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第 34 章
    军区文工团名额有限, 团里的姑娘,不能说个个家里背景雄厚, 但是肯定有一部分是干部家的子女,来这里一般也不会透露自己家里的情况,但是只要看平时的穿着、习惯和使用的物品,就能看出来,哪个是山沟里的, 哪个是干部子弟了。

    所以,女孩子之间两极分化是很严重的, 干部子女当然只和干部子女玩在一起,山沟里的那就只能和偏远山村的一起行动,大家都是本能的选择和自己相近的团体抱团做朋友, 并且习惯性排斥另一群体,难以融合。

    韩秀丽是个意处, 她自己本身是偏远地区的普通家庭出身,但是团里的团长夫人是她家的一个亲戚, 在团里团长也十分照顾她,冲着这一点,她被归进了干部子女这一部分圈子里。

    今天团里的指导员好不容易给女兵放了大半天假,然后团里有车, 正好能搭上了团里大敞篷军用车出去玩, 女兵们就像是放出了笼子的小鸟一样, 都窜了出来, 逛街、逛百货商店, 买吃的买用的,什么不买的也会出来溜哒,好不容易才有出来放风的时间,都不想在团里待着。

    干部子女的家庭,条件都好,中午就选了一家当地很有名的私人饭店,这个时候,已经出现了私营,基本都是有点背景的,不要票,价钱会贵一点,但是,饭菜良心,比国营饭店好吃多了,京都有钱人从来不缺,好吃的东西总有人来捧场。

    “这家不错,中午在这儿吃吧。”五个文工团女兵叽叽叽喳喳商量着,她们没有一个缺钱,家里每个月都会补贴她们,平时在团里没地方花,一出来,当然买好的用好的吃好的。

    落在后面的韩秀丽脸色就有点难看了,团长夫人虽然和她是亲戚关系,但不是肚子里爬出来的,到底差了一层,虽然经常要她回家吃饭,饭菜也都是特意改善的,也会给她买几件衣服,但是钱之类的补贴,就很有限了。

    她家里穷困,条件并不好,是困在山沟里出不来的那种穷,别说给她钱,每个月不跟她要钱就不错了。

    她现在生活方面只能靠团里给的补贴,所以用得非常省。

    见她们来这样的饭店,她脸色就很难看。

    她现在文工团的状况不太好,农村出身的小团体觉得和她不是一伙的,城里这些干部子女又看不起她,她的处境并没有表面上那么风光,所以她咬紧牙关,不想让这些人瞧不起,尽管她选择不了出身,但是她凭着自己在团里数一数二的容貌,就想找个能留在城里的高,干子弟。

    其实她也到了年纪了,她团长嫂子也跟她透露口风,想介绍几个觉得不错的小伙子给她,毕竟在文工团,也没有什么机会遇到合适的对象,团长两口子照顾她多年,肯定这方面也要负起责任。

    可是介绍的那几个人,虽然模样不错,可是职位都很低,不是班长,就是后勤,职位最高的也只是副连,还是像她一样农村出身的,说不定哪天一复员了,她还要跟着回农村种地下田。

    心气很高的她,是绝对不会再回到那样的山沟里,无论怎么样,她都要留在这里。

    团长夫妻介绍的她看不上,她那个远房嫂子还劝她说,那些家庭背景好的,父母也挑女方背景挑的厉害,稍微有点背景的家庭,虽然没有表露出来,但也都看不上农村出身的女同志。

    韩秀丽不服气,既然男方的家里人挑女方,那她就找一个没有家里人的,她一下子就看中了一四六团的团长,家里有背景,就住在军区大院,轮到谁回老家种田,他都不会,因为他就是本地人,而且听说他母亲没有了,现在那个是后妈,后妈应该不会那么挑剔女方背景了吧,她巴不得选个没背景的。

    她鼓起勇气,自己的幸福只能自己争取,可是几次示好,都是匆匆的几句话,阎团长似乎并没有太在意她。

    难道她的容貌他看不上吗?她经常照镜子,她的脸是她最自信的,团里的姑娘虽然水灵 ,但是,容貌上她还是最亮眼的,蜜色健康的皮肤,黑亮光滑的头发,编成辫子油光水滑的垂在胸前,标准的瓜子脸,杏仁眼,饱满的额头,团长嫂子都说她,一等一的长相。

    她不信他看不中自己,可是现实是她已经好久没看到阎团长了,上回除了表彰大会在后台见了那么一次,部队联欢也没有见到。

    女兵几个人招呼了一声,就前后进了饭店,拣了张干净的桌子坐下。

    “今天谁付帐啊?”其中一个女兵把买的东西放下,问其它几个,“韩秀丽,该你请了吧?你都吃我们好几回了。”

    韩秀丽脸色难看,不作声,其它几个女兵撇了下嘴,服务员拿来了菜单,几个人叽叽喳喳,报着菜名。

    有个女兵眼尖的看了下门口,“喔喔喔……”她捅旁边的女兵,“我看到了谁?是阎团长,他怎么也过来了?你们看……”

    几个女兵一回头,就见门口两个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穿着白衬衫,衣领没有像女同志那么扣在脖子底下,而是松散的松开两颗扣子,穿着这个年代很洋气的西装黑裤,衬衫袖子被随意卷起来,露出手臂上的肌肉,整个人爽朗清举,龙章凤姿,几乎一进来,就成了的众人焦点。

    颜值哪个年代都是看的,谁长得俊谁长的帅,民众的眼睛从来都是雪亮的。

    阎泽扬今天也有半天假,专门找了某商场负责采购的老同学出来聚聚。

    两人要了饭店有隔断的包房,阎泽扬很少喝酒,不过今天找同学出来,多少还是喝了点。

    杭立平比阎泽扬大一岁,他打量着老同学,虽然半年多不见,但是总觉得他跟半年前不一样,以前眉宇间气宇轩昂,干部子弟多少都带着点傲气,但今天却更显得神采飞扬,有种莫名的如沐春风的感觉。

    “泽扬啊,我们这一届几个同学,可就只有两三个没成家了,你虽然在部队,但个人问题也该解决一下了吧,老这么拖着也不行啊。”以前提起这个事儿,阎泽扬一向稳若泰山,挑挑眉说句不着急也就算了,那不着急的样子确实是真的。

    不过,今天他这么一问,却没等来那三个字。

    就见阎择扬嘴角微微露出了点笑意,眼神也柔和起来,他把酒杯放下道:“差不多了,结婚报告已经递上去了,就今年吧,解决个人问题。”

    杭立平立即惊讶的看着他,拍了下他的肩膀,“行呀你,瞒的可够严实的,什么时候打得恋爱报告啊?”

    “和结婚报告一起打的,我是不着急,但我爸急,他虽然不说,但他就我这么一个儿子,放个眼线在我身边好几年了,我干脆一起交了一块儿批了。”

    他嘴里说着不着急,都我爸急,可嘴角却微微翘起,显然心口不一。

    杭立平和他上学的时候关系最好,一看他的神情,就知道这算是自由恋爱了,不是拉郎配,娶的是喜欢的人,不是硬凑的,这幸福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我说呢,你几天前急三火四的要我带这个东西来。”他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纸盒,把盒子打开,里面有一块女士款金色表盘黑皮带子的手表。

    “我表姐在杭海那边洋行里有关系,最近款,外国货,刚上柜台,一共就三块,就剩这么一块,你要的可真是时候,我是好说歹说才给留下来了,托人从那边捎过来的,京城这边还没有呢,昨天刚拿回来,我媳妇儿一眼就看中了,听说是给你捎的,这才算了,要不非得闹。”他媳妇那也是干部子弟出身,什么都要用好的。

    杭立平今年能在京都站稳脚,调动到现在的单位,找到满意的对象成家立业,多少也靠着阎泽扬的关系,首都阎家的公子,不说人脉遍布京城,就算只认识几个,那也不是他们这样眼界的人能见到的,叫人帮他调动个工作,那都算大材小用了。

    阎泽扬拿过来看了看,确实是最新款,第一批出的真皮带子金属表壳,样式非常新潮精致。

    “啧啧,你只要最好的,这只表价格就很高了,我保证整个京都只有这一块,三百美金,当初我给我老婆买的才九十多美金,泽扬,你可真疼弟妹。”杭立平咋舌,这真不是个小数目。

    阎泽扬“嗯”了一声,满意的将盒子盖上,随手放到了旁边。

    ……

    外面几个女兵一个劲儿的往包间里望,“阎团长今天怎么也出来了?他穿便服也好看啊。”

    “诶,你们说,首长家的儿子,条件这么好,怎么到现在没找对象?”

    “不知道?要求肯定挺高的,女方家里职位低的都不意思让人牵线介绍,听我妈说,之前还有个参谋长家的女儿,没看上,考的还是京都大学呢。”

    “那农村出来的肯定就没希望了吧。”有人瞥了眼旁边的韩秀丽。

    “肯定是啊,人家那家庭会娶山沟里的?城里姑娘是找不到了怎么的,找农村的?人首长家可丢不起那人呢。”

    韩秀丽一旁听着脸色发白,出身不好怎么了?就不能追求自己的幸福了?难道出身就那么重要吗?她嫂子不就嫁给团长了?她远房嫂子也是农村的。

    她就不信她找不到好的,她一定要让这些人看着,她不但能找到好的,还能找到最好的。

    ……

    杭立平和阎泽扬出来结了帐,往门外走的时候,阎泽扬低声跟杭立平说着话,杭立平回道:“放心吧,到时候你列个单子给我,我有几个朋友在外省商场,保证把你结婚用的东西给你买全了,都是牌子货……”

    两人刚走到门口,阎泽扬是开车过来的,还没拉开车门。

    韩秀丽就追了出来。

    她瓜子脸上浮现出红晕,胸脯上下起伏,气喘嘘嘘地对阎泽扬说:“阎团长,我回团里有急事,我能捎我一程吗?”

    阎泽扬看了她一眼,认出是那次在文工团后台见到的那个跳舞的女兵,既然对方有急事,他也没说什么,“上来吧。”回团是顺道的事儿。

    然后他对一旁拿着包的杭立平说道:“一起上车,我先把她送回团,再送你回去。”

    杭立平在旁边看那姑娘眼睛都不眨的盯着阎泽扬,咳了一声,转身去后座拉车门,阎泽扬皱着眉头拦住他,“坐什么后面,你坐前面。”

    韩秀丽平时在团里根本见不到阎团长几回,现在好不容易在外面遇见了,她肯定要抓住机会。

    可也没想到,阎团长的这个朋友也要同行。

    原本以为两个人,现在多了一个人,韩秀丽有些失望的坐到了后座上。

    杭立平见后座那姑娘脸色都不好看了,他又咳了一声看了阎泽扬一眼,阎大团长面不改色上了车。

    其实杭立平工作的地方离这里只有几分钟的路,阎泽扬特地开车过来的,没必要非要回团再把他送过来,他这么做是为了避嫌,特意拿他当挡箭牌。

    别说现在有结婚对象了,就是没有,这姑娘看样子也没戏。

    路程并不远,韩秀丽心里焦急,机会稍纵即逝,她赶紧说道:“团长,谢谢你啊,我自己走回来要半个小时呢。”她笑着对阎泽扬说。

    阎泽扬握着方向盘,拐向另一条近路,嗯了一声,“没事,顺路。”

    这时候杭立平也笑着开口:“姑娘,你是文工团的?”

    “是的,你是阎团长的朋友吗?”韩秀丽赶紧接话问道。

    “我和阎团是老同学了,他今天让我捎个东西过来,送给他对象的。”杭立平说道。

    “什、什么?”韩秀丽听罢脸色立即变了,“阎团长有对象了?”

    “结婚报告都打了。”说着,杭立平取了阎泽扬放在车内的盒子,打开给她看了看,“海港那边商场的,托人带过来,漂亮吧,顶级女士手表。”

    杭立平晃了一下,就合上了盖子放了回去,阎泽扬看了他一眼,杭立平就把东西放他面前了。

    里面金灿灿的表显得她眼都花了,“阎、阎团长,你有对象啦?”韩秀丽问的时候勉强挤出来笑容,但声音仍然有点不自然。

    “嗯。”

    韩秀丽觉得身体的力气一下子被抽空,直到回到团里,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你们文工团小姑娘可真猛,都追到车里来了,不过长得还挺漂亮的。”送杭立平回去的时候,他说道。

    “一般般吧。”

    “这还一般般?那弟妹肯定比她漂亮。”杭立平试探问。

    “漂亮多了,没可比性。”阎团长翘起嘴角说道。

    “啧啧。”

    ……

    阎泽扬回到家的时候,温馨正在打扫大厅,抬头就看到他手里拿着钥匙,穿着衬衫西裤,袖子挽在了手臂上,领口的衣扣解开了两颗,走了进来。

    温馨看了他一眼,觉得他跟平时严肃的样子,有点不一样,但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

    只觉得他眼神幽深,脖子下面的喉结还滑动了下。

    她心中狐疑,但也没理他,仍然在那边继续收拾书架,整理书的时候,她突然就想找点高中的书看看了,今年高考过去了,明年不是还有吗,这本书的设定,是女主大学毕业,然后结婚大杀四方,也就是说,这个时代开始变迁是在大学毕业后,之前这几年都是发展期,变化是缓慢的,所以温馨想,不如先考个大学……

    然后她就看到阎泽扬把手里的钥匙东西放到了茶几上,坐在了沙发上,倚着沙发背,目光跟着她,看了她半天。

    ……

    温馨也不作声,一会摆摆书,一会弯腰收拾收拾柜子,就在她伸手勾最上面那一层放的东西的时候,他突然从沙发上起身,走了过来,将正在打扫的她抵到了墙角的书架上,然后伸手轻松的拿下了她要拿的东西。

    她听到后面,贴近她耳朵,男人低沉着又有些沙哑地声音说,“我帮你。”

    温馨立即闻到了酒气,喝酒了?怪不得呢,他今天样子有点怪,他是开车回来的吧?这不是酒驾吗,也没有人管管,不过现在路上也没有几辆车,估计这年代还没见有人肇事过。

    她回头就看到他衬衫半开,眸色幽暗的正看着她。

    温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习惯了那个严肃的一本正经的命令她,不许!不行!不可以的阎魔头。

    现在这个样子,她有点害怕了,她就使劲的想把将她抵在书架上动弹不得的他推走。

    可阎泽扬却把拿下来的东西轻轻放在了旁边,然后伸手抓住了她推他的手臂,轻轻将她压在了那里,带着满身的酒气,伸手捏着她下巴,低下头无声的跟她索吻。

    温馨:“……”

    不是说亲密行为是不行、不可以、不允许的吗?

    那现在这个见到她就想动手动脚还动嘴的人是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