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第 44 章
    鱼头煲的汤锅里,微微有水花在滚动, 屋子里弥漫着的香味。

    温馨走进去, 站了会儿,脑子乱糟糟的, 她吸了下鼻子,伸手把挂在墙上的布艺手提包拿了下来, 还有柜子上的凌乱书本, 随便合在一起就往包里装。

    一边装一边暗自冷静了下来, 刚才她就是被他说的那个销户口的话给气昏了头了。

    现在想想,太失策了!她跟他硬杠什么呢?鸡蛋碰石头哪有不碎的?自己哪有本钱跟他硬杠啊,结果好了,什么也没赚着, 只赚了一肚子气, 可能后面还有一堆麻烦事。

    她一分析利弊, 就有点后悔了。

    心里惴惴不安, 连调料瓶子塞进包里都不知道,吵架的时候吵不过他, 就想把表还给他, 可摘下来的时候却扔了, 那时候就觉得扔了才痛快么, 好吧,痛快是痛快了, 现在就有点难受和后怕了, 他不会真的恼羞成怒了吧?

    真被销户口了怎么办?她扔表的时候, 明显看到他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现在想想,有点怂。

    她把装好的包往桌子上一墩,看着桌子就在那寻思,刚才她明明可以智取,为什么要强攻呢?他那种人,吃软不吃硬,只能哄着,是不能凶的,这她是知道的,硬碰硬的结果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什么用也没有。

    冲动使人智商降低!

    还没等她把情绪收拾好呢,顾青铜走了进来。

    温馨看到是她,掩饰的起身走到灶台那儿,顾青铜看着她,脸上微微带着笑意。

    “后悔了?人差点被你气走了。”顾青铜看着别别扭扭的温馨,哭过的睛睛红红的,像个兔子,刚才那个男人她看着不错,是能把这只小白兔保护的好好的,丢了太可惜了,“他是来找你的吧?”

    温馨倚着台角,看着旁边微火轻炖正冒烟气的煲锅,瘪了瘪嘴道:“不知道,和他不怎么熟。”

    “不熟都哭啦?”温馨皮肤白,稍稍有一点红痕就能看出来,顾青铜瞥了眼她闷不作声的样子,把手里的表递了过去。

    “呐,给你要回来了,下次不能这么任性,有好好说话,男人是要哄的,哄好了什么都听你的,这表他说了,你要不要,就扔了吧,我现在给你,你自己处置。”

    温馨看了看表,这表在她眼里未必有多好看,跟后世的名表比,也就那样儿吧,可因为送的人不一样,而变得珍贵起来。

    她看了会儿才伸手接过来,一下子就看到表盘那里的磨痕,肯定是摔的时候擦在了石板上,她也没使劲啊,有点心疼的摸了摸。

    顾青铜看她那样子,微微摇了摇头,恋爱中的人,有什么理智和脑子可言啊。

    “他走了吗?”温馨看了会表,装作随意的问。

    “没呢,我要不拦着,可不就走了,京都离这儿这么远,来一趟可不容易,温馨,感情可不是儿戏,你觉得分开以后不会后悔的话,那我也不说什么了。”

    温馨回过身,分开了后不后悔这个问题她没有想过,但是如果分开后,他和女主宋茜在一起了,或者传过来他要结婚了什么的,那她肯定会难受,会睡不着,会……会后悔吗?

    “你自己想想吧,我去忙了。”外面好几桌,顾青铜也不能离开太久。

    ……

    京都军区大院。

    阎家自从温馨走了之后,家里就没有人收拾了,虽然警卫员可以送阎妙妙上学,但阎妙妙吵了好几天,要温馨送她,还要水果味的水和趣味的饭盒与零食,何文燕也要上班,根本忙不过来。

    只能又请了一个保姆,是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家里有一儿一女,丈夫病死了,家务活倒是一把好手,手脚也勤快,就是做的东西跟温馨比差远了,这个年代家庭主妇的手艺大多只是满足温饱的水准,至于味道,没有什么食材能做出什么味道,做出来能吃就行了。

    那个保姆虽然在别人家做过半年,但做的东西不是缺油就是少盐,阎家冰箱里不缺肉,食堂后勤两三天就会送几块新鲜牛羊猪肉过来,保姆就像不舍得拿出来做一样,每次盘子里那么三块两块,被何文燕说了之后,才会拿出来炒,炖炒出来的跟温馨在家的时候比,天地的差别,肉煮的又老又硬,跟以前温馨做出来的肉酥香软的口感没法比。

    真的是没有对比就看不出差别,这个时候,何文燕就格外想温馨了,这孩子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走了,到现在也没有个信儿。

    阎卫国半个月没有回家,每天都很忙,何文燕打了几次电话,说今晚会回来。

    于是她早早下班,让保姆做了一桌子菜,自己还亲自下厨做了阎卫国最喜欢的回锅肉,温馨刚来的时候做了一次,那时候卫国就夸过,何文燕后来特意跟温馨学了,温馨也非常耐心的教她怎么做,放上自酿自炒的红油豆瓣酱,倒上一筲箕青海椒,再加点青绿色的蒜苗,出锅时,回锅肉色泽红亮诱人,肉片肥瘦相间。

    夹起一片肉色铮亮,肉块颤颤巍巍的,放进嘴里后,香嫩可口,肥而不腻……

    何文燕按照温馨教的一步一步做出来,可是到底没有上次吃起来看那样的美味惊艳,不知道是哪一步出了问题,但总得来说差强人意吧。

    旁边的保姆还一个劲的夸她说,“夫人,你这手艺可真好,这肉菜太香了。”

    只有何文燕摇了摇头,差远了,想起温馨,如果她能有温馨那样的手艺,或许阎卫国就会多回来几次。

    七点多,天黑之后,阎卫国才回来,进门脱下外衣,洗漱完坐下,何文燕一直笑颜细语在旁边与他说话,但却只换来几个嗯,最后他说了一句,“好了,吃饭吧。”结束了话题。

    保姆把最后的萝卜汤放到桌上的时候,想到什么,赶紧从围裙的衣兜里掏出封信。

    “夫人,我下午打扫房间的时候,在柜子底下扫出一封信。”保姆现在住的地方,就是温馨原来住的那间房间。

    “你的房间吗?”那就是温馨的房间,何文燕放下筷子,看了眼被保姆折在一起的信封,伸手接了过来,封面上没有写任何字,也没有署名,空白的。

    她想了下,信可能是放在柜子上,温馨走的那天窗户没关,风挺大,把信封吹到了柜子底下。

    何文燕顿了一下,就将信封打开了,里面只有薄薄的一张纸,她抽了出来。

    这是一张她们医院开的体检单子,名字是温馨的,其它都很正常,不过一般这种体检单是婚检的时候才需要做的,她有点不明白,温馨把这个夹在信封里是什么意思,走的时候忘记带走了?

    旁边阎卫国停下用餐,看了眼她手里的信封,问了一句,“是小温同志留下的?”

    何文燕笑道:“是,是一张我们医院的体验报告,估计是温馨走的时候落下了,没带走。”说完就要将单子塞回到信封里。

    阎卫国放下手中的餐具,想了想,面色严肃的伸手,将那张报告接了过来。

    何文燕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将单子给他了,解释说:“看时间好像是温馨走的前一天,这孩子不声不响就走了,也没有回温家,不知道去哪了。”她看了看阎卫国的脸色,何文燕也不傻,温馨之所以走,跟前一天,阎卫国让她递的那封信不无关系。

    可阎家父子俩守口如瓶,铁桶江山,她是一个字也撬不出来,一开始她猜是不是温馨作风上的问题,但是刚刚看单子,最后面明明写着:处,女膜无松驰、无破裂、完好。

    这应该不是作风问题,那就可能跟温家的事有关,但为什么要把信给温馨,要她一个解释呢,何文燕一时也想不通这件事。

    阎卫国看了一会儿,将单子和信封放到了一边,敛眉沉默半天才叹了一声,说道:“这就是小温同志给我的解释,看来,是我错怪她了。”

    ……

    温馨心里有事,晚上就没睡好,早上又不愿意待在顾青铜那边,去把材料准备好,让魏老头看着火,她就跑到胧市的市内去了,坐上环城电车,从蓝桥坐到刘家渡,再到曹工路。

    遇到有黑市的地方,她就伪装一番钻进去,到处游逛,买了不少黄豆和芝麻,抽走一半的油,再原地以半价或更低的价格卖出去,几乎眨眼就被人买走了。

    油也卖得很快,现在的食用油一家只有半斤的票,都是定量的,只有那么多,外面也没有卖的,所以吃的时候非常省,不够的话就只好买肥肉回来,所以见到有人卖油,还不要油票,可以用其它的票或者粮票抵,还比市面便宜,那肯定不能放过啊,这个半斤那一斤,没一会就光了。

    这个年代的人不能说脑子不活络,只是赚钱方面,他们是没有那个意识。

    温馨就不一样了,她看哪里人多就拎着两只两斤装的油罐过去,随便找一个看着有肉,胖乎乎的大姐,就悄悄问她,“姐,香油和豆油要不要,不要油票,便宜。”

    那大姐立即就瞪大眼晴瞪,“你有?多少钱?”几乎一问一个准,有时候还能带过来两个把她手里那四斤全买光,温馨卖完,就从系统里再装四斤,她看着满大街的人,几乎全是潜在客户,基本都是行走的金币,可惜黑市的豆子不够多,否则这油真的不愁卖。

    她就逛了一上午,口袋就鼓起来了,没数,大概也就卖了一百五六十块钱,赚钱了,心情也就好多了,暗忖,就算那阎坏蛋销了她的户,那她也一样能活得好好的。

    自己隔三岔午这么转一圈,一个月也不天天出来,就出来个十次八次,等到高考前,她搞不好就成了万元户啦。

    想想太棒啦,这年代,钱也不难赚的呀,温馨揣着钱就跑去胧州最大的中心商厦,那里有成品衣服卖。

    一进去,那种年代的画面感冲击力扑面而来,蓦然有一种自己真的穿越了时空的感觉,就像是翻开了一张泛黄的相片,相片的人动了起来一样,而温馨现在就成为其中一员。

    很快她就鱼游入海,跟这些人一起挤了进去,和别人一样对着售货员喊,我要这件,这件多少钱,多少票。

    别人高高兴兴的买了绒衫,买了牛皮鞋,给家人买了裤子和短大衣。

    温馨:“……”

    一件也看不上,这些衣服也太丑了吧,穿出去简直掉粉,想拿一件回去加工都不知道怎么修改。

    最后她就只买了几双尼龙袜子,还花了两张油换的工业票,这还是商厦里质量最好的袜子了,温馨拎着女士尼龙袜,八毛六一双,她都不知道怎么吐槽,凑合穿吧,袜子她可不会做。

    午后跑到点心店,要了一大碗咖喱牛羊肉汤,才六毛钱。生煎包子,每客四个,才两毛,吃着金黄脆香的包子,喝着牛肉汤,包子馅里面汤汁饱满,味道浓郁,味道不错,她饱饱的吃了一顿。

    走的时候又要了豆沙条头糕和方糕,拎回去给魏家两个老人当早点,遇到肉摊又买了半斤排骨,人要靓,就要多喝汤,排骨汤可是很好喝的。

    晚上夜幕将落未落,温馨才一路坐车回来,提着东西进了魏家,东邻西舍都在做饭,看温馨天天大包小包往魏家送东西,还拎着排骨,个个羡慕的眼都绿了,这年头,大方的亲戚可真不多,家家都吃不上肉呢,这魏家自然这小姑娘来,顿顿没断了肉。

    一进去,她就看到屋子里忙忙活活,热气腾腾,魏老头今天也回来了,正在那儿摆桌子。

    桌子上还放着好几样菜。

    “魏阿伯,今天什么日子?这么多好吃的?”温馨笑嘻嘻地看了一眼,居然有大片牛切肉,还有现在很难买到的肉肠,以及其它各种熟食品。

    “回来啦?家里来客人了。”

    “客人?”

    这时从厨房走出来一个人。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家顺子他们团的团长,特意过来给顺子送家信,顺便来看看我们。”魏老头乐呵呵的说。

    温馨看向洗完手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阎泽扬,两人有了一瞬间的静默,他的身量板直挺拔,眸子点漆如墨,脸颊微收,沉沉的目光正看着温馨,时间就像定格了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