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第 25 章
    心情低落的温馨, 看着桌子上热气腾腾吃的东西,有点愣了,眼睛像小鹿一样怔怔的看着他, 嘴唇微张,欲言又止,他开着军牌六九大吉普, 匆匆忙忙回来, 是给自己送吃的吗?

    她磨蹭到桌边, 挨个菜看了看, 刚出锅的,红烧肉从锅里盛出来时,油花炸泡的热气还没有散呢,走近闻了闻肉香味扑鼻。

    另一个白瓷缸里装着现蒸出来的白米饭,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年代土地比较肥的缘故, 米饭的香味非常浓。

    温馨原本因为证明信还有宋茜的事,气闷烦燥的很, 不过现在, 她眼神有点心虚的瞥了眼对面。

    阎魔头正不动声色的看她。

    在他的注视下, 温馨感觉自己的一切无所遁形。

    她错了,回来的时候不该在心里骂他和宋茜的,她殷勤的取多一双筷子,但阎魔头说在食堂吃过了。

    温馨只好坐下来自己吃, 她还真有点饿, 一大早走着去了街道办, 又走着回来了,后来又和宋茜在门口扯皮,无论心理还是生理上能量消耗巨大,别看生个气,生气也是个力气活儿啊。

    她坐下捧着白瓷缸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说是狼吞虎咽,这是对比她在艺校的时候,保持身材时的吃相,那时候,学校可没有胖子,尤其是女生,个顶个的瘦,身材个顶个的好,吃饭?那是什么?不存在的。

    有的女同学一天只吃一餐饭,或者根本就不吃,只喝流食和几片水果。

    个个都是修仙体。

    温馨也不例外,但因为她有系统,调配很方便,所以会更注重营养方面的搭配,像营养丰富的蔬果汁提取液,她每天早上空腹都要喝一杯,用它来清除体内的杂质,净化五脏。

    一杯蔬果提取液,大概要从十多斤的蔬菜水果中提取出来,相当于其它女同学一顿吃十斤蔬菜水果的量,但她们是不可能吃那么多的。

    在温馨这里,每天一杯是标配,她的皮肤之所以这么水灵,就是这样保养出来的,虽然二十一岁了,但还是少女时期的皮肤状态,脸蛋上还保有柔和可爱的婴儿肥。

    那个时候温馨还在控制自己的饮食,想把婴儿肥减下去,所以,也不吃饭,吃干果都是论颗数,细细的嚼,这样吃的时间会长一点,通常出去玩,桌子上很多好吃的,但是真正吃下去的都按口数,也吃肉,不过最多吃点没有肉的骨头,慢慢啃,还吃不了多少的那种……

    可是现在。

    温馨把炖的皮酥肉烂,肥瘦得宜的红烧肉,连汁浇在光亮有色泽的白米饭上,随着米饭和红烧肉汤汁慢慢的混和在一起,她挖了一点,吃了一口。

    带着甜味的肉香搭配米饭的清香,实在太香了。

    她一口气吃了好几勺,胃里终于有点夯实了,理智才回归,立即放下了碗筷。

    等她吃完,刚才一直坐在那儿看她小嘴“吧嗒吧嗒”吃东西的阎魔头,就开口问了一句:“你想开证明信?”

    温馨嗯了一声,等反应过来急忙问:“你怎么知道的?”

    她才从街道办回来的,时间还没超过三个小时呢。

    “理由?”

    “探……亲?”

    阎团长姓阎,又被人叫魔鬼团长,不是白叫的,他连部队的奸细叛徒都审过,别说温馨了,他微微眯着眼,目光一直审视着她。

    “准备去哪儿,什么亲戚?”

    温家那边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阎卫国可以和仇人握手言合,重修于好。

    但他不会,他在这个问题上和父亲阎卫国是谈不拢的,一个既往不咎,一个嫉恶如仇。

    原本温家这种小人并不值得他亲自动手,但谁让阎家关系强硬,想攀爬的人大有人在,温馨从街道刚离开,阎魔头就知道了。

    “去……”温馨哪知道什么亲戚啊,她刚吃完红烧肉,嘴唇还油汪汪没擦呢,就被他那像审特务一样的眼神盯着,差点没结巴。

    这个年代的人和后世的人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这时候的军人……是见过血的!

    上过战场,杀过人。

    温馨被看的有点紧张,她才穿过来不到一个月,哪知道温家有什么亲戚,她就想是找个理由开证明信啊。

    “探亲只是随口说的,我就是想离开温家……”

    温馨的眼睛清澈纯净,阎魔头的眼睛狭长而幽深。

    她那点心眼怎么可能是阎魔头的对手啊。

    “证明信,迁户口。”他坐在那儿,手臂放在桌子上,手边是帽子,虽然神色平静,但眼风有点凉嗖嗖的,他看着她道:“卖了这么久的宫廷秘方,赚到足够的钱了?”

    温馨那点小九九一下子就被看穿了。

    她有点不自在,但是这也没什么吧,她想离开温家自己找个地方落户,也不妨碍别人什么事。

    温馨看着面前神情冷峻,拧着眉心看着她的阎清扬,心念一动,小心的问他:“……你能帮我把温家的户口迁出来吗?我不要工资在阎家多做几个月行吗?”

    她是没办法把女配的户口从温家迁出来了,可有人能做到啊,对阎魔头来说,或许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儿。

    温馨想到这儿,豁然开朗,脸上顿时扬起灿烂的笑脸,对呀,去温家碰壁不如求他呀,温家人最怕的不就是眼前这个人吗?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温馨立即起身,跑到对面拉过椅子靠着他旁边坐下,亲昵地叫他道:“阎团长,我想把户口迁出温家,这样就能找个地方买房子落户,以后就跟温家没有关系了,可是温家的人肯定不同意我把户口迁出来,我都急了一上午,实在想不到办法,你帮帮我吧,除了你,再没有人能帮我了。”

    温馨平时的声音酥软清甜,但她小声哀求人的时候,嗓音就会酥酥麻麻的,很少有人能拒绝她。

    她的经历也让她很会利用自己的优点,她知道有时候温柔比倔强好用,弱小也比强势更让人同情,这样会让人更愿意对她伸出援助之手。

    她心里着急,不自觉的就拉了一下他的军装衣袖,眼睛期期艾艾的看着他,可旁边的阎魔头低瞥了她一眼后,却站了起来,还伸手将拉着他衣袖的白嫩小手拿开。

    温馨目光跟着他起身的动作,仰头看他。

    他却眼都不抬,拿起了帽子扣在头上,帽檐下的眼神显得他更加矜傲严肃了,他也不正面回复她,只是冷淡的乜了眼桌子,“把饭菜倒出来,搪瓷缸我拿走。”

    温馨:“……”

    难道是她太得寸进尺了吗?还是她的感觉出了错?

    温馨每天都会睡午觉,可今天却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一时间急的嘴唇火辣辣的,照照镜子,异常的艳红,好像是急上火了。

    正烦着呢,电话响了,她跑到客厅接,是大门警卫打来的,门口有人找。

    宋茜又来了,温馨不想看见她,就没出去,结果一会儿的工夫有个嫂子在大门口捎话,说门口有个姑娘找她,她要不出去,她就一直等,还问她那姑娘什么人啊。

    温馨那个气啊。

    她比谁都清楚,她根本不是纠缠自己,她是想和男主命运的相遇,有目地的接近,扫除一切障碍好开启她的幸福人生。

    幸福个屁!

    温馨应付了嫂子,又回了房间,她爱站就站着,太阳那么晒,热得受不了自己就走了。

    结果一会儿又一个嫂子来捎话,温馨简直要气炸了。

    这是逼得她不得不出去吗?她既然这样,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温馨收拾收拾就出了院子,大院门外果然宋茜在那等着,还一个劲儿向大院里面张望,没人过来领,她连半步都进不去!

    书里女配就傻得把这个渣女主三番四次领进阎家,阎卫国不在,何文燕又不是男主亲妈,她不主动不拒绝,只是冷眼旁观,熟悉之后,女主居然能厚脸皮留在阎家蹭晚饭。

    这个年代的人也好客,堂堂首长家也不差那点吃的,也不可能把人撵走,居然真的没有把她轰出去,还留夜了好几次。

    这么一来二往,宋茜就和男主熟悉了,之后她紧跟着追了两年,各种手段纷飞,最后总算把人追到手了,结婚后,男主在部队里,她毕业后南下北上两边跑,并大肆开启她称霸世界的商业蓝图,摊子一个接一个铺,只要后世赚钱的行业,刚有苗头就全部抢走。

    那本书最恶心的在于,yy不要紧,她还把那些被她抢走机缘的后世大佬写的老惨了,最后沦落到成了她子公司分部打工的底层人员,见到她这个老总还个个感激涕零。

    温馨翻后面时扫到那段,恶的不行。

    后期,男主似乎也领了便当都没有出场几回,全篇都是女主剽窃创意抢别人机遇的小偷发家史。

    这次宋茜见到温馨没有挥手,脸上似乎还挺生气的样子。

    “温馨,我做错了什么,你这么对我?”她还很理直气壮的质问她。

    “你有事说事,我很忙,没空理你。”温馨也火气冲天的说。

    “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你怎么……温馨,你不要不理我,我很担心你。”

    温馨已经不吃她这套了,她是担心不能和男主相见!对于没有利用价值的女配,踢得时候才叫狠呢。

    “我和你友尽了,以后都不会做朋友,之前你下乡,我邮给你不少票和钱,你把那些还给我。”温馨想了起来,书里有写过,女主每个月都会收到女配给她的钱和票,小日子过的舒舒服服的。

    三年加起来,也是不少钱票了,温馨当然想要回来。

    宋茜震惊了,她脸色难看的看着温馨,“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那些钱是你自愿给我的,你也知道我现在刚考上大学,没有钱……”

    “我有说是给你的吗?我是看你可怜,暂时借你的,你什么时候把花我的钱和票还给我,我们再说其它的,否则免谈。”

    宋茜被温馨说的脸色涨红,半天才憋了一句,“那你等等,等我跟同学借些钱和票还你。”

    看着宋茜难堪的样子,应该不会再来了,温馨转身就走。

    “温馨,你,等一下。”

    温馨回头看她,她飞快地说:“你还记得中午那个开车的军人吗,他就是你信里说的那个姓阎的,阎卫国的儿子吗?”

    这女主还真够厉害的,才半天功夫就打听到阎魔头的身份了?不过这也不难,随便拉个军嫂问一下就知道是谁了。

    毕竟大院里开吉普长得帅的年轻军人,还是很少的。

    “你想说什么?”

    她有点不好意思,但眼睛却紧紧盯着温馨,毕竟温馨长得比她更出色,嫉妒已被深深掩藏在心底了,“你信里说你不喜欢到阎家做保姆,也不喜欢阎家的人,对吧。”

    原主什么时候给她写的信,温馨不知道,但肯定是在她穿来之前,那时候原主女配没见过男主,当然不喜欢了,不过,她等着她下句话。

    “我看上那个阎卫国的儿子了,温馨你帮帮我。”

    温馨:“……”

    书里没有这样的情节,但是书里也没有宋茜上午时的失误,她没弄清人是谁,就对女配说出喜欢对方,所以现在圆不回来,只能干脆承认了,然后直接让温馨帮忙。

    这本书里,男主一直是女主的坚实后盾,凡是她商业版图中遇到麻烦的时候,或者需要打通某些领导层,政府之类的麻烦事,她就会找男主解决,以男主父亲当时的身份,任何人都会给几分面子,大行方便之门。

    可以说,女主的一帆风顺是男主的坚实后盾在支撑,男主这个角色对她来说很重要。

    书里的女主也非常执着,追了两年之久。

    但那是书里原本的情节,现在因为温馨的出现,情节已经开始发生改变。

    看着宋茜焦急的样子,温馨意识到,这么跟她打嘴仗一点用都没有,最好的打脸方式就是,永远得不到!

    温馨打发了宋茜,回去的时候心里更不舒服了。

    男女主相遇了,宋茜马上就要展开行动了,她的行动力是非常强的,说不定晚上就会做出整个追求计划,温馨焦头烂额的想,她到底要怎样才能阻止原书情节继续发展下去?

    晚上,何文燕回来,看到桌子上某饭店白瓷缸才出锅热腾腾的菜,今天有炒兔子肉,这几个肉菜目测至少要四十多块钱了。

    阎卫国儿子的津贴一个月才一百七十八,却舍得买挂八个幌饭店的拿手菜给温馨,这还没怎么着呢,就心疼上了,她看了眼温馨,正给阎魔头碗里拨肉呢,这要真嫁阎家了,照那魔头护短的劲儿,还知道怎么疼她呢,手就扎了那么一下,就急火火的给买肉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