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第 53 章
    “戴静?”他幽深着黑眸看着她, “听谁说的?吕雁?”

    温馨抬起生气的小脸, 醋唧唧地道:“不管谁说的,我现在知道了, 你原来还有个订婚的未婚妻,你怎么不跟我说啊,你现在害我成了插足别人婚姻的第三者……”

    阎泽扬差点被气笑了, 婚姻?婚姻在哪儿?档案里保存了二十六年的未婚记录, 婚姻的第三者?简直胡说八道。

    “她跟你说什么了?”阎泽扬不动声色的将温馨抱坐在他腿上,纤细的腰肢就掌握在他手中, 圈住她后,手掌探进她绒衣,紧贴在她紧身裙的小腹那里,霸占欲十足的掌控那里的样子。

    只隔着薄呢裙子, 温馨的小腹被他手掌烫得发热,她别扭的扭动了下, 也没有摆脱那只让她有点不舒服的大掌,不知道为什么, 他今天的手这么烫人。

    女人的腹部是全身柔弱的部位, 现在被他牢牢掌控, 仿佛像只小猫咪一样, 最柔软的绒毛区域被男主人的手占领……

    “听说,你和她处过对象, 还说你们是青梅竹马, 从小在一起长大, 你家就是她家,她还在你房间里……”温馨平时迷糊,可这时候的记忆是非常优秀的。

    她的小粉唇一字不落,一张一合的就把吕燕跟她说的话全部给分析了出来,原本她是不吃醋的,毕竟只是个路人配角,连露脸的情节都没有几个,吃醋也太大惊小怪了。

    可温馨突然想到,原书里,整本书男主对女主态度是极度包容的,就算后期传出女主桃花绯闻,对!这本书女主最后还想进军娱乐圈,绯闻非常多,最后传到男主耳中,他当时只从军区打了电话过来,女主在电话里对他说,你要相信我。

    男主沉默的挂了电话,就真的相信了她,虽然书里女主肉,体没有进行最后一步出轨,可精神上都不知道在她那些事业和娱乐圈的蓝颜知己里头出轨多少回了。

    她根本就不爱男主,宋茜喜欢的是花言巧言温柔体贴的类型,书里的男配一个比一个善解人意,一个比一个体贴,每天都围着她的身边转,以她的需求为刚需,男主?早早就打了酱油了。

    可现在,以温馨这段时间对阎泽扬性格的观察和了解,他怎么可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他可是有仇必报的复仇系男主。

    专一、执着、刚毅、深情、禁欲、帅!这些都是她最喜欢的男人类型。

    对于一个这样性格的军人来说,被妻子戴了这么多顶绿帽,简直浑身上下都绿了,几乎就是人生的奇耻大辱,可书中男主对女主却没有任何激烈行为,一直都是包容和理解的状态。

    现在想想,这很不正常!

    不排除宋茜喜欢自家女主,却不喜欢她自己塑造出来的男主,懒得大篇幅塑造他,只是有用的时候才把他拿出来溜溜。

    可遇到了戴静,温馨又忍不住开始怀疑了,宋茜一开始设定的这个戴静的角色,是不是有什么深意?再结合女主追了阎魔头两年才追到,这很值得怀疑。

    书是不是要憋什么大招,只是因为女主后徜徉在众多男配的海洋里,描写了太多男配,所以把这个梗给忘记了。

    原书男主这么平静,难道是代表着,他的心头也有个白月光?代表他也同样精神出轨了?所以,五十步不笑百步,谁也不缺谁的绿帽戴?才能这么潇洒从容放手大度?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很快就会长成参天大树。

    所以这个人是戴静?她是青梅竹马?她是白月光,是他心中唯一的初恋?

    温馨自己就这么分析了一下,好悬鼻子没气歪,她想要的男人,此时此刻心里爱的只能是她一个,还留恋着以前的那个怎么行?她的醋劲儿不自觉的就溢出来了。

    “……她还天天在你房间里写作业,你说,你今天见到她,心里是不是还想着她?”温馨粉嫩的小嘴在他面前张张合合,吐出暖暖的香风,瞪着乌溜溜的眼睛,理直气壮的质问他是不是还想着别的女人。

    那一刻,阎泽扬心中就如同被温泉水泡过了一样,淌过心间,温热温热的。

    他的幽深的目光紧紧盯着他,看着她桃花一样的唇瓣,里面隐约的还有小粉舌,带着隐隐的水泽,他一下子就联想到那天,那样艳丽的画面涌入了脑海。

    他从身体内腾然而起一股热意,一下子涌了上来,他的气息越加灼热,手掌越加的烫人。

    他轻笑了声,凑近了她唇边,哑着嗓子轻声哄着她说:“亲一下就告诉你,嗯,乖,把舌头伸出来……”说着就用嘴唇磨蹭着她干净粉嫩的唇瓣。

    温馨:“……”

    她只觉得一股酒气扑面而来,熏的她小脸都皱了起来,身体不断往后仰,用力偏着头,长发在身后左右摇摆,左右躲着他的亲吻,不愿意地道:“不亲,不亲,全身都是酒味儿,你熏死我了……”

    可她的那个小胳膊腿儿,哪有阎魔头有劲儿,她把身体往后移,他只需要将他放在她腰间的铁臂只用力一紧,她的身子再仰也没用,立即被他蛮横的力道,牢牢嵌在了怀里。

    喝醉酒的阎魔头,充分的展现了他霸道、蛮不讲理、对爱人心生欲,望强烈、我行我素的一面。

    温馨不给他亲,可他却用力将她扣住,一只手扭过她的脸蛋儿,丝毫不给她反抗的机会,动作那么粗鲁,可嘴唇却极其亲昵的磨蹭着温馨鲜嫩粉红色的唇瓣。

    像个讨糖吃的孩子,不停的啄吸喘息,“张嘴,伸出来,快点!”他霸道的要求。

    温馨像个蝉蛹一样被他禁锢在怀里,跟抱着个孩子似的,简直把她气得快哭了,张个屁嘴啊?没看她正生气呢吗?

    温馨张开嘴就要咬他,结果人没咬到,粉红色的小舌头飞快的被他逮在了嘴里。

    “我不……”温馨的不愿意被他尽数吞进口中,柔嫩敏,感的口腔,此时此刻就是他的战场,只有进攻,没有后退。

    温馨的求生欲是很强的,挣扎了两三下,就眼泪汪汪的不跟他犟了,她根本不知道喝醉酒的阎魔头是这么不讲道理的。

    感觉到了他的狂放肆意,他不达目地不罢休的气势,温馨只好含泪伸出小粉舌与他唇舌轻吮纠缠,但他早不是以前生涩随她为所欲为的时候了,带着酒气的有力唇舌在她的领地里掀起了惊涛骇浪,那力道恨不得将她吸进腹中。

    温馨被他亲的气喘嘘嘘快喘不上气了,小手在他胸前拍了又拍,小腿也在他腿上晃动挣扎,可他把这个晶莹剔透的小人圈在了怀里,就像他的所有物一样,想怎么亲就怎么亲。

    温馨“唔唔”的轻叫,直到被他的酒气熏的也微微醉意迷蒙,感觉整颗心都快被他的唇舌吸出胸腔的时候。

    阎魔头却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刚才温馨的挣动,他身上的衬衫已经乱七八糟,露出了精壮的胸膛。

    刚才还觉得熏人的酒气,这时却又有一种迷醉的气味,与温馨的幽幽香气混合在一起,仿佛最浓烈的荷尔蒙气息。

    他灼热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她。然后,他握住了温馨放在他胸口的小手,慢慢的,慢慢的带向他衬衫下面的纯皮腰带。

    “感觉到了吗?”他的声音听起来沙哑的不像话。

    “你说我能想谁?我谁都没想,只想你……”说着他就颇不急待的亲着她粉嫩的耳珠,和耳后颈项的细嫩肌肤,带着些许霸道的力道不许她抽回手,执拗喘息着央求,不,命令她:“把腰带解开,乖……”

    “还有拉链。”

    “伸进去……”接着就是一声粗重的闷哼。

    ……

    戴静沉默的走出了饭店,和同学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匆匆离开了,吕雁追出去的时候,心中气恼的骂戴静是废物,下楼的时候,电梯里有服务员,她忍住了没发飙。

    一走出去,她就没办法再忍下去了。

    “到底怎么回事戴静?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这么走了,你觉得合适吗?”戴静不客气的说道

    戴静这段时间心里压力巨大,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结果又是这样的结果,几个男同学都听到了,虽然阎泽扬只淡淡提了那么句话。

    可几个男同学看向她的异样目光,她知道他们听明白了,谁能不明白?她求男人这种事,只要稍微想想就知道了,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成家了,都不纯真了。

    她再继续待下去,也是颜面无存,自取其辱。

    想到刚才的情景,戴静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吕雁听完后,火气窜上了脑门,哭哭哭!现在知道哭了,哭尼玛哭?当初她在学校和阎泽扬订亲,不知道有多少女生羡慕,吕雁那时候也在暗暗喜欢她订亲的对象。

    但那都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了。

    那时候的阎泽扬母亲还在,他母亲据说是资本家的女儿,非常漂亮,衣着也很鲜亮时髦,阎泽扬长得像她母亲,十几岁的时候就很帅气,与别的男同学比,无论模样还是衣着,是完全不一样的。

    那个时候环境不允许,可还是架不住少男少女心中的那份喜欢,许多人都埋藏在了心底,终身都不会说出来,包括吕雁。

    谁还没有这么个青春年少时,可现在物是人非,吕雁毕竟嫁人了,但看到戴静的样子,还是由心里冒出一股怒火,当年戴静拥有她想要的,却不懂得珍惜,现在又懦弱又追悔莫及。

    后悔了,却只会哭,有个屁用?

    她现在所遭遇的一切惨状都是她自己造成的。

    当初戴静认识了那个外侨,一心想跟着他离开国内,虽然吕雁的工作是戴静帮忙找的,但是吕雁也给了好处,看他们相处,她也有提醒过戴静,这个外侨并不可靠,随时都可以抽身而去,所以,在没有办下绿卡前,一定不要跟那个人做到最后一步。

    可戴静就像个表子一样,不到两个月就和对方滚成了一团,自愿的被人家白白睡了半年。

    她现在早就不是处子之身了,可偏偏还要端着以前京城时那个大院子弟的派头儿,吕雁给她介绍了几个不错的男同志,可她这个不行,那个不干。

    也不拿个日历看看,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人家再怎么样,也是个清清白白连女孩手都没摸过的大小伙,肯要你这破鞋就不错了,你还挑剔起来了。

    吕雁对戴静的不满早已积存多年,看到她满脸的泪痕,只觉得心中厌恶,如果不是为了回京都,她根本就懒得管她。

    “戴静,你还想再跟阎泽扬重续旧情吗?”吕雁圈着手在胸前不耐烦的问道。

    戴静流着泪哭着说:“我和她不可能了。”

    “有什么不可能,只要你想,就有可能!”吕雁翻着白眼把手帕扔给她,“赶紧擦擦,丢死个人了。”

    “他已经知道我家以前的事了,我爸爸他……做过对不起他们家的事。”戴静哽咽的说道,现在回想起她这一生,唯一开心幸福的时光就是阎家没有出事以前。

    那个时候,爸爸还在,家庭美满,她还有可以订婚的未婚夫,虽然对自己冷冷淡淡并不热情,可也并没有否认她不是,阎泽扬的母亲对她非常好,经常给她做各种新衣服和吃的。

    她在学校也是被同学羡慕的对象,一直到阎家倒了,父亲病逝,和母亲仓惶南下投奔亲戚,一时看尽了亲朋好友的白眼,如今她妈再次重组了家庭,还生了个同母异父的弟弟。

    她在家里早就没有容身之所,所以才一心想要出国……

    戴静后悔吗?其实后悔过。

    如果当初,她没有离开京都就好了,如果当初她能给阎泽扬的部队写信,给下放的阎家寄点东西,如果她能去探望他们一次,也许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父亲的过错是父亲,而她是她,阎家不会有人怪她,只怪她当年太无情,哪怕去探望一下阎伯母,那个对她比自己母亲还好的女人。

    “那就想办法睡了阎泽扬,他可是部队里的人,一旦你成功了,他就得乖乖娶你,否则你闹出去,这就是他一辈子的污点,他的军旅生涯就完了,搞不好还要坐牢,阎家是不会坐视不管的,你只要爬上他的床,他一定会娶你。”

    戴静整个人都愣了,“什么……”

    她表情呆滞的看着面前的吕雁,感觉她面孔突然变得陌生了一样。

    “惊讶什么?”吕雁嗤笑一声,“你现在还有什么可失去的?赖上他,你下半生好吃好喝做一辈子阎夫人,否则……

    你自己想想,你现在还能找到什么样的男人,还能找到像他那样的男人吗?”吕雁眼含不屑的上下打量她,人家阎团长找的对象是十八岁小姑娘,又白又嫩又好看,放着这么年轻貌美的不要,凭什么要你这么个眼神呆滞,脸色蜡黄跟刚打了胎似的女人。

    “我说这个不是害你,是帮你,你别忘记了,军婚是不能离的。”吕雁提醒她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