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第 12 章
    听她这么说,阎泽扬淡淡颌首,道:“文工团的节目表演的不错。”

    “真的?今天的领舞是我,阎团长喜欢的话,我代表文工团,欢迎你以后常来看我们演出。”

    看着阎泽扬挺拔的身姿,还听到他夸奖,韩秀丽内心涌起一股喜悦,有些热潮澎湃,眼底更是柔情似水地看着他。

    阎泽扬见她激动的样子,眉头微蹙,随便扫了一眼周围,文工团后台百十来号人,都在似有若无的看向这边,他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点点头转身就走了。

    ……

    韩秀丽一直站在后台门口张望,直到看不见人影,心里却觉得甜蜜蜜,她已经两次主动和他搭话了,这次应该能记住自己了吧?

    从她看到阎泽扬第一眼心里就喜欢上了对方,整个军营没有一个能比得上阎团长丰神俊朗的风度与身姿,而且他的家庭背景也很好。

    她则是文工团最美的团花。

    连赵团长也说过,阎卫国的儿子眼光很高,一般般的他恐怕看不上,除非是拔尖的,军区周围瞅一瞅,就属文工团里她最出色,也是最有机会的……

    可此时的赵团长在后台却看的心里直摇头,韩秀丽是他妻子那边亲戚家的小孩,从小就在文工团,也算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心气儿高的很,一心就想嫁到京都,现在就看中老阎家这个独子。

    可以他这个过来人目光来看,他妻子家这个远房侄女,恐怕是没戏了,老阎家这儿子就不是个见到漂亮女人就转不动眼珠子的人。

    他这侄女长得够可以了,结果呢,人正眼都没瞅两眼,转身就利索走人,看那样子,根本没入他的眼。

    后台还有几个小脸扑红,个高白净的文艺女兵,背后纷纷议论,“你猜她刚才说什么呀?欢迎阎团长以后常来文工团看我们演出……”其中一个苹果脸的正掐着嗓子学韩秀丽说话声,惹得其它人纷纷笑了起来。

    文工团台上台下的竞争是很激烈的,领舞就那么一个,原本是凭实力上去,可就是因为韩秀丽与团长家夫人有那么点关系,做上了领舞的位置,其它几个台柱水准的文艺兵都不服气,内部矛盾也是日益严重。

    “她以为人家是看上她?脸皮可真厚,人阎团明显是等演完了来后台拿东西的,可真会往脸上贴金。”

    “谁说不是,你没听她那句,今天的领舞是我……呸!她的领舞怎么上去的,她自己不知道?人家阎团长家里三代红军,人长得帅,又有能力,父亲又是xx,以后怎么混也能混个正师级 ,能看上她?也不瞅瞅自己的身份,啧!我爸团长,都不敢跟人阎司令员做亲家呢。”

    “哎哟,你这想法挺多的啊,还想让你爸跟人阎司令做亲家。”旁边人打趣道。

    “去去去,我打个比方,再说了,有想法怎么啦?我再怎么样,也比那韩秀丽强吧?”

    ……

    晚上四点多温馨准时去接阎妙妙,这个时候的小学建的十分简陋,别看是在京都啊,京都这时候绝对不是后世那样高楼鼎立的繁华都市。

    甚至像个贫困县,用一个字形容就是,土!

    是的,非常土气的建筑,除了中心区域,宫里头那一圈,其它地方是真土,小学的学校可以跟现代的某些贫困地区的房子相媲美。

    到了放学时间,学校涌出大量的土兮兮,脏乎乎的小学生,夏天操场跑跳,尘土飞扬,周围还有沙堆,不少放学的小学生还那边玩沙子……

    不弄得全身小黄鸡才怪了。

    还好阎妙妙身上还挺干净的,她一眼就看到人群中的那个小不点了,阎家这小女儿说是六岁,其实虚岁还没到呢。

    今天的阎妙妙见到温馨就高兴的飞奔过来,一下子抱住了温馨的大腿。

    仰着头,小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

    温馨微微一笑,“今天的午饭好吃吗?”她问道。

    “嗯!”阎妙妙大力的点头,中午的时候她把饭盒打开,好多同学都跑过来围着她的饭盒看,她还把温馨给她带的水果味儿的水,分享给同学,因为她平时年纪小,比她大的同学都不爱跟她玩,但是今天好多人都围着她妙妙妙妙的叫,玩的时候也会叫她一起,所以,她今天过的特别特别开心。

    温馨亲了她一下,就拉着她的手回家了。

    阎妙妙一路在温馨身边蹦蹦跳跳,快到家的时候还拽着温馨大眼睛期盼的看着她,“明天也是姨姨送我吗?”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温馨看着她期望的眼神,能感觉到这个孩子的内心是敏感与卑微的。

    她虽然有爸爸和哥哥,但是阎卫国那么忙,哪有时间带自己女儿,每天晚上能回来抱两下就不错了。

    至于她哥哥,书里写过,阎泽扬还是很疼这个妹妹,但是毕竟是个男人,他本来可以留在军营中,不必回家烦心的面对父亲娶的这个替代他母亲身份的女人,但是他还是每天都要回去,目地不言自明,就是为了庇佑他妹妹。

    哪怕他什么都不做,只待在家里,就没有人敢欺负阎妙妙一根手指,当然这个人指得就是何文燕。

    只是他可以用这样的方式保护阎妙妙,可以在物质上满足她,漂亮的衣服,书包,但是,要说细腻的亲情或者细心照料,却未必做得到,她上次还看到,阎妙妙欢喜的跑过去要抱他,却被他拦住,嫌弃她手里抓得东西,妙妙心里是很失落的,小女孩在原地看他哥哥走上楼,才跑到厨房。

    其实,小孩子是很依赖人的,她们需要的东西也很简单,她看着阎妙妙的小脸蛋,蹲下身,亲了下,然后把她小身子抱在怀里,“嗯,明天还送你上学。”

    阎妙妙小身子被温馨抱着,她有些不好意思,还有点不安的动了动,在温馨要松开她的时候,她却又害羞的问:“姨姨,你抱着我好舒服哦?”

    她说:“妈妈以前也是这样抱着我的,我好久没有被妈妈抱了。”

    说完,还特意补充,“是妈妈,不是何阿姨。”

    温馨摸着她的两个头发黄黄的小辫子,做为一个同样小时失去过母亲的人,她当然懂这种感受,可怜的小丫头。

    ……

    傍晚,何文燕下班回来,医院离军区不远,时间充裕的话她大多走着上班,偶尔骑自行车。

    她回来时,温馨正在厨房忙,她是掐着点做的饭,正好端出一大碗鱼丸蛋汤,昨天后勤兵送的鱼没吃完,她索性做成鱼丸放进冰箱里,晚上正好拿来做个汤,扔两片翠绿的叶子。白绿黄好看又鲜美。

    温馨见到她,笑着迎上去道:“主任,你回来啦,晚饭做好了,一会儿就能吃了。”她本身服务行业做的多,职业操守还是有的,既然选择做了,尽不尽心是一回事,至少客客气气做到位了,没有什么可挑剔的最好。

    何文燕累了一天了,回家进院子就闻到饭菜的香味儿,进门能看到个笑脸,饭菜有几样已经摆在桌子上,待会儿洗把脸过来就能吃了,她第一次觉得这保姆找的还不错,之前觉得家里多个人不自在,现在看来,还是满意的。

    她难得对她露了个笑脸,点了点头,“妙妙接回来了?”

    “接回来了,在屋子里玩呢。”温馨说道。

    何文燕嗯了一声,回房间放包。

    温馨放好汤,回头,就看到阎泽扬左手拿着军帽,右手拎了个袋子走了进来,步伐稳健、雄姿英发,嘴角还微微翘起。

    一进来就看向她。

    这让温馨生出种不好的预感。

    她站在那儿,就看到阎泽扬将手里的袋子扔到厨房,似乎等她过去。

    他要她过去,她就得过去吗?温馨就故意装作在那里摆盘,拖着不走,心里却暗道,那袋子里装的什么?

    果然,阎魔头黑了脸,等了没半分钟,就直接下了命令,“你,过来!”就跟命令他团里的兵似的。

    温馨连黑亮的马尾都不情愿的在脑后直甩,瞅了他好几眼,才不甘不愿地走过去,嘴里装模作样的问了句:“阎同志,我忙着呢,你叫我过来什么事儿啊?”

    阎魔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