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第 65 章
    接待室就是站岗士兵后面那个小屋, 有电话, 如果有什么家属过来, 都在这里联系,谁的家属,谁就过来接。

    哨兵回去的时候,看到温馨站在接待室那里,俏生生的, 他还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不敢看, 这可是团长的媳妇啊。

    长得真好看, 笑起来真甜。

    “团长正组织训练呢,让你在这里等一会儿。”

    “哦。”温馨有点失落的样子, “他那么忙啊,我是不是打扰他了?”

    小兵一米八的个子,晒得黑黝黝的样子, 看到温馨孤零零站在那儿没有人接, 一脸失落的样子,他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不、不是的,训练完团长就来接你了,很快就过来了。”

    这个哨兵看着高大个, 又黑又壮, 没想到说话还挺温柔的, 温馨忍不住就想逗逗他, “你今年多大啊?”

    “我、我十九岁。”看着温馨望向自己水莹莹的大眼睛,哨兵有点结巴。

    “跟我一样大,我今年也十九岁。”温馨冲他甜甜一笑,不要脸的道。

    “原来你这、这么小啊。”

    “我看起来很大吗?”

    “哦,不不不大,我要去站哨了。”哨兵飞快的回了位置,站得笔直,团长的对象真可怕,枪林弹雨他都不怕,就怕这样的女人,也只有她这样能当魔鬼团长的对象了,光笑一笑都让他头皮发麻啊,可是,长得是真好看。

    温馨哪里会放过她,她可不想一个人待在接待室,孤零零的还闷,她走到哨兵台子旁边,跟他说着话打发时间。

    “你站哨这么久,有没有女的找你们团长啊。”温馨柔声试探他。

    “哨兵轮岗制,一班只站两个小时。”黑脸小哨兵,一边说话一边保持抬头、挺胸、收腹,看着他的样子,温馨笑着觉得他还挺可爱的。

    “那你站的这段时间里,有没有女的找过你家团长啊?”

    黑脸小哨兵噎住了,他是说有还是没有?

    “说话啊?”

    “没有!”他坚定地回道:“从来没有女人找过我们团长,我们团长洁身自好。”

    温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真可爱。”

    ……

    军营那边还在漫天尘土呢,阎魔头目不转睛的看了半天,间隙时才瞥了眼门口,就见远远的一抹亮丽的红色,没有待在接待室,正站在哨岗那边,在明艳艳的太阳下晒着。

    他目光又回到这些弱鸡身上,他们已经筋疲力尽,豆大的汗珠浸湿衣服,脱下来都能出把水来,但以团长的魔鬼训练,不把他们榨干最后一丝体力,是不会罢休的,以为还要支撑到中午吃饭前,结果没过多久,就结束了这次突击训练,。

    温馨在那边无聊的差点把小兵的家里十八代掏了个清楚的时候。

    阎魔头和叶政委走了过来,政委老远跟温馨打了声招呼:“温同志,过来啦,中午让泽扬带你到食堂吃饭。”

    再见到叶政委,温馨有点不好意思了,“好呀,我还没吃过军区食堂呢,不知道饭菜什么味道。”

    “这次来好好尝尝,保证你终身难忘。”叶政委哈哈笑了一声,开玩笑的跟旁边阎泽扬说:“让食堂老杨给你对象开个小灶吧,别吓到你对象,她以后来不来了怎么办?”说完,笑了笑就走了。

    当然这只是开玩笑,像野战团,训练时体力消耗巨大,伙食必须得跟上,阎魔头可以增加训练,但在每天食堂的伙食方面也绝不含糊,进去吃就会知道,好到另人惊讶,小兵们吃饭的时候是最幸福的,都说比他们原来的部队伙食好吃多了。

    站哨的士兵一看到团长来了,站的笔直,目不斜视,给团长敬礼。

    阎魔头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温馨,脸上没什么表情,也没有露出笑容。

    “走吧。”说完转身就走。

    他虽然平时一脸冷峻,可温馨还是能分辨出来他是生气还是高兴,而且她也看过他绷着脸,但眼睛里都是小星星看着自己的样子。

    可是现在,温馨就觉得他见到自己,好像不太高兴,难道是不希望自己来吗?

    温馨跑到他身边,红裙飞扬,轻纱摇摆,她仰着脸望着他,“泽扬,你不开心啊……”说完就想他牵着自己的手的去碰他。

    他看着前言说了一句:“注意影响。”

    这时三三两两的士兵停下来跟他敬礼,阎魔头也停下来回敬。

    温馨有点无措。

    新的部队和新的营地,设施建造还不完全,有些简陋,前面两排营房建好了,车库,家属区那边已经起了一幢三层小楼,阎魔头领她去的不是家属小楼,而是另一幢,营级团级以上级别住的单人宿舍。

    阎魔头一言不发的走进一楼右面的一个房间,打开门。

    温馨跟在后面,有些闷闷的走了进去,房间很简单,就是床和桌子,桌子上有书,收拾的非常干净,内务完美到被子棱角都像是用线吊出来的笔直,桌子上摆的书也是,角对角很整齐。

    然后她站在那里回头看着阎泽扬,在外面他是团长,他要她不要这样那样,要注意影响这些她都能理解,可是进来之后,他就径直走到桌子前倒了杯水。

    倒完了,手杯拿在手里,就站在那儿,也不给她,也不说话。

    温馨的委屈突然从心里涌上来,眼睛立即泛起了泪花:“你不喜欢我来这儿?”她一早上在车站等了那么久,就为了过来见他一面,没想到他是这样的态度。

    她心里委屈极了,难道是自己会错了情,表错了意,那她走好了,她难受的转身走到门那里要拉开门。

    结果手刚握住门把手,就感觉自己手臂被人重重的握住,迅猛的力道让她一下子撞进了一具坚硬又熟悉的怀里。

    “去哪儿。”头顶的声音硬绑绑的。

    温馨堵气道:“回去。”

    “这里离沪市有六十里,没有车你怎么回去?”

    “我有脚,我走着回去!”温馨虽然硬挺着这么说,可被他拉进怀里的时候,她还是没有出息的哭了,一头扎了进去,将脸蛋埋在他怀里,蹭着他的军衣,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又小声又委屈的哭着问他:“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凶,我等了那么久的车,我只是想你……”

    温馨一下子就被抱住了。

    啊,这是属于她的,久违的温暖的怀抱,那一瞬间,两个人站在屋子中间,心贴着心,一起炽热的跳动。

    温馨一个人在这个世界里,内心是很孤独的,所以她喜欢他的怀抱,也贪恋这份温暖,可是还有没热乎一会儿,她就被拉开了。

    空虚立即包围着她,她不自控的嘟起了嘴,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

    这个时候的阎魔头,没有了刚才在外面时候那么冷心冷肠的样子,他盯着她艰涩的问她:“哭什么?没有我,你在学校不也跟别的男同学混的很好吗?那个时候,你又把我放在了什么地方?”他松开她,转身走到桌前,拉开抽屉掏了烟塞进嘴里,沉默的走到窗边,背对着她点着了。

    温馨泪珠正无声的滚落呢,听到后泪珠都跟着一愣,嘎?他怎么知道自己和男同学很好啊。

    她擦了擦眼睛,走到他身后,心里酸到涩涩,还有点欣喜地问:“你吃醋了?我没有啊,我跟男同学只是学业上的交流,没有感情的,我只喜欢你,只爱你一个,我天天晚上都想你……”

    阎魔头:“……”

    “既然只是学业上的交流,那你为什么要戴着他送你的纱巾?”阎泽扬回过头,薄唇紧抿,锐利的双眸,语气冷漠,目光严厉的盯着她手腕上的红纱巾问。

    温馨:“咳咳咳……”她被呛的小脸一皱。

    他目光冰冰凉凉的盯着她,半天才把刚燃的烟,拧灭了,按在了烟灰缸里。

    表情生硬冷酷,眼神沉沉。

    可再冷酷再阴沉,也难以隐藏里面对她隐约的缱绻温柔,他训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温馨,“女人收下男人礼物,你难道不知道什么意思吗?你还敢戴在身上?”

    “把手腕上的东西摘了!”

    他看着温馨手腕上刺目的红,骄傲如他,下句话没有说,你这辈子,只能用我的花我的,想用别的男人的东西,想都别想。

    ……

    食堂开饭了,叶政委过来想叫阎泽扬一声,结果还没有进去,就扫了眼开着的窗户。

    他看到了什么?简直辣眼晴。

    看到军中的阎魔头把娇滴滴,红色衣裙抽抽嗒嗒在哭的对象,抱在他读书的桌子上坐着,八尺男人,正冷着脸蹲在地上手握着她脚,正给他对象穿鞋?

    窗外还有条红纱巾挂在外面树上。

    还有这鞋怎么还掉了?

    叶政委咳了好几声,转身就走,还让周围的人绕着走,不要打扰团长和人对象的相处时间。

    他这也是为了泽扬好,你说他这样子要被手下的兵看到了,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