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第 30 章
    阎团长生气了!

    他站在楼梯上, 一脸严肃,目光凌厉,他盯着温馨问:“你还想找谁处对象?上来说。”然后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阎团长严肃起来是很可怕的, 绝对不是普通人的那种虚张生势的咋呼样子,而是一种气势上的碾压,尽管他声音不高, 语气平淡, 但就是有种能让人心生惧怕, 从而屈服于他严厉之下的感觉。

    温馨缩了下脖子, 她的求生欲还是很强的。

    就开个玩笑嘛,她嘀咕了一声。

    阎泽扬这个人据她这段时间的仔细观察,脾气不好,吃软不吃硬。

    生起气来特别会折腾人,那袋榛子她到现在也没敲完壳, 她可不想再敲一袋了。

    本着保命原则,她跟着他后面爬上了楼。

    一走进去, 就看到阎魔头正背对着她, 手里拿着的药油被他放在了茶几上。

    听到声音他回头看了眼温馨, 目光幽沉凌厉,薄唇紧抿,随即回过头,双手抱臂站在那儿, 一言不发。

    温馨在后面看着, 一八五的身高, 宽肩、窄腰、大长腿,双手抱臂的时候,军背心下肩膀的肌肉微微隆起,只不过显得十分冷硬,并不是放松状态,似乎整个人都在传达着不悦的情绪。

    他不开口,温馨也不开口,二楼的气氛凝滞,让人有点喘不过来气。

    可温馨看着眼前比杂志男模身材还要好的肌**魄,她心里是真喜欢,谁说男色不是色,一样很迷,一样让人心花怒放啊。

    温馨上来可不是跟他打架的,论打架,她就算是个女子散打冠军,在体能也打不过他。

    既然对方吃软不吃硬,那就好办了,她悄悄的走向他。

    作为一个军团的魔头,五感的觉察力与观察力是非常强的,早就察觉到她在靠近了,并且随着她的接近,身体变得异常紧绷,大概不知道温馨要做什么,就没有动,胳膊也因为抱臂而鼓起有力的肌肉,并且时不时的微微收紧,这些都显示着他身体正处于紧张状态中。

    温馨试探着伸出手,自背后慢慢的抱住他的腰,如果是之前,他肯定会拉开她,然后声色俱下的一通训,什么站好了!严肃点,不行!

    但是她轻轻从身后抱他的时候,除了他身体肌肉不断收紧的反应外,并没有推开她或者严令禁止什么的拒绝动作。

    温馨的小手成功的放在了他坚硬的腹肌上,小手不落痕迹的占了点便宜,手感爆好,然后才在他背后蹭了蹭,探头小声问他:“那现在不用管两米了吗?”

    他哼了一声,伸手将她环着他腰的不老实的手从腹上拿了下来,但这么温柔一抱,气氛确实比刚上来时的冷硬好多了。

    可阎魔头仍然板着面孔,睨视着她刚洗完澡粉扑扑的小脸蛋,皮肤上还有一层细亮的光泽,显得她整个人像上了釉的瓷器一样精致。

    粉唇微微嘟起就像一颗清透的樱桃,惹人喜欢。

    “我问你。”他神情严肃,眉头轻蹙的盯着她,“你……还和谁有过亲密行为?”

    “什么亲密行为啊?”温馨眨着水汪汪的眼晴看着他,明知故问。

    阎魔头微微眯眼盯着她。

    “没有真没有!别人我都不看的,我的眼里只有你……”温馨赶紧在他更生气前安抚的说。

    一个年代不管另一个年代的事儿,温馨在这个时代里,确确实实没有的。

    阎清扬目光仍然锐利的盯着她,可这个时代的人,哪有温馨那些小情话小情调,还能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理直气壮。

    这个年代的花样是十分少的,没有几个人会表达爱情,也没有暧昧,男女之间的情感表达方面十分匮乏。

    像温馨这样随便说出一句,都能听得人面红耳赤,目瞪口呆。当然,阎魔头是没有面红耳赤,目瞪口呆,他只是看了她一会儿,移开了视线,咳了一声后,把手臂放下了。

    嗯,这一页就算掀过去了。

    他伸手从桌子上取起药油,对她道。

    “你是个女同志,要注意点影响,不要天天把处对象挂嘴边,和谁都那么亲密,这像话吗?”

    “我又怎么亲密啦?”

    “你说呢?”他瞟了她一眼。

    “不就亲了个嘴吗?又没有和别人,那不能和别人亲,就想和你亲怎么办?”温馨有点不高兴,葡萄大的眼晴看着他问。

    阎魔头:“……”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温馨这样的女人,把这些话理直气壮的说出来,这是女人能说出口的话吗,就算是男人也说不出口。

    可奇怪的是,他觉得她这里不妥,那里不当,可当这些话全部对他说的时候,又什么不妥不当都没有了。

    他沉默了下,这次没有像中午车里时那样跟她讲男女间距行为守则,而是在她期待的眼神中,微微咳了一声,板着脸说:“在外面的时候,还是要时刻注意分寸。”

    哦,在外面要注意分寸,也就是说,家里没人的时候就不用注意了?温馨这才高兴的把胳膊上的衣袖撩了起来。

    阎魔头的手劲太大了,疼得温馨眼泪汪汪,身体一直往缩,不停的在抽胳膊。

    她雪白如藕段一样的手臂被他捏在手里,轻揉着淤痕,越揉他心头越燥热,他从来不知道,女人的身体会这么滑嫩酥软,像最精致的雪白绸缎,他捏在手里丝毫不敢用力,生怕再留下什么痕迹。

    可就只是这么慢慢揉了几下伤处,她就疼的直抽气,阎泽扬只好放轻力道更加小心冀冀的揉。

    ……

    何文燕吃完晚饭出去溜弯消食,阎妙妙正是爱玩的年纪,早就扎到大院的孩子堆里玩去了,她散了会步回来,没见到温馨,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回房间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上传来了几声轻哼。

    她停了下脚步,直到没有再听到其它什么动静,才回了房间。

    ……

    楼上一直是有声音的,只是轻微的像蚊子一样的哼唧声,亲个嘴儿温馨嘴不老实,圆滚滚的小屁股也不老实,一直在某人的腿上挪来挪去。

    有两次不知道碰到了哪里,阎魔头闷哼了两声,赶紧抓住了她不老实的手,几乎没有抓住,最后不得不将她连人一起抱了起来,然后将她脚放在地上,温馨亲着亲着就起了性趣,拉着他的手不断一往自己腰上放,结果还没有过瘾呢,就被他突然公主抱了起来,然后直接把他放在地上。

    那种被打断的感觉实在让人又恼又气,总觉得哪里都没有得到满足,她耍赖的就不踩地,伸手揽着他的脖子,挂在上面哼哼唧唧不肯松开,就窝在她怀里不出来。

    阎魔头多年的从军生涯,练就的就是强于一般人的自制力,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自制力有一天会经受这样的考验。

    一团软玉一样身体,在他怀里跟条小鱼一样扭动,妖精一样对他吐气如兰的嘤声道,“你再抱我一下,你再抱抱我嘛,我喜欢你抱着我……”

    钢铁意志的阎团长,也经不起女人糖衣的炮弹,他犹豫着是拉开人也不是,放下也不是,一直被她哼哼唧唧的缠着半天,过了很久也没松开。

    刚才亲吻的时候,她上衣的衣扣不知什么时候挣开了两颗,他一眼就能看到那两团让人口干舌燥,恨不得能立即掌控的柔嫩雪团。

    最后还是强大的自制力让他移开视线,轻轻向后仰,躲开了她要凑过来的嫩红色唇瓣,沙哑的开口哄道:“不行,温馨,现在还不行。”

    “怎么不行?哪里不行?要是你不行,就快去医院检查检查,看看什么毛病。”温馨气得说道。

    被质疑能力这几乎是所有男人都接受不了的奇耻大辱,阎魔头捏着她妖精一样纤细的腰肢,眼神微厉,恨不得直接将她就地正法,还敢不敢这么胡说八道。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冷着脸将她的手臂从自己脖子上拉下来,伸手把她胸前的扣子扣好,“时间不早了,下楼早点休息。”

    温馨不高兴的待了会儿,才轻手轻脚下了楼,阎泽扬一直看着她回了房间,才返回到楼上。

    走到卧室的书桌前坐下,伸手从笔筒里取了支笔,随手抽了张纸,犹豫了半天,才在上面写了四个字。

    至于温家,阎魔头皱着眉头,如果他们肯老老实实的待着,他或许会放他们一马。

    ……

    陷入恋爱的男女,想亲密的想法是难以克制的,尤其是尝过甜头。

    早上起来,温馨把他拉到自己房间,亲了好一会儿,又赖在阎团长怀里墨迹了很久,才肯放他走。

    是一点都不害臊。

    若换了别人,这么唧唧歪歪,阎魔头早就烦燥的一把扯开,让他滚蛋了。

    他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女人制得死死的,拉着他可怜巴巴的不让他走,只能心疼的哄着,也不忍心推开她,看着她小红嘴巴巴的跟他说着情话。

    有多想他啊,还要多久见不到面,晚上能不能早点回来,说的都恨不得去军区大门口等他下班……

    这种平时听起来根本不能入耳的话语,阎魔头居然听得心头舒畅,心胸满溢,任着她在怀里撒娇扑腾,磨着他差点让她为所欲为了。

    最后看了看时间,他只能亲了亲她柔嫩的唇瓣,正了正声音,恢复了平时矜傲严肃的神情,但声音却是微哑的,他对她道:“好了,院子门口,叫人看见,注意点形象,老实在家里待着,白天别乱跑,晚上我会早点回来。”

    他这个大少爷,还是第一次对家里面的一个人,产生了不舍和心疼的情绪,甚至有了一种还未离开,就归心似箭的感觉。

    ……

    下午,阎团长将报告提交上去,再将重要的事宜处理好后,看了眼时间,这才拿了车钥匙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他打算回去给温馨买点东西,而且如果两个人的关系确定下来。有些东西现在就要开始准备了。

    阎团长已经开始考虑采购的一系列问题,家里那个磨人精看着傻兮兮,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娇气的很,她是吃不了采购苦的,阎团长最后决定还是联系几个关系好的同学和战友,自己先把东西置办了,普通商店的东西他阎大少看不上眼,他要的是样子非常俏的舶来品,想到什么,他嘴角微微上翘,她那个爱美劲儿,一天换三套衣服,除了自己还真没几个人能养得起。

    吉普车出了军区,驶出大门,减速拐了个弯,就看到路边一个女人突然冲了过来。

    他见状,眉头一皱,将车停了下来。

    “你是阎团长吗?”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学生拦下车之后,就走到车门处,脸色难掩欣喜的看着他,然后用十分清脆的声音对他说道:“你好,我是宋茜,现在正在xxxx大学读一年级。

    是这样的,我是我们学校宣传栏小组成员,我们小组下一期想做个军旅方面的板报宣传,我听说阎团长有五个特等功的功勋,是个了不起的英雄,我们想在学校宣传板报上宣传一下,不知道英雄团长你有没有时间,方便的话带我参观下你们的军队……”

    宋茜?

    阎团长微微蹙起眉头,想到了之前那个档案袋里的那个邻居家女儿,叶政委说过,她就在xxxx大学念书,同名同性还同个学校,应该就是她了,她就是温馨以前家庭邻居家的女儿,最好的朋友?

    他不动声色地看着正在车窗口对他礼貌微笑的女同学,目光落在了她手腕上那只梅花牌的手表上。

    然后看了眼她的穿着一件蓝色裙子,脚上是一双皮凉鞋。

    “不好意思,军区重地,禁止入内。”他收回视线,清冷的神色,官方般敷衍道。

    “……那如果我们有问题的话,可是找你询问吗?信件的地址给我们可以吗?我可以给你写信。”

    阎魔头看了她一眼,拒绝道:“军事机密,无可奉告。

    “还有,冲出来拦车这种行为很危险,请你以后注意!”说完阎魔头淡漠回头,启动后一言不发的将车开走了。

    只留下宋茜在风中凌乱,看着车后在沙尘,心里不断的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书的走向开始不同了,不是应该按照书的情节走下去吗?

    自从温馨的那件事出现失误后,她再不敢改变即定的情节,一直在按照书里剧情继续,她也终于抓住了这次机会堵到了人,几乎一字不差的复制了主角的台词,可他不应该是这样的回复啊?他不是应该给自己留信件的地址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