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第 63 章
    一夜酣畅淋漓, 借着酒劲儿,温馨算是彻底放开了身与心,摇曳的就像是一朵罂粟花。

    最后一刻, 她的神情就像是绽放在空中的烟花一样,美的惊心动魄,阎魔头双目紧紧盯着她, 手掌用力的箍着她的细腰,将她牢牢的抓在手心,拉进怀里。

    好像怕她真的会像烟花一样消失在这个世界, 又似乎怕她会这样突然离去一样,折着她的羽翼,将她紧紧抱住, 将脸埋在她的胸口,喘息着听着她余韵之后,心脏如小鹿乱撞一样失衡的声音, 一夜都没有松手。

    而温馨也在他放任与宠爱的目光中,尽情的绽放着自己,在他身上毫不做作的摇摆, 动情的哭泣,咿咿呀呀一边叫着疼,一边又想要。

    两回之后, 阎魔头抱着她坐上了沙发, 她无力的跨在他腿上, 哼唧唧红着眼眶, 却还努力提着小pp,迎着他,雪白的娇躯,白的跟个小玉人似的,被啪叽的摇摇晃晃,却还要让他快点快点再快点,可真的快了,她又哭闹又深又疼,要他慢一点。

    最后,也不知在第几次烟花盛开升了天,温馨才终于扑进了他的怀抱,找着最舒服的位置,就那么拱着身体,青蛙坐一样趴坐在他腿上,香甜的睡着了,剩下的事,她就不知道了。

    ……

    第二天一觉睡到了中午,醒的时候她无比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被套已经换了,换了过年新做的那套蓝色带条纹的床三件套,她整个人也干干净净的躺在被子里,阳光透过卧室阳台的玻璃窗照了进来,外面又是一个晴空碧洗的好天气。

    她舒舒服服,惬意的在干净有肥皂香味被窝里躺了一会儿,才坐起身,套了件宽松盖到屁屁的毛绒上衣,光着两条雪白纤细的腿就拖着白色拖鞋,下了床,直奔厨房。

    路过梳妆柜的时候,她还在椭圆的镜片上照了照,只见镜中人面色红润,眼睛发亮,精神饱满,整个人就像补足了水份一样,显得既娇媚又鲜嫩。

    和上一次满脸憔悴似熬了三天三夜虚弱无比的样子相比,状态是完全不同的,温馨不由想起顾青铜说的话,心里有丝疑惑,难道真是那个册子上的东西起了什么作用了吗?但这样的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

    想到她只用了册子上那么一小点,阎大魔就已经一副频临失控的样子,温馨莫名有种操控的快感,他不是自诩控制力很高的吗?她突然很想挑战一下,温馨决定以后经常用好了。

    她跑到厨房,就看到厨房里给她留的早餐,她摸了摸锅,还是温着。

    阎大魔不怎么进厨房,不太会做吃的,但架不住他是个有负责感又知道心疼温馨的啊。

    他是不会做,但他会买,大概早上就出去买早餐了。

    松涛园林位置非常好,左面有江流,周围绿景环绕,位置还是难得市区中心区域,出了园林就是国营饭店,不远还有家私营餐馆,才开了不久。

    国营饭店大厨手艺一般,那家才开的私营餐馆就不一样了。

    温馨一打开锅就看到了,一盘皮薄肉厚,包底焦香酥脆的生煎包,酱油醋都帮她弄好了,诱人的香气扑面而来,温馨匆匆洗漱完,忍不往取了双筷子咬在嘴里。

    她太饿了,裤子都没穿,光着一双雪白又匀称的小细腿就跑到锅那里吃东西了。

    大早若是吃上一盘热腾腾的生煎包,再沾点酱油和醋,两三口一个,鲜美又饱满的滋味,一吃就停不下来。

    除了生煎包,还有一小碗带鲜汤的牛肉粉丝儿,几根油条和一杯豆浆。

    温馨就站在锅那里狼吞虎咽的美美的饱吃了一顿,天知道昨晚的运动量有多大?她刚起床的时候,感觉自己饿得都能吃下一头牛。

    她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心里美滋滋的。

    她在这里住那么久怎么会不知道呢,阎魔头早上不到五点就要走了,这个时间人家国营饭店和私营饭馆正门都没开门呢,他东西上哪儿买去啊。

    估计是敲了人家的后门,也不知是怎么做到的,让后厨小灶给做的,温馨咬着香酥的油条,喝着加了糖的豆浆,吸着牛肉粉,塞着生煎包,笑着傻兮兮的,这些可都是他的宠爱呀,估计是太自己幸福了,她竟然还有点感谢起宋茜了,没有她,自己又怎么会遇到真爱呢?

    ……

    春节是在二月中旬,没过几天,就进入三月份,三月天气回暖,除了早晚会有点冷一点之外,太阳只要一出来,绒线衫就穿不住了,就算只单穿一件薄衬衫,出去也不觉得冷。

    虽然只是过了个年,可进入沪州,走在宽敞的街道上,看着行走的人流,和去年相比,好像哪里不同,服饰大变了样儿,各种穿戴,各种颜色,突然之间百无禁忌。

    温馨一看,嗯,衬衫可以穿,背带裙也有穿的,裙子也有,街上好多女同志都穿着裙子和小皮鞋。

    阎魔头老不让她穿得太扎眼,可现在大家都在穿,那她也可以穿了吧。

    爱美的她,忍不住跑去世纪大商场买了时下最新最时髦的料子,然后专门找的裁缝,按自己的要求做了好几件她喜欢的春季衣服。

    田枫过来的时候,他站在客厅门口,就看到她穿着一款没见过的女式衬衫,颜色是娇艳的红色,下面穿了一条白色褶皱纱质半身裙,上衣掖在裙子里,显得她柔软的腰肢更加不盈一握。

    整个人站在那儿,是又清纯又娇媚,好看的田枫都有点叹息了,就跟画里走出来的美人似的,电影里的明星都没她这样气质纯然,颜色研丽。

    他听到她站在电视旁边的柜子上接她对象的电话。

    接电话的工夫,田枫目光打量了下四周,与他年前带人来收拾卫生的时候天壤之别,就像走进了两种风格的房间一样。

    柔软的浅黄色布幔,翠色生长旺盛的植物盆栽,墙上木质的小挂架,门口两双柔软雪白的拖鞋摆放整齐,柜子上还有一大束春日金黄色盛开的的小花朵,各种小而精致的物件,充斥着这个空间。

    给人的感觉浪漫,舒适又温暖,一进来就觉得心里特别的自然舒服。

    家里有个女人,感觉就是不一样,连住的地方都是这么生机勃勃。

    阎泽扬这房子买来也有大半年了,只装了个大概框架,其实里面都是空架子,毕竟也不着急住人,后来虽然又重新装了下,仍然空荡沉闷又冷清。

    但是现在,一个女人就住了那么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里就大变了样,感觉都完全不同了。

    阎泽扬在这边关系最密切的人就是田枫了。

    所以有些事,田枫是知道的。

    泽扬之所以在这里安置房子,主要是这边是母亲家族的故居城市。

    他母亲那边多多少少给他留下了些财产,他父亲从不过问这笔钱,在没有那段经历前,他母亲这边房产是非常多的,只是后来捐得差不多了,最后也只保下了两套房子。

    后来那两套房子也要拆掉了,他最后才换了松涛园林这边的顶层小楼,其实泽扬是个极为念旧的人,他心里深处还是忘不了母亲未婚时候这边的沪州旧居。

    这套房子买了大半年,四个月前,他突然打开电话,让田枫找人帮忙装修一下,催促的很急,田枫正好有认识的人,设计完就装上了。

    整个室内用的都是现下最好的材料,装的也是时下最流行的风格,泽扬还特意让人从国外带了红酒回来,放进酒柜里,军人平时很少喝酒,但作为一个热血男儿,就算喝也会喝度数高的酒酿,红酒有点像是给女人喝的。

    田枫就隐约猜到,他可能是有喜欢的人了,这是要结婚了,他打算结婚的话,肯定会带妻子回这边老家看看,老家这里所有的装置都是按婚房进行,催得急,可见阎泽扬对那个要娶回来的女人是如何迫不及待。

    那个急着要娶回家的女人,现在就站在客厅电视柜那边。

    当年因为那个年代人的特殊性,因为成份问题,亲人间的举报与告发是常态,甚至于儿子举报母亲私下言论,致使母亲被当场抓走枪毙的事也有发生,并且,所有人都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最多有人说一句:唉,私底下说的,如果不说出去也没人知道。

    可阎家绝对做不出这种事,阎泽扬父亲当年宁可下放批,斗也不肯和阎泽扬母亲划清界线,阎泽扬更是如此,血性男儿,如果连自己的女人和家人都保护不了,甚至暗地里做出抛弃陷害的举动,牲畜不如。

    他对家人的保护欲是非常强的。

    对这个女人也是。

    现在天天在军队忙的回不来,还要抽出空电话给他,支使他过来,要他帮着跑腿,帮他的女人安排好学校那边事宜。

    看着这个正和阎大团长电话的女人,俏生生的站在那儿。整个人说话时候的动态,灵动柔美,婉丽婷袅,肌肤就像凝透了的羊脂,拿着话筒,正低头看着桌子,不知听到了什么,一脸含羞带怯的样子,好似初春里第一朵凝露待放的花蕾。

    说的话,听起来也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浪漫又娇柔的情调,嗓音婉转莺啼,音色醉麻入心。

    田枫是万万没想到,一向严肃正经,上学的时候跟谁都一副棺材脸儿的阎泽扬,喜欢的居然是这样会撒娇会哄人会甜言蜜语的女人。

    简直就像被她牢牢的扣在了手心里,整天心疼他的女人这个,心疼她那个,不是怕她闷了,就是怕她不好好复习,又是托同学从国外带红酒,又是跟自己大院儿哥们讨关系,联系好学校,人离得那么远,回不来,还天天挂念着,就为了这么点事儿,把他们几个沪州的老同学调动个遍,连田枫都得跑过来一趟,开车给载过去。

    像阎泽扬这样疼媳妇儿疼成这样的,还真是少见,田枫看着温馨打电话娇滴滴的样子,心里全是问号,这到底是个什么妖精?能把大院和军部的阎魔头迷得一门心思的宠她疼她。

    不过,长人家这样儿,作为男人来说,疼一点是应该的,大概也会像泽扬那样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都怕摔了。

    温馨拿着电话,白色纱质的褶皱裙摆轻轻的碰触柜子的门把手,她嘟着嘴说:“学校你都安排好了,现在才跟我说。”

    “我不,你又好几天没有回来了,我想……”那个你字含在嘴里没有吐出来。

    “……那你们部队什么时候建制好啊?我想去看你。”

    “还要两个月呀?”

    “我就想现在看到你,不……”

    “那你回来,我给你做好吃的,犒劳犒劳你,不让你那么辛苦……”

    在一旁听着电话的田枫,心里直道了句:哎哟我的乖乖啊。

    听着她那小声儿说着电话,红唇上扬娇滴滴的声音,别说阎泽扬想把她放在手心里,当成心尖尖一样宠,就是田枫听了,脸都有点红,他一个结婚多年的男人,媳妇还真没跟他说过这样的小话儿,是个男人听了心也要化成水了,嘴巴跟个小甜精儿一样,能不担心被人抢走了吗,不得拼了命得对她好啊。

    真不知道这是哪来的小妖精。

    打完了电话,温馨一脸高兴的看向田枫,面泛桃花,一双有点迷蒙的水眸,就像是能把人吸入湖底一样,真的就像吸足了精气的小妖精,作为过来人的田枫,一看就知道,这就是个被男人宠爱又疼过的女人,要不能养出这样颜色娇艳,眼波莹亮的样子吗?

    再看着她茶几上吃的东西,看着她站在欧式风格的小柜子上,收拾着包里用的东西,钱票什么的都不当一回事的随手塞进包里,眼睛都没有放在上面,而是四下找着钥匙,再看看她穿的,戴的。

    养不起,养不起,真不是一般人能养得起的女人。

    这得多少琼浆玉液、金银钱票才能养得出来啊,这一个就比十个还要娇贵。

    “等久了吧?”温馨拿着钱包,笑着向他走过来,手里还提着一个纸包,包裹四四方方的东西,袅袅婷婷走到他身边,递给田枫,“我做了点雀巢小点心,枫大哥别嫌弃,带回去给嫂子尝尝。”

    雀巢鸟窝这个点心做起来还是挺麻烦的,她是利用了系统里提取的酥油等材料才做了出来,用的提取油脂,咸蛋黄、鹌鹑蛋、细红豆沙等,制作工序也有点繁复,也只有温馨这样平时没什么事儿,愿意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只为精心的给自己做一样美食装点自己的心情,才有这个工夫和耐心,做这么一种点心出来,就为了看书里的时候,有东西嚼巴嘴儿。

    田枫立即受宠若惊的从对方又白又嫩,一看就知道是娇生惯养没做什么粗活的指尖接过了点心包。

    阎泽扬这个人不爱当面夸人,但是私底下朋友同学聚在一起,他不止一次得意的跟几个要好的同学朋友说,他们点的菜,跟她对象亲手做的相比,差远了,能得到他这样的夸奖,那必须是很不错的水准了。

    “泽扬说要我去复习班,是哪个高中啊,还是夜校?他电话里没有说清楚。”温馨对这边的东西都不了解,她连这个时候的高考是怎么样的都不知道。

    “不用担心,已经安排好了,就进沪市七中高考文科复习班复习,我们今天只是过去报个名,走个过场,那边学校有泽扬哥们认识的老师,可以照顾你,有什么问题你问她行了,收拾好了吧?”田枫问道。

    “嗯,麻烦你了。”

    “我和泽扬是同学,又是最好的朋友,你是泽扬的对象,照顾下应该的,我们走吧?”

    “好的。”温馨高兴的将门关上,仔细上了锁,这才坐进了车里,直奔七中复习班报名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