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第 15 章
    阎魔头默不作声吃掉两碗……

    一碗加了香辣牛肉酱汁,一碗拌了碎花生香菇酱,花生香菇里面再放少少的肉粒,又鲜又美味,温馨将酱汁浇在米饭上的时候,哇,她自己都快流口水了。

    阎魔头吃的心满意足,难得赏了温馨一个正眼,拿起帽子走了。

    温馨:“……”莫名有种成就感怎么回事?

    不过她可不只是厨艺精湛,就算没系统那些年,她也是做什么都好吃。

    后来靠她自己摸爬滚打,各行各业也都多多少少做过,从高中寒暑假她就已经在做了,也学习了好多东西,这些工作三五天的不算多,三五个月的也不少,连按摩她也学了半年之久。

    当时是在环西道那里的一个叫雅韵的温泉洗浴会所,她在一个毕业的学姐推荐下,才找到这个兼职。

    像她这样的学生,时间无法固定按理说人家正经会所是不收的,但是奈何她形象太出众了,脸盘漂亮,身材比例完美,关健是三围爆炸,面试的人看了她一眼就同意她每天晚过来做六个小时,时薪很高,一小时可以抵她平时一天打工的收入。

    不过那时候她进去倒也不是学按摩,而是会所前台,撑会所脸面用的,只做晚上几个小时的高峰期就可以了。

    按摩手艺也是在闲的时候跟会所里的人学的,当时她主要是觉得近水楼台嘛,最好能学个技术什么的,可后来发现,按摩师,尤其是这种会所年轻女性按摩师,非常乱,半卖不卖,说卖吧,人家有正当职业和技能,不卖吧,遇到出手大方的客人……

    她那时候只卖艺不卖身的,后来就算了。

    可杂七杂八学了再多,现在也派不上用场,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大背景下,她会的东西毫无用武之地。

    更别说赚钱了,现在都沦落到给人当保姆,用体力和厨艺糊口的地步了。

    还有什么成就感可言?

    温馨立即丧丧的。

    何文燕早餐后,对温馨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能不满意吗?这个人一开始要塞进来的时候,她是存有厌恶情绪的,后来多方面考虑,又被父母那边逼迫,这才答应让人进来,却没想到,竟然出乎她的预期。

    不仅能做到她要求的卫生问题,饭菜也是难得的合口又美味,能得到何文燕这种程度的夸奖已经不得了了。加上温馨平时笑意晏晏,态度也足够尊敬,何文燕有种一举一动都被尊重,轻松又舒服的感觉。

    那是当然了!

    温馨好歹也是在服务岗位做过的人,客户就是上帝的好吧,舒服让人有好感的笑容那可是服务行业初级必备的技能,共认的社会上第二张脸,只有这样的态度,才能让对方觉得你天然无害,进而露出内心真实的想法,最后一击必中,让对方心甘情愿的拿出钱来消费……

    用服务赚取薪酬很正常的事。

    昨天和阎魔头杠了一下,她就已经后悔了,她可是有职业素养的人啊!

    再说,以她阅人无数的眼光,像阎魔头这样的脾气捋起来根本不难,也就是这里工资低,一个月才三十块,她有点心不在焉,心里烦躁也没什么动力吧,要是一个月赚半拉房子,她肯定轻轻松松将对方拿下。

    保持捋的对方舒舒服服,然后拿到她的付出成果。

    至于何文燕的夸奖,她根本就放在心上,这种服务在现代都是流水线的好吧,压根就没有用什么心,笑一笑做好本职工作就行了。

    没想到就这样,何文燕就满意的不得了了,那她肯定是没见过她兼职打工的时候,为卖出一套上万的化妆品所下的工夫了,本子上都记满了好不。

    不过,那只是自己最缺钱赚学费的时候做的事,有了钱之后谁还愿意服务别人啊。

    ……

    刚出完任务回来,政委叶建舟随阎泽扬回到办公室。

    “问问巡逻兵他们怎么出去的?我看是这两天训练任务给的太轻了。”阎泽扬进了办公室,将帽子扔在茶几上,走到办公桌坐下,拿起桌上的报告看了两眼。

    政委坐在沙发上,劝道:“把那几个挑事儿的罚两天算了,都是些新兵蛋子愣头青,昨天见到文工团那些娇滴滴的女兵,一个个眼睛跟冒了绿光似的,这是可以理解的嘛,毕竟都是些半大小伙子,见到姑娘,能不澎湃吗?哪能跟你似的……”

    阎泽扬从报告上抬头看了叶建舟一眼,“行啊,你这思想工作都做到我身上来了。”他把报告放桌子上,“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咦?今天这么好说话?

    叶建舟看了他两眼,随即意味深长地道:“我说,泽扬啊,按理你,我是你爸爸当年手下的兵,你得叫我一声叶哥是吧?”

    “是叔。”阎泽扬抬头瞥了他一眼,吐出两个字。

    “行行行,叔!你说这些十七、八的兵蛋子见个女人都知道眼冒绿光,明知犯错误也要往前冲,你这都二十六了,你怎么还不着急啊?文工团那么多水灵灵的女兵,你就闭着眼随便划拉一个都不差。你说,自己家地里的葱,你是一把都不薅啊,你到底要找啥样的?你跟叔说说,我做政委这么多年,还有几个过命战友,按你的需求,怎么也给你划拉出几个来……”

    叶建舟也算操碎了心,首长事务忙,没时间操心自己儿子,这小子亲妈又不在,按说他帮忙张罗也是应该的,本来也不算个事儿,可这小子眼光也太高了,整个军区,文工团的姑娘是最拔尖的,个顶个的好样貌。

    可就这么长时间,这小子也没看上一个,喜欢他的倒是不少,可惜追也追不到。

    那天在军区他还遇到首长,首长还特意下车,对他说,小叶啊,泽扬那孩子,她妈不在,没人给张罗,你多费点心看着他,帮他留意留意。”

    叶建舟还能说什么?这可是老首长了,当年是他的团长,他无论如何也要把他独子关照好了。

    结果……

    这让他多愧对首长的嘱托啊!

    这小子怎么就不理解呢?看到女人,他怎么就是不动心呢?

    上次那个场政委家的千金,那多利落多大方的姑娘,人家一见到小阎,就落落大方的伸手,“你好,阎团长,久仰大名,今天第一次见果然不同凡响。”

    小阎也握手了,他还以为这两人看来有谱啊,结果过几天他再问,这小子居然说:“啊?她是女的?”差点没把叶建舟气的心脏病发,人家大姑娘,梳着齐耳短发,英姿飒爽,人家怎么不是女的了?

    往常他要这么说道,让他赶紧找一个,回应他的肯定是最近团里视察忙,没空,学习查资料没时间之类,不过今天倒是沉默不语,只是整理着桌子上的文件和报告。

    光线透过背后的窗户映在办公桌子,叶建舟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确实有让女人喜欢的本钱,虽然毛寸短发,可是五官分明,脸型如刀雕刻,一双剑眉势起飞扬,眉眼凌厉,目光时而内敛时而精光现,鼻子高挺笔直,不薄不厚的嘴唇,不笑的时候冷静严肃,笑起来的时候,也是没几个人能抵挡。

    也难怪他眼光高,就这高配的外表,有背景有能力的男人,一般的女人还真不太般配,可门当户对的几个他也没有看得上的。

    就为他这点事,简直把叶建舟愁的都快秃头了。

    那边阎泽扬收拾完桌子上的东西,每一样都摆放在原来的位置,四角对齐整整齐齐,这才抬手看了眼手表,时间到了,随即飒然起身,一米八几的身高,肩宽腰瘦,骨健筋强,就算在军营里那都是千里挑一的好小伙。

    “你这两天回去这么早?不去食堂了?”叶建舟见他拿起帽子就要走,赶紧问了句,他是知道首长家的情况的,阎泽扬并不十分待见首长的第二任妻子,关系虽然不僵但也不是很好,平时他能拖就拖,吃饭都是在食堂解决,拖不了了才回去,但这两天有点反常,早晚食堂都没去,到点就走,有点不对劲。

    “回去吃。”

    两人很快出了办公室,出了办公楼,外面几个兵还在被罚负重跑圈呢。

    “一会儿食堂开了,就让他们去吃饭。”阎团开口了,叶建舟点点头,这就对嘛,毕竟一个军区,男女兵就隔个墙,就跟墙里围着群小羊一样,你说这群狼他能控制自己不盯着吗?就跟羊见了草似的,能不想多看两眼?今天这事儿就是多看几眼女兵惹下的。

    “吃完让他们继续,加大训练量,只有意志薄弱的人才会被糖衣炮弹击倒,出息!”

    叶建舟:“……”你才出息呢,天天把自己练的跟个铁人似的,军中是没有人能打过你,只有被你打的份,可这么有出息,你倒是找个媳妇啊!你还不如这些兵蛋子呢,人家十八、九就知道看女人。

    ……

    阎团长回去的时候,不远就看到家门口有几个人,其中一个正是温馨。

    只见她对另外两个人十分热情地说道:“……我一直就用的这个,对皮肤特别好,里面有好几种药材,可以美白,美白就是能让皮肤变白,就像我这样,我一直在用,不仅涂脸,身上也可以涂的,你看我手。”说完就刷的将袖子撸了上去。

    露出雪白如脂一样的手臂,另外两个人伸手摸了摸,滑腻酥软,眼睛都直了。

    “真的,身体也可以涂?变的像你这样?”

    “可以啊!但要一直用,我就是一直用的,不止是脸这样,手是这样,其它地方也是这样的。”说完就自然的搂起衣服,露出腰间盈盈一握的玲珑曲线和平坦的腹部,给这些人看。

    阎泽扬:“……”

    他脸不知什么时候又黑了下来,这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