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第 27 章
    “我……”温馨就犹豫了两秒。

    就被沉下脸的阎魔头赶下了楼。

    温馨:“……”

    她说错什么了?

    怪不得书里形容男主是“高岭之花”呢, 这也太难摘了,它是长在了雪山之巅吗?

    在温馨的经验里,女追男是很容易的事, 至少在她的经验里,也就算隔了层纱罢,稍微一撩就成了, 可男主这层纱, 她都嘴对嘴亲两次了, 还是没有成功。

    总觉得隔着她面前的, 根本不是纱,是壁障!

    ……

    第二天一早,温馨做了牛肉卷饼,烙好香酥薄饼后,抹上自制的牛肉香辣酱汁, 再放进刚刚煎好鲜嫩的牛肉片,最后放上几片绿色蔬菜, 然后卷入饼中。

    温馨见他吃东西, 好像不生气的样子了, 就忸怩的接近。

    结果刚一走过来,他就抬头,锐利的黑眸盯着他,“干什么?”

    温馨:“……”什么情况?这是一步都靠近不了了吗?

    “不干什么。”温馨微微嘟囔了一句, 心里多少有点失落, 昨天被赶下楼, 她觉得难以置信。

    她长这么大,还没有在男人面前受过这种待遇,自信心都快被打击坏了,刚才她就是试探下他是不是还在生气呢,结果真的像她之前想的那样,他根本就不是一个随便可以撩的人,弄得不好就会起反效果,果然!昨天她下楼的时候,心里还拔凉拔凉的。

    难怪宋茜追了两年才追上,高岭之花名不虚传!现在好了,防她如防火,眼睛一直盯着她,就像她是个危险人物似的。

    “我本来想给你送午饭的,不知道军区那边让不让进,不让就算了。”温馨有些心灰意冷的用手抠着桌子,连近身都不让,还有什么戏可唱。

    “好好在家待着,别到处乱跑。”阎魔头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几口将东西吃掉,起身戴上帽子就走了。

    温馨不甘心啊,她是谁啊,艺校蝉联两届的校花,要知道艺校专出俊男美女,随便拎出来几个,都是上镜脸,她能在这么多出类拔萃的颜值中脱颖而出,足以见其优秀了。

    咳咳,总之她不相信,怎么会有她撩不到的人?难道自己魅力真的下降了?

    可不会啊,在这么落后的年代,这么保守的男女关系的世界里,她怎么可能降下来呢?

    ……

    上午灿烂的阳光,炙热的照在办公室的玻璃窗上。

    一个身姿笔直,肩背如标尺卡过了一样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前正笔力劲挺,专注的写着报告。

    这时,团里二营的一个连长,手里拿着东西敲了敲门。

    “报告。”

    办公桌前的人头也未抬地道:“进来。”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赵东升,他爸以前是阎卫国的部下,现在他又在阎泽扬手下做连长,关系自然亲厚。

    他拿着东西大步走到办公桌前。

    “外面天儿太热了,我花了一早上才找人打听到的,档案和笔录我都写在上面了。”赵东升一进来就把帽子摘了下来,不客气的去茶几倒了杯水,大口饮尽,喝完擦了擦嘴。

    阎魔头将手上的报告写完。

    才放下笔,拿起那份档案翻看了起来。

    “团长,你让我查的这个人是谁啊?看起来挺正常的,也没有生活作风方面问题,不像是特务,她的几个同学我都问过了,都能证明她一直生活在本地,据熟悉的人说,这个叫温馨的女同学,平时生活上挺简朴的,从小和一个邻居的女儿关系不错,三年前邻居家的这个女儿下乡了,她省吃俭用省下口粮和钱票资助了对方三年,现在这个邻居的女儿已经考上了xxxx大学。”

    赵东升擦了把脸上的汗说道:“听说这个叫温馨的女同志在那三年里,饿的晕倒了两回,就这些了。”他查的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为什么团长突然给了他一份档案,让他去调查,生活上的枝稍末节与生活作风什么的都要知道。

    打听这么详细,他都要忍不住怀疑,对方是潜伏在人民群众中的女特务了,可走访完也不像啊,这女孩十八年的生活都在本地,远门也没去过,平时大门都不出,性格也内向,特务的可能性实在太低了。

    办公桌前,一身军装,一头毛寸短发的阎魔头,正俊脸冷厉,眉头微蹙地看着手里的档案和记录内容。

    “啊,对了。”赵东升想起什么说道:“这个女孩的同学说,她在学校的时候曾和一个男同学走的挺近,对方每天都送她回家,后来辍学好像就没有什么联系了。”

    阎魔头眼底不起波澜的将手里的几页记录看完,放到了一边,“行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改天请你吃饭。”

    赵东升这差事做的,这就算完事了?他有点闹不清楚,这调查到底怎么回事?这个叫温馨的到底是谁?还有,今天明明是他的假期,还被团长使唤来跑腿,结果就让自己这么回去了?什么改天,就不能今天?

    赵东升空着肚子看着团长严肃的神情,只得怨念的走了。

    ……

    温馨回头一想,她问军营让不让进,她送个午餐什么的,正好她也没去过军区,还想观摩观摩呢,当时阎魔头怎么回答的?他好像没有直接说不准去,或者直接说什么军事重地,任何人不得入内。

    他只是说,好好在家待着,别乱跑。那就是说,可以去的吧?

    阎家白天是没人的,她闲的很,冰箱里满满的都是食物,虽然没有什么燕窝鱼翅等美味珍馐,但是在这个年代来说,也算是食材丰富了,精心做了点吃的,换了件衣服,她就拎着饭盒去了。

    到军区这么严肃的地方,穿裙子好像不好,于是就穿着她自己改良过的,显腰身的白衬衫与蓝裤子,梳了两个蓬松自然的小辫,看着娇俏又可爱,然后一路拎着食物,去了军营后门。

    她有听大院一些家属说的,后门可以进去。

    她正想着是让岗上的哨兵直接通知阎团长呢,还是先去找叶政委,毕竟叶政委好说话,直接找阎魔头,不知道他会不会把她扔出去,这还真有可能,他昨天都把她赶下楼了,想起来就心塞。

    刚到后门,她隔着点距离,站在森严的大门口张望,就看到叶政委路过大门,正好看到她。

    “咦,这不是小温同志吗?你怎么过来啦?”叶政委笑呵呵地问。

    “我给叶团长送点午饭,也不知道军区让不让进,要不叶政委你帮我拎进去吧,我也带了你的份儿。”做一份是做,做两份也是做,送个人情没什么不好。

    叶政委一听,高兴坏了,他可真馋温馨的手艺,食堂的大锅饭他早吃够够的。

    “进来吧,没事儿。”叶政委回头对岗哨说道:“这是阎团长家的家属,小孟,你给登记一下。”部队家属是可以探访的,但必须要问清楚身份,并且登记在册,通知人来接,但有叶政委在,那就没关系了。

    有叶建舟带着,温馨没费什么事儿就进去了。

    军区很大,宽敞明亮,营房、车库还有高墙,东边是几幢三层小楼,然后是一些操场上的训练器械和设施,虽然无法和后世比,但现在看来,还是很前卫的,甚至还有规整的绿化植被。

    “……那边平房是食堂,刚到用餐时间,你来的正好,呵呵,再过会,我和阎团长就直接去食堂了。”

    虽然不是训练时间,但是操场仍然有零星小兵或跑步,或者打球,见到叶政委的时候,有一个还跑了过来,看到叶政委旁边温馨的时候,眼珠子都不会转了,盯着温馨半天才结巴道:“政、政委,她她她……”

    “她什么她?”叶建舟道:“她是阎团长家属。”

    小兵立即惊恐的跑掉了。

    叶建舟回头笑呵呵地说:“都是些不好管的兵蛋子,一提阎团他们就老实了。”

    温馨:“……”

    看样子军中大魔头还真不是白叫的,一提名号,拔腿就跑,还是以一百米九秒的速度,看这个小兵吓的,这么看来,他平时对自己还行,区区赶下楼算个什么?

    叶政委把温馨领进一幢三层小楼,上了二楼,然后敲了敲门。

    办公室内,办公桌前,阎魔头仍然奋笔疾书。

    熨烫平整的军装,手腕上的瑞士手表,高挺的鼻梁,刀削的五官,双目微敛,薄唇紧抿,制服的诱惑,禁欲的气息。

    温馨的小心脏又开始扑通扑通的跳,有点小窒息。

    “泽扬,你看我把谁带来了?今天可不用去食堂了,你们家的小温同志特地来给你送午饭,还给我带了一份,我可把人给你送来了,午饭我拿走了。”叶政委老油条了,早就把午饭拿到手,回自己办公室吃去了。

    他这一路就闻着饭盒里诱人的肉香味直往鼻子里窜,好玄忍到现在,总算能回去吃一口了。

    温馨初来乍到的,拎着饭盒,还有点怯怯的四处看了看。

    办公室里四面墙,办公室,书柜和文件柜,沙发,茶几,她最后目光又回办公桌前的人身上了。

    他除了一开始叶政委进来的时候,抬起星眸扫了她一眼,就冷着面孔不理她了。

    屋子里只剩下他手中的笔尖在纸上不断“沙沙”书写的声音。

    一开始温馨还不敢打扰,也许写什么要紧的文件呢,她把饭盒放在茶几上,坐着等了一会儿,见他还在写,她就走到他办公桌边,手摸着办公桌一角上面的木纹面,小声提醒说:“还没有写完吗?菜快凉啦。”

    阎魔头眉头都没抬一下,没有理她。

    “还要写多久啊?”现在不是午休的休息时间吗?

    阎魔头仍然不作声。

    温馨看出来了,他这是不想搭理自己啊,好歹自己是给他送午饭来的,就算不高兴,直接说句以后不要来送了,她也懂,不理她是什么意思?

    她站在桌角看着他,幽幽看了一会儿。

    不理是吧?

    她离开办公桌,嘴里道:“这里太热了。怎么一点风都没有啊。”然后就开始解身上的白衬衫扣子。

    果然,办公桌前的阎魔头听着不对,一抬头,就看到上衣被她扔在了沙发上,虽然里面穿了件背心,但是仍然露出了白璧无暇,滑腻似酥的肩膀和手臂,还有那件紧身背心勾勒下的两团饱满形状的……

    “胡闹,赶紧把衣服穿上。”

    刚才还不理人的阎魔头,当即站了起来,眼睛瞪着她,几步走到门口,将门飞快的关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