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第 20 章
    八里街邮局不远是百货大楼, 楼高三层,在这个到处都是破破烂烂小平房的街道上,也算是高层建筑了。

    门口一个带着金边眼镜, 长得瘦且高,文质彬彬的一个青年有些不耐烦的对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道:“妈,我这上班呢, 让我请什么假?”

    “你都主任了, 谁能管得着你?看完你再回来。我跟你说, 这回这个姑娘, 长得可漂亮了,介绍人说了,保证你一眼就能相中。”

    青年白净的脸上露出丝不屑的笑容,一个给人做保姆的,天天干粗活, 长得能有多好看?他方俊贵好歹在国营饭店和百货大楼两边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了,要让人知道他好的不找, 找了个保姆, 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工作差点不要紧, 我们家可以给安排的嘛,人你得见一见,这介绍人是打了包票的,这姑娘还是个手艺人呢。”

    “包票?”哪个介绍人介绍之前都说的天花乱坠, 他相的每一个姑娘第一眼都看上他了, 可惜啊, 他一个也看不上,不是嫌这个矮就是嫌那个丑,要么手糙的像搓衣板,要么脚大似船,或者思想上无法平等交流,这才一直拖到二十七。

    “你听妈的,就去看一眼,看一眼就回来,你要相中了,我立马找她父母谈,把婚事给你定下了,你要没相中,那就走个过场,儿子,这次这个介绍人靠谱,不是你爸家的那些穷亲戚介绍的人,这介绍人可是军区大院的。”

    “谁啊?”

    “就是那个军区管后勤的小孙他媳妇儿,你爸在粮食局,孙长伟和你爸平时也有来往。”

    “就上次你带着找我开仓库买处理品的那个?”他记得当时那个女的买了不少处理布,还有些有瑕疵高级毛料,水壶和鞋帽各种日用品,因为是处理品,所以不要票,那女的一口气买了三百多块钱的东西,眼睛毒的很,专门挑瑕疵品里最好的拿。

    “对,就是她,俊贵啊,你都二十七了,转过年二十八,妈可就你这一个儿子,你要再不结婚……不孝有三,无……”

    “行了行了,烦不烦,我是不可能找个保姆的。”

    ……

    温馨跟着后勤小孙的媳妇儿刚出军区大门,就有些后悔了,心里暗思,为了卖点东西,搭上个关系,还得牺牲个色相吗?

    如果她看上了还好,如果掰了,怎么办?

    对方还会帮她走这个渠道吗?关健是,这个渠道在对方手里,这个年代又没有什么合同之类证明,那如果不处了的话,这渠道肯定没有了,难道她还想为个赚钱的渠道骗个婚不成?

    可现在拒绝显然不是时候,都走半道了,她再反悔,孙长伟的媳妇儿也不好交待啊,温馨挠了挠额头,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了,到时候再说吧。

    正默默想着,孙长伟媳妇儿就高兴道:“到了到了,就前面那棵栽杨柳的那家,是男方的小姨家,离男方工作地方近,就在那儿相看,走走走,那边有人跟咱们招手了。”

    温馨立即打起精神,跟在后勤小孙媳妇儿身后。

    男方母亲把方俊贵好说歹说才从百货大楼拉到这边,也就两百多米距离,过来的时候,女方和介绍人还没到,方俊贵就已经不耐烦的点着脚尖了,他妈也是的,明知是浪费时间,还要拉他过来,居然还要他等,他放着那些有体面工作和姣好面貌的姑娘不找,找个没见过世面的保姆,他都嫌丢人。

    “来了来了,赶紧的,快出来,到门口迎接一下。”方俊贵的小姨老远见人过来了,立即风风火火的跑进来,催促他们快一点,刘俊贵母亲刘绢叮嘱儿子,“当着介绍人的面你可不能甩脸色给人看,笑也得给我笑到最后,看不看得中,相完了再说。”

    一般来说,都是男方到女方家相看的,毕竟男方求娶,肯定要主动一下,但是,谁让她儿子条件好呢,又挑的很,最后没办法,只能让人家女方来这边相看,一般的姑娘家,听说方俊贵条件那么好,还是百货大楼的主任,很痛快就答应了。

    毕竟这个年代,一个肉联厂,一个百货大楼,都是人人挤破头想进的地方,是出了名的好单位,不愁找对象,人姑娘倒是愿意主动来相,只可惜他儿子一个也看不中。

    方俊贵这个时候,只想走个过场,然后走人,下一次他要坚决跟他妈说清楚,非正式工他是肯定不会看了,纯粹浪费时间。

    出了大门,一群人站在杨树下,其它几个是方家的八大姑七大姨都在树下凑热闹,他妈和小姨最先迎上去,跟介绍人笑容满面的客套着。

    方俊贵则一脸厌烦的表情,可一抬头,就看到迎面一个亭亭玉立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黑发红唇的娇艳美人站在那里,轻轻的微笑。

    那一瞬间,他的心“唰”的激起了涟漪,他忍不住用手推了推鼻子上眼镜。

    这个年代的人,素得太久了,不敢穿鲜艳的颜色,遍大街灰黑蓝,几乎个个灰头土脸,脸不是晒的像黑土地,就是瘦的脸颊凹陷,一脸穷样,要么就是黄黄的,偶尔有个又白又胖的,长相又丑。

    可眼前这个,就好像是灰暗人生里的一抹娇艳,那种又纯洁又深入骨髓的娇媚,一下子牢牢的吸引了他的目光。

    介绍人介绍到方俊贵的时候,对方还冲他弯着眼睛抿唇一笑,那一刻他觉得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拨动了。

    整个人已经陷进她的纯美和娇艳里,无法自拔,直到他妈刘绢推了他一下,他才清醒过来,甚至有些紧张的在对方的注视下,推了下眼镜,“你,你好,累了吧,我们进屋说话吧。”说着就殷勤的让开了位置,想护着温馨进屋去。

    知子莫若母,方俊贵的母亲方绢立即看出来了,她儿子这是相中了。

    否则是不会这么装客气的。

    她高兴的呦,简直欢喜的不行,上前就抓住温馨的手,那小手捏在手里,柔若无骨,细嫩酥滑,一看就是没有经常劳作过的人。

    她心中暗叹了一声,女人长得美,多半都是娇气不爱干活的,也罢,只要他儿子看中了,娶回家给她们方家生儿育女,就是祖宗她也给供起来,她是一边拉着温馨,一边热情的对她嘘寒问暖。

    抽空还低头看了眼,这手又白又嫩,指尖纤纤,好看的紧,手背还带着小坑,据说女人有这种小窝,嫁人后,丈夫能把她疼到骨子里,不会让她吃一点苦。

    她要嫁进方家,可不就是什么都不用干嘛。

    这事儿看样子有门,方俊贵的小姨和方家几个七大姑八大姨,立即热热乎乎的将人迎进了屋子里。

    ……

    温馨有点懵,之前多少还有点好奇,可是现在……

    她以为只是两个人约个地方,见面淡一淡而已,她没有想到,是到人家男方亲戚家里,然后屋子里,屋子外,十来个人,眼睛上上下下像探照灯一样欲将她从里到外看个清楚,她脸笑的都快僵掉了。

    还有个四十多岁的,似乎是这个相亲对象的母亲,一直在旁边捏她的手,时不时还会捏捏她的胳膊,她很怕痒的,身上皮肤很敏感,可对方竟然伸手突然的捏她在健身房练了两年深蹲练出来的蜜桃臀。

    她还惊喜的笑着对其它人说:“这姑娘好生养,屁股大的呦……”然后惹来屋子里一群女人的笑声。

    温馨:“……”

    她看到那个相亲对象,眼光也灼热的盯着她。

    她:“…………”

    其实他长相还不错,高瘦斯文的样子,穿着类似西服一样的外套,里面一件扣到脖子下的衬衫,以温馨的目光来看,当然是土的不忍直视,就像以前那种乱穿衣,上身洋派西装下身肥裤子,腿上运动鞋的那种不知道如何去搭配的土气,但以现在这个大环境来说,他穿的还是非常潮的。

    鼻子上带了副金边框架的眼镜,在听到她妈说这姑娘屁股大,好生的时候,他白净的脸上还红了一下,似乎期待的看着温馨。

    温馨:“……”都让她有点后悔相这个亲了。

    她现在只能走个过场,完事再找个理由拒绝算了,可是,对方一家子亲戚,好像认定了她看中了男方似的,殷勤的给她抓了糖和水果,然后推着男方坐到她旁边,就开始说起她们结婚的事了。

    这,这不是相亲吗?怎么好像连结婚日子都要在今天定下来一样???

    温馨立即看向孙长伟的媳妇儿,她正和男方母亲谈笑风生。

    “两孩子年纪也不小了,你看我儿子这都二十七了,赶紧结婚,好让我抱孙子,可不能再等了,你看时间合适的话,明天我们就去温馨家里提亲?我们家这条件,不能说多有钱,但是三转一响,三十六条腿一样不少。”说这话的时候,男方母亲刘娟脸上是自傲的,她家的条件确实在当地不错了,他儿子是有挑媳妇的本钱的。

    “温馨要嫁过去,你们这礼金可只能多不能少,这姑娘,这模样,嫁个更好的条件也绰绰有余。”

    “这姑娘确实俊,要不我儿子能一眼相中吗?你看看,就这么一小会儿工夫,他都快挤人家姑娘边上了。”说完就引来屋里的人一阵轰笑。

    方俊贵简直要被身边的美人迷晕了,她身上幽幽的香气直往他鼻子钻,那胳膊白嫩又润,裙子是柔软的布料,有点贴身,坐下来的时候,胸口那里鼓鼓涨涨,他只坐了一会儿,就心猿意马起来,这个时候,保姆什么的早就被他忘的一干二净了,丢不丢人的都不记得了。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怎么把她娶到手,他第一次有了结婚这种想法,只有结婚了才能光明正大的搂着她,而不是现在这样只能干看着。

    “一会儿我带你去国营饭店吃饭,那里的酱肘子做的不错,带你去尝尝。”这个年代物质匮乏,好多人在吃上面很艰难,所以女同志一般带着去饭店吃两次,就成了,很容易。

    他眼睛紧紧的盯着温馨娇嫩的脸蛋,他的呼吸近到喷在温馨脸上,淡淡的口臭让她简直不想说话,一看就知道这个人身体并不那么健康,心里也有些退意了,她笑了笑,打算这次看完,以后就再也不好奇这种荒唐事。

    然而,后勤小孙媳妇儿看到这一幕,竟然以为两人已经情投意合了,就笑着问她:“温馨啊,你们都觉得不错的话,就约个时间,双方父母见一下,看能不能尽快把婚期定下来,人家小方和家里人都等不及了。”

    这里男方,加上男方亲戚以及孙长伟的媳妇儿,从始至终都认为她肯定是同意的,因为男方的条件很好,她算是高攀了,她一个保姆,还没有正式工作,上哪找这么好条件的男人,也就是方俊贵挑,才让她拣了漏,否则早就被抢走了,再找可未必能找到这么好的了。

    并且,结了婚她就不用做保姆了,还能进百货商店工作,方俊贵的工资不低,再加上她的,小两口那日子肯定甜蜜蜜,哪有个不同意的事儿,别的姑娘可是挤破头想嫁给方俊贵呢。

    温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想提醒孙长伟媳妇儿,快中午了,她该回去了。

    “这还不好意思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家方俊贵最宠媳妇了,你嫁他算掉进糖窝窝里头了,结婚后他工资存款什么都交给你,你就坐着数钱当他媳妇就行了。”

    方俊贵的一个婶子调笑温馨道。

    “就是!我们方俊贵这条件,打着一百个灯笼都难找的。”

    话音刚落。

    就听外面“咣咣咣!”传来大力地砸门声。

    “谁呀这是。”把屋里人吓了一跳,有人出去开门,就看到一个穿着军背心的粗壮男人大声道:“王芳在这儿吗?”

    开门的是方俊贵的小姨,她看了眼砸门的人,不认识,目光又扫到了后面一辆绿色大吉普车,车里似乎还坐着一个人,这年代,车都是稀罕物,都是长官才能坐的,代表身份,代表权利,更代表着阶级。

    要换平时,她一句不认识,就关门了,但是看着面前人的军装,再看后面的军用吉普,再想到刘绢说的女方介绍人是大院里头的媳妇儿。

    她赶紧跑进屋子里。

    而门外的人也大步流星的跟了进去,他一进去,满屋子的人都看了过来,正说着话的王芳一见来人,惊呆了,“孙长伟,你怎么来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部队后勤的孙班长。

    他一看到王芳就竖起了眼晴,二话不说上去就拽起她,“走,跟我回家。”

    “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了?”王芳哪想到他丈夫会找到这里来,她压根就没跟他说过这个事儿啊,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儿?

    “我这还给人牵线拉媒呢,你别捣乱。”

    “牵什么线?拉什么媒?赶紧给我回家去。”孙长伟一下子火了,然后看着一屋子人,最后落在温馨身上,“你是温馨吧?跟你嫂子一起走。”

    王芳平时不惧丈夫,但他发火了还是害怕的,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肯定是有事了。

    “这怎么回事啊?”屋子里其它人面面相视,“那个,王芳啊,这……”刘娟也有些懵,这刚说着气氛正好呢,人家丈夫就找来了,还气冲冲的。

    “我先走了啊,估计家里有点事,这样吧,我们改天,改天再谈,好事不怕晚。”

    早就想走的温馨,这时候简直求之不得,赶紧跟着他们出去了。

    刚出大门,方俊贵就追了上来,“温馨,我就在百货商店,你以后要买什么就找我,不要钱不要票,我送你,你要是没事,也经常来看看我,我也可以到大院找你……”他不断推着鼻梁上的眼镜,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好不容易找到个满意的,他肯定是要娶回家的。

    还要去大院找她?温馨简直怕了,后悔的要死,她赶紧道:“我很忙的,恐怕没时间,再见。”

    说完转身就走了。

    门口的吉普她以为王芳丈夫开过来的,等走近了,孙长伟才对她说:“我和你嫂子就不回大院了,还有点事,你坐阎团的车回去吧。”

    温馨:“……”阎泽扬也来了?

    她磨磨蹭蹭的来到门边,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阎魔头正手指不断的点着方向盘,等她上来后,他看都没看她一眼,就启动了车。

    温馨总觉得咆哮的引擎,像隐藏着怒火,也许察觉到危机,她安静如鸡的坐在位置上不敢吭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