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第 66 章
    情侣间吵架, 嘴巴上吵,亲到一起的时候就好了, 典型的猫嫌狗弃, 床头打床尾合。

    阎泽扬把她刚才亲吻时候踢掉的鞋给她穿上了, 看着她穿着一身红色纱裙, 皮肤白生生的晃眼睛,娇滴滴的坐在他平时看书的书桌上,裙摆垂在他的椅子上。

    就在那红着眼眶, 伸着脚任他给穿鞋, 然后左看看, 右摸摸, 就跟个小孩儿哭完就忘事儿的正在那儿四处翻着他的书呢。

    阎魔头觉得, 她坐在那里, 就跟坐在他心上似的。

    他把她裙子往下拉了拉,然后伸手在她胸前, 胸前那里是珍珠扣子, 刚才……开了好几颗, 他修长的手指伸过去, 轻轻的专注把那些开了的扣子, 一一扣上了。

    然后对温馨说:“下来吧。”

    温馨的眼睛哭过一场,就像水洗过一样干净, 她嗯了一声, 就对他伸了手臂, 任阎魔头抱个满怀。

    肌肉筋结的手臂只是微微一用力, 就将她从桌上抱了下来,抱下来后,却还有点不肯放开,一直将这具温香软玉抱在怀里,两人紧紧贴在一起,站在那儿好久。

    “我们结婚吧。”谁说阎魔头没有深情,他也会有心理脆弱的时候,他将脸隐晦的埋在温馨幽香的耳后颈项间,贪恋的吸着她身上清甜诱人的味道,暗哑的说了这句话。

    温馨喜欢自己被他抱着,那种感觉很舒服,阎泽扬紧紧将她挤压在他的胸膛上,狠狠的将她抱在了怀里,他的体温炙热、烫人。

    温馨已经半个多月没有看见他了,都想他了,无论是心里,还是身体,都想。

    她的体质决定她是个极度敏,感的女人,只要心爱的人一个动作,或者微微的撩拨,她就动情了。

    可阎魔头就好过吗?他才最不好过,虽然站着没有动,可早就如钢筋铁骨一样了。

    这样的男人千里挑一。

    尤其碰到温馨,与她有过震撼内心,灵肉结合的极致灭顶的心生生活,他只要闻到她身上熟悉的,带给他无比愉悦的香味儿,他就不自觉的……哪怕他再能控制,再能掩饰和,真正的动情是没办法克制的。

    温馨在她怀里,有点难受,只好跟他撒娇似的,不断“嘤咛”出声。

    她穿着红色薄纱裙,在他怀里十分不老实的扭动。

    “别动。”温馨感觉到他全身都紧绷了,然后就被他一只手紧紧压着自己,不让抬头看。

    开着窗的窗外,熙熙攘攘,不少士兵往食堂那边走,虽然没有人敢跑到团长宿舍这边的小楼,但是操场人来人往的,还是要注意些影响的。

    毕竟宿舍只有几平米大,随便看看都一目了然

    而且这里本来就不是做这种事的地点和时候,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待个不到一小时就得出去了。

    团长女朋友来了,在单身宿舍待了一两个小时,传出去像话吗?

    何况窗户还不能关上,关了更蹊跷。

    所以刚才阎魔头才会那么问她,因为结婚了,就能审请住房,家属楼那边马上就要建起来了,条件什么的都很好,以后温馨再来,就有地方住了,过夜也可以。

    可她只想来这边住,却不想结婚,那他们还怎么名正言顺的待在一起?

    而温馨呢,她是想和阎魔头处对象,但她心里又隐约的有点害,怕结婚,尤其之前那次哭着离来京都的事儿,她伤透了心才走的,这让她有点畏惧,不敢再轻易答应了。

    加上结婚之后如果成家了,那些应酬啊生小孩和培养孩子的事儿,她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心理准备,有时候她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呢,不是很有信心。

    所以她就想再处对象一段时间,不想那么早被牵绊,既然能多恋爱一段时间,当然要多恋爱了。

    可是阎魔头都问了她两回了,回回拒绝的话,他脸色很难看,她也不明白,她都不着急,他干嘛那么急,所以这一次,她不怎么敢说。

    而且两人刚闹完别扭,合好如初,还没甜蜜两分钟,她也能看出来他很需要她答应下来。

    她要再说那种不想结婚,只想恋爱这样的话,保不准他清高矜傲的性格,又要端起来,立刻放开她,转身就走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所以温馨机智的灵机一动,“我现在要考试嘛,那,如果我怀孕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反正她有天然避孕药,浓度很高,不比避孕药差。

    她一说完,阎魔头动作一顿,片刻就从她颈间抬起头,神色平静,但目光却灼灼的看着她,但他并没有同意说好,或者不好,只是看了她一会儿,才挑眉训她:“怀孕这事儿,是你能天天挂嘴边的事儿吗?”不害臊,他低头看了眼手腕的表。

    时间已经过十二点了,这个时间食堂基本已经空了,士兵该吃完的都走了,他瞟了眼嘟着嘴在那儿不乐意的温馨,随即放缓声音说:“饿了吧?我带你去食堂吃饭。”说完,就转身拉开门,拉开后还回头看了温馨一眼,见她还不动,就瞥她,“站着干什么,还不走?”

    温馨这才撅着嘴,从他身边飞一般的跑过去了,心里却吐槽他假正经!还说什么怀孕这事儿,是她能天天挂嘴边的事吗?

    他可没少干让她怀孕的事儿,他那时候怎么不说:这种事儿,是能天天干的吗?

    办干不说的人太闷骚了,真不好伺候,像她就简单多了,本性坦坦荡荡,需求从不遮遮掩掩。

    她一身的红纱裙,想跑出门,没跑几步就被阎魔头像风筝扯线一样,扯着胳膊拽了回来。

    “跑什么,摔跤了怎么办?”

    “摔跤了你会心疼吗?”温馨借着力回身就一个爱的抱抱,用手搂着他的腰问。

    “该!”

    不过现在不同于在房间的时候,随时都会有人出现,温馨双手刚搂上去,阎泽扬握着腰间粉白胳膊给拉了下去,也不同于房间时的样子了,他严肃地说:“在部队,注意点影响,外人面前不要搂搂抱抱,让人看见不好。”

    “好,你说的都对,那我如果听你的话,你有没有什么奖励?”温馨得寸进尺的在身边小跑跟着走道。

    “你还想要什么奖励?”他眉目不动地看着她,看着她能说出个什么花样来。

    温馨拉住他,垫起脚尖在他耳边说了几个字。

    阎魔头听到后,脸色一愣,随即训道:“边儿去!你把你这些歪门邪道的心思,好好用学习上,走,吃饭。”说完就大步流星的走开了,步伐之快,温馨都有点追不上。

    直到出了小楼,到了食堂门口那边,他才慢下脚步,悠闲的等着她自己跟上来。

    “你走那快干什么?你是不是害羞啦?”不就是想来个爱有吗?温馨走得还有点喘,这部队还真大,到食堂的路有点远,一路她有点气喘嘘嘘。

    “你给我老实点,进去不要乱说话,听到没有?”警告了她一句后,阎团长才带着他的小对象进了军队食堂。

    食堂很大,好几个窗口,里面一排排的桌椅,是士兵吃饭的地方,现在过了饭点,里面没什么人,空荡荡的。

    阎魔头走了过去,温馨躲在他身后,探头往窗口那里看。

    她在打量食堂,食堂里的后厨的几个人,都在抻脖子看她。

    “哟,那个就是团长的对象?”

    “皮肤白啊,长得真水灵!”

    “那件纱裙子真好看,她的腰好细啊!”

    一个后厨女的仔细观了两眼,“嗯,别看那腰细,屁股大,第一胎肯定儿子。”

    其它人:“……”人家是对象,还没结婚呢。

    不过对象处几个月差不多就得结婚了。

    阎魔头带着温馨到窗口,玻璃窗里几个人热情的眼神都在这个团长对象的身上,近看更水灵了,一身水红色的裙子,那水当当的皮肤,嫩得就跟个鸡蛋白似的。

    食堂管事儿的大师傅老杨,早就听说团长对象来了,何况来吃饭的时候还跟他打了声招呼,所以他早就准备好了,只是没想到会来这么晚。

    不过看到阎团长身后这个俊俏的小对象,大家都知道了,阎团长这是算着时间带过来的,这要是在食堂热闹的时候带过来,士兵还吃不吃饭了。

    关健是士兵想看,可他们团长不愿意给看啊,谁愿意自己娇滴滴的对象被一群男人围观,所以就避开了高峰期,等人走光了才带过来。

    温馨俏生生的对他们笑了笑,笑起来嘴角还有两个小梨涡,窗口几个人看着,神色更激动了。

    她正望着窗口里那些剩菜剩饭汤底和冷馒头呢,就听见那个大师傅老杨从窗口递出来两个餐盘,“阎团长,政委打过招呼了,饭菜都给你们留着呢。”

    老杨大师傅可会来事儿,有眼色,要不也不能做到管事儿的这个位置上,当然能进食堂的都有关系和后台,但明面上还是个非常会来事儿的人。

    “拿着。”阎泽扬用眼神示意温馨。

    温声赶紧把自己那份餐盘接了过来,“谢谢。”还对那位将餐盘推出来的老杨管事儿道了声谢。

    哇,几个人一听,声音也这么好听,跟个小黄鹂叫似的,真可人,关健人家还这么有礼貌,果然是阎团长的对象,就是跟那些班长排长家里的农村媳妇儿不一样。

    阎团长取过自己手里的餐盘,带着一直跟在自己后头像个尾巴似的自家迷糊对象,坐到阳光明亮的窗口那边的桌子上。

    温馨真有点饿了,她大清早在车站点等了好久,又坐了两个小时的车,山路一点也不好走,很颠簸,来到这里可好,还伤心的哭了一场,能量消耗有点大。

    餐盘里的饭菜是食堂老杨师傅特意给开的小灶,平时阎团长都是跟部队里的兵一样吃食堂,没什么特殊性。可人家对象第一次来,给做个小灶应该的。

    餐盘里,有馒头、稀饭、红烧肉、青椒肉丝、香菇小白菜、还有炸鸡块和紫菜蛋花汤。

    温馨看了看,好丰盛啊,忍不住拿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吃起来,馒头又甜又软,口感真好吃,她咬着馒头,挟着香菇白茶,喝着蛋花汤,没怎么碰肉菜,红烧肉只吃了一口,炸鸡块挑了两小块吃了。

    阎魔头吃饭速度是非常快的,效率也非常高,而且人前吃相还优雅,毕竟军中那么多年,速度就算是练,也练出来了,温馨怎么狼吞虎咽也吃不过他。

    阎魔头一直冷眼观着她,最后用筷背敲了敲装着红烧肉那里,“别老吃草,吃点肉。”这是食堂特意准备的,虽然食堂伙食好,那也不是天天都能吃到的,哪天要是有红烧肉,部队里的的兵都能掀翻了锅。

    温馨从来到这个世界,她就在嘴上没吃过苦,肉什么的,在阎家的时候不缺,后来到了胧州想吃就买,现在在沪市,自己做或者下馆子,从来都没有吭过嘴,这时候的人把肉当珍馐,可温馨不是,她还算着热量呢。

    作为艺校学生,维持身材是基本功,她吃饭做得多吃的少,下意识要控制热量,可能是最近□□逸,又有人养,就胖了点,腿都有点粗了,她得瘦回去,所以就看着那个红通通,油滋滋的肉,皱着脸道:“我吃多了会胖的,我要减肥,你帮我吃了吧。”温馨小声的商量他。

    “减什么肥?你瘦成什么样子了,赶紧吃。”在阎泽扬的眼里,她瘦得跟小鸡似得,也就是胸和屁股有点肉,但也只是一手掌握而已,其它地方瘦得跟什么似的,肩膀那里都露骨头,腰上更是没有二两肉,腿就更细了。

    温馨在他的瞪视之下,委屈的多吃了几块,心里狠狠的想着晚上一定得多运动,把她吃的这几块肉给消耗回来。

    五分钟之内阎魔头吃完了,剩下的时间就是盯着温馨吃饭,看着她挑剔的在盘子里挑挑拣拣,把肉拨在一边,只吃青椒和蔬菜那一副从没挨过饿的样子,默然不语。

    这时二中队的中队长带着他妹妹也过来了,来得也有点晚,饭菜都剩下了汤底,只能凑合吃一口。

    看到阎团和对象坐在那儿,二中队的队长就走了过去,跟团长坐在一起。

    他妹妹则坐在温馨那一边。

    阎魔头和中队长聊了几句,都是驻地建设的问题,温馨还在那吃饭,阎团长说啦,饭菜不能剩,要多少就得吃多少,温馨欲哭无泪,这……这也太多了,她也没要这么多啊,她怎么可能吃得完。

    旁边坐下来个人,是个年轻的女同志,巧的是她们还认识,没错,那个女同志就是早上一趟车去部队的那个化了妆,穿子条半身黑裙的女人。

    原来她是中队长的妹妹,过来探亲的。

    “你伙食不错啊,还有红烧肉。”那个女同志一坐下来,就看向温馨的餐盘,看着里面荤素搭配,全是好菜,再看自己,都是剩菜底捞出来,而且根本没有肉,都是菜汤,她哥说馒头泡菜汤,凑合吃一口得了,结果看到温馨的餐盘,她就有点不满意了。

    “嗯,还行。”

    “我们来晚了,都没有肉了,全是汤。”她看了眼温馨盘子里的只挖了两勺,还满满肥渍渍的肉,“你怎么弄到红烧肉的?”

    温馨在那拨拨拣拣,皱着脸吃,“不知道,是我对象弄的。”

    一提阎团长,那个女人就闭嘴了,目光看向了对面,真的是又硬挺又俊气,同样是寸发,她哥就显得丑了,相比之下,阎团长更显男人刚毅的一面。

    温馨实在吃不下了,部队应该也没有剩饭菜的,她不得不小眼睛瞅着他,可怜兮兮地跟他开口:“泽扬同志,我实在吃不完了。”

    阎泽扬虽然跟二中队队长说话,但视线时不时的落在她身上。

    见她是真吃不完,伸手把盘子移了过来,“勺子给我。”

    温馨赶紧把手里的勺子奉上,还有半块馒头,阎团长几勺就把菜吃了,几口下去,咽下馒头,将空盘叠在一起,起身对二中队队长和他妹妹说道:“我们吃完了,你们慢慢吃。”然后他看着温馨,“走吧。”

    温馨立即从凳子上起身,快步走过去,跟在阎泽扬身后,阎泽扬放好空餐盘,两人就出了食堂。

    那个二中队的队长妹妹,对他哥嘀咕了一句:“那个阎团长的对象怎么那么娇气,配不上阎团长。”

    ……

    阎泽扬是很忙的,吃过饭就让温馨去他的宿舍休息,下午温馨在他那张有着清新肥皂清香的单人床上,美美的睡了一下午。

    阎团长偶尔路过,往窗户里看看,就见他整齐的内务标兵一样的被子,被她睡的东倒西歪,而他的绿色军床上,正躺着一个一身红纱裙子睡美人,睡得像个孩子一样。裙子卷到了膝盖上,小腿都掉下了床边。

    他赶紧把里面的窗帘拉上,把窗户关上了,这才离开。

    忙到下午将近六点,他从食堂带了米饭和鸡肉扣在一个碗里,带到自己宿舍给温馨吃。

    温馨这一下午连他影儿都没见着,总算晚饭的时候见到了。

    他一进来,温馨就窜了过去,抱住他的腰,抓紧时间撒娇。

    没办法啊,她的男朋友是个军人,军人就等于聚少离多,他们都半个月没有见面了,超想的,所以她抓紧一切机会,想跟他亲热。

    “好了,别撒娇,过来吃饭。”

    温馨磨蹭了一会儿,才跑到书桌的椅子上坐下来,抱着那只碗吃起来,手撕的鸡肉,还有盖浇饭,量都不多,知道她不完。

    温馨小红嘴在那吃,阎大魔就坐在床边,看着她。

    一碗饭吃完,阎泽扬就起身,“走吧,我送你回去。”

    温馨愣了下,“这么晚了,还要回去啊?我明天还有一天假,我可以在这里住啊,什么条件都行,我不嫌弃。”温馨还挺想在军营这边宿一晚,明天早上可以看看那些士兵们练操,都是个顶个的大高个好身材。

    “我们没结婚,你不适合在这里过夜。”阎团长取了钥匙。

    “那可以不在一起,我睡别的房间呢。”温馨追着问。

    “影响不好。”军嫂可以留一来,未婚的留下来影响就不太好了。

    “那我看吃饭的时候那个中队长他妹妹晚上也说留下来,明天早上走的。”

    阎泽扬看着她,“那能一样吗?那个人是他妹妹,是亲属,不是未婚男女的关系,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你跟我结婚了?”只要没有结婚,两个人在一起就名不正言不顺,走到哪儿都要注意分寸。

    温馨嘟起了嘴,没有跟他杠。

    过了六点,天色已经黑了。

    阎泽扬开着吉普车带着温馨走在崎岖的山路上,驻地这条路不通车,一天只有两趟专线往返,这一条路上,走了半天,只有一辆吉普车在行驶。

    温馨终于知道,阎魔头每次回来都要往返这条路有多难走有多耗时了,他每次来回的时候,都要这么枯燥的开三个多小时车,真的很辛苦,就为了回去能看看她,早上还要起早走。

    温馨有点心疼了。

    在车里就想体贴的给他按摩按摩,他一只手扶着方向盘,温馨就给他按另一只手。

    可情侣之间,尤其是久未见面的情侣,别说按几下面手指,捏几个指尖,有时候就一个眼神,就能起反应。

    而现在,无人探坊的路段,黑黑的夜幕,两人共处在一个狭小的车内空间里,加上温馨身上的幽香布满了车内空间,以及她的接触,阎魔头一开始还能保持面不改色。

    他最强大的不就是傲人的自制力吗?

    可再强的自制力,也架不住旁边有个心仪小妖精,东摸摸,西碰碰,情难自禁的还凑过来,香香的亲了他好几口,湿意都印在脸颊上。

    被女人这样哼哼唧唧的,哪个血性男人能受得了,不过阎魔头是忍得了的,可旁边的小妖精祭出终极武器,“嘤咛”一声说不舒服,然后就把脱了下来,挂在了脚腕上。

    穿着小白皮鞋雪白的脚腕上,很快挂着一根带子,借着车内的灯,阎泽扬很清楚的扫到了上面的痕迹。

    原本他就一直在压抑着自己,想着一会就到家了,不在这一刻半刻的,可现在,心底的就像井泉一样喷涌,他是再也压抑不住了。

    他将车“吱嘎”的一声狠狠的停在了无人山路上,回头燃烧起来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

    “就剩一个小时的路程,你就等不急了?”他看着温馨大胆又热情的红扑扑的小脸,眼睛里全是她想要的东西,他狠狠的一下子就抓住了挂着带子的脚腕。

    看了一眼他的喉结都是滚烫的。

    这是他身心极度渴望的结合,是见不到她的时候,无数次躺在宿舍那张单人床上满脑子想念的画面。

    温馨这个时候知道自己是撩过头了,看着阎魔头近乎失去理智,身上青筋盘结的样子,她“嘤咛”一声终于知道怕了。

    可是自己惹得祸,哭着也要扛下去,毕竟睡觉的猛虎,一旦醒了,她是退无可退的。

    阎魔头冷冷的目光,却又灼然的盯着她,一手折着,一只手带着气的,用力解开了腰间的武装带……

    想要是吧?满足你!

    车里很快传来女人一声软绵绵的叫声。

    阎魔头身强力壮,时间很长,接近一个小时,这个时间里,足够温馨情动失神的哭叫个十次八次了。

    后来车里的空间太小了,阻止发挥,很快就被阎魔头打开车门……

    情到深处,阎魔头俯下身来,像小鸡啄米似的对她嘴唇和脸上与耳后颈间不停的啄吻,那吻时轻时重,似爱恋又似情重。

    温馨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抱上了车,等她再停清醒过来。

    是在阎魔头的怀抱里,他从车里抱起来他,用脚将车门关上,然后就那么抱着十分狼藉一身红裙的她,踩着阶梯,一步步向楼上走去。

    晚风微动,温馨老老实实,实际上已经无力的靠在他怀里。

    他就像是抱着自己一身红衣的新娘一样,上了顶层,将他的新娘,抱进了他的婚房,他特意为她准备的那张卧室洞房的床上。

    到最后,温馨都有些疼了,阎魔头才发过她。

    她觉得自己好像被灌满,她嘤嘤的哭了,她以后再也不敢随便撩了,谁能想到,她就不那么认真的撩了撩,本来是想挑逗下他的意志力,结果没想到一不小心就玩脱了。

    他要认真起来,她都怕。

    阎泽扬早上走的时候,还给温馨腰上垫了东西,看得她躺在床上睡的甜甜的,他亲了亲她嘴唇才下了楼。

    开着吉普车返回了部队。

    ……

    大清早的叶政委转了一圈,准备回办公室,就看到阎魔头居然在楼下擦车?

    有好几个小兵看到他们阎大魔在自己擦车,一个个吓坏了,赶紧跑过去帮忙,结果被阎魔头全给轰了回去。

    叶政委摇了摇头,这个泽扬啊,洁癖的毛病本来以为这两年在军营里改掉了,没想到还是没变,车还要自己擦,别人擦不放心,瞅瞅,使劲擦着那个车门,还有车头,车镜都没放过,玻璃窗也擦的很干净,连座位里面的皮革都擦了两遍,擦得仔仔细细。

    没用自己手下的小兵动他车一下,这是得多爱他这辆吉普?以前也没有这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