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第 28 章
    温馨不是这个年代的人, 不是保守的能把扣子扣到脖子里底下的本土姑娘,她可是从现实世界穿过来的。

    平时无论在学校,还是外面, 炎夏那都是背心热裤人字拖,肤白貌美大长腿的标配。

    来到这个世界,她已经相对收敛的很了, 可这个时代的风气就是这样的, 连个过膝的裙子都不能穿, 好像露块肉, 贞洁就掉了似的,少穿那么一点,就是不正经一样。

    温馨心里也窝火,自从来到这里哪哪都憋气,买东西不能尽情买, 还得要票,就算有票还会限量一次购买多少, 多了没有, 出个远门还得开介绍信?介绍开了还有期限?过期一个小时就成废纸一张……

    买个房子还得迁户口, 迁不了户口买不了房,她就像是困在笼子里的鸟儿一样,动弹不得。

    还有眼前这个穿着军装,一脸严肃的阎魔头阎团长。

    温馨郁闷极了。

    她不就是想跟他处个对象吗?结果连个手都不给摸, 亲一下还被赶下楼。

    可要说他对自己没意思, 温馨是不信的, 书里原女配,连他一片衣角都没碰到,可她都不知道碰多少次了。亲他的时候,难道她亲的是块木板吗,并没有啊,她能感觉出来,他明明是有反应的,温馨要是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她白交那么多男朋友了。

    明明掐着她腰肢的手那么烫人,烫得她全身发软,两人唇舌交缠的时候,他有下意识要把她往怀里搂的,至于后来为什么把她拉开了。

    那可能就是他意志力好,比较能克制自己吧。

    这个年代的人好像都不敢谈感情,避男女关系如蛇蝎,男的多看女人两眼都不行,还会被骂流氓什么的。

    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这个时代的人才开始发生改变,风气也会慢慢好转,女人日子才好过起来,出门可以穿短一点颜色艳丽衣服,可以尽情的打扮自己,不必再遮遮掩掩自己的身材,开始学会跟时尚跟潮流,买好看的衣服,化红唇妆,让自己每天精神焕发美美哒。

    可是现在才七九年,虽然有苗头,也不会有人在街上抓男女关系问题了,但是走在街道上,放眼看去,灰苍苍一片。

    女人个个灰头土脸,穿的不是灰的,就是黑的,要么深蓝色,现在还好一些,偶尔会看到一些穿裙子的,或者浅色的衣服。

    可大多数,就给人一种暮气沉沉,没有色彩的黑白世界一样,怪不得她以前看到些老照片,发现里面的人穿的太土,不是大红,就是大绿,只穿颜色鲜艳的,却不管穿在身上好不好看,合不合适。

    她以为是那个年代的审美问题。

    可是现在看来,她如果生活在一个颜色不能随便穿的时代,十年见到的都是黑灰蓝,那么,当可以选择的时候,她也会选择大红大绿大黄大紫,会感觉美极了,怎么会有这么美的颜色,这就是一个压抑的时代造成的结果。

    虽然说,她穿进来就要入乡随俗,要跟周围人一样,可温馨她还有现代人的灵魂,天性,爱美,喜欢捯饬那些美的东西,这个年代可以说,就是在扼杀她的天性,哦不,扼杀所有女人爱美的天性,她能不憋屈吗?

    而且,她一个恋爱观开放的现代人,主动追一个这个年代可能连恋爱都没谈过的男人,从头到尾她连个花样都没出呢,就被对方打击的灰头土脸的。

    第一次,把她推倒在地,第二次,撵下了楼,第三次,她想送个爱心午餐吧,他居然理都不理她了。

    追到目前为止,她是屡战屡败。

    她心里是不服气,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难道自己就真的揪不下这朵没人采摘过的高岭之花了吗!

    温馨心头憋气。

    他不是作风正派,冰清玉洁,不近女色吗?好啊!那她正好凉快凉快,给他拎了一路饭盒,太阳下走了那么久,出了一身汗,早就想把身上这件糊在身上又闷又热的衣服脱掉了!

    事实证明,这招还是出奇不意的,她刚把衣服放到沙发上,心情愉快又凉爽的挥了挥手臂,通身清凉,然后回过身,就看到阎魔头绷得表情,一张脸都黑了,眼睛瞪着她对她吼:“胡闹!赶紧把衣服穿上。”

    说完就紧张的过去将门给关上了。

    温馨能听他的?刚才不理她,现在想让她听话,没门!

    阎魔头回头,就看到屋子中间,扎着两个小辫子,穿着白色贴身背心和蓝裤子,露着雪白的胳膊和肩膀的温馨,冲他哼了一声,扭着小腰就跑到了他办公室窗户那边,探着身子往操场下望,嘴里还直说,原来有风啊,好凉快。

    阎魔头沉着一张脸,几步走过去,伸手将她拉离了窗户边,估计是生气了,手掌的力道微微有点大,捏着她雪白柔嫩的胳膊,就将她拽到的一边。

    一四六军区的体能标兵个顶大有力气,何况是这些体能标兵眼里可怕的阎魔头呢,所以可能一个力度没控制好,把温馨捏的痛得直呼。

    松开手的时候,那只雪白滑腻的臂上,五个红色指印,清晰的印在上面。

    温馨刚才就觉得手臂一阵巨痛,就像个钳子似的箍着她,她痛的叫了一声。

    她一开口,阎魔头就立即松开了手,结果就看到了雪白的皮肤上触目惊心的手指印,估计明天就会是清晰的五个青色指印,看着有些可怕。

    温馨委屈极了,不敢置信的看着印子,她从小肉就嫩,虽然寄人篱下,但很懂事,都没有人这么对过她,刚才拽她胳膊的时候,温馨疼的眼圈都红了。

    她不就穿了个背心吗?还是那种正常的背心,就被这样暴力对待了,他是有多大的力气,都拿来掐她了吗?

    好吧,温馨算是懂了,也明白了,他压根就不欢迎她来这里,是自己自作多情,自取其辱。

    “我走了,我以后都不会再来了。”温馨说完,红着眼圈扭头跑去沙发上拿衣服,套上就准备离开这里了。

    不来了,永远都不来了,这个年代所有的一切,都对她有某种天然敌意,她系统里的精油配方在现代供不应求,她每次都限量卖,卖完就不卖了,可是在这里,她们连精油是什么都不知道,更不要说拿它赚钱了。

    现在追个男人,都对她充满着不友好,打击连连就算了,居然还暴力她,那么用力的捏她,他是要掐断她的骨头吗。

    怕了怕了。

    她不追了行了吗?

    ……

    叶建舟美美的吃完了午饭,简直心满意足,入口即化的红烧肉,糖醋排骨还有肉沫豆角辣子下饭菜,放进嘴里就停不下来,真希望自己的肚子是个无底洞,有多少吃多少,太香了,香得他吃完了还坐在那回味了一会儿。

    接着,满脑子都是今晚找个什么理由去阎家蹭晚饭。

    真是没得说!温馨这小丫头别看年纪轻轻,这家常菜的手艺可真好啊,记得去吃饭那天,何主任还说她从小跟姨姥姥身边长大,学的是宫里面的手艺。

    现在他是心服口服,怪不得呢,以前宫里头的人,吃东西讲究色香味,现在可没有几个人有这个手艺了,他也就是早结婚了二十年,他要是晚个二十年,就冲这顿饭,他抢也得抢回家去,对一个男人来说,最幸福的事,就是吃媳妇儿做的饭菜了?只是可惜,他媳妇做的不是御宴!

    呵呵。

    他把饭盒刷干净了,拎着去了团长办公室,咦?门怎么关了,他也没想别的,他确实是没想什么,加上他是政委的关系,进出一般不用敲门,一天来回多少趟,还敲门,敲什么门呐。

    再加上首长家那个因为婚事让他操碎了心的阎大少爷,他介绍了那么些个女人他都不屑一顾的性格。

    他能哄女人?等着猪飞上天吧。

    他要能给一个女人好颜色,那些个女同志都能扑上去,谁不想嫁给他?文工团那群小姑娘天天小眼巴巴的盯着呢,团长团长团长阎团长,但他阎大少爷给机会吗?谁敢靠上前?

    所以,他是真的没有往个方面想的伸手推开了门。

    然后就看到……

    叶政委怀疑是自己眼花了,他好像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年龄吧?

    ……

    办公室窗前阳光充足,映的室内光线明亮,那个训练场上,团里小蛋兵子见了都害怕的冷面阎魔头团长,此刻,竟然紧张的抱着一个身高到他下巴的女孩子,侧对着门,低头轻声在哄?

    ……

    只见他手里还小心冀冀握着女孩雪白的手臂,边揉边问,“疼不疼?”

    “疼,你刚才捏的我都快疼死了。”

    “疼也该!”他低声训了句,但手上的力度还是松开了些,叶政委觉得自己有点视物不清了。

    “那我不用你揉了。”女孩听完又在怀里扑腾。

    “老实点。”他额角青筋绷着,显然是在忍着脾气,“难道没有人教你,不能随便在外人面前脱衣服吗?”

    “我热还不行吗?而且我穿着衣服呢。”

    “那也不行,你知道有多少人思想上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你说有什么问题?”

    “那你怎么没有问题?”

    阎魔头:“……”

    叶建舟差点没憋住,阎卫国的儿子也有今天?也有被呛的说不出话的一天?

    “不行,你得补偿我,你看你把我掐的,你知道我有多疼啊,我都被你掐哭啦。”

    “回去给你钱票,都给你。”

    “谁要那些了。”女孩声音酥麻娇媚,理直气壮地说:“我想亲你。”

    “不行,这里什么地方,是你胡闹的地方吗?你给我严肃点!”阎魔头立即板起了脸。

    小姑娘可不管那些,搂着他的腰就踮着脚往上亲。

    阎魔头踉跄退一步她跟一步,一直给推到了书架那边,他才把人给抱稳了。

    叶建舟还要老脸呢,把门悄悄关上了。

    真是老了老了,受不了这个刺激,文工团的小丫头们一个个胆子大,追求起人来脸不红气不喘,现在好了,还有个强亲起阎魔头脸不红气不喘的丫头。

    这胆儿,都能撑上天儿了,她真就不怕阎家那魔头把她从窗户扔出去?

    阎卫国的这个儿子一心追求事业,这些年重心一直在工作上,对结婚的事不太上心,还真得有这么个人,能主动突破他的心理界线,进而占领高地。

    叶政委给他介绍对象的时候,知道是指望不上他多主动了,他都是潜移默化的去影响女方,新时代的女性,就要勇敢的追求自己的幸福嘛。

    只是叶政委没有想到,小阎同志会被一个女同志给逼的成这样,一米八六的大个,硬生生给逼到了书架边,明明一下子就能推开了,就是没敢推。

    看来,再烈的郎也怕女儿缠啊。

    只是,他查过阎家那个小温同志的身份了,这家庭可让人头疼,首长也不知道会不会同意,叶政委一会儿喜意洋洋,一会儿又是忧心忡忡拎着饭盒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