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第 77 章
    温馨是个水做的人儿, 刚铺好的新被单和毯子, 第二天就被阎魔头拿去洗了。

    她穿着睡衣在没铺床单的床上睡得正香时候,阎魔头已经在院子里给她洗被单和毯子了,早上温馨不肯起床,还是阎泽扬把她抱了起来,用一只手把床单掀了, 又把她放回床上,让她继续睡,把对象惯的像个孩子似的。

    等到温馨睡够了起床后,她才知道, 阎魔头私下已经把这个房子原主欠的九百多债款还了, 他说, 只有这样她以后在这里住着才会安稳, 否则债款一日不还,这房子住着就不会安生。

    “九百多?”将近一千块?

    等于这房子买下来花了两千多,温馨戳着碗底, 好吧,本来以为房子买的便宜,才一千二,现在好了, 还倒欠了他九百多块,她现在没有钱了, 手里零零总总加一起只剩七百块钱, 短时间内根本还不起。

    “你放心吧, 九百多我还就是了,我到时候还你一千。”他们已分开住了,不同居了,那帐当然要算的清清楚楚,同居的时候,他给零花钱天经地义,她也用自己的钱买东西了,她还收拾家务做给他用系统的材料做吃的,还给他送过温暖。但是现在她搬出来了,肯定要亲兄弟明算帐,该多少一定要还的。

    本来还高兴的阎魔头一听说她要还钱,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要她还什么钱?将来他的钱还不都是她的,她现在和自己分得这么清楚,什么意思?这让他不太高兴,不过两人刚合好,他也没有说别的,只沉默了下说:“吃饭!”拿起了筷子。

    其实两千多的房子,就算贵了点,买下来也是相当值得的,因为她知道以后这里绝对不会是区区两千块钱就能买来的地方,位置离学校那么近,虽然看着破烂,但以后寸土寸金指日可待,要不是手里没钱,她还真想多买几处呢。

    机会难得,过两年再想买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大家都不傻。

    吃完了早饭,窗外粉色的毯子和被单已经晒在了院子里,洗得干干净净随风飘扬,而一身军装的阎魔头就要走了,他车还停在招待所门口,毕竟停在这里不方便。

    “温馨。”阎魔头走到她身边叫她,伸手忍不住想要碰她,走之前想跟她亲热一会儿,男人别管在外面有多威严、正经、严谨,在私下里,在枕边人面前这些就不剩多少了,毕竟上个床还得光溜溜不是,那时候能有多威严?多正经?

    尤其是在喜欢的对象面前,男人有时候就像个小孩子,不自觉就会跟在对象屁股后面打转。

    温馨虽然昨天和他上床了,但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只当解决生理问题了,他还是很好的一根按,摩棒的,他们身体也特别契合,她每次都能感受到灵肉结合的那种幸福感。

    很棒很喜欢,所以能享用当然要尽情享用了。

    但是早上一起来看见他,尤其看到他要走的时候,就不开心了,她也说不清楚,就是心里莫名委屈,就想各种折腾他,看他为自己着急才觉得舒服。

    不过她是个小人精,折腾也知道深浅,她都尽量不碰他的底线,都是些小打小闹而已。

    像之前两人因为书的事吵架分开,温馨到现在也没有提及关于书的任何话题,也没有半分解释,吵架当时她也没有吐露什么,说的也只有我喜欢你,并没有说别的。

    她知道,自己只要一提起书,就会让本土的阎魔头心里不愉快,谁会愿意再听一遍自己只是别人手下的一个角色这种被人摆布的真相?

    何况还是阎魔头这种自尊非常矜傲的人。

    他所有想知道的,能知道的一切都已经从宋茜那里得知了,其实并不需要她再来复述一遍。

    这种事,他缺的只是自己想通而已,并不需要别人的指手划脚,温馨解释的越多,他就越痛苦,她不如什么都不说,他才会在痛苦之后,更珍惜她。

    温馨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如果她这点眼色和深浅都不懂,她也白混那么多年了。

    一听到他要走,温馨就不理他了,吃完的碗筷,她也不收拾,任他自己在那刷,她跑到院子里,拽院子里那棵不知道什么树的树叶。

    阎魔头洗完了碗,收拾好,穿上军装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她不高兴的在树下面,背对着他在扯树枝。

    听到他的脚步声过来,“温馨,我要走了。”

    “走吧走吧,赶紧走,院子小留不住你这么大个人。”温馨一边说一边扯着树枝哗啦哗啦的响,在阎魔头眼中,别提多可爱了。

    两人一开始感情刚好的时候,他走就走了,温馨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在他每一次离开,她不高兴的时间越来越长,只要一听到走她就任性的变脸色。他也知道,她不愿意他离开,每次都匆匆的来,匆匆的走,可是,他是个军人,不可能像普通的对象或者丈夫,天天陪伴在她身边。

    阎泽扬看她这样,就上前想安慰她,和她亲热,两人都已经有肌肤之亲了,平时见着就想贴在一起,想亲亲摸摸在所难免,可温馨不给他亲,还催他要走快点。

    看他走过来,她转头就跑掉,她哪是阎魔头的对手,没跑多远,就被他从后面抱在了怀里,还不断的厮磨着她的小脸蛋,嘴唇留恋的在上面亲来亲去,还亲出了声音。

    吧唧吧唧的,温馨听到耳边,都觉得羞耻,是替他羞耻,不要脸!

    “温馨。”一边厮磨着她,他一边沙哑的叫她的名字,“我有时间,我就过来,你如果想我了就跟我打电话,房子那边有电话,你经常回去看看,如果有事,你就去找田枫,他会帮你。”

    温馨又想哭鼻子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一走好多天,每到这种时候她就难受,就想对他发脾气。

    “哭什么?你要不舍得我走,就跟我结婚,我们努力生个小孩,最好跟你一模一样,我喜欢长得像你的女儿。”阎泽扬抱着她,在被风吹的粉色被单不断飘飞的绿树旁边,他轻轻的抱着她哄着她诱着她道。

    “不生不生,我才不生呢,男孩女孩都不给你生,你找个猴子,让她喊你爸爸吧。”温馨左右躲着不让他亲自己脸蛋,一边躲一边气他说。

    “你要给我生个猴子,我也要。”生个什么他都要。

    ……

    最后,哄了她好一会儿,阎魔头才离开,离开的时候还要发挥他军队里侦查兵的能力,确定周围人少,不会有人看到他,才打开门,飞速闪了出去。

    堂堂一个军人,一个团级军官,就跟个小偷似的偷偷摸摸出入对象家里,不能光明正大的出入,真让阎魔头呕血,做梦都想赶紧把这个磨人精娶回家,哪怕天天磨他,他也认了,只要她嫁进来,他什么都认了。

    温馨一开始不理他,爱走不走,等到他终于走了,她又忍不住跑到大门边,拉开门缝,探出小脑袋四处看,不舍的到处找他离开的身影。

    结果就看到不远他正站在那儿没走,回头看着她,温馨脸一红,“啪”的就把门关上了,她吸了下鼻子,心道:骗子,还说结婚呢,结婚也一样看不到他人影的,想骗她结婚,没门!

    ……

    温馨上午去国营商店买了些东西,她现在手里没有多少钱,所以,要省着点花,只买了点必需品。

    还买了些米面还蔬菜,饭店她现在是吃不起了,自己做吧。

    中午睡了个午觉,补补眠,下午的时候,田枫突然带了人过来。

    “啊,田枫大哥,你怎么知道我要换大门啊?”温馨惊讶的看着门口换木的木匠。

    “泽扬说的,他中午跟我打电话了,说给住学校附近,那个门有点旧了,让我找人给你换下门,这门确实不行了,咱换个好的。”他笑着说。

    “对了,听说温馨同志你考上沪大了?恭喜了啊!我就跟泽扬说你聪明伶俐肯定能考上,他还说你笨笨的,考不上也没关系,不过你考上后,他特别高兴,还请我们几个同学吃了一顿。”田枫笑呵呵的跟温馨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