道,我……”

    顾青铜笑了,她起身说:“跟我到屋里来,我给你看样东西。”说完起身就进了后厅内室。

    温馨莫名的跟着她身后进了层,顾青铜的丈夫正在门口修理器具,看到温馨点了点头,温馨赶紧回应:“忙着呐?”

    进了里屋,里面的摆置都是极普通的家什。

    顾青铜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个东西,回头递给温馨。

    “看完记在心里就行了。”她袅袅婷婷的坐在她旁边,轻声对她说:“女人之所以是女人,是因为她柔软而包容,千种女人,千种滋味,每一个都不同,就算身体大致一样,但细节一定有不同之处,大小、颜色、形状、饱满与否都不一样,只要有一处差别,感受就完全不同,同样的女人在这方面也三六九等之分。

    具体我就不跟你说了,你只要知道你是极品凤髓体就行了。”顾青铜淡淡的解释了下。

    温馨震惊极了,一时不知道从何问起,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

    “青铜姐,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凤髓体?”温馨有从她妈妈嘴里听过这三个字,说她们曾家的女人之所以是保命良药是因为凤髓体的缘故,可她那时候还小,她知道什么呀,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或者解释过这些,她都是懵懵懂懂,只知道要找一个身体强壮的老公,不能找有病的,会被锦鲤,然后早早死掉。

    顾青铜笑而不语,她指着温馨手里薄薄的本子说道:“这里面的东西对你有脾益,本来想走的时候想给你,但你男朋友的眼线一直在我这儿,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眼线?”不过温馨注意力没有在这上面,她翻开了那个破破烂烂册子。

    “凤髓体是极其罕见的体质,在以前五山七岳的时期,凤髓体也叫做炉鼎,是最佳的采补之体。”

    温馨听到后,千言万语只能化作两个字,卧槽!这是不是有点太玄幻了?书中世界的人也有她这样的体质吗?恐怕这种牛批的隐藏人物,连宋茜自己都不知道吧?

    她突然想到,当初她和宋茜最好的时候,她好像说过自己是凤髓体,但根本查不到,说了只会当个笑话一样一笑而过,难道宋茜把这个故事线也写进书里了?是不是后来剧情太多没有延展开?

    “你也不用害怕,你男朋友是阳气极旺的龙阳体,与你的体质很配,如果有适当的方法,对你有益,对他也亦好。”顾青铜安慰她道,这也是当初她极力挽回两人之间的感情的原因,凤髓体是很难找到适合的人,被采补是很无奈的事。

    温馨:“……”她脑子有点乱。

    “龙精凤髓,你男朋友是龙阳,你是凤髓,你们的体质很般配,在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彼此就应该感觉到了。”

    “什么感觉?”温馨有点懵。

    “第一眼就喜欢对方,两个人会有一种强烈的吸引力,对方一举一动都会十分在意,如果相爱,你们就会非对方不可,一旦失去,就再也找不到心爱之人了,是命中注定的一对。”

    温馨这么一听,觉得还真是这样,第一眼她就喜欢对方了,当时她去阎家,按照书里的发展,她应该被他赶出去的,结果阎魔头却将她留下了,当时她还觉得奇怪。

    现在想起来,原来是这样,一时间竟觉得心里甜甜的。

    “你第一次被采了凤髓,身体要多休息几天,不过,龙精凤髓体质很合,册子上你看完要记在心里,按照上面的方法做,你就可以采补龙精,时间久了自然双方受益,你们夫妻感情也会越来越好。”

    温馨是抱着难以置信和原来如此的懵逼心情把册子上的东西看完了,东西不多,跟御夫秘史似的,各种过程各种方法,简直为温馨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以前看到的那些片子,只不过是外在两个人肉博一样的外部运动,而册子上记载的东西,全是高深的内控术。

    就好像外功和内功一样,外功花拳秀腿,内功则是终级的操控功夫,是隐藏在体内看不到部分的运动。

    “记住了吗?”

    东西是不多,温馨记住了,但她还有千言万语想问顾青铜,她是谁呢?为什么这么神秘?她是怎么知道的这一切?难道真像阎魔头说的那样,她……

    可话了嘴边,却又问不出来,只能眼巴巴看着顾青铜将书页扔在了火盆里,片刻就烧作了灰烬。

    温馨赶紧跑了过去,“你怎么把它烧掉了?青铜姐,因为我看了吗?你放心我谁也不会说的!”

    顾青铜笑了笑,看着火盆中的烟气,说道:“不是你的原因,顾家到我这里,不会再有传人了,再留着它也没有用。”

    温馨怔怔的看着她,她的笑容在火光映射之下有着一种悲凄的美。

    ……

    温馨在魏家住了两天,魏有顺就急得上窜上跳,天天催着她:“姐,姐,你回去吧,阎团长都给我下了命令,让我两天就给你送回去,亲自把你送回沪州,我后天就要回部队了,就五天的探亲假,我要不把你送回去,那团长怪罪我怎么办?你也体谅体谅我……”

    其实温馨做火车自己就能回去,才四个小时的车程,根本不用让人送,魏有顺一来一回要八个多小时呢,但是他既然这么求了,好似温馨不让送就是在难为他。

    他们这些阎魔头手下的兵,早就被阎大魔训练出来了,虽然他已经不在原来的团,但余威尚在,手下的兵绝对不敢违抗命令。

    温馨嘟着嘴,在第三天就这么被送回了炉州。

    回到炉州那晚,到了松涛园林,她刚进屋,脱下大衣挂好,电话就响了。

    温馨赶紧跑过去接了。

    “喂?”

    “回来了?”电话里传来低沉的声音。

    “刚回来,小顺子把我送到楼下,他急着赶回去,还要坐四个小时的车。”太辛苦了,温馨提了一下,随后就撒娇地很小的声音问他:“你怎么才给我打电话啊,我们都好几天没见了,你就不想我吗,可我很想你啊,我在胧州想你想的都睡不着觉,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对面听完顿了下,才说道:“转接员你又忘记了?”

    温馨这才想起来,她真的忘了,握着话筒吐了吐舌。

    “我晚上就回去。”他沉声说道。

    晚上,温馨算着时间,早早切好了配菜,她准备弄火锅吃,好久没吃了,有点想念,年前她买到了一个黄铜小火锅,还有些炭块,大小正好够两个人吃。

    弄好了东西,她正在配火锅底料,还得熬汤料,这个料是很关键的,这个时候没有现成的火锅汤底卖,想出去吃又没地方可吃,所以自己弄的话,汤底就很麻烦了,但这难不倒温馨,系统在手,什么锅底都能配出来。

    她正忙活呢,阎魔头拉开门走了进来,他摘了下帽子放到一边,看了眼在厨房忙碌的温馨,然后解下了外衣,只着衬衫向厨房走去。

    “回来啦?”

    “打完电话就出发了吗?我算了时间,你还得等一会才能回来呢,没想到这么快,你等一下,马上吃饭。”温馨手里拿着汤勺,春色十足的粉红小脸上,看起来十分艳丽,嘴角的笑甜甜的。

    一看到她的身影,走进来的男人喉结一紧,他伸手解开了领口的两颗扣子,目光紧紧的盯着她的倩影。

    走近只扫了眼锅里的东西,目光就落在她脸上,他开口,哑着声音问她:“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温馨脸色一红,装作低头看着锅里诱人的汤汁,佯装在看火,“嗯,好多了。”

    话音未落,一股包裹的冷冽气息的温暖,就从身后慢慢的向她包围过来。

    耳畔传来他有点沙哑的声音,低低地问她,“那里还疼不疼?”

    那里?

    温馨知道他问的是什么。

    “唔,不疼了。”

    温馨的耳朵很敏,感,他一进来就黏在她身边,唇若有似无的蹭过她耳窝那边,亲昵的想碰触她的耳后,她忍不住缩了下脖子,轻嗯了一声,“你别弄。”

    她听到背后有些重喘息气息,微带凉意的嘴唇急切的顺着她滑嫩的脸颊往下,寻找着她的粉唇,气息也慢慢变得微微急促,“不疼了?”

    她听到他哑着声音哄着她说:“给我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