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第 2 章
    温馨看着眼前这个中年妇女冲着自己“噼里啪啦”一通骂。

    她脑子乱糟糟的,一边防着她掐自己,一边忍不住用手揉着后脑勺,刚才头嗑到块石头,有点疼。

    主要是她现在心慌气短,有点搞不清状况。

    还有这个地方,这是哪里?

    她刚才明明在机场,准备登机的啊。

    她记得早上起来到衣帽间挑了件田园风碎花纱裙,还梳了两条松松的松鼠尾一样的麻花辫配裙子,装好了行李箱,提前两个小时到达机场,将行李托运后,随身就带着个田园风藤编小箱子,里面放了一些随身用品。

    在候机厅等机中无聊,她就从箱子里翻出本小说看。

    这本小说是同学神神秘秘塞给她的,说是她前闺蜜刚出版的小说,她们寝室人手一本,并嘱咐她拿回去一定好好的“仔细”的阅读。

    她和闺蜜宋茜其实早在三个月前就闹掰了,两人大学期间空闲时间多,就一起合伙做了点事情,她出货,宋茜家正好有个店面位置不错,两人就这样做起了生意,她也没想到,生意会那么好。

    更没想到,赚了钱后,宋茜和她家人就变了嘴脸,不但数次压低货源价格,还几次减少她的分成,本来五五最后变成了二八,她实在忍无可忍,就直接停了货源,不再与宋茜家合作了。

    为此,宋茜家人还沾沾自喜,店的名气打响了,不必给温馨分成,那利润就全是她们赚的。

    她们也万万没想到,失去了温馨的货源后,引进了别的供货商同等价位的货物,她的店一下子就垮了,积压了满仓的劣质货卖不出去。

    温馨心里哼哼了一声,宋茜及家人都以为她只是个中间商,两边互相联系一下,就要拿走大把的利润,他们还骂自己女儿傻,生意没有这么做的,根本不公平,于是一家人包括闺蜜,早就想甩开她单做,所以才不断降低分成,就是要逼着她走人,毕竟两人当初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没有签什么合同。

    但她家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不仅是“中间商”,还是货源第一手提供者,像她这么质优价廉的“货源”如果不是自己闺蜜,她根会不会卖的,而且她的货仅此一家,别无他处。

    宋茜家偷鸡不成反失把米,赚的钱都赔了进去,最后逼不得已来找她,可温馨根本不可能告诉宋茜自己的货源来处。

    因为货源,就是她自己。

    两个人的梁子也就此结下了。

    但那又怎么样,她已经从学校搬出来 ,大学毕业大家就要各奔东西,她难过了一阵,就不放在心上了。

    宋茜的小说她根本不想看,但想起同学的语气很奇怪,现在正好有时间,就顺手翻了翻,结果越看越生气,气得嘴巴都鼓起来了。

    怪不得同学塞书的时候,看她的表情那么奇怪!

    宋茜居然把她的名字写进了这本书里,还是书《让我好好爱你一次》中最凄惨的一个女配。

    这个女配,不但名字也叫温馨,连外貌身高性格美貌的描写,都完全跟她一样,这个女配的父亲一开始巴结阎家,后又为了好处在某种运动中,对阎家落井下石,谁知人家不过两年时间就平反了,平反后才一年的时间就如坐了火箭一样官升三级。

    在这本小说的设定里,男主父亲最后坐到了**的位置,不说权势滔天也算是身居高位了,女配一家在人家连升三级后就吓坏了,尤其儿子前程屡屡受阻后,就打起了自己年轻貌美女儿的主意,想尽办法要将温馨,送进阎家做小保姆,让她勾引阎家的儿子,抱着只要阎家能消气,不阻挡自己儿子的前程,女儿被糟蹋了也无所谓的讨好心态。

    阎父以为以自己女儿的美貌,勾搭男人这件事轻而易举,不是他厚脸皮自夸,凡是见过她女儿的男的,就没有几个不想要的。

    可没想到,女配在阎家还没待足一个月,就被人给赶了出来,别说是勾搭了,连对方衣角都没碰到过,最后好不容易鼓足勇气的时候,还被一群人撞见了,名声尽毁,只能天天在家中以泪洗面。

    在得知阎母打算把她嫁给书记家的傻子的时候,女配绝望之下,带了点钱就跑了出去,跟着人南下去了海广一带。

    一个女人,人生地不熟,长得又这么漂亮,很快就遇见了渣男,悲惨的被强干后,又将她半威胁半骗卖进了歌舞厅做了坐台小姐。

    因为长得靓身条好,胸口饱满有如蜜桃,细腰腿长臀翘十分诱人,再加上舞姿曼妙以及腰肢大腿韧性柔软,可攀可折,一时名声大噪,想包她的上流富商络绎不绝,很快就被逼着出了台,再后来流落风尘,人尽可夫。

    在文末尾结局的时候,还故意写了她的下场,得了绝症,无钱医治,脸颊枯黄的坐在墙角,被路过的女主遇到,怜悯的甩了一百块钱……

    啊呸呸呸!

    温馨气得不断扯着自己毛绒绒的辫子,在书里看到她名字的时候,她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了,谁知道那宋茜居然这么毒!居然把她写成了妓,女?

    她可真是瞎了眼拿这种人当闺蜜。

    一气之下,她将书摔在了座位上,将辫子往后一甩,哼,名字再怎么一样,那也不是她本人,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混成书里这个样子的!

    ……

    回想到这里,坐在河边的温馨总算拍了下额头,自己好像就是说完了这句话,丢下书,起身准备登机的时候,突然天昏地转,晕了过去……

    晕过去后的事她就不知道了。

    醒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有个穿着背心的帅哥,半蹲在她面前目光专注地看着她,现在想来也是眉朗清风、点漆星目、肩宽窄腰,手臂上全是一动一动内敛的肌肉,背心胸口处俯下身的时候还有一条条的胸肌。

    虽然蹲在那里,但有力的大长腿是遮不住的,尤其还有不断往下滴水的冷峻脸蛋,简直不要太性,感!

    她因为自己特殊体质的问题,平时并不能随便找男朋友,一旦找的话,就必须是自己非常非常满意的人才行,否则就亏大了,而眼前这个人的颜值和气质,是她至今为止见过最满意的一个,当时心里还砰砰砰的跳着,以为在梦中,生怕梦醒的太快,就直接捧着他的脸亲来吮去。

    结果没想到,这并不是梦。

    亲了没几秒,对方就将她用力推开了,害她头还嗑到了一块石头上。

    然后人就走了。

    她挣扎了半天才坐起来,身上的衣服莫名其妙的湿了,浅色的真丝裙太薄,一旦浸水,等于没穿,要不是褶皱多,她差点三点全,露,就顺手扯过旁边的军服,拿过来遮丑,刚套上就跑过来一个中年妇女,指着她就一顿骂。

    骂得她连还嘴机会都没有。

    她揉着头,听着她反复在那说阎家付家,得罪报复,还有小保姆……

    小保姆?温馨突然像抓住了什么一样脑子清醒起来。

    暗暗将她说过的关健词联系在一起。

    小保姆、阎家、付家。

    得罪阎家,怕报复,嫁给傻子……

    这不是之前看的那本小说里的内容吗?

    不会吧?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中年妇女。

    她的目光扫过她的齐耳短发,还有她身上样式非常老派、布料也很有年代感的短袖上衣,以及那条怎么看都不像是现代人穿的又土又肥的裤子,最后,落在她脚上绣着花样的布鞋上。

    温馨有点傻眼了。

    她勿忙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点熟悉的东西,来证明自己的猜想是错的。

    但周围的环境是完全陌生的,她还从树林外的墙上看到了红色标语?!以及周围一排排低矮的房子和斑驳的墙面……建筑老旧的好像倒退了几十年一样。

    ……

    不不不,不可能!

    她吓出一身冷汗。

    应该……应该不会是穿进一本书里了吧?

    那本书的设定可是几十年前啊!

    oh no!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