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第 69 章
    温馨:“呵, 呵呵,可能是他给我的补习费吧……”她在他凌厉的眼神下,说话都有点大舌头了, 这真不夸张,阎魔头要是生起气来, 那气场, 真的有两米五,他这种气场很适合拷问, 光看着他,就能吓尿裤子了,那眼神, 都能穿透你的灵魂深处,凌迟你。

    毕竟都叫魔鬼教官了,生起气来, 肯定就跟魔鬼一样可怕了。

    温馨温柔的气场,这时候再怎么撒娇也不行了,他不吃这一套。

    于是她只能尬笑, 眼睛一边看着他, 一边俯身匆匆的伸手去拣那些票。

    一张两张三张,几毛钱的和几分钱的, 洋洋撒撒合在一起,竟然有十二块之多。

    要知道十二块, 是那个男同志将近半个月的工资, 他每天上夜班的工资只有三十块钱, 还要补贴家用,这些钱看着就知道,是他平时一分一毛省下来的。

    都是血汗钱,但是他现在给了自己?难以置信。

    她觉得旁边阎大魔看她的眼神凉嗖嗖的,薄唇都抿了起来,眼睛瞪着她和手里的钱,都快着火了。

    温馨觉得拿着这钱有点烧手。

    她急急忙忙的把钱往信封里塞,心里叫苦不迭,这个男同志,也太大方了吧?若是一份友情,送书送本都行啊,送什么钱啊?还当着他家醋坛子的面送,现在好了,醋坛子要打翻了啊,酸了吧唧,她都闻到了嘛。

    里面还夹着张一张叠的四方的信纸,她拼命掩饰的信封里塞。

    “拿来!”严厉的两个字,就成功的喝止住了温馨掩耳盗铃的动作,以阎魔头的眼力,她的那些小动作还不是一目了然?

    温馨不情不愿的把那张纸条抽出了来,她飞快的扫了眼。

    温馨同志:

    你好。或许,或许你甚觉奇怪,我为什么会特意写信给你。是的,是因为我有许多许多话要跟你说,可是,又不知从何讲起,你是我长这么大,第一个写过信的人。

    我思考了许多个夜晚,回顾了这几个月和你在一起的学习生活,还有我们两个人相处时的情景,你的每句话,你回答的每一个问题,对我来说,都是美好的回忆和无限的怀念。四个月相处下来,你就像歌曲中唱的那样,是那么的纯真,那样的无私,我们之间的友谊,是坚固的,牢靠的,我多想永远的这样继续下去。

    却敌不过时间无情的溜走,高考结束了,我们就要离开学校,我和你留下的记忆是否也会与距离一样转瞬离去?可即使是这样,能够在这里认识你,我也感到欣慰,就算我没有考上大学,仍然在工厂里日日夜夜做着忙碌的工作,我也永远不忘记你,不会忘记那个坐在我前面的女孩,更不会忘记我们之间纯洁的友谊。

    能够在这里遇见你,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信里是我存的三个月的积蓄,对你来说很少很少,但我只想把它全部送给你,它们,是因你而存在。

    请你用它们购买些书籍之类的学习用品吧。

    最后的最后,谨向你父母问声好,祝他们身体康健,心情愉快。

    也祝你一生幸福,快乐。

    ……

    温馨看着都要哭了,真是个好青年啊,正唏嘘间,一只手从旁边伸了过来,眼睁睁看着信纸从指尖溜走。

    “诶诶……”她捏也捏不住,就见阎魔头盯着她,把信纸拿起来一抖,放到自己面前板着脸看。

    两三眼看完,他冷笑了一声,“美好的回忆?纯洁的友谊?永远不会忘记你?”他回头凌厉的目光看向温馨,“他为什么要给你写这样的信?你们之间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对他有什么想法?”

    温馨被他的声音吓得哆嗦了一下。

    “干嘛那么凶啊?”

    她委屈的小心冀冀的抱着阎魔头的手臂,脑子飞速的转动,边委屈边跟他讲道理:“泽扬,他真的只是我的同学和朋友,我就是看他可怜,才想帮帮他,他家里条件不好,每天晚上要上晚班,早上起来就要来上课,一天最多睡四个小时,瘦得像个稻草人,就为了能考上……”

    “不要跟我说这些!我刚才问你,你对他有没有想法?回答问题!”阎泽扬听着脸色更冷厉了,直接打断了她,开口质问。

    下句话他没说,为什么这个人不给别人写,就只给她写?她是不是对对方也有好感?

    温馨看着他拿着那张信,对她又恼又怒,气得眼睛都瞪了起来,扯着嗓子跟她吼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她居然想笑,她拼命掩饰着自己的微表情,不能笑不能笑。

    但这哪逃得过阎魔头的一对火眼金睛,他“啪”的一声,把信拍在了桌子上,那张可怜的信纸,这个年代的纸不知道是不是质量不好,一下子就裂开一半。

    把旁边只穿着睡衣的温馨吓了一跳。

    然后阎魔头就坐在沙发上,手臂支着膝盖,目光冷冷得盯着那张纸,一言不发生着闷气。

    温馨抿了抿有些干的嘴唇,凑他旁边,小声跟他说,“那我回答,你别生气啊,我回答你还不行吗?我对他没有别的想法,我来到这里,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她的声音轻轻柔柔婉转又动听。

    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喜欢你的眉毛呀,喜欢你的眼睛,喜欢你的声音,喜欢你的笑,还喜欢你嘴里微微苦涩的味道,和你身上的香水……香皂味儿……”

    阎魔头不说话,以前听起来还挺激动的,但他现在都学会不吃温馨这一套了。

    温馨还能有什么办法?她只好挪到他身边,靠在他肩膀上,来吧,此刻无言,正好唱首歌来调节一下,于是就轻轻哼唱了起来,想活跃下气氛,她哼了一首轻快的小情歌。

    温馨是艺校的学生,又做过直播,才艺至少唱歌还是可以的,没有伴奏,没有乐器,只有干干净净的嗓音,轻轻在他身边哼唱了起来,外面三点多钟天色,遥远的天边铺满了霞辉,空中时不时有白鸽成群飞过。

    也有小孩吵吵嚷嚷放学的声音。

    在这样悠悠的环境里,温馨面朝着在客厅明亮的窗户方向,她看着外面的天空,她本来是想调节下紧张的气氛,分散下他的注意力,喝首歌来缓和一下,她就是小声哼哼,字都咬得不清。

    结果,哼着熟悉的旋律,她就突然想着记忆里越来越模糊的另一个世界,心中带着点留恋,也带着点眷念,脸上有一点幸福,心中又有一点忧伤,她一边哼唱,一边用手抱着阎魔头的手臂,将脸蛋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

    她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他沉浸在她的歌声里。

    她唱的很含糊,但他听得却很仔细。

    客厅里一时静静的,直到她轻轻的哼完,砸吧了下嘴儿,回味了下,才得意洋洋的说了句话:“别的男人我可看不上,我温馨是谁啊?千挑万选才选中你一下,放心,我可不是负心汉,我会对你负责的,你也别多想,挺大个爷们的,这么小心眼,我都跟你说多少遍了,我就喜欢你,等再过两年,我们结了婚,我就给你生个小孩儿玩儿,你喜欢不喜欢小孩呀,一个个像小猴子一样叫你爸爸……”

    ……

    阎魔头也不知是被温馨胡说八道的甜言蜜语哪句话说舒坦了,没有在家里做饭,直接带她去下馆子,去的就是那家私房菜馆,没想到阎魔头和那个老板还认识,为了庆祝她高考完,阎魔头点了一桌子菜。

    他吃了两口,就把手懒洋洋的搭在温馨身后的椅背上,唇角微翘着看着她一边吃饭,吃得脸颊鼓鼓的,一边叽叽喳喳跟她说复习班事儿。

    一不小心就提了那个后桌的男同学,果然阎魔头的脸色又皮笑肉不笑了,温馨真是怕了怕了,男人要醋起来,那劲儿比女人醋多了。

    立即灵活的转了话题,不过她吃了一会儿,还是央求了阎泽扬,“泽扬,我这个人就是善良你知道。”还没说完自己都想吐了,“我对他真没有想法,就是觉得他可怜,他要不可怜,我都忘记他长什么样了……”潜意思是你要是不把他弄更可怜,那我分分秒就不记得了。

    阎魔头之前把那封信还有钱都拿走了,她还真怕他拿这个东西干点什么事儿,那她可真要内疚死了。

    冷眼旁观的看着她那小心思满脸的样子,阎泽扬冷哼了一声:“放心吧,不会再让你惦记他了,只要他老老实实的。”当然会老老实实的,那个男同学最后考上了,却去了最遥远的城市上的大学,当地分配工作,和温馨这一生都未必再见到了。

    阎泽扬看她放心下来,吃的饱饱的,不知道怎么他有点生气。

    温馨吃很饱,其实她只挑菜吃,面前还放着一只碗,碗里有清水。

    挟一口菜还在碗里涮一涮?

    阎魔头眉头都纠一起了,看着她,“这什么毛病?”

    结果她说什么卡路里?热量高,吃了会胖。这时候饭店菜里的油也不小啊。

    不过只要温馨不作妖,阎泽扬平时还是挺惯着她,她喜欢就这样吧,剩下的菜他都给吃了。

    一边吃一边还无意似的淡淡地问她:“你想去哪个学校?”对于温馨能不能考上,阎魔头不问,不代表他不知道,她的成绩他是一清二楚,高考前七中的高考复习班,期终的模拟考,温馨各科成绩都不错。

    上面传来的消息,今年高等院校招生名额还可以,重点大学的英语,全部记分,所以重点大学温馨还是很有希望的。

    温馨一边吃一边说:“我能去哪儿,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沪州,去沪大,我要是离你远了,你要被那些猫猫狗狗叼走了我怎么办?我还不得悔得肠子都青了?我得在这边看着你。让你一个小姑娘也泡不到。”

    温馨对这个世界的大学,没那么认真,这本来就是一个书里的世界,认真干嘛?逍遥自在才是真的,沪大也是重点大学,而且她觉得这边环境不错,在书里的设定也是后世繁华的三大都市之一。

    她都待习惯了,就不怎么想去陌生的城市,那会让她有种天大地大自己无依无靠的感觉,在这边有阎魔头在,谁也不敢欺负她,她还能耀个武,扬个威,有后台有人罩着,有安全感,有事能找到人帮,有委屈能有人诉,真得很舒服,阎魔头平时方方面面都给她打点,很照顾她,她是傻了才会舍近求远,跑别的不知道的陌生城市去上学。

    这时服务员过来送汤,就听到这桌的这个帅气的男青年突然开口训着正吃着饭的,嘴里啃着大蟹腿的漂亮对象,板着脸道:“你这个女同志,思想太不端正了,说话要知道分寸,什么猫猫狗狗?什么泡?我的作风问题还需要你质疑?”

    “行行行,不质疑不质疑,你端正,你最端正,好不好?”温馨咬着蟹腿赶紧应声,声音这么大,吵死人啦。

    等服务员出去了,温馨才哼了阎魔头一眼,捏着鼻子学他:“阎泽扬同志,你的作风问题,我看呐,很有问题,等我回去查查你是不是在外面养小三,有小蜜……”

    “什么小三?什么小蜜?什么乱七八糟的?”阎泽扬听不懂这些,但还是说:“你查,随便查。”他不可能有作风问题。

    温馨捂着嘴轻笑,低头满足的吃东西,阎泽扬则翘起唇角,心里妥帖,她不愿意和他分开,难道他就愿意了吗?只是大男人心理作祟,心里再急,也开不出口挽留她,现在她愿意留下来,他心里当然妥贴了,咳了一声,就撸起袖子,取过一只大闸蟹,给温馨掰壳,把肉放她盘子里,把她喂得饱饱的。

    不过她想吃第三只的时候,阎泽扬不给了,“螃蟹太寒凉,对女同志身体不好,你下个星期癸水就来了,注意点,到时候肚子疼别再来找我。”

    温馨对自己身体好的事儿,她是听话的,就只好依依不舍的放弃了,舔了舔手指头,被阎泽扬瞪了眼,她赶紧把手指头从嘴里拿出来了。

    最后等阎泽扬付了钱,温馨就跟在他身后出了饭店,溜溜哒哒回了家。

    ……

    晚上阎魔头一反白天的高冷,像个黏皮糖一样黏在温馨身上,轻嗅着她身上的气味,瘖痖着声音跟她求爱。

    温馨被他抱一抱就化成水了,哪有什么抗柜,满心都是**一刻值千金,两个人又不常见面,每次见着都像小别胜新婚一样,更激烈更恩爱了。

    很快两个人就黏在了一起。

    阎泽扬灵活的舌,诱哄着她钻进她樱色粉唇内,撷取着她口中,芳香的甘露。

    然后从她身后给了一个像婴儿一样的抱抱。

    “哎呀,我不要,我不要这样。”温馨挣扎着,好累啊这个。

    但全身都是力量的体能标兵,最喜欢这种别人做不到,只有他能做到,并且能做的更好更刺激的运动,他最擅长的就是炫技,喜欢挑战,能把心爱的人炫得死去活来,他才有极大的成就感。

    于是他不断的在温馨耳边哄着,诱惑着,忽悠着,“乖,你不是想跟我生小孩儿吗?那就好好跟我做生小孩才能做的事……”

    “太羞人啦,这样……”

    不久,房间里就传来温馨的起起伏伏跟过山车一样的惊呼声,“呀,不要不要,不要啊……”

    ……

    高考结束后,不到一个月,温馨就收到了通知,她和复考班的几个同学获得了今年的高考体检和政审资格。接到这个通知温馨并不意外,主要是政审让她有点担心。

    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有点心虚的,温家那边的户口已经消了,她以后就是魏欣了,而魏欣这个身份其实是她冒充的,真人早就死了,这是个大问题。

    她急张跑去给阎泽扬打电话,电话嗑嗑巴巴隐晦地跟他说这个事儿,她害怕被查出来,阎泽扬听完只是淡淡地对她道:“不要胡思乱想,安心去体验。”

    听他这句话,温馨心里就安稳多了。

    她的成绩还可以,志愿她填的是沪大,重点大学的录取分数线是340分,她高出五十分,只要政审能过,录取应该没有问题。

    等到八月中,录取通知书就送达了,温馨拿着通知书就坐上了通往驻地专线车,跑到阎魔头的部队去了,想第一时间告诉他,顺便跟他求爱的抱抱,主要就是想他了嘛。

    结果刚到驻地,她就在接待室那里,看到不远阎魔头正站在一个树荫小道上,跟一个年轻女人在说话,那个年轻的女人还笑呵呵的。

    温馨“啪”的一下就拍了下桌子,好你个阎泽扬,众目睽睽之下,你的端正呢?你的作风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