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第 67 章
    一夜缠绵, 温馨整个人明媚的就像初春枝头上第一朵凝成露珠,含苞待放的花朵。

    那么婷袅, 那么娇艳。

    温馨越来越感觉到, 顾青铜给的那个小册子的不俗之处, 她越用越娴熟, 每次用到上面的方法,都能明显感觉到阎魔头的紧张状态。

    温馨这个小色女,有时候某些事上十分大胆从不会隐藏自己, 有时候又心口不一, 嘴上叫着不要不要, 可她心里不知道有多喜欢他这样, 没有女人会不喜欢, 因为那是从没有体会过的极致的, 漫天烟花炸开感觉,一次就会上瘾。

    阎魔头本来就是克制力极好的人, 但一遇到温馨, 他自我控制力急剧下滑, 恨不得要把她融为一体。

    温馨都能感觉到, 他喜欢自己喜欢到骨子里了, 最后的时候他还要紧紧贴着她的脸蛋,在她耳朵边, 让她清清楚楚听着他的喘息的声音。

    听着他的声音, 温馨的耳朵都酥, 感觉光听声音就能怀孕。

    那种相爱的男女之间, 彼此身心的交融和升华,既完美又玄奥更不可思议的体验,让两个人的心,更加炙热的靠在一起,彼此都很清楚,对方是自己永远的唯一。

    一直到天亮,直到早上阎魔头不得不走的时候,他才和她温存了好久,吻了她鲜嫩的小舌和唇瓣低声嘱咐了她一番后,才放心的收拾了东西匆匆离开。

    ……

    夏日的清晨,空气格外的清新,松涛园林是沪市新建的高档园林式小区,林树茂密,有花园有湖景,不少住在松涛园林的老人正在花园里一边散步,一边听着收音机里播放的早间新闻。

    这样的清晨,漫步在园林花园的通幽小路上,最让人身心愉悦,怪不得许多人挤破头都想买到松涛园林的房子,可惜刚一建好,就被销售一空,其实未建好时,就早已人被定下了来。

    温馨舒舒服服,一觉睡到了下午两点才起床,她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才从睡梦中清醒了点,扯过阎泽扬的衬衣套了进去,就起身走到窗开,打开了窗户,对着外面午后的阳光,深深吸了口气,感觉好清新,好甜美,空气中似乎隐有青青绿草的气息,又有开放的花朵的清香,这才是真正的纯天然无污染的世界啊。

    她闭着眼睛享受了一会儿,又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这才转身将床铺收拾了下。

    跑到厨房吃了东西洗了澡,一照镜子,发现自己依然容光焕发,颜色娇艳,皮肤更是好得不得了,像是吸足了养份和水份的花朵,都能滋润出一层温润的光泽,难道灵肉结合的爱爱,可以养颜吗?

    她就觉得自己状态特别好,第一次的时候她起床差点没爬起来,容貌憔悴。

    但是现在,她自己都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了,太明艳了,她都有点害怕会不会被人看出来了,被男人疼爱,被爱情滋润着的女人,神态是根本骗不了人的。

    她洗了脸,心情愉悦的用保养品护肤,在浴室里,一边涂抹一边嘴里还哼着歌,往腿上抹锁水护肤油的时候,她感觉入手的皮肤滑的不可思议,水珠滴在上面,都不会流下湿痕的那种感觉。

    就算不抹油,腿上的皮肤,也有一层亮亮的膜,温馨摸了一把又一把,入手滑丢丢的,自己摸着都爱不释手了。

    怪不得阎魔头每次回来都黏在她身上,宁可不睡觉,还觉得不够。

    温馨嘿嘿嘿了一声,这个男人算是被她彻底占有了,她挽起袖子穿着阎泽扬留在家里的白衬衫当睡衣的从浴室走出来,想到昨天两个人在大厅的荒唐事儿,她脸色有点红红,阎魔头挺闷骚的,别看他表面那么正经一脸严肃,像个正人君子,关了门那吃相……真有出息。

    温馨她再浪,她也就是表面那么个样子,开始的时候浪那么小一下,后面她基本都浪不起来了,会的最多就亲亲摸摸,给他看看,结果才几天呢,他的段位就比她高了两个,不,三个那么多,可以说从一开始主导权在她这里,等到他上勾了,后面的主导权基本没她什么事儿了。

    也就是说,现世里这样那样各种大片里的理论知识和花样儿,她是知道的,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吗?这些“常识”在眼下这个到处弃斥着心生压抑的世界里,是极为匮乏的。

    而缺少实践的温馨这方面是很丰富的,但她只能提供这样丰富的理论知识,剩下的以阎魔头惊人的实践力,他能做到百分之百,完美的让温馨快乐到哭。

    温馨她的内务跟阎魔头没法比,她倒是不脏,但她东西乱放,每次阎魔头回来,都会给她收拾,东西归纳得整整齐齐,连洗浴间她的瓶瓶罐罐,都由高到低,依次排序。

    也就是他经常在军营里,脱不了身,他要是天天在家里,家里的家务根本不用温馨动一手指头,他也不止一次训她,东西不要乱摆乱放,重要的要放在固定的位置上,抽屉里东西拿出来用,放回去一定要放回原位,不能乱扔。

    温馨:“……”

    这么“优秀”的内务男人,她是怎么勾搭到手的?到现在她也很茫然,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美色,诱,惑吧。

    一下午的时候,她把沙发套和方枕套都给摘了下来,然后团成一团清洗,羊毛毯也卷了起来,打算带下楼去找人清洗,园林周围专门有给人清洗衣服的人家,院子很大,可以洗这个。

    还有家里的地板餐桌椅子什么的,她花了一下午的时间终于打扫的干干净净。

    ……

    接下来的日子,温馨几乎泡在了复习班里。

    离高考只剩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次假期之后,复习班的课都排得很紧,轻易不会放假了。

    无论什么时候,高考生都是如此苦逼,和温馨原来世界高考时挑灯夜读什么一样一样的,有变化吗?没有!

    复习班里同学,很多都有底子,要么上过高中,要么是前几届参加过高考已经有经验的同志,对他们来说,上课的内容,只是属于重新复习的范畴。

    而温馨压力要大一点,她进来的晚,又要重学某些科目,不过她成绩一直是稳定上升的,每次小考都会往前提几名,所以张老师对她还是挺满意的。

    唯一不满意的就是,她没有其它复习班同学的那种热情,别的同学每天上课学习,个个精力充沛,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劲儿一样,坐在课桌前就像一块块干燥的海绵,入目的都是一双双求知欲旺盛的眼睛,发亮地贪婪地汲取着老师教授的知识,就好像那些知识都是无比甜美的甘露。

    可她呢?

    每天倒是笑嘻嘻的来上课,有时候还会带点自己做的吃的送给张老师,张老师是不讨厌她,但是作为老师,这个学生在班级里的同学做派是格格不入的。

    穿戴是全班最时髦的,别人拿着旧布包,她手里提着是特别亮眼的帆布提带包,四四方方的可以放多书本,引得班级里好几个女同学一下课就聚在她身边,叽叽喳喳问她包哪儿买的,怎么做的,用的什么布,自己可不可以做。

    没过多久,班级里那几个女生都拿着一样的包来上课。

    这可是影响到学习时间和学习态度的事,不过这学生确实会来事儿,嘴巴也甜,三天两头给她送吃的放办公室桌上,任凭张老师再铁面无私,最后也能睁一只眼闭一眼,给她开个小灶,多辅导了几节课。

    后来她侄子的朋友,就是温馨的对象,直接打了电话过来,客气的询问起温馨最近在学校的情况,张老师听着电话那边似乎很年轻,但说话却极为稳重的年轻人。

    他张了半天嘴,没说出什么不好来,但多多少少也还是说了一嘴,她道:“温馨她成绩很稳定,考上大学还是很有希望的,就是她这个学习的态度不如其它同学积极,现在离高考只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还是要让她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而不是穿戴打扮方面……”

    电话那边一直听张老师说完,才郑重地说:“……放心,回去后我会跟她说的,温馨她年纪还小,有不懂事的地方,就麻烦张老师平时多照顾担待她一下。”

    张老师立即满口答应了下来。

    ……

    宋茜最近的日子总算好过起来,考上了大学之后,她与这具身体的父母算是彻底的翻了脸,对方没有给她一分钱的生活费,她只能靠学校那点可怜的补贴吃饭,后来为了顺利搭上书里男主这条线,她又借了同学二十块钱,和一些票还给了温馨。

    哪曾想,钱没了,男主最终也没有见到,后来她一咬牙就去了男主的部队门口堵他,她堵了很多天才把车堵到,以后这次总算能成功了。

    可没想到的是,她按照自己书里写的对话,一字不落的重新说了一遍,结果男主鸟都没鸟她,还让她以后别做这种让人为难的行为。

    宋茜情何以堪,心情差到极点,回到宿舍,借钱的同学又跟她要钱,她那时候身无分文,全靠学校有个暗恋她的男同学资助,借了她三十块钱和一些票,还了宿舍同学的钱。

    手里还余十几块,但是借了人家的钱票,别人再想约她出去,她就不能拒绝了,于是就可有可无的跟那个男同学出去了几次,慢慢的学校就传出她们俩处对象的事儿。

    对于宋茜来说,她根本不理会这种事儿,这个学校的人她一个也看不上,不过那个同学送她的饭票和一些点心吃食,她收下了,她对这个连吃饭都像猪食的贫瘠的世界,真的绝望了,唯有这些点心能做调剂品了。

    可再绝望也得活下去,她也发现了,书中她设定的女主所有的金手指,在她穿过来后全消失了,因为她根本没有她笔下女主的那些技能。

    写女主是总裁,难道作者就是总裁吗?作者要能当总裁,她还能有时间写书,全是yy而已。

    作为一个原来世界普通艺校的女大学生,让她卖卖萌化化妆直播还行,要她做美食,做衣服去赚钱,她是一窍不通。

    她家里怎么样也算是个小康家庭,从小衣食无忧,她也是在父母宠爱下长大。

    原来世界的美食,她吃可以,怎么做的根本就不知道,也从来没有下过厨房,十指更是不沾阳春水。

    衣服她穿可以,可是她跑到国营商店看那些花花绿绿的布,她就脑仁疼,完全没有头绪,更不会画画,画不出想要的样子,配不出能做的颜色,她试过买了些布,找到裁缝店做,裁缝问她怎么做,她根本说不出来,最后做出来的衣服,各种拼接她自己是穿不出去的。

    这个落后的年代,最基础最能赚钱的就只有衣食住行,衣和食她都划掉了,后面两样更不用提了,剩下的就是倒卖,黑市她也去过,去过几次就知道自己根本就不行。

    真正倒卖的人,都是男人,不仅蹲黑市,还经常跟人跑货车去外地,对宋茜来说这几乎不可能。

    在四处碰壁身上的钱又花光了之后,不得已她又跟刘峰借了十块钱,而刘峰也用这十块确定了她们的恋爱关系。

    宋茜并不在意,男女朋友又怎么样?分手有的是,她只是先答应了,借来周转。

    最后她想来想去,她给女主设定的这些金手指,自己可能无法做到了,也没办法在黑市混的风声水起,她就只能重操旧业,写点小文章小故事,寄给杂志和报纸,混个稿费。

    写了很多,等了很久,十块钱都快花光了,才有个小诗的稿费邮寄过来,里面有三块钱。

    虽然不多,但好的局面一打开,后面写的东西十次能有三次中稿,每次都有个三块四块,十块八块,她手头慢慢充裕了起来。

    当然写几个月,绞尽脑汁,也只存了几十块钱,她没有把钱还给刘峰,而是想手头宽裕了再说。

    这个时候,最焦头烂额的时期过去,宋茜智商回归,她才开始思考起她穿到自己写的书里这一步步是怎么走的,到底哪里错了。

    她之所以写这本书,最初是想赚钱点,也想出口恶气,因为温馨,她家赔了很多钱,多年的积蓄一赔到底,还欠了不少外债,差点没把店面卖了,她的生活水准也一下子降了下来,后来她拉下脸低头去给温馨认错,想让她帮帮自己家,说出那个供货商,或者重新签合同,五五分成都可以。

    可是温馨毫无余地的拒绝了她,不仅不会告诉她供货商,更不会再跟她家合作。

    无论宋茜怎么苦苦哀求,以往心软的温馨,这次十分的坚决。

    她心中涌现出恨意,她的母亲也因此还大病了一场,还住了院,而她的零花钱更是缩水,一些报名培训班也都因为没钱交费停止了。

    甚至她不得不去打工赚零花钱。

    直到最后她在网上写起了小说,最初的最初她的确是为了泄愤,她把女配设定成温馨的样子,大纲中也把她的命运写得极其惨,未成年就被糟蹋,对喜欢的人爱而不得,被父母背叛,被人哄骗,被强坚,再卖去当妓,女,最后癌症死亡,写完大纲后,她心中觉得十分的爽快,特别解气。

    凭着这么一口恶气,加上女主创业无脑爽文,以及各种玛丽苏,各种嫖,她这本书居然误打误撞的红了。

    宋茜冷静下来,现在再回想起来,这本书里,女主最早也是利用最久的金手指,就是男主,虽然大纲的时候,为了让女配温馨享受求而不得的苦,她把男主设定成了温馨以前跟她说过喜欢的男人的类型。

    但宋茜并不会写这种高冷的男主人设,她自己本身也不吃,文里的笔墨很少,几乎结婚就各奔东西,然后开始出场各类男配,或妖艳、或体贴、或小狼狗,这些都是她吃的人设,男主只有在想起来或者需要的时候才会提几笔。

    不喜的态度甚至连读者都看了出来。

    是史上存在感最弱男主。

    但是,现在宋茜穿进了书里后才发现,这个文里最弱男主设定的重要性,尤其对于女主,何其的重要,若没有他,女主没钱没势,无法开展商业蓝图版本,也就无法遇到各种美男小鲜肉。

    这简直就是个死循环,宋茜现在越想越不甘心,无论如何,她都得把这个剧情点给掰回来,因为,她设定的男主有多少钱她是知道的,有了这笔钱,哪怕她完成不了她笔下的女主那样的丰功伟业,她也可以投资。

    只要有钱,她有信心在十年后,用这笔钱翻几倍几十倍回来。

    可是现在,有个很重要的问题,她和男主前期最佳的碰面机会失去了。

    这个时候,宋茜再重新回想起这件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她之前那次之所以失败,虽然她有一部分原因,但是书里温馨的态度现在想想,也很不对劲。

    追究错过的源头,就在这个女配身上,书里温馨对女主应该是百依百顺,为什么会出现和她断交这样的剧情。

    宋茜再次不甘心的跑去了军区大院,结果却在军区大院的一个小保姆口中得知,温馨已经不在军区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男主听说也已经调离了军区,那小保姆甚至跟她透露说,男主和温馨曾打过结婚报告?

    这是怎么回事?

    书里的设定,男主绝对不会看上书里的温馨,他甚至极为厌恶女配,可是现在剧情竟然变了?男主居然和温馨打了结婚报告?

    实在难以置信?

    失魂落魄回来的宋茜想来想去,想到了她写到完结的时候,让女主狠狠的奚落了已患癌症的女配,不仅谢谢她之前的牵线,还让女主对她说,并不稀罕男主,当她把一张百元钱扔给她的时候,她让女主看到的是女配狰狞的面孔,那个时候,这代表了嫉妒和绝望。

    可是能写小说,想象力也是丰富的,所以宋茜想到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难道,这个温馨。

    是重生的?

    ……

    马上进入七月了,天气开始炎热起来,太阳炙烤着大地,一辆开往一三七部队唯一的公车,正颠簸的向驻地驶去,车里坐了几个去驻地探亲的家属。

    其中一个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画了淡淡不太看得出来的淡妆,但显得整个五官都立体起来。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宋茜。

    宋茜前面座位坐着一个女人,也化着淡淡的妆,拿着今年沪州这边最流行的小皮包,两个小时的车程,两人聊了几句。

    “你也去部队探亲?”

    宋茜含蓄地说:“去找个人。”

    “找谁啊?”那个女人问。

    “一三七部队的团长,你认识吗?”宋茜存着心思想打听一下,这个女人说自己去了好几次了。

    “你也找阎团长?”那个女人立即上下打量她。

    “上次来的那个女的,是阎团长的对象,你是他的谁?”

    “对象?”宋茜立即忽略了她的问话,注意力全在了对象这两个字上。

    “是啊,部队里阎团长有对象的事儿都传开了。”那个女人看着脸色不好看的宋茜说道。

    “那你知道,他对象叫什么?”

    那个女人想了想,上次一起食堂吃饭的时候,好像是说了名字的,啊,她想起来了,“姓温,叫温馨。”

    宋茜听到这个名字,咬牙切齿,果然是她!

    男主换了地方,宋茜是知道的,但是写是一回事,真的穿进书里,她连里面人物的脸和名字都对不到一起,更不要说她瞎编的地名了。

    还好她知道这个驻地的名字和地点,一路打听过来,晚上住在招待所里,找了两天才总算坐上了这辆车。

    她要想扭回剧情,就必须要想别的办法了。

    她摸了摸包里的几封信,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重生又怎么样?只要我把这几封信交给男主。

    女配就算重生一百次,也没用。

    因为这个温馨是个破鞋,十六岁的时候就和男人滚过野地了,书里的设定女主是女配最好的朋友,无话不淡,女配什么事都会告诉她。

    当然会写信给她,虽然写得很隐晦,但是信里面字里行间都充斥着那个男同学,写那个男同学每天送她回来,能写半张信纸,这些信女主去了大学后,仍然留着没丢弃,她正好可以拿来交给男主。

    女配想上位,做梦去吧。

    只要男主看了信,再查到她是这段苟且之事,呵呵,打了结婚报告怎么样?男主是不会要个有这样一个恶心过往的女人的。

    想到温馨愤怒绝望的脸,宋茜来到这个世界后憋闷的心情终于舒爽起来。

    公车一路驶到了驻地。

    因为来的基本都是家属,自从驻地家属区建好以后,来的家属越来越多了。

    轮到宋茜的时候,那个站哨的土兵道:“请到接待室说出你要探访的人。”

    接待处那个小兵看着宋茜,“你说你要找谁?”

    “我找你的阎团长,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请你传达一下。”

    被通知的时候,阎魔头正在靶场看士兵演练,听到士兵的传达,微微皱眉,“女的?叫什么名字?”

    “她说她叫宋茜,有重要的事找团长。”

    宋茜?阎魔头的记忆力很好,很快就记起,这个人是温馨的朋友,那个在军区拦她车的女大学生,她在京都上学,怎么会跑来这里?为什么要找他?有什么重要的事?难道跟温馨有关?

    阎魔头不动声色地道:“你将人留在接待室,我一会儿过去。”

    “是!”

    靶场演练三个回合,就收枪了,阎魔头进入接待后,看到宋茜,他看了眼跟在旁边的哨兵,哨兵行了礼转身离去。

    “你就是宋茜?找我什么事?”阎魔头严肃的问道。

    宋茜她写男主的时候,是按照温馨说的那几个特点描写的,所以她自己都不知道描写出来的这个人,现实应该是什么样,上次是在车里匆匆见了一面,现在再看到男主,那一瞬间,宋茜都有点心动了。

    现在的宋茜和男主并没有直接联系的,也没有旧情可叙。

    所以她只能开门见山地道:“阎团长,想必你应该知道,我和温馨曾经是最好的朋友,她的确帮过我很多,但是后来我和她疏远了,我已经把她资助过我的钱和票还给她了,我想,不知道的人一定会认为我是个考上大学,就忘记旧友的小人。

    其实不是这样,我之所以不再和温馨做朋友,是因为我看不惯她的人品。”说完她就从包里取出了三封信递给对面的阎团长。

    阎魔头锐利眼神的看了她一眼,伸手接了过来。

    “这些是她当初写给我的信,你看了就应该就清楚她的为人,她在十六的时候,和以前同班的一个男同学好上了,一直对他念念不忘,一往情深,后来做了保姆还给我写了信,说她妈妈逼她勾,引做保姆那家的儿子,可她不想,她有意中人,她一直还想着那个同学……”

    宋茜语速很快,条理分明,她必须要一击必中,直指红心,现在已经顾不上自己在男主面前是个什么印象了,因为她现在的主要目地就是要分开男主和女配。

    只有男主和温馨分手了,她才会有那么一丝机会,否则,连一丝接近男主的机会都没有。

    最后她说:“阎团长,也许是我多管闲事,但我如果不说出来,我良心不安,温馨她做了错事,还瞒着你,这对你不公平。”

    宋茜说完,就觉得炎炎夏日,接待室里突然有点凉,阎魔头幽沉凌厉的目光看向对面的女人,安静了片刻,薄唇轻启,“宋茜是吧?你很不错。”

    他拿着手里的信,看着她的眼神里若有似无的泛起一丝冷光,他平静地说:“你说的我知道了,信我会看完,事情我会处理,你可以回去了。”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宋茜赶紧叫住他,“阎团长,你能留个地址给我吗?后续我还可以给你写信。”

    阎魔头缓缓回过身,看了看她,嘴角微微弯起,可是,若细看的话,笑意并没有到达眼底。

    宋茜听到他淡淡说,“可以。”

    ……

    高考一天天的临近,温馨这段时间整天都在复习,她学习是有计划的,语文的文言文要加强,哔了狗了,里面很多内容都和她以前世界有出入;历史只能靠背,她利用“时间树”将里面一些重点事件和一些关键词写在上面,时时刻刻加强记忆,做到看词知道内容;还有地理和政治,熟记,硬背各种名词。其它温馨倒不是太担心。

    相比温馨,其它人紧张多了,复习班的气氛一度很沉闷。

    在高考五天前,温馨领到了准考证。

    之后经历了7号到9号三天高考,复考班的同学又聚在了一起,纷纷都在估计自己的成绩。

    预测着今年的高考录取分数线,难度大的话,分数线会降低,如果难度不大,很可能分数线比去年高,大家心里都没底,考得不好的愁容满面。

    只有温馨没心没肺,收拾了东西准备走人。

    和几个女同学出了校门,摆手分开后,坐在她后座的男同学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大门口,突然叫住了她。

    温馨一看是他,就笑道:“原来是你啊。”之前阎魔头因为他送自己红纱巾的事儿,吃了好一顿飞醋,所以温馨就挺注意了,她还无意在班里透露出自己有对象的事儿。

    果然之后很长时间,他没有再频繁的问问题,虽然偶尔也会问,但单独说话的机会就不多了。

    “温馨。”那个男同学个子挺高,就是有点瘦,大概高考的这段时间太累了,脸颊都是内收的,看着有点可怜,他家的条件也不太好,大学是他唯一的希望和出路了,他是豁出命在学习,全班只有他是最刻苦的,温馨挺同情的,也希望他能成功,成功的改变自己的未来,因为努力的人不会永远走下坡路的。

    “谢谢你,我如果考上大学,有你一份功劳。”他诚恳的说道。

    “你这么说我可不敢当呀,那都是你努力的成果。”

    “无论怎么说,都要谢谢你,以后我们不知道还能不能见面了,这个给你。”男同学难过的神情,塞给她一样东西,“再见。”说完他就低着头快步离开了。

    “诶,等等啊,这是什么啊?”温馨就想追过去,他家阎魔头不让她要别的男人的东西,她都答应了,怎么……是封信?

    她正犹豫要不要追过去还给他。

    她就听到后面传来魔鬼的声音,“温馨。”

    吓得她一激灵,回头就看到阎魔头不知道什么开车来到校门口,正站在车门那里,将车门用力的关上,脸色虽平静,但眼神却冷冽的看着她,以及她手里拿着的东西。

    温馨吓得立即把信藏后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