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第 24 章
    温馨刚来阎家的时候, 想着要尽快弄到证明信和钱走人,但是后来待了一段时间,有些适应了就懒散了, 阎家其实事儿不多,就早晚两顿饭,接送个小孩子, 收拾收拾家务, 白天家里基本没人, 她的时间是完全自由的。

    也因为有阎家这棵大树罩着, 她卖那些宫廷油一点事儿都没有,她赚钱难道大院里就没人眼红吗?肯定有的,但她在阎家待着,也没有人敢欺负她,而且对阎家那父子俩, 大院的人多少还有点忌惮的,所以温馨卖了这么久, 仍然相安无事。

    既然待着习惯了, 她就没那么着急, 想着慢慢存钱,多存点再说。

    可是今天这事儿,她有点心方。

    以往耸耸肩就过去了,可不知怎么晚上的时候越想越睡不着, 陌生的世界, 陌生的年代, 内心深处的她,其实一直都有种没着没落的感觉,老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

    可是她又属于哪里呢?好像天地之间,哪儿都没有她的容身归处似的。

    莫名有点难受,一难受就想源头,如果她没有看那本书就好了,一说到书!她就想起了闺蜜宋茜,更气得睡不着了。

    ……

    第二天,阎家人一走,温馨把阎妙妙送去学校,她就直接跑去街道办,她是得为以后打算打算了,至少也要有个住的地方吧。

    但她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所有事情都要四处打听。

    这个年代,好像只有买房子才能落户口,可买房子需要钱,出门又得拿证明信。

    钱可以赚,证明信怎么解决?

    她一早送完阎妙妙,就跑到附近的国营商店,这个时候根本没有私营商店,所有商店都是国营垄断,一楼好几个柜台,卖的东西光有钱也买不到,还得要票。

    当然也有不要票的,但价格非常贵,温馨看来看去,只能拣着很贵不要票的糕点买了一些,这个时候的国营商店的营业员牛批的很!有人问东西价格,居然翻着白眼爱理不理,给钱慢了还会骂人。

    她拎着糕点出门的时候,还看到门上写了一条店规?

    “不得打骂顾客!”

    能把服务行业做得这么彪悍牛批的,大概也只有这个年代了!

    ……

    证明信要在她本人档案所在地的街道才能开据,她一路打听了不少人才找到地方,那一片儿全都是破破烂烂的平房,对这个年代的人来说,可能不觉得破,但温馨看起来,跟贫困县没多大区别……

    整个墙面都是灰扑扑的。

    打听了两个人,才找到街道办,门口挂了个牌子,因为大早上的,人不多,温馨探头进去的时候,里面就三张办公桌,坐了两个人,墙上贴着画像和标语,墙角还有脸盆架和擦手的毛巾,两个女的正坐在办公桌前聊天,一边聊一边拿白瓷缸喝水。

    其中一个见到温馨探头探脑,就先开口道,“诶,同志,你有什么事?”

    这个年代无论是国营的营业员还是办事处办事员,个个眼睛能翻天,平时都恨不得拿鼻孔看人,那坐派,要不是看到眼前的是几张小破桌子,还以为坐的是金銮殿龙椅呢,架子大的吓人。

    温馨看了都牙酸,但她这个人从来不杠,你牛你就牛吧,我把事儿办成了就行,她笑嘻嘻进来说,“我想开个证明信,到外地探亲。”说着就将手里拎着的糕点悄悄的塞给两个人,笑着说:“路上买的,拿回家给老人孩子吃。”

    不管什么时候,拿点东西打点,就是好办事,就算是这个严肃正经的年代,也不例外,当然,这个时期不流行送钱,送点吃的一般就能搞定了,毕竟是食物很艰难的岁月。

    两个人刚才还眼露咄咄的目光,见到了东西,手捏了捏似乎是蛋糕,因为闻到香味儿了,就是那个国营商店卖的特别贵不要票的黄蛋糕,听说用料好,纯鸡蛋和面粉做的,可香了,她们虽然都有工资,但是要养一家子人,谁也不会买那么贵的糕点吃,当然有人送的话就不一样了。

    其中一个人“咳嗽”了下,对温馨笑着招呼,“哎哟,你这小同志,还这么客气,给居民开证明信那是为人民服务!嗯,叫什么名字,哪家的,我给你看看。”

    结果温馨一说出是温建设家的,两人脸色就难看起来,对视一眼,有点为难道:“你就是温馨啊。”

    温馨这个身份的原主才到温家一个月,街道邻居有很多都不认识她,难怪刚才她进来的时候,办事处这两个办事员看着她觉得眼生,没想到她居然的温建设家的那个大女儿。

    其中一个脸色难看的把包着蛋糕的纸包拿了出来,“东西你拿回去吧,你的证明信开不了。”

    温馨当然不会没眼色的真把蛋糕拎回来得罪人,这东西不值几个钱,交好这两个人才最重要,“阿姨,东西你收着吧,我就想问问,怎么能开出证明信,我是真的有事要去外地,为什么开不了呢。”

    那个办事员把蛋糕推出去的时候就心疼了,这蛋糕听说三块就一个鸡蛋,贵着呢,隔着纸张都能闻到那股甜滋滋的糕点香味。

    既然温馨这么大方,她犹豫了下,就把纸包放进了抽屉里,才抬头对温馨好言好语的说道:“我们倒不是不给你办,办个证明信还是容易的,只是……”

    另一个办事员插了下嘴:“你是肉联场温主任的女儿温馨是吧?这事儿得你妈妈同意,我们才敢给你开证明信,你得先做好她的思想工作,她同意了,我们马上就给你办。”

    果然,原主的妈说到做到,她在这里是办不出来证明的。

    看到她听完一脸失落的样子,两个街道办的办事员劝道:“我们真不是不给你办,温主任媳妇的那张嘴,太厉害了!她不让我们给你开证明信,我们要是开了,她能闹到我们领导那儿去,你要是再出了什么事,她闹起来,我们也负不起责任,不如你回家好好跟她商量,如果她同意了,我们可以按你要求的开,多少天的都能给你办了……”

    温馨出了街道办,走在路上,低着头有点无精打采的踢着石子。

    证明信是没办法了。

    难道,她要跟书里描写的女配一样,和别人坐火车南下,没地方住,就找个人收留,温馨倒是有自信分辨人渣,但是,这样的话,总觉得是在走书里女配的老路,或者说主动在走书里面的情节。

    她有点不甘心,其实也不一定要南下,也可以北上啊。

    呃,她好像现在就在北上,难道只能南下了?

    而且她也跟刚才的办事员打听了一下,如果在外地买房子,还需要户口迁出证明,她户口在温家,想迁出来,恐怕比证明信还要难。

    所以,房子也要打水漂了?

    温馨闷闷不乐的回了大院,几个军嫂正聚在树下聊天说话,其中一个就是王参谋家的嫂子,脸黑黑的,在树下和其它几个嫂子不知道在说什么,见到温馨其它几个嫂子都跟她打招呼。

    “温馨回来啦!”

    温馨打起精神,跟她们说说笑笑,她会来事儿,也比较好说话,卖东西经常半卖半送,东西也好用,与人为善与已为善,嫂子们都挺喜欢她。

    王参谋家的嫂子就在旁边“哼”了一声,也不知道跟谁说还是自言自语,语气阴阳怪气,“有些人啊,最好看清自己的身份,别妄想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否则下场可惨得喽。”

    其它几个嫂子听着一愣,这没头没尾的,说的是谁呢?

    昨晚上王佳佳哭着回去的事没几个人知道,那么丢人的事王家人也不会自己拿出来说。

    温馨一听就知道是冲自己来的,柿子挑软的捏是吧,不敢找阎家的场子,就跑来找自己的岔。看样子之前还不知道说了她多少坏话呢,女人堆里可从来不缺嚼舌根的。

    其它几个军嫂小声嘀咕,“说谁呢她。”

    温馨笑着回说:“可能说她女儿王佳佳吧。”

    就这么一句话,成功让王参谋的媳妇闭了嘴,眼睛还瞪的着温馨。

    温馨也瞪着她,谁怕谁,你敢说我坏话,我就敢说你闺女的,我名声好不好不要紧,你闺女要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可就不好了。

    你们还得在大院住着,全家的脸面还得要,所以说话最好小心点。

    王参谋家的媳妇脸色难看的站了一会儿,很快就走了。

    温馨在树下待了会儿,没聊几句,就听到买菜回来的李卫红大声的喊,“温馨,大门有人找你。”

    “找我?谁呀。”

    “不认识,是个女的。”李卫红手里拿着菜篮子回。

    温馨奇怪了下,难道是原身她妈?“年纪大吗?”

    “不大,看着挺年轻的。”

    难道是原身的妹妹?

    她疑惑的向大门走去,想看看来人是谁。

    结果跑大门那里,就看到一个女的,穿着天蓝色衬衫,灰色纯棉的背带裤,脚上穿着一双黑布鞋,正在跟哨兵在说着什么。

    “宋茜!”

    温馨一眼就看了出来,门口的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她的闺蜜宋茜,也是这个世界原身的闺密。好哇,昨天做梦都在骂你,今天你就来了。真是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温馨拉着脸就走了过去。

    “温馨!”宋茜看到她眼前一亮,伸出手就冲她摇摆,还一脸惊喜的样子。

    温馨跟哨兵说了一声,今天站哨的是孙小兵,温馨大院里混得还行,有时候接送阎妙妙,还贴心的给哨兵捎点吃的喝的,这样出出进进的,人家也愿意给个方便。

    “你来干什么?”温馨看到她的笑脸,厌恶极了,眼睛宁可往天上瞧,也不想看她那张虚伪的脸。

    “我来看看你啊,自从上次你给我回信之后,就再也没有写信了,我很担心你,这次学校放假了,我就去你家找你了,结果你妈说,你在军区大院里做保姆,你妈也太过份了,高中不让你读就算了,居然还要给别人当保姆……”

    “是啊,你现在考上大学了,我却这么惨,你来看看我应该的。”温馨一语双关地说道。

    宋茜话说的一向好听,但骨子里是个什么样的,她算看透透了,原身也跟她也一样傻,女配在自己过的艰难的时候,还不忘给这个下放在农村的知青好姐妹,隔三岔午邮些吃用和票这些东西,那可真是嘴里省出来的口粮,结果呢,这个闺蜜是怎么对她的?

    宋茜却没听出她的言外之意,只是一个劲儿的关切问她,“对了,上次你来信说你妈妈让去……军区的一个首长的儿子,怎么回事啊?”

    听到这里,温馨一个激灵,醒过神来。

    等等,这是在走剧情?

    现在的进展,按照书里的情节,宋茜会和男主相遇,可这一次她明明没有跟她通过信,也没有说近况,但她还是打听到了地方,找了过来。

    她听到宋茜像背台词一样在说:“温馨,我们是新一代的年轻人,要敢于追求自己的幸福,你一定不能听你妈妈的,你要知道真正的爱情,是发自内心……”

    没错,这就是书里的情节了,一开始宋茜知道女配被逼勾搭**,就给原主洗脑,要她敢于拒绝,并追求自己的幸福,后来又变了,劝原主既然喜欢就试一试,女配当时心里慌张,就听了她的话,按照闺蜜跟她说的那样……

    结果那一次就被人撞到了,导致原主后面直接惨了几十年。

    书里虽然没有写出来,但这一切太巧合了,温馨不信跟宋茜没有关系。

    因为宋茜要原主拒绝男主,可她后来却自己上位了!目地显然不单纯。

    然而命运还是按照原来既定的轨道前行。

    两人正站在那里没说上两句话,一辆吉普开进了大院。

    开车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阎魔头,他将车开进大院的时候,哨兵立正行礼,路过门口,车速突然变慢,甚至停了下来,他看向大门口站着的温馨两个人。

    目光落在温馨身上,他瞟了她一眼后,才淡淡扫向她旁边的陌生面孔,接着又回到温馨脸上。边看着她边将吉普车驶了进去。

    温馨愣了一下,现在才中午,他怎么回来了。

    “温馨,他是谁?”

    一回头,她就看到宋茜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吉普车,手还捂着胸口,自言自语:“这就是一见钟情吗?”她立即握住了温馨的手,“温馨,怎么办?我好像遇到了爱情,你认识他吗?他是谁?告诉我好吗?”

    这可是书里没有的情节,因为上一本书,男主并没有在这个时间回来过,宋茜也从没有跟原主说过这样的话,原主甚至都不知道好友喜欢过男主。

    温馨心里很烦燥,一把甩开她,“想知道?呵呵,想得美,以后别来找我!找我我也不会带你进去的。”说完就跑了回去。

    她气呼呼的,一路进了阎家,一进门就看到桌子上摆了几个白瓷缸,白瓷缸刷的雪白雪白的,上面还印着红字,好像某个饭店专用的。

    温馨愣了下,每个缸里面都有吃的,正散放着浓郁的香味,有排骨,红烧肉,还有鸡蛋土豆,以及清汤飘着葱花,加起来四个菜呢,还挺香的,从来不知道这个年代的饭也能外带?

    阎魔头摆完东西,正了正军装,低咳了下,才回头瞥了眼温馨,冲她招了招手:“过来吃吧,晚上也别做饭了,我带吃的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